落霞令尚未落在地上,玄印衝進其中,光芒大現,前方緩緩出現一扇幽藍色光門。

Home - 未分類 - 落霞令尚未落在地上,玄印衝進其中,光芒大現,前方緩緩出現一扇幽藍色光門。

「這是溝通祖師寶庫之門,走進去我們就能看到真正的形態。」

藍玉舉步向前邁進,走進幽藍色光門中,唐嫣緊隨其後。

很快,她的雙眼之中倒映出一座巨大寶塔的影子。

七色琉璃般的塔身,時刻散發毫光!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祖師寶庫,外面看到的破舊小閣樓,只不過是一種偽裝而已。

「這是……這是鎮天塔,我擦啊,談雲逸那傢伙竟然把鎮天塔丟在這裡。」離二的聲音忽然在唐嫣的意識海里響起,他的語氣當中帶著詫異不解和激蕩的心情。

「鎮天塔?」唐嫣在意識海里探詢。

「待會跟你說,我先回憶一下,在我想出來之前,你不要離開啊。」離二急匆匆吩咐一聲。

藍玉大步上前,七色琉璃光映照在他的臉上,讓他顯得格外英挺。

「祖師寶庫的空間只能待半個時辰,而且一個人只能取一件物品,是第一層的物品。」

藍玉做了個手勢,抬眸道:「你看,把落霞令放在這處凹槽里,你很快祖師寶庫就會送你一件跟你相匹配的物品。」

唐嫣接過落霞令,按照藍玉的方法,抬手將其塞進凹槽裡面。

正好嚴絲合縫,落霞令很快化作一灘液體消失在表面,那處凹槽也徹底消失。

整個寶塔散發出七色琉璃光,罩住唐嫣。

這一刻,唐嫣似乎感覺到一種奇異的力量在掃描全身,在這種力量面前,她就像是透明人,沒有一點秘密。

整個過程很快便結束,第一層的大門霍然打開,一道幽光從裡面衝出,落在唐嫣身前漂浮。

「這是……」唐嫣抬手抓住幽光,原來是一本書卷。

封面上用古體字寫著「凌霄舞傾城」五個字。

「這是一種特殊的秘術,凌霄舞傾城,糅合武技和靈術,能形成獨特力場和反彈力量,有點兒類似前世地球上的天魔舞,但層次遠超過天魔舞。」

唐嫣迅速的翻看一番,心頭在喜悅之餘,不免有幾分遺憾。

這冊《凌霄舞傾城》只是第一卷,後面或許還有第二卷,第三卷等等,但以後都沒有機會取到,儘管第一卷在武王境界已經足夠強大,但沒有後續總是很遺憾之事。

深吸一口氣,唐嫣翻手將《凌霄舞傾城》收進乾坤戒里。

人不能太貪心,暫時有一卷修鍊,已經很不錯了,以後等修為提高,進入武尊境界,再來考慮後續。

「時間差不多了,要不要離開?」藍玉抬眸問道。

「等一下,我想再看看這裡的環境。」唐嫣響起離二的叮囑,隨便找了個借口,這裡的景色在扭曲的空間作用下,的確呈現出一種異樣的美。

藍玉不明所以,但還剩一會兒,也就隨便唐嫣做什麼。

「唐嫣,我終於想起來,你等著,我幫你暫時偽裝一下靈魂屬性,你再念動口訣,打出玄印……」

離二的聲音再次響起,他向唐嫣傳授繁雜而特殊的口訣,玄印,最後鄭重道:「務必要記住,不能有一點紕漏。」

唐嫣現在的記憶力遠超常人,至於對口訣和玄印的掌握,以她在煉丹術上的錘鍊,這都是小意思。

雙手結印,唐嫣一口氣將所有的口訣,玄印完成,在她自己都不明所以的情況下,光華沖向寶塔,盡數沒入其中。

隨後,在藍玉極為震驚的目光中,高大的七層琉璃色寶塔竟然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飛快縮小。

藍玉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以確定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什麼。

但,等他一個閃眼過後,寶塔已經只有巴掌大,落在唐嫣手中。

「這……這是祖師寶庫?」藍玉下意識的伸手抓向寶塔。

但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寶塔上爆發,藍玉身體被拋飛,而唐嫣卻不受影響。

「哇哈哈,真的可以,鎮天塔落入我的手裡,談雲逸那傢伙真是悲了個催啊。」離二在唐嫣意識海里高興的大笑。

唐嫣給他潑冷水:「注意用詞,鎮天塔是落在我唐嫣的手裡,不是你離二。」

離二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啞口無聲,很快如同霜打的茄子。

「不過,我可以把鎮天塔交給你保管。」唐嫣忽然眼珠兒一轉。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離二重新活過來,他捏了手訣,托在唐嫣掌中的鎮天塔立刻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進入唐嫣的意識海里,正托在離二的掌中。

離二興奮的研究鎮天塔之時,外面某個杯具男人還在發愣。

「怎麼就不見了呢?唐嫣,這到底發生了什麼?」藍玉重複了好幾遍同樣的話。

「我也不知道,忽然就想起一段靈訣,然後寶塔就認主了。」唐嫣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垂下眼帘,精緻的小臉兒帶著迷惑不解。

這等演技都可以去拿奧斯卡小金人了…… 藍玉無奈的抿唇,事已至此,他也無可奈何。

「沒想到落霞閣傳承數百年,今朝連開派祖師的寶庫都丟失了,我輩後人真是慚愧。」藍玉唏噓不已。

「沒丟失啊,我這個落霞閣的後輩子弟,繼承前輩祖師的光榮,繼往開來,再創輝煌!」唐嫣義正詞嚴道。

藍玉白了唐嫣一眼:「得了便宜還賣乖,這事兒你千萬別到處亂說,藏在心裡就可以了。」

「懷璧其罪的道理,我懂的,所以藍大哥你就放一萬個心,祖師寶庫放我這裡絕對的安穩,等我什麼研究透了,說不定還有可能還回來呢。」唐嫣絕美的小臉笑起來楚楚動人。

藍玉心頭不由得一軟,果然美人笑,殺人刀,一定要控制啊控制。

對於唐嫣說的還回來之類的話,藍玉是一個字都不信,吃進肚子里的肉,還會吐出來?三歲小孩都不信這話。

「走吧,這裡沒東西可惦記了。」

看著唐嫣在這片空間里東張西望,藍玉急忙拉著她離開。

如果在待下去,其他幾代祖師留下的遺物說不定也要被搜颳走,要知道,這裡可不止一個祖師留下的物品。

……

在落霞閣總部待了三天,趙星辰等人便已經平叛成功,這都是因為皇起的力量恢復,不需要進行長時間的封印,以武尊的力量來橫推過去,位高權重的魔化人一一授首。

但趙星辰,皇起臉色並不好看,這一場平叛之戰,落霞閣可以說損失慘重。

由內到外,整個宗門勢力起碼縮水了三分之一,可見殺伐之慘烈。

而得到唐嫣將祖師寶庫整個收跑了以後,趙星辰一張臉耷拉下來,滿臉的悲催模樣兒,讓唐嫣都有些不忍心了。

但等到唐嫣保證以後依舊是落霞閣的弟子,不管修為到了什麼境界,都會振興落霞閣以後,趙星辰立刻生龍活虎起來。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啊,姦猾的老傢伙!

……

落霞閣事情完結,唐嫣替藍玉徹底清除了蠱蟲以後,便獨自啟程前往大魏國京城。

數日過後,一處幽靜的別院前,一位藍裙少女,冰肌玉膚,一頭墨發隨意的挽在腦後,精緻的小臉帶著一絲笑意,邁步朝著前方走去。

「站住!」本來空無一人的門前忽然出現一名身穿甲衣的武者,面容肅穆,手中握著一柄長矛,擋住藍裙少女的去路。

「我是唐嫣,不認得了嗎?」唐嫣笑語盈盈。

甲衣武者很快反應過來,本來肅穆的臉色瞬間變得興奮。

「是小姐回來了,我馬上稟報將軍大人。」甲衣武者很快消失不見。

這些修羅軍的武者們對唐修羅無限的忠誠,不管過去多久,還是保持最起初對唐修羅的稱呼。

沒過多長時間,爽朗的笑聲從莊園之中傳過來。

一道身影如利箭一般落在唐嫣身前,雙手扶住她的肩,笑道:「讓叔叔好好看看,都幾年沒見了。」

唐嫣進入落霞閣新秀堂以後,在遺迹當中的修鍊就花了很長時間,又加上後來的幾次歷練,所以距離她離開京城都已經兩年多了。

好在唐嫣的消息一直都由落霞閣傳來,而唐嫣的步步高升,讓唐修羅今非昔比,得到極大的好處。

「小姐!」很快一個熟悉的少女狂奔過來,她的臉上帶著極為驚喜的神色。

「采荷,你的修為提升了很多啊。」唐嫣深感意外,采荷的修為竟然已經是六階武者。這樣下去,說不定以後有進入武王的可能。

畢竟采荷的底子太差,能有現在的進步,已經是她竭盡全力的結果了。

「小姐終於回來了……」采荷喜悅的眼淚湧出。

「這不是回來了嘛,我們回去再聊吧。」

……

一番寒暄,唐修羅帶著唐嫣進入廳室休息。

「……從你離開修為不斷提升以後,皇帝對唐家的態度也大不一樣,在唐驚天一家人逃走以後,本來委任我為大將軍的,但我拒絕了。」唐修羅隨意的說起京城的變化。

「什麼?唐驚天一家都已經逃了?唐明珠,唐紫離都走了?」

唐嫣吃了一驚,她回到京城,除了看望叔叔和采荷等親人以外,還有就是報仇雪恨。

但誰能想到,唐驚天一家人竟然會消失?

「半年前就消失了,那時候我已經派出修羅軍全天候的監視,但他們消失的毫無痕迹,我也追查不出他們的下落。」唐修羅嘆氣道。

「沒關係叔叔,等我明天去查探下去,或許能找出些蛛絲馬跡。」唐嫣很快就快就將心頭的怒意壓制下去。

她已經殺死了墨三爺墨慶明,仇恨消除了不少,但唐驚天等人還在世,唐嫣決不會以德報怨。

她信奉的歷來都是以牙還牙!

「明天要不要去武神學院看看?」唐修羅道。

「我悄悄的見幾個朋友吧,就不驚動太多人了。」唐嫣道。

……

第二日清晨,唐嫣獨自一人沿著街市行走。

望著既熟悉又陌生的場景,心頭有幾分感慨。

「賤民,找死啊,竟敢攔本小姐的路。」

只聽見一聲大喝從不遠處傳來,唐嫣抬眸望去,前方已經有很多人圍觀。

中間有一輛豪華的馬車,車簾半掀,一名少女柳眉高豎,手中拿著一根馬鞭,而下方有一名腿部鮮血淋漓的男人正在哀嚎。

「再不讓開,本小姐就一鞭抽死你!」那名少女威脅道。

從附近圍觀之人的交談中,唐嫣得知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是那名少女的馬車在街道上橫衝直撞,一名普通的百姓來不及躲避,就被撞倒。

所幸只是腿部受傷,沒有生命危險,但已經站不起來了。

那名少女不但沒有任何憐憫羞愧之心,反而囂張跋扈的讓那男人滾開,否則就要抽死那人。

那個被太陽曬得黝黑皮膚的男人眼中有著憤怒之色,同時還有麻木和悲哀。

平民百姓在權貴面前,就是如同螻蟻一樣的存在,就算被碾死,都算不得什麼。

那個男人見多了平民百姓白丟性命,他已經認命了,但想到家中等待著他回家的妻兒,他有很不甘心。

如果他現在像螞蟻一般死掉,他的妻兒該怎麼活下去?

「唰……」

眼看著那名男人沒有讓開,少女手中的鞭子高高揚起,上面甚至流淌著玄氣的光芒。

如果這一鞭抽打在那名男人身上,必然會讓他斷筋碎骨而亡。

就在那名男人閉眼認命的那一刻,少女手中的鞭子忽然停頓在他的頭前,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凝滯住。

這種精神力量的運用,靈者在某種意義上比武者更加不可捉摸。

「什麼人?敢阻擋本小姐,找……」

話剛說到一半,少女瞪大眼珠子,就像是被人掐住喉嚨一般,再也說不出半個字來。

「你……你……是你……」少女口舌都不靈光了。

「墨曉琳,別來無恙啊。」唐嫣絕美的小臉上帶著一絲笑容。

但在墨曉琳的眼裡,那就是魔鬼的笑容了。

「你還是那麼囂張,小心橫屍街頭哦。」

唐嫣在說話的時候,手掌在那名男人頭上一拍,玄氣滾滾流淌,瞬間遊走一遍。

由於帶有參娃的藥力,所以唐嫣的玄氣在治療上的能力超乎尋常,只是稍微遊走一遍,就讓那名男人的腿部的傷口迅速癒合。

「唐……唐嫣……,我馬上就走。」墨曉琳眼中帶著恐懼,急忙想要離開。

「慢著,你撞到人,不拿點東西出來就這麼走了?」唐嫣手掌托腮,笑吟吟的望著墨曉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