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十八個擂台上的比斗繼續進行著,有人勝出,有人落敗。

Home - 未分類 - 接下來,十八個擂台上的比斗繼續進行著,有人勝出,有人落敗。

一個時辰后,日影偏西,今天的大比斗終於落下帷幕。

十八個組中,每個組的前四名勝出,四名之後的全部淘汰。

按理說,今天勝出的七十二名武者,已經有資格進入烽火營了。

明天要比的,是這七十二名武者的排名戰。

七組中,蕭影風和牛飛都勝出。

八組中,武明心和柳泛愁也都勝出。

九組中,花聽雨、蕭影若、聶輕水也均勝出。

十組中,唐沖和白靜雪也是早早就勝出。

這十八組勝出的七十二人中,不是名門世家成名已久的子弟,就是像柳泛愁、閻家兄弟這種江湖怪客。

在大比斗中落敗的那些武者,卻也並不急於打道回府。

一來,他們要作為觀眾,觀看明天的排名賽。

二來,排名賽往往殘酷無比,七十二人中一旦有所死傷,他們這些落敗之人,就有機會頂替上去,算是撿個漏兒。

「今天的大比斗,至此結束!諸位可在犀角城落腳,好好歇息一番,明天日出時分,排名戰打響!」

一位營領在擂台上朗聲說道。

話音方落,十八個看台上的人潮,紛紛起身散去。

這人山人海的場面,著實壯觀。

「唐沖,唐沖!」

突然,王勁的聲音遠遠傳來。

只見王勁和楊戰、劉鋒,一臉喜悅地飛掠向這裡。

「唐沖,你今天的表現真叫一個絕啊,兄弟們真為你高興!只是我是一號擂台的裁判,楊戰和劉鋒是二號和三號擂台的裁判,距離這裡太遠,連個招呼也沒法和你打!」

三人來到唐沖面前,言詞非常熱切,如同見了多年未見的好兄弟。

「三位今晚有空閑不?我請三位師兄喝酒!」

唐沖笑著說道。

「哈,還真是沒空!今晚回到烽火營,要做本組擂台的戰鬥統計,至少要明晚才有空!到時,我們三個請你痛飲一番!」

楊戰拍著唐沖的肩膀,笑著道。

就在這時,一股極其強大的氣勢襲來,正是章玄和手下的幾位巨頭級弟子走了過來。

段家的段蒼穹,和聶家的聶輕宮,這兩位二十歲出頭的青年強者,都是家族的樑柱人物,也是章玄手下的營領兼得力弟子。

「統領大人,唐沖的氣勢之強,在武者之中無人能出其右,將來進入烽火營,必定立功無數,前途無量!」

段蒼穹身材高大如塔,氣勢如巍峨大山。

他誇讚唐沖的這番話,竟也像灼灼真理一樣,令人不容置疑。

「統領大人獨具慧眼,以唐沖的成長之速,氣勢之強,在玄修之路上的造詣,必定遠在我等之上!」

聶輕宮氣勢如劍,如一把插在萬丈絕頂的利劍。

他對唐沖,也是極其看好。

許多武者、修士都遠遠看著這裡。

能夠令段蒼穹、聶輕宮這兩位烽火營的巨頭級弟子看好誇讚,唐沖的面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章玄點點頭,道,「唐沖,你今天的表現很好!嗯,進入烽火營后,我會重點栽培你!至於禹炎對你的威脅,你大可放心。」

唐沖向章玄抱拳致謝,道,「統領大人,聽說昨夜在北蠶鎮和象牙城的寒石鎮,發生了兩起滅門慘案,兇手是誰,昭然若揭,不知大人對此事有什麼高見?」

「此事,我已經派出弟子前去調查,相信象牙城也會差人前來與烽火營交涉此事!」章玄說道,「這個飲血的兇手,如果確定是犀角十八鎮之人,烽火營會有脫不掉的干係,我也會嚴辦此人!」

唐沖點點頭,在章玄面前提一提蕭影風的惡行,是自己應盡的義務!

目光一掃,唐沖看到極遠處,蕭影風和蕭名城等人,也和蕭章、蕭雄這些人聚在了一起。

並且,其中還有禹炎的身影!

章玄支持唐沖,這是明擺著的。

看樣子,禹炎對蕭影風也是青眼有加。

和章玄等修士作別之後,唐沖發現不遠處,花聽雨正和那戴著白紗斗笠的冷橫煙交談著,立刻走了過去。

「聽雨,有什麼事嗎?」

看到花聽雨一臉為難的樣子,唐沖好奇地問道。

「唐沖,冷小姐想請我去城西的眨眼劍派做客一敘,依你看,這是否有些不妥?」

花聽雨問道。

「這個……確實不妥!」

唐沖向白紗遮面的冷橫煙微微一笑,卻又搖了搖頭。 「有何不妥之處?」

冷橫煙輕啟朱唇,淡淡問道。

她這話是問唐沖的,不過她那清澈如水的目光,卻還是一直盯在花聽雨臉上。

「聽雨很快就要進入烽火營,而冷小姐的眨眼劍派,和烽火營雖然稱不上敵對,但畢竟是兩家人,聽雨若到貴派一敘,怕是會引人非議!」

唐沖說道。

心中暗想,這個道理她冷橫煙肯定是明白的,何必明知故問?

「冷小姐,要不我們到一處茶樓一敘,如何?」花聽雨問道。

她也是想到冷橫煙畢竟是支持自己的大主兒,不給她面子的話,心裡也很過意不去。

「不必了,別的地方又臟又亂,我呆不慣。」

冷橫煙搖了搖頭,道,「聽雨,我押注押的你是第二名,明天的排名賽,我還會到場觀看的,期待你有好的表現。」

「多謝冷小姐支持!」花聽雨點點頭。

「敢問冷小姐,你押的聽雨是第二名,那你認為第一名的人選是誰?」唐沖問道。

「難道不是你么?何必明知故問?」

冷橫煙眼角一斜,盯著唐沖身前三尺之處,語氣相當冷漠。

說完這話,她又深深看了花聽雨一眼,微微一笑,隨即轉身而去。

她那離去的身姿,如一道飄渺不可追尋的輕煙,竟有步步生蓮般的神女之態。

「呵呵,這冷小姐有些古怪!」

唐沖搖頭一笑,從自己過來搭話到她離開,她竟連看也沒看自己一眼,一雙妙目,全盯在花聽雨臉上了。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花聽雨點點頭,「她看我的目光有些怪異,看得我心裡有些不自在。 蜜寵嬌妻:王牌影后 不過,她的目光中並沒有惡意。」

唐沖現在是氣霧境的玄修士,具有較強的洞察力,對她說的這種情況,可謂是感同身受。

「兄弟,今天你的表現,可真是令我既開了眼界,又飽了耳福啊!」

忽然,一臉笑容的楚招賢走了過來,笑道,「本來,為兄今晚想請你好好痛飲一番的,不過你明天還要打排名戰,今晚應好好安歇,等明晚吧!」

「好啊!明晚跟楚兄不醉不歸!」

唐沖笑著點點頭,突然低聲道,「楚兄對冷橫煙可有了解?」

「冷小姐相當神秘,我對她沒有多少了解,兄弟你想打聽什麼,明問吧!」楚招賢倒是痛快人。

「她既有犀角城第一美女之譽,想必追求她的狂蜂浪蝶、年青強者很不少?」唐沖問。

「呵呵,恰恰相反,沒有!」

楚招賢搖搖頭,「據我了解,冷橫煙因個性冷漠,容貌太美,再加上身份非同小可,所以對她有追求之心的人,應該是數之不盡的,但公開表示追求她的,卻少之又少,幾乎沒有。」

「嗯,這事兒倒也在情理之中。」

唐沖微微一笑,和楚招賢隨便聊了兩句,便和花聽雨一起離開了。

當晚,兩人和眾多武者一樣,在犀角城的客棧中下塌。

經過今天好幾輪的比斗,很多勝出的武者都急需養精蓄銳,為明日之戰蓄力。

唐沖也不敢大意,明天要面對的強敵,便是賽先覺和蕭影風。

特別是蕭影風這個半人半獸的存在,值得自己盡全力一戰。

……

一夜過去。

次日,黎明時分。

客棧中靜悄悄的。

「不好啦!死亡名單!血魂堂昨夜張貼了死亡名單!」

一個少年武者從外面衝進客棧,一句話驚醒了睡夢中的所有人。

「什麼?血魂堂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張貼死亡名單?這是在破壞烽火營的獸武大會么?」

「那名單你見了么,有多少人?都有誰?」

好幾位武者立刻圍了上來,一問究竟。

二樓的房間里,唐沖一直在打坐調息。

聽到樓下亂嘈嘈的話,不禁冷笑道,「滅了一個放血幫,上級組織血魂堂又開始興風作浪,公布希么死亡名單,還是嚇唬人的那套伎倆!」

一樓客棧的門口處,那位報信的少年喘息了幾口,道,「這次的死亡名單上,只有一個名字,『烽火營楊戰』!」

聽到這話,唐沖一下睜開微閉的雙眼,跳下床來。

隔壁的花聽雨,也正好推門而出。

「小哥,那張死亡名單貼在哪裡?還在么?」

唐沖掠到門口,問道。

「就在這條街東頭的路口那裡,這會兒應該還在!」少年道。

「聽雨,我們去看看!」

唐沖說著,兩人立刻離開客棧。

楊戰在唐沖的心目中,是個很熱情的師兄,關係到他的生死之事,唐沖十分上心。

此時,長街的路口處,已經圍了十幾個人。

唐衝上前一看,只見牆上貼著一塊黑布,漆黑的布面兒上,用鮮血寫著「死亡名單」這四個血淋淋的字。

中間是「烽火營楊戰」這五個字。

再下面則是一行小一些的血字——血魂堂每一至三天,公布一次死亡名單,上名單之人,必死!剿滅放血幫之人,必死!

黑底血字,觸目驚心。

「血魂堂這是赤祼祼地挑釁烽火營,同時也是想破壞獸武大會的正常進行!」

「獸武大會,乃是烽火營選拔後進弟子的活動,血魂堂如果不整出點風浪,那反而不對勁了!」

「看血魂堂的意思,凡是參與剿滅放血幫的人,都難逃他們的報復!」

「希望楊戰能夠躲過這一劫,此人在烽火營的名聲挺不錯的……」

就在眾人小聲的議論聲中,唐沖和花聽雨飛步遠去,直奔獸武大會的擂台現場。

這兒離擂台現場很近,一盞茶的工夫也就到了。

此時天剛放亮,朝陽初升,擂台現場已經有許多人在活動了。

「血魂堂!你們這些藏頭露尾的王八蛋!有種的站出來,和老子一戰!操你祖宗的!」

「暗殺偷襲,算什麼本事!老子有生之日,必將你血魂堂毀個底朝天,為我戰友報仇!」

擂台現場,有兩道悲憤的聲音在大聲叫罵著。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王勁和劉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