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曾經在新聞上看到過的報導,不住在腦海里盤旋。

Home - 未分類 - 那些曾經在新聞上看到過的報導,不住在腦海里盤旋。

哪個小孩子,被拐走,再也找不到。

哪個小孩子失蹤了,等到找到的時候,被人販子挖了內臟去黑市上販賣。

又或者,被致殘,丟在街上幫著人販子要錢。

她的一顆心,好像被無數的刀子,一片一片地割著,一片鮮血淋淋的劇痛。

她不要,不要關關遭遇那麼凄慘的情況。

她似乎,聽見了關關疼痛又無助的大哭聲,胖嘟嘟的小臉上,掛滿淚痕,噙滿了恐懼和可怕。

似乎也聽見關關滿身是血地哭著喊著「爸爸媽咪」。

慕容蘭心痛無以復加。

眼淚大顆大顆的,猶如斷了線的珠子簌簌墜落。

監控錄像上,他們看到,一個又胖又膀的男人,用衣服包裹著一個什麼東西,快步匆匆走出遊樂園。

那男人在街上左右看看,沒有上車,而是去了遊樂園對面的商廈。

大家趕緊將目標鎖定在對面的商廈。

對面的商廈,正是辰光集團旗下的購物商城。

慕容蘭竟然沖的比席初雲還快,趕緊沖向對面的商城。

這一刻,席初雲也顧不上和慕容蘭之間的不愉快,只要儘快找到關關就好。

他們誰都沒想到,會在這裡撞見陸羿辰和顧若熙。

他們攜手前來陪著安可馨購物。

安可馨覺得原先的東西,記憶都不好,要換一批新貨,改變一下心情。

顧若熙最近和安可馨相處的還算融洽,想著彼此關係再更進一步,便來這家剛剛開業不久的品牌商廈購物。

顧若熙還特意拉著陸羿辰前來作陪。

一家人在助理保鏢的陪同下,排場很大,商場內的工作人員,也都畢恭畢敬地陪同。

因為陸總裁的到來,商場內很多品牌店都做了閉門生意,商場內的人,不是很多。

但商場那麼大,要想藏一個人,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席初雲直接讓於奉天沖入監控室,去調查監控錄像。

這裡是陸羿辰的地盤,豈能讓人隨便調取監控,又是陸羿辰親自蒞臨的時刻,工作人員不肯配合,竟然遭到了於奉天的威脅。

工作人員趕緊一把按下警報。

他們很擔心,對方是沖著陸羿辰而來。

商場內,響起了警報聲。

陸羿辰劍眉一凜,陰沉深邃的目光,看向樓下大廳內,湧進來的一群人,為首的便是氣勢磅礴的席初雲,還有一群黑衣保鏢。

陸羿辰的人,趕緊衝下樓,將席初雲的人,直接攔住。

慕容蘭心急如焚,顧不上諸多,衝上去,要從保鏢的阻攔下,衝上樓去找關關。

「放我進去,放我進去!」

慕容蘭大聲嘶喊。

顧若熙見是席初雲和慕容蘭,就要下樓,被陸羿辰一把攔住。

「不要下去。」

「小蘭在哭。」顧若熙很擔心。

「他們很可能是在演戲。」陸羿辰的臉色變得陰沉下來。

他和席初雲之間,本就不愉快,而且席初雲最近也有一些不好的小動作,將辰光集團很多十拿九穩的生意,都搶了過去。

陸羿辰知道,席初雲已經開始報復他,因為他奪走了顧若熙。

在這種情況下,席初雲帶人沖入他們所在的商城,目的很不明確,動機只怕也很不良。

陸羿辰絕對不會讓顧若熙下樓,去冒這個風險。

慕容蘭仰頭,看到樓上的顧若熙,大聲喊著,眼淚不住掉落。

「若熙,求求你,幫幫我,關關丟了!關關找不到了……」

顧若熙心口驀地一怵,「什麼?關關不丟了。」

陸羿辰站在樓上,勾唇邪冷一笑,聲音不高不低地傳入到樓下。

「席初雲,你們席家的未來繼承人,身份矜貴,一直都被你保護的很好,居然也會失蹤?」

陸羿辰才不相信,被席初雲保護得別人見一面都難的關關會失蹤。

席初雲不想和陸羿辰過多解釋,他們本就是死對頭,今日卻要到陸羿辰的地盤上找人,陸羿辰顯然不會配合。

而且,他又帶來那麼多的人,陸羿辰生性多疑,肯定以為他有所目的性。

「陸羿辰,別讓我硬闖。」

席初雲涼冽如冰的口氣,透漏出一種絕殺的氣勢。

在這個緊要關頭,他不怕和陸羿辰徹底撕破臉皮,也再不會顧慮到顧若熙,和陸羿辰正面交鋒。

只要找到關關,就是讓席初雲當場動刀子,動槍,他也在所不惜。

顧若熙眼見著倆人的氣氛變得極度緊張,不禁害怕起來。

不管是陸羿辰,還是席初雲,她真的不希望他們任何一個人受傷。

更不希望,他們之間徹底成為容不下對方的死敵。

哪怕只是勉強位置表面的平靜,也不希望他們鬧到兵鋒相見的地步。

「羿辰,或許關關真的丟了,他們是來找關關的。」顧若熙趕緊出聲。

「怎麼可能!席初雲這個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他遠遠沒有表面那麼儒雅紳士!」陸羿辰斷然不會相信,席初雲帶這麼多人,是來找關關的。

尤其在生意上的幾次交鋒,席初雲暗地裡各種手段層出不窮。

席家身為黑幫,很多人為了顧及性命安危,不得不忍著負盈利和席家做虧本買賣。 西城爵優雅的瞧著雙腿,看著拳擊場上的那個男人,心中起了一陣蕭索。

什麼事讓他一下心情爛成這樣?西城爵饒有興趣的望著南臣皓。這樣急匆匆不打招呼的過來這種情況倒是挺少的。

抿了口杯中的紅酒,西城爵瞥了眼毫無聲色的手機,收回視線,繼續看著拳擊場上的動靜。

頭上揮汗如雨,南臣皓盯著暗色的拳擊袋,沒招都狠辣迅速。眼中泛起的猩紅色彷彿已將大腦中的人帶入到情緒中。

他只想一拳一拳,打到東琛楓。

倒是練了挺久,腦海中揮散不去的畫面讓他即使身體已經快要累得趴下,卻也能再重新燃起一份鬥志來。

「皓。」西城爵拿起桌上一瓶未開的礦泉水,叫住他后往他的地方砸過去。

南臣皓就覺得眼前一晃,慢了半拍的舉起手,卻已經聽見礦泉水砸落再場地上的啪嗒一聲。

西城爵若有所思的勾了勾嘴角。

「這就不行了?」西城爵有意激他,站起來跺了跺腳,就往擂台上走。

「還好。」

「和我來一場?」西城爵說著,根本沒給他拒絕的機會,直接將自己深灰色的上衣脫下來,露出讓人垂涎的性感身材來。

他的身子看上去不如南臣皓那般強壯,但該有的胸肌腹肌沒有一項沒有的。恰到好處的身材,讓人看起來更是喜歡。

南臣皓腦袋裡有些昏沉,眯了眯眼,本能的就應下來。

「好。」

套上拳擊手套,兩人各佔一方。兄弟間的比試他們早就習以為常了。

西城爵挑了挑眉,歪了歪脖子,一時間,有咔嚓咔嚓的聲響傳入他的耳朵里。

「不行就不要逞強。」西城爵笑道,沒等他回答,就先攻了上去。

南臣皓體力原先就已經有點透支了,反應也沒平時那般迅猛。只在拳頭快到眼前時,他整個人想側旁一閃,躲過了第一拳。

西城爵不在開口,樣子極為認真,像是真的找他來索命一樣。

幾招下來,南臣皓不但沒一招出擊成功,還生生的被揍了幾下。那根本沒放水的力道,一陣接著一陣的疼痛感,讓他難免也精神了幾分。

「不行了?」

此時,兩人再次各據一方,不算刺眼的燈光下,兩人都是一聲汗水。頭髮因運動而顯得有些濕漉。

南臣皓一邊喘著氣,一邊咬牙開口,「繼續。」

正好是需要發泄,前面是顧及怕真傷了他。但西城爵都已經這樣認真了,自己在一直處於下風就不好了。

南臣皓眯起眼,鷹眸中投入出平時的那股銳利來,身體上的疲憊已經有些麻木,精神上的感知超越了一切。

越戰越勇,兩人打的不分上下。簡單到這裡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個情景。

「你們兩個都在幹什麼?」簡單驚呼出聲,看著擂台上兩名同樣出色的男人,差點沒衝上前去將他們分開。

南臣皓因聽到簡單的聲音,動作生生慢了一步,結果又受了西城爵一拳。

「夠了!別練了!」 第1194章1194:把孩子放下!

—陸羿辰對席初雲這樣的做法很不恥。

但席初云為剝弱辰光集團的實力,還在不住用著各種手段斂財。

這樣的人,現在出現在他的地盤上來找人,他怎麼會相信席初雲真的是為了找孩子,只怕有什麼陰謀。

「小蘭哭的那麼傷心,只怕是真的。」

顧若熙很焦急,慕容蘭哭的聲音都沙啞了,可見有多麼擔心關關的安危。

顧若熙也是一位母親,可以深深體會慕容蘭現在的心情。

小王子站在顧若熙的身側,也向著樓下看了一眼。

「關關丟了?那個胖子,怎麼會丟。」

小王子笑了一下,黑曜石一般的大眼睛里,蘊藏著一種興味。

陸羿辰讓趙默保護好顧若熙和小王子,他隻身走下樓。

兩個同樣身材高頎的男人,站在一起的畫面,就好像好萊塢效果濃重的海報大片。

安可馨站在樓上扶手旁,雙手環胸,嗤笑一聲。

「那個男人,一看就不像什麼善類,肯定是知道,我們一家都來購物,故意來搞破壞的。」

安可馨看了一眼顧若熙滿面擔憂的神色。

「若熙,你就是太好騙了!別人說什麼信什麼!我們來商廈的時候,都清場了,這裡怎麼還會有小孩子!明顯他們在騙我們。」

「不會的!身為孩子的父母,怎麼會用孩子的安危開玩笑。」

「你又不是他們!你不會用孩子的安危開玩笑,不代表他們不會……」

安可馨好像想到了什麼,雙手環胸笑著走到顧若熙的面前,「若熙,孩子的父母?那個叫慕容蘭的,難道是關關的……」

顧若熙趕緊避開安可馨的眼睛,「不要亂猜,不是的!」

「我想也不會!慕容蘭現在什麼地位都沒有,當年他們兩家又是血海深仇,怎麼會給雲少生孩子。」

安可馨看向樓下,繼續看熱鬧。

慕容蘭已經哭著撲到陸羿辰的面前,「陸少,關關真的丟了,被人拐走了,我沒有說謊!監控錄像里,關關真的被人抱到商廈來了,快點讓我們看一看監控錄像,我們要找關關。」

陸羿辰見慕容蘭哭得雙目紅腫,雖然也懷疑,慕容蘭怎麼會為了一個孩子,傷心的這麼徹底,心下卻也有了一些動搖。

陸羿辰抬眸看向席初雲,這個擁有一雙琥珀色淺眸的男人,正用冰冷脅迫的眼神看著陸羿辰。

陸羿辰豈會隨意被人用這樣脅迫的眼神威脅。

當即心下那一點點的柔軟,蕩然無存。

「我想,雲少不會故意安排了這樣一場戲,故意闖入我的商廈鬧事吧。」

陸羿辰不得不這樣懷疑。

顧若熙在樓上再也坐不住了,直接推開擋住在面前的趙默,急匆匆衝下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