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吼——」

Home - 未分類 - … 「吼——」

天空中傳來一聲巨吼,那是獸人的雙足巨龍騎士,這時他已經來到了山谷的上空,恐怖的氣息令山谷中仍然激戰的雙方都停止了下來。

「獸人……是獸人……」

「獸人來了……」

「快跑……」

獸人的出現引起了亡靈們的恐慌,他們四散奔逃,尖叫起來,如同末日來臨一般。

雙足巨龍身長一百多米,身軀與普通的巨龍差不多大,不過跟巨龍不同的是,它那長長的翅膀與手臂上的爪子連在一起,背上騎著一個面目猙獰的獸人,在空中投下了巨大的黑影,咆哮的聲音響徹了山谷中每一個角落。

看著天空中耀武揚威的雙足巨龍,羅恩冷冷一笑,右手一抓,強大的靈魂力量迅速凝聚,很快,化為一根白森森的骨矛。

.「死亡之矛!」

羅恩冷哼一聲,把死亡之矛對著天空中的雙足巨龍投射而出,死亡之矛像箭矢一般騰空而起……

「轟……」

天空中的雙足巨龍發出一聲慘叫,隨即像斷線風箏般墜落。

「奧薩瑪大人,你看!」

沙克指著天空中墜落的雙足巨龍大聲憤怒地咆哮著,「他們殺了我們的雙足巨龍騎士!」

奧薩瑪臉上的肌肉狠狠地抽動了幾下,他的臉上布滿了憤怒的神色,雙足巨龍騎士訓練不易,是極為優秀和稀有的兵種,他這次出征只帶了兩頭,用作偵察,剛一開始就折損了一頭,讓他如何不怒?

不過,除了憤怒之外,奧薩瑪還有些許驚訝,什麼時候亡靈也有這麼大的膽子了?一聲不響地屠了他的雙足巨龍,按理說,這些亡靈在強大的雙足巨龍面前應該瑟瑟發抖才對。

「全軍加快速度,我要在天黑之前把這些亡靈的頭顱統統擰下來!」奧薩瑪面沉似水,說話彷彿一個字一個字地從牙縫裡蹦出來。

「吼——」獸人群中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大吼,他們高舉著武器,不斷地拍打著自己的胸膛……

……

「怎麼樣?」

羅恩回頭過來,對克羅妮亞說道。

「咕嚕……」一聲。

克羅妮亞彷彿聽到了自己吞咽唾沫的聲音,轉瞬之間,一頭神域的雙足巨龍被秒殺,這給她的驚訝實在是太大了,更令她震驚的是羅恩毫不猶豫、殺戮無情的氣勢。

「我……我同意!」

克羅妮亞深吸了一口氣,意味深長地看了羅恩一眼,「不過你得先放了我的人……」

獸人-大軍浩浩蕩蕩地開進,很快來到落日山脈山谷底下,隔著老遠都能看到山谷下隨風飛舞的獸人旗幟,那是一個巨大的狼頭。

獸人霜狼軍團!

羅恩的眼神漸漸凝固,即使近在咫尺,也能感受到他心中強烈的殺意。

亡靈主位面屬於亡靈,而當這些橫行霸道的獸人戰靴踏在亡靈的土地上時,羅恩心中感受到的是恥辱,深深的恥辱。

羅恩仔細看著那些山谷下的獸人,發現這些獸人跟諾亞大陸的獸人相比有很多不同,他們比諾亞大陸的獸人更加高大壯實,實力也更為強大,準確的來說,他們更接近於「獸」,而不是「人」。

不過有些東西也是相同的,這些獸人強悍、粗魯,貪婪、狡詐、殘忍,如同草原上的野狼一般,充滿了攻擊性。

五千獸人,在山谷下一字排開,所造成的聲勢遠遠超越了兩萬亡靈,這是一個配備完善的主戰軍團,步兵、騎兵、投石車,雙足巨龍,甚至牛頭人戰士,這些強大的獸人兵種出現在落日山脈,給亡靈們造成了巨大的恐慌,他們人數雖少,但卻能發揮出最強大的戰鬥力。

距離得近些,羅恩甚至能看到這些獸人臉上的輕蔑,在這些獸人眼裡,這些孱弱的亡靈根本不值一提,有的甚至認為奧薩瑪有些小題大作了。

而反觀亡靈,當羅恩的眼睛落在克羅妮亞、海因德身上的時候,他看到的是恐懼,深深的恐懼,包括懷特兄妹也是臉色煞白,羅恩甚至能感覺到他們的腿微微顫抖。

「你們害怕嗎?」羅恩深吸了一口氣,問道。

「不……我們……不害怕……巫妖王大人!」

懷特兄妹顫抖著聲音說道,當羅恩拿出傳說中的天災神杖的時候,他們已經確認了羅恩的身份,以及堅定了追隨的決心。

克羅妮亞和海因德也在微笑著,只是他們的笑容有些不自然,要不是羅恩強大的實力壓著,他們怕早已調頭走了,沒有誰比克羅妮亞更清楚獸人的可怕。

僅僅兩百多獸人就可以把近萬的亡靈追著打,五千獸人精銳,那已經足以橫掃整個霍坎特區了,落日山脈離遺忘之城不遠,暗影盜賊團跟霜狼軍團也時有衝突,但克羅妮亞總是敗多勝少。

克羅妮亞深吸了一口氣,「巫妖王閣下,我們真的要打么?」

「你說呢?」羅恩眼神一凝,死死地盯著她,只要她說出一個「不」字,立即殺掉。

似乎感到羅恩的殺意,克羅妮亞心中一凜,馬上低下頭,「尊敬的巫妖王,我並不是在質疑你的命令,只是獸人強大,我們應該退守山谷,利用地形和幽魂塔殺掉他們。」

「不!」

羅恩搖搖頭,否決了克羅妮亞的建議,他沉吟了一下,作了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決定。

「夏亞!」 重生之千金復仇 羅恩轉頭對夏亞說道,「你帶領五千亡靈出戰,給他們一個教訓!」

「五千?」

克羅妮亞一聽,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五千亡靈對五千獸人是什麼結果,用腳趾頭想想都能想出來,依託山谷和幽魂塔等有利地形對抗獸人還不一定能取得勝利,這傢伙居然讓夏亞率五千亡靈與獸人正面對撼?

瘋了,他一定是瘋了……克羅妮亞心裡悲哀地想著。

「是!」

相比於克羅妮亞,夏亞對獸人卻沒有太多恐懼,在諾亞大陸位面,獸人對天災教會根本興不起半點反抗之心,相反,她只覺得五千亡靈實在有點多了。

夏亞沒有廢話,她領著五千亡靈來到山谷下,這五千亡靈之中,有喪鐘鎮的一千多人,還有四千多亡靈來自暗影盜賊團。

「媽呀……好多獸人!」

「我們真的要跟這些獸人拼嗎?」

「不可能打贏的!」

看著五千獸人齊刷刷地站在面前,亡靈們彷彿感覺連腳都不屬於自己的了,恐懼的神色浮現在所有人臉上。

夏亞騎著夢魘獸,身上還殘留著剛才戰鬥的痕迹,她對著一字排開的五千多獸人,臉色一如既往的淡然。

也許感覺到夏亞的冷靜,五千多騷動的亡靈很平靜下來。

羅恩也屏息靜氣地盯著山下的形勢,眼下是一場公平的戰鬥,五千亡靈對決五千獸人,他作出這個決定並非基於一個愚蠢的念頭,而是他要看清楚亡靈真正的戰鬥力。

「他們居然出來了!」

「媽的……居然有膽子出來!」

「該死的亡靈!」

正準備進攻山谷的獸人軍團驟然看見從山谷中洶湧而出的亡靈,憤怒地叫罵起來。

「有意思!」

奧薩瑪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臉色陰沉地笑了起來,自己十萬年天災軍團從巔峰衰落以來,亡靈已經再也沒有跟獸人正面對決的記錄了,無論他們有多少人。

是什麼讓他們尋找到曾經失去的勇氣?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不過奧薩瑪並沒有就這個問題深思下去,他根本就沒把這些亡靈放在眼裡,他陰冷地一笑,猛地一揮手,作出一個手勢。

「殺!」

… 「吼——」

剎那間,五千獸人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大吼,緊接著,無數霜狼騎士從隊伍中奔跑起來,足足有八百多騎。~~x~

「隆……隆……隆……」

八百多獸人狼騎士在草原上奔跑的氣勢勝過千軍萬馬,就連遠在山谷下的亡靈也感覺到地底傳來的劇烈震動。

羅恩只動用了五千亡靈,奧薩瑪更絕,他只動用了八百狼騎,他根本沒有把眼前的亡靈放在眼裡。

這時候,亡靈們也開始準備起來了,他們低聲吟唱著,神秘、詭異的氣息在山谷中回蕩。

不多時,數千亡靈生物從地底下爬起來,

骷髏、食屍鬼、黑騎士、骷髏法師、恐怖騎士、深淵骨龍等等亡靈站立在大地上,它們吼叫著,發出凄厲的哀嚎。

「殺!」

夏亞騎在夢魘獸背上,手中長劍前指,亡靈們終於鼓起勇氣,發動了衝鋒。

落日山脈的山谷下,亡靈和獸人各自發起了進攻,泛起了漫天煙塵。

夏亞早已開啟了「邪-惡光環」,紅色的光輝籠罩了所有亡靈,一時間,亡靈的復原能力大增。

近了,更近了,夏亞好像已經看到了獸人猙獰的臉孔,以及獸人特有的腥臭撲鼻而來。

領頭的一個獸人一頭騎著渾身黑色的巨狼,手持著一根巨大的狼牙棒,面目比其它獸人更加醜陋和猙獰,正是沙克。

「轟……」

亡靈與獸人狠狠地撞在一起,爆發出巨大的響聲,這時候,羅恩心中一緊,他看到,亡靈們孱弱的身體根本不是高大獸人的對手,只一瞬間就被撞得人仰馬翻。

不過,羅恩還是看到那些被撞倒的亡靈紛紛努力地爬起來,憤怒地向敵人撲去,這讓羅恩心裡多少有點欣慰。

「吼——」

領頭的獸人-大吼一聲,手持著狼牙棒狠狠把一個憎惡的頭顱砸成了西瓜,血肉四濺。

憎惡的實力已經達到聖域級別,但卻被這個強大的獸人一棍打死,他不是別人,正是沙克。

沙克騎在巨狼背上,速度如風般飛快,狼牙棒狠狠地砸下,一個又一個的亡靈生物化為青煙。

「砰……叮……」

一聲清脆的金鐵交嗚聲響起,正在亡靈群中大殺特殺的沙克被一個騎士所阻擋。

夏亞的臉上始終是古井不波般的冷淡,「醜陋的獸人,你的對手是我!」

「你是人類?」

由於剛才離得遠了看不清楚,沙克現在才發現自己的對手並不是亡靈,而是一個人類。

看著這張與亡靈完全不同的臉,沙克哈哈大笑起來,「我還以為你是亡靈呢,居然是個修鍊靈魂力量的人類,不過對我們高貴的獸人來說都一樣,都是垃圾一般的種族!」

「傲慢自大的獸人……」夏亞的面色始終不變,此刻卻多了一些冷霜,「當你死在我劍下的時候,希望你還能笑得出來!」

「轟……轟……轟……」

夏亞與獸人騎兵的戰鬥在戰場上掀起了波瀾,雙方你來我往,打得激烈非常,一對一的決戰,夏亞非但沒有落於下風,相反,甚至隱隱壓了沙克一頭,把沙克氣得哇哇直叫。

獸人的力氣雖大,但夏亞卻有騎士最強大的防禦,而且武藝高強,沙克完全不是對手。

其實夏亞也沒比沙克強多少,只是沙克先入為主地認為亡靈太弱,遭到夏亞強大阻擊之下形成的心理落差罷了。

「媽呀……獸人……」

「快跑……」

「不要殺我……求您了……」

不過,除了夏亞之外,其它亡靈就沒有那麼爭氣了,他們與獸人一接觸,便像春雪消融一般,迅速潰敗,召喚出來的亡靈生物一個個化為黑煙消失,亡靈們死的死,逃的逃,五千亡靈一下子折損了三分之一,更有的亡靈更是跪下來,對他們的敵人苦苦哀求。

「怎麼回事?」

羅恩看得目瞪口呆,他預料到亡靈可能會敗,但沒有想到亡靈敗得這麼快,敗得這麼徹底,幾乎沒有什麼抵抗就直接敗了。

這還是亡靈嗎?這就是曾經不可一世的天災軍團?

失敗,實在太失敗了,與其說哀其不幸,倒不如說羅恩怒其不爭,這些亡靈並不是因為實力不行,實際上,這五千人出戰夏亞是經過了精挑細選的,他們大多是實力強大的亡靈,但這些亡靈相比於獸人,卻少了一些東西。

這種東西叫做——鬥志。

鬥志,羅恩在眼前的亡靈身上統統看不到——除了夏亞。

羅恩看到的是,一個聖域級別的亡靈居然被一個僅有師級實力的獸人少年當場砍殺,一個神域級別實力的亡靈居然被三四個只有聖域實力的獸人騎兵追得四處亂跑。

荒謬,實在太荒謬了,如果不是羅恩親眼見到,他根本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如果可以的話,羅恩情願一切都沒有發生。

這是亡靈嗎?

這還是亡靈嗎?

這些被弱小的獸人追殺得四處亂跑的傢伙真的是亡靈嗎?

你那傢伙……反抗啊?為什麼不反抗?你他媽聖域的實力……為什麼不反抗?你寧願讓這個僅有師級實力的獸人砍下你的頭顱嗎?為什麼?你的「骨牢」呢?你能召喚「骨牢」,為什麼不召喚出來阻止他?你的「白骨之矛」呢?這東西不是燒火棍,是武器,能殺人的,只要召喚出來捅他一下就死了……為什麼?為什麼你寧願死都願意反抗一下呢?

羅恩死死地攥著拳頭,眼裡像要噴出火來,他的心在滴血,亡靈,實在令他太失望了。

主位面的亡靈,他們已經被打斷了脊樑,失去了信仰,沒有人告訴他們,他們修鍊的靈魂力量是一種十分強大的力量,沒有人告訴他們,他們曾經也有榮耀和輝煌,沒有人告訴他們,雖然他們沒有獸人那麼強大的力量和身體,沒有精靈那麼強大的魔法和精美的鎧甲,沒有天使的美麗的翅膀和凈化一切的聖光……

但他們有信仰……有堅定的信仰,正因為有這種信仰,他們能冒著矮人的炮火衝鋒,他們能頭頂的天使聖光的轟炸在急行軍……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有信仰,他們知道,死亡之神並沒有拋棄他們……

這一切,隨著巫妖王的逝去,變得一去不復返了,亡靈變得多疑,敏感,脆弱,他們不相信自己的力量,不相信自己的信仰,可話又說回來,如果沒有堅定的信仰,又怎麼會有強大的力量?

沒有鬥志的軍隊,絕對不是軍隊,他們只是一群綿羊,沒有信仰的亡靈,也就不配成為亡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