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克和凱娜兒到霍普村時,預定的隊友還沒到,他們就先自己調查了一番。

Home - 未分類 - 邁克和凱娜兒到霍普村時,預定的隊友還沒到,他們就先自己調查了一番。

村長得知他們是受子爵大人雇傭,前來解決此事的冒險者后,尤其是看到了跟牛差不多大武裝到牙齒的豬奔后,對他們很是熱情,積極帶他們見了相關村民,除了伯特利女士。想見她,必須等特使大人到了才行。

村民們對奧黛麗的指控,悲憤而堅定。

「我親眼看見了,就是奧黛麗,她變成巨狼,將我的羊羔殺死,還喝它的血!」牧羊人海德爾神情激憤,語調悲切。

「好好好,您先別激動,能帶我去現場看看嗎。」邁克隨口敷衍。

天道天驕 按海德爾的描述,一周前,奧黛麗給他送去了幾個陶罐,是之前他定做的。第二天,海德爾夫人發現,所有的陶罐上都出現了裂痕,就退給了奧黛麗。然後,事情就開始不對了。晚上,羊圈裡就傳出奇怪的聲音,海德爾起來查看,什麼也沒發現。但第二天早上,羊少了一隻。

第三天,奧黛麗送來了新陶罐,海德爾夫人收下了。晚上,海德爾請了一個朋友,和他一起看守羊圈。半夜裡,羊圈傳來一陣騷動,海德爾和朋友過去查看,看見一個人影,正是奧黛麗。海德爾過去質問她到底在幹什麼,可突然她就變成了巨狼,長著血盆大口撲來。海德爾和朋友奮力作戰,可還是被奧黛麗變的巨狼逃掉了。海德爾和朋友才剛查看完羊群,發現少了一隻羊羔,又聽見屋裡傳來一陣尖叫。進門一看,海德爾夫人瑟瑟發抖,奧黛麗拿來的陶罐被踢倒一個,蜘蛛和蜈蚣從裡面爬了出來。三人心驚膽顫地過了一夜,等天亮后發現,失蹤羊羔的屍體,就被掛在二樓的房檐下,費了好大勁才弄下來。羊羔的脖子上被咬了兩個深深的洞,血被吸幹了。

如果這還不能令人完全確信,那麼曾經自稱奧黛麗男友的麵包店老闆的兒子小貝克,指控就更為有力了。

「奧黛麗是個巫婆,專吸男人的精血,讓人們虛弱無力,以保持自己的美貌。」小貝克的臉色仍有些蒼白,彷彿大病初癒。「我以前竟然被她迷惑了,如果不是警醒地早,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

按小貝克的描述,最近一個來月,時常會有人醒來后,發現自己變的四肢無力,幾乎無法行動。所有出現這種怪病的人,都是青壯年男性,而且發病前一天都與奧黛麗有過接觸。甚至有幾次在夜裡,有人親眼看見奧黛麗在某人住宅附近出現,第二天就發現那人生病了。

小貝克因為「不相信自己的女友與這件事有關」,就和幾個朋友一起展開了調查,但一無所獲。

四天前的那個晚上,小貝克呆在自己家,思考怎樣證明奧黛麗的清白。他聽見有人敲門,過去一看,是奧黛麗。

「親愛的,為了我,最近你每天從清晨忙到天黑,夜裡也不能安心休息,人都瘦了。」奧黛麗深情脈脈地撫摸著小貝克的臉頰。

「為了你的清白,這點苦又算得了什麼!」

兩人在房間里聊了一會兒,奧黛麗依偎在小貝克懷中,是那麼的嫵媚動人。

小貝克以為自己的真情終於感動了奧黛麗,但他錯了。當戰鬥進行到關鍵環節,奧黛麗跨坐在小貝克身上最後衝刺時,小貝克驚愕地發現,自己的力量正在迅速流失!

小貝克奮力反抗,但本性畢露的奧黛麗咬破他脖子汲取血液,被打倒后,又突然變成巨狼,從窗戶里逃入黑夜。小貝克追之不及,而且鬧出了這個大的動靜,本應在家的父親卻沒有出現,讓他非常擔心。他走到父親房間,發現父親老貝克躺在床上,虛弱地甚至連爬起來都做不到。

第二天一早,小貝克強忍自尊和身心都被玩弄的悲痛,找到了村長,揭露事實真相。村長立刻帶人準備將奧黛麗抓起來,但她已經不知所蹤。於是,村民們只好將不肯交代女兒去向的伯特利女士,給關了起來,等待子爵特使審判。

「我親眼看見,三天前的早上,奧黛麗從老費希爾的屋子裡鑽了出來。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已經有了她就是巫婆的確鑿證據,就沒有在意。」村裡的樵夫伍德也出來作證,他是奧黛麗父親死後才做的樵夫。

老費希爾是二十多年前被殺死的兩個巫婆之一的丈夫。大家本來是要將他趕走的,但又覺得他可憐,就讓他住在目前已經荒廢的村子外西南方向,靠近沼澤的捕魚作坊里。自那以後,他的精神就有些失常,經常會給空氣說話。除此之外,似乎也沒什麼過於不正常的地方。村民們和他接觸很有限,僅限於每兩三天一次,雜貨店老闆會從老費希爾買些他從沼澤里捕到的魚拿來賣,同時賣給他一些日用品和糧食。

「我們從奧黛麗家裡找到了詛咒人偶,就在她的枕頭底下。」村長也給兩人開了自己找到的證據。

那是一個用柳枝編成的人偶,還用了一些人和動物的毛髮。有幾塊黑斑,好像是凝固的血跡。上面被施加了秘法印記,是個分不清是文字還是圖畫的東西。

「有些村民說,他們親眼看見奧黛麗使用這個詛咒人偶,施展她的詛咒術,令人虛弱無力。那種說法雖然無法證實,但第一次看見奧黛麗拿著這個人偶,的確是在虛弱怪病在村子里出現之後。這一點包括我本人在內,都可以確認。因此,才有人指控奧黛麗是巫婆,我也是在發現人偶之後,才向子爵大人彙報這裡情況。」

「我們同時還找到了一些奧黛麗畫的畫,你們可以隨意翻看,但請不要帶走。」

奧黛麗的畫都是用木炭畫的,畫技很不錯,但多數帶有明顯的超現實派和頹廢主義死亡派的風格傾向,讓人感覺很壓抑。伯特利女士的畫像,是不多的寫實畫之一,上面的女士頭髮花白,面容慈祥。以奧黛麗自己為主的畫像有三幅:一副自畫像,畫中的女孩兒陰鬱而美麗;另兩幅分別是在傍晚的沼澤和灌木,陰森森地有些可怕,女孩孤身一身,顯得很無助。

還有一些,是很久以前,村民們就看見或聽說的。

「那個女巫的觸碰,甚至能讓碗里的水結冰!她還養了只透著妖性黑貓!」

「我曾經看見過,奧黛麗嘴裡念著什麼,然後一頭羊就睡著了。」

「奧黛麗姐姐可以讓石子發光。」

……

「凱娜兒,你對此有什麼看法?」隊友們仍然沒有到,兩人就先討論一下。邁克摩斯讓助手發表意見。

「奧黛麗有一定法術能力,這點很明顯。吸人精血變成巨狼,聽起來似乎是狼人或某種怪物。」凱娜兒·華生展開推理。

「不錯,雖然從能力上來講,中級法師和德魯伊也可以做到,但他們完全沒有理由做這種事。而且虛弱是某種超自然力或類法術能力帶來的暫時性力量損傷,他們想做的比較困難。」邁克摩斯表示贊同。「問題的關鍵是,奧黛麗與怪物是否同為一個。但最要緊的,卻是檢查小貝克等人,看他們是否也被感染成了狼人。」

「你說得對。不過,奧黛麗是個不幸的人呢,在這種地方,因為會法術而與眾不同,並不是什麼令人高興的事。更何況,她的身世還那麼可憐。」凱娜兒感嘆。森提亞無數人做夢都想擁有那種強到可以自發覺醒的術士天賦,在這個封閉的地方卻成了禍端。

「是啊。」邁克感慨,覺得運氣不錯,希望能夠**手下雙豐收。

狼人大家應該都比較熟悉,有人、狼和狼人三種形態。最危險的是原生狼人,能傳播變狼症,把正常人也感染成狼人。感染狼人沒有傳染性,危險性較低。

當狼人處於人形態的時候,和正常人區別非常小,沒有非常專業的經驗根本無法分辨。尤其是新近才被感染,還一次狼或狼人也沒有變過的那種,完全沒有任何區別。

因此,雖然兩個福爾摩斯仔細檢查了一番,也還是無法確定,只能請村長暗自查看,究竟誰被咬傷或是抓傷。等到月圓之夜,統統綁起來,看看會不會變狼。

村長心中嘀咕,『我們這裡是鬧巫婆,怎麼你們一來,就搞成狼人了。』但兩人說的有鼻子有眼,而且事態嚴重,他也不敢怠慢。 一直到下午,才有村民通報,子爵特使到了。

好不容易等村長介紹完情況,凱娜兒立刻和許久未見,和特使一起來的潘蒂婭跑到一邊,嘰嘰喳喳聊了起來。既有「這裡發生了這樣那樣的事,好恐怖啊」,也有「你又變漂亮了,那裡也變大了」。

潘蒂婭是凱娜兒妹妹的同學兼好友,不到16歲,身高一米五稍多,穿著鏈甲衫外套一件綠色牧師袍,帶著小木盾和輕錘,鼻子上有兩個雀斑,顯得很可愛。

「你好,我是理查德,悲憫之神的牧師,受霍普子爵之託前來處理此事。」說話的是位讓人一眼看見,就感到可以信賴中年男性。他那不算英俊的臉上,已經被歲月刻下了重重痕迹,鬢角也已然賓白,但這都絲毫無損他的氣質和魅力。他穿一件銀色胸甲,外面套著藍色牧師袍,背一面鋼盾挎一柄釘頭錘。因為趕路的緣故,牧師袍蒙上了些灰塵,頭髮也有些凌亂。「你就是邁克法師吧,遇到了點兒麻煩,讓你們久等了。」

理查德牧師脫下手套與邁克握手,他的手沉穩有力,有幾處厚厚的老繭,顯然長期使用武器。

「哪裡的話。常聽凱娜兒提起您和潘蒂婭小姐,她一直很遺憾,不能請您為我們的婚禮祝福。」

「十月份的事吧,沒想到啊。」理查德有些感慨,「也不知潘蒂婭什麼時候有這一天。」

「爸爸……」潘蒂婭聽見了父親的話。

「好好,不說那些了。這位是布拉德,年輕有為武藝高超的劍士,還擅長偵察和追蹤。」理查德牧師介紹隊友。那是一個黑髮黑眸青年劍客,魁梧英俊氣質非凡,只是眉頭緊皺,似乎在為什麼事情而煩惱。

「幸會幸會。」聽見理查德牧師說,十月份邁克和凱娜兒結婚,布拉德的眉頭舒展開了,脫下手套與邁克。他的手也沉穩有力,有幾處厚厚的老繭,顯然從小開始練劍。

『看來是對潘蒂婭有企圖,一聽我有了老婆,立刻表情就不一樣了。』邁克暗自揣測。

『看來只是同名罷了,叫邁克的很多,黑髮黑眸也很常見。路上聽潘蒂婭說過凱娜兒的未婚夫,是她們的學長,無論時間還是身份,都不可能是那個奴隸販子,而且裝備樣式也完全不同。』布拉德心中一松又是一緊,塞西莉亞被帶走已經三個多月了,還是音訊皆無。來時聽他說有個隊友和那個奴隸販子一樣,也叫邁克,也是個法師,就旁敲側擊地問了問。

潘蒂婭和妹妹熟但和凱娜兒不太熟,只知道她有個未婚夫,是以前的學長,年輕有為,具體叫什麼長什麼樣就不清楚了。理查德牧師知道的還沒有潘蒂婭多。

布拉德本想找機會試探下,看這個邁克到底去沒去過達姆肖爾,不過現在看來沒必要了。

村長去帶伯特利女士來時,邁克將調查所得和自己的推理,簡單跟隊友們說了說。

「狼人一事雖然的確不可不防,但也很可能是村民誇大。巫婆則很可能的確存在,確切地說,是鬼婆。」理查德牧師說了自己的看法,「二十多年前發生過一次巫婆事件,我也參與了處理。雖然斬殺了一個海鬼婆一個妖鬼婆,但還有個綠鬼婆受傷逃跑了。很可能她並沒有死,再次前來作惡。」

「至於與奧黛麗那孩子是否有關,現在無法斷定,只有先找到她人再說了,希望不要發生什麼悲劇。」理查德牧師輕輕嘆了一口氣,「二十多年前被斬殺的海鬼婆,以前只是個普通的術士,但被殺時已經變成了真正的海鬼婆。按我們的推測,應該是被某種力量改變,也可能自身就有鬼婆血統,才會發生那種事情。當時的情況和現在頗為類似,只是沒有女孩兒變成巨狼之類的傳聞。」

「這麼說來,奧黛麗的確母親不明,是鬼婆和人類的女兒也有可能。」邁克點頭稱是。

「我們來的時候,還不知道變狼的事情。現在情況超出了預期,請大家一定要更加小心謹慎,避免出現什麼損傷。」理查德牧師神情嚴峻,「我能施展4階以內大部分戰鬥神術,擅長近身作戰。潘蒂婭只能施展1級部分神術,近身作戰差,自保勉強。布拉德,邁克,凱娜兒,你們可以介紹下自己的能力嗎?」

「我是一個遊俠戰士,擔任過鎮衛隊長。以近身戰為主,可以使用弓和投矛等遠程武器,有夜視能力。按照森提亞市政廳的評定,是戰士六級。以前主要是同野獸和邪惡生物作戰,這種事件接觸地不多。」布拉德和理查德牧師他們挺熟,只是跟要邁克等人介紹。

這個戰士等級,是仿照法師等級搞出來的東西。

古耐瑟時代,戰士系只有四級:

初級戰士要求可以熟練使用一兩種武器和盔甲。奴隸炮灰大都是這種水平。達姆肖爾的小貝克和凱利都是這水平。

中級戰士要求可以熟練使用多種武器,近戰遠射皆可,足以抗衡食人魔初級戰士。奴隸炮灰中的精英就是這水平。布拉德也就這水平。

高級戰士要求通過掌握法術或其它形式補上意志短板,擁有豐富的戰鬥經驗,足以抗衡霜巨人初級戰士,或戰鬥力稍弱但機動力高。帝國精銳程度突破天際的記憶編織正規軍基本都是這水平。悟空不變大也就這水平。

專家級戰士要求通過掌握法術或其它形式補上意志短板,戰鬥力足以抗衡成年貴族紅龍,或戰鬥力稍弱但機動力高。因騙局被揭穿而對帝國恨之入骨的偽神崇拜的異界騙子中,那些自稱神侍自欺欺人的傢伙們,基本都是這水平。悟空變大后達到這水平。

與此同時,帝國的施法者等級劃分非常詳細。大奧術師之下,依靠「施法者等級自測術」劃分為20級,又將法術等級分為0到9共10級,從另一個角度描述實力。

帝國崩潰后,翻身把歌唱的戰士們認為自己的分級過於粗糙,不足以表徵身份和實力,就慢慢摸索,形成了現在的20級制。各地標準大同小異,但都只在1、6、11、16這四個關鍵等級有明確要求,對應古耐瑟時代的四大等級,中間的小等級則往往比較模糊。

邁克自我介紹:「我是一個術士,可以用4階法術,但戰鬥法術全在3階以內。也學了些法師技巧,掌握了3階內一些法術。擅長遠程轟炸。」

邁克一向自稱「覺醒了術士血脈的法師」,可沒了頭冠,他就立刻變成「懂些法師技巧的術士」。

「凱娜兒只會用幾個1級以內法術,攻擊性法術只有油膩術和昏睡術。我們兩個近身作戰都不怎麼樣。不過豬奔挺厲害,也很聽話,可以保護我們。凱娜兒也能用魔術袋變獅子。」

理查德牧師暗自點頭。本來他看邁克的裝備有些奇怪而且偏少,一個法師怎麼能連智力增強頭帶都沒有。原來主要是術士,魔術袋也交給了凱娜兒用,這就很合理了。不過,一個掌握了3階法師法術還如此年輕的術士,又正準備突破瓶頸覺醒5階術士法術,還真是前途遠大啊。

「潘蒂婭,你看你看。」在另一邊,凱娜兒正跟朋友獻寶。唰一下丟出卡牌,落地后幻化出一個巫妖,唰一下丟出另一張,落地后幻化出一名射手。

「哦哦哦,傳說中的幻象卡牌!」潘蒂婭也極其興奮,「有沒有龍牌惡魔牌?」

「我找找。」那傢伙氣死人了,明知道薩爾有這種好東西也不早說,凱娜兒今天才拿到,還沒玩兒就開始飛,到這兒后又不好意思讓那傢伙去調查。

「是不是這個。」凱娜兒唰一下又丟出一張,落地后幻化出一個法師。

「哎呀,不是啦,凱娜兒姐姐,分我幾張我們一起玩好不好嘛。」潘蒂婭抱著凱娜兒搖晃。

「好好好,一二三四五六,分你六張,可別弄丟了啊。」凱娜兒還分不清到底什麼牌對應什麼幻象,只能亂分。「邁克那裡還有十二張,我看他也沒什麼用,等會兒我們要過來,給他拿個兩三張就行了。」

「嗯嗯嗯。」潘蒂婭也唰一下丟出一張,幻化成五米高的巨人。

「有怪物啊!……」村民撕心裂肺的呼聲驚擾了玩得不亦說乎的兩人。只見他跌坐在地,指著正在與騎士幻象激斗的惡魔幻象渾身顫抖。

「潘蒂婭,不要鬧了。」理查德牧師快步趕來扶起村民,「不要怕,那只是幻象,不是真正存在的東西,你摸不著他他也摸不著你。」

「哦……」兩個人吐吐舌頭,悻悻地把牌都撿了起來。

「我們把牌分好,先玩兒人物牌。」潘蒂婭出新主意。

「恩。」

渾身顫抖的村民看怪物和騎士紛紛消失,慢慢才鎮定了下來,「消失了,就像彩虹?」

「恩,就像彩虹。」牧師點頭,這類比倒也恰當。

布拉德搖搖頭,茜茜也常這樣…… 伯特利女士頭髮花白,因為勞累,本就顯得比實際年齡大,這幾天發生了這種事情,就更顯憔悴和衰老。

「的確發生了很多鬧鬼的怪事,而且經常就發生在奧黛麗身邊,但她是一個善良的好孩子,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特使大人,您不要聽信謠言。」伯特利女士有些激動。

「你儘管放心,我們此次前來,就是為了查明事情真相。如果與奧黛麗無關,必然會還她清白,讓村民們道歉。」理查德牧師做出保證,「現在,你能說下,奧黛麗的位置所在嗎。首先需要找到她,才容易弄清真像。而且,她一個女孩兒自己東躲西藏,也非常危險。」

「我也不知道奧黛麗現在在哪。那天早上,我讓她給老費希爾送陶罐,然後就被關了起來。我覺著,奧黛麗大概是在回來的路上看見了,就嚇得不敢回家。」

「那你覺得,她有可能躲在什麼地方?還有,關於她能讓石子發光,養的黑貓也很奇怪的傳聞,是否屬實?」

「特使大人,奧黛麗雖然有些奇怪的本事,但的確與鬧鬼的怪事無關啊。那隻黑貓,也只是,只是……」伯特利女士猶豫了一會兒,才繼續開口,「黑貓的確有些邪乎,大概半年前收養的,叫做露娜。那孩子一向很乖巧,但就是不肯聽我的話丟掉黑貓,結果被連累了。說不定,鬧鬼的事兒,就是黑貓搞出來的。」

黑貓也被村民們捉住了,身上受了好幾處傷,後腿也被打瘸一條,關在籠子里,當做奧黛麗的女巫證明。邁克仔細檢查過,覺得應該是魔寵。

所謂魔寵,就是法師術士等奧術使用者,將自己靈魂的一小部分與小動物融合,所形成的一種特殊魔法獸。好處是主人除了能獲得魔寵本身外,還能從小動物那裡得到一些微不足道的能力。壞處是因為靈魂融合的緣故,魔寵死亡,會給主人的靈魂造成一定損傷。

因為魔寵自身靈魂很弱智力很低,所以與強大的靈魂,哪怕只是強大靈魂的很小一部分融合后,也完全無法抗拒它的影響,變成有獨立意識但絕對忠誠的智慧生命。魔寵的能力與主人緊密相關,主人越強會的東西越多,魔寵也越強會的東西也越多,能完成的任務也就越多,譬如金龍騎士的魔寵就可以被變成金龍與主人協同作戰。

邁克覺得自己能力還不行,魔寵用處不大,因此不招魔寵,也嚴令禁止凱娜兒招。

「你儘管放心,我們一定會查明事情真相,絕不會冤枉任何人。」牧師先生再次保證,「你覺得,奧黛麗有可能躲在什麼地方?」

「雖然鎮子里空房子很多,但我看他們找了個遍也沒找到。外面的話,夜裡挺危險的,時常有野獸地精出沒,按說那孩子應該沒什麼地方可去。我能想到的,就只有東南邊的廢礦,我需要陶土,有時會帶她一起去挖,可從來不敢在那裡過夜。還有就是老費希爾住的地方,但他神神經經的,也沒聽說有誰敢在那兒住。」關於女兒藏身之處,伯特利女士也不比其他人知道得更多。

那兩個可能地點,村民們之前也搜過,但什麼也沒發現。但現在沒得到太多有用信息,邁克他們只能再去看看。

因為離村子不遠,還算安全,理查德牧師決定分隊行動。他和潘蒂婭,去找老費希爾;邁克、凱娜兒、布拉德和豬奔,跟自告奮勇的小貝克去調查廢礦。不管有沒有什麼發現,兩隊人天黑前一定要回村。

小貝克穿上皮甲,拿著長劍木盾,看起來精神多了。據他自己介紹,他是村裡的民兵之一,有時要對抗野獸甚至食人魔。

「這裡還有食人魔出沒?」凱娜兒有些驚訝。食人魔傭兵團捉到了幾隻,她仔細觀察過好幾次,最高那個兩米六左右,凱娜兒只能到它肚子。相貌醜陋力大無窮,卻被悟空一棒子打翻了,也不知道難不難對付。

「嗯,兩三米高的巨人,皮糙肉厚力大無窮,非常難對付,好在很少來村子附近。出村沿著沼澤邊兒,往西北方向走上差不多兩天,就能到食人魔山丘,它們主要在那裡出沒。也有不少野獸,據說還有人見過會走路的骨頭架子。」小貝克介紹周圍環境。

「村子西南,老費希爾家再遠五六里的沼澤,就是鱷魚鄧迪的地盤了,你們沒事兒不要靠近。據說二十多年前它連軍隊都咬死過好幾百,巫婆的父親和養父也都被它吃了,霍普鎮就是因為它才成現在這樣兒。」小貝克嘆了口氣,「不過我們能繼續在這兒,也是因為有它。以前這裡來過兩大波地精食人魔,大家都以為要完了,結果還沒怎麼樣它們就惹了鄧迪,死過兩次以後就不敢來了。那時我還小,沒親眼見過,不過這事兒大家都知道。反正鄧迪不會出沼澤太遠,小心點兒別去那附近就沒事,很多人也就留在了這兒。」

「你們剛來搞不清楚鄧迪的地盤,最好別從西南那兒走,千萬別不當回事兒。」說到最後,小貝克鄭重警告。

「一條鱷魚,還真能厲害到哪去?」邁克不怎麼相信。

「真的很厲害。」凱娜兒點頭,「『再哭鄧迪就來吃了你』可是森提亞嚇小孩子的名言。有關它的傳說,寫書能堆滿一籮筐。光是折在它嘴裡,有名有姓的冒險隊伍,就有一二十支。巴拉巴拉巴拉……」

由於附近還算安全,凱娜兒也就不怎麼緊張,之前一直在東張西望的,拉著邁克問著問那。她類似的小隊冒險經歷只有兩次,都是在老師組織下去打地精。後來遇到了邁克后,就是跟傭兵團一起,大隊人馬捉地精豺狼人。現在跟心目中的王子一起調查巫婆事件,還是在傳奇地點,既新鮮又興奮,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等等。」布拉德抬手讓大家停下,單膝跪地仔細檢查地面。「邁克,你看這裡、這裡和這裡,都有狼或狗留下的爪印,應該有五到七匹,就是昨天下午到晚上留下。」

邁克先打量了下四周,比較空曠,沒什麼明顯可以埋伏的地方,才一起查看。「確實如此。小貝克,應該不是村民們帶狗搜查留下的痕迹吧。」

「不是,我們搜查這裡,是三天前的事兒了,而且也只帶了三條狗。之後應該沒什麼人來過。」小貝克很確定。

凱娜兒有些緊張,拿出把粗劣的弩弓上了弦,又拿出魔術包準備用。

「先把弦下了,你這麼拿著容易射出去,很危險的。」邁克覺得,果然應該帶凱娜兒多練練。

「哦,人家這不是怕有狼在附近嘛。」凱娜兒悻悻地下了弩弦。

「到時候再上弦也來得及。而且你是個法師,正確應對最重要。經驗豐富第一時間就能準確應對固然最好,不能的話先觀察再出手也不錯,千萬記住不能亂來。」邁克老師教導學生,這些都是大奧術師給他講的。

「知道啦。」凱娜兒繼續戒備。

「邁克,你再看這兒。」布拉德又發現了新的痕迹。

「這個腳印,大約四十厘米長,沒有穿鞋,應該是某種亞巨人,很可能是食人魔。」邁克雖然沒點過追蹤搜索之類,但他智力高觀察敏銳,分析布拉德指出來的痕迹不在話下。

「我也這麼認為。看來,事情不簡單啊。看方向,也是去廢礦的,說不定還沒走。至少一頭食人魔,五到七匹狼,可以嗎,邁克?」再往廢礦走,就要穿過一片小樹林了,很可能會在那裡發生戰鬥。

「沒問題,做好戰鬥準備吧。」邁克抬手給自己加了個識破隱形的Buff,又用了法師護盾,再騎上豬奔,「凱娜兒,別亂跑了,坐我後面抱緊。記住,如果遇見有武器的食人魔,先往武器上扔油膩。要不就用魔術包放老虎。」

「好。」凱娜兒乖乖聽話,左手緊緊摟著邁克的腰。

布拉德心中暗嘆:這個邁克,果然是兼修法師法術位充足的術士,浪費起來一點兒也不帶含糊的。希望不會出現問題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