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霸另一重鎚猛然一揮,便再次阻下了風燁麟的全力一劍。只是雙方威能的互相擠壓衝擊之下,惡霸散去一些力道的雙臂自然無法支撐,一息過後他便是向後猛然後撤了近十丈的距離。

Home - 未分類 - 惡霸另一重鎚猛然一揮,便再次阻下了風燁麟的全力一劍。只是雙方威能的互相擠壓衝擊之下,惡霸散去一些力道的雙臂自然無法支撐,一息過後他便是向後猛然後撤了近十丈的距離。

惡霸退逃,蘇墨與風燁麟也是收回了各自釋放出來的威能,一同面向了惡霸。

「該死,今日竟然被兩個小毛孩子給……」

惡霸怒喝,言語之中也是有一些抱怨,似是被羞辱了一番。而他言語並未說盡,只見他左胸一個紅點突然顯現,便是一翻白眼向著一旁摔倒下去。

而在那惡霸原本的身後,一道消瘦的黑衣身影站立著。

「被兩個小孩羞辱,你也沒有活下去的價值了。」乾枯而又沙啞的聲音自那黑袍之下傳出,隨後只見那黑袍下乾瘦的手掌緩緩抬起,對向那惡霸,一道漆黑的液體打出,沾染在那惡霸的身上過後,那惡霸的身軀也就迅速潰爛,最終只剩下了一具焦黑一大片的枯骨。

「是毒師!」

蘇墨看著這一幕,頓時只手擋在風燁麟前面,同時一股藥性打出盤繞於手臂,以防止那毒師放出毒汁攻擊風燁麟。

眼前的這一名毒師,能夠凝形毒汁,那便是有玄級毒師的實力,而又是這般的熟練,顯然不會低於中品,甚至可能是高品。若是這般毒力,風燁麟一旦沾染,以此時蘇墨的藥力來說想要為風燁麟驅毒那是非常困難的。

「小朋友,想不到你還挺厲害的,小小年紀就擁有玄階藥師的實力。」那個黑袍人聲音沙啞,而從他的聲音當中,似乎非常輕鬆,根本不把蘇墨的玄級藥性當一回事。

那麼,眼前的這個毒師是玄級高品的概率很高!

「但是你破壞了我的計劃,你的天賦再好,也只能到此為止了。」那黑袍人的言語之中,帶著一抹嗜血的感覺,聽得蘇墨與風燁麟都是毛骨悚然。

「燁麟,退後!」

蘇墨神色頓時堅定了些許,隨後一股勁力將風燁麟向後推出一些距離。只是,風燁麟卻也擔憂著蘇墨,想要邁步向前的時候,蘇墨再次拋來一記眼神,示意他快走。

看著蘇墨那異常堅定的眼神,風燁麟不再向前邁步,卻也並沒有想要離去的意思。隨後,蘇墨也不繼續催促他,而是將注意力放到了不遠處那個毒師的身上。

此刻,毒師的手中毒性再次蔓延開來,毒汁粘在他手指上下垂,十分鬆散似乎只要他輕輕一用力就能夠向蘇墨攻擊過去。

「小朋友,放棄無謂的抵抗吧!」

黑袍人已是喪心病狂,言語中雖然平靜但卻如若人形野獸一般,根本沒有絲毫的猶豫,完全不將他人生命當回事,幾乎都能夠眼都不眨的將生命終結。

隨即,待他話音才是落下的那一刻,他的手指輕輕一甩,那滴毒液便迅速的濺射出去,向著蘇墨直飛而去。

蘇墨頓時凝神,隨後瞬間運轉起藥王葯丹的藥性來。另外珍稀級別與普通級別的葯丹都只是玄級下品,而只有萬靈七彩蓮的藥性較為特殊,蘇墨一絲一毫也不能夠懈怠,自然就動用了萬靈七彩蓮的藥性進行抵抗。

藥性離體,便迅速凝結起來。毒汁濺射到蘇墨所凝出來的藥性護盾之上,頓時停頓下來,隨即蘇墨心念一動這縷藥性瞬間聚攏凝結,將毒汁直接包裹在其中,隨後略微思索了一刻便將這縷藥性連帶毒汁一同吸入體內。

「什麼!」見到蘇墨將自己的毒汁輕易的阻擋下來並且吞入體內,那個黑衣人便是震驚的一叫,同時又是將些許的毒汁凝結與雙掌之上。

「又多了兩種珍稀靈藥。」

感受著自身珍稀與普通兩類靈藥葯丹的實化,蘇墨面色也是微微一喜。隨後看向那黑衣人手中控制著的黑色毒汁的時候,心中也是放鬆了些許。

有了剛才的嘗試,此時蘇墨也已然是不必懼怕。剛才的毒汁,雖然已經達到了玄級高品的程度,但是蘇墨依舊能夠輕鬆接下,所以蘇墨的心緒也是平定了不少。

而後,那黑袍人猛然一喝,那手中的毒汁便迅速飛濺向蘇墨。先至的些許毒汁,都被蘇墨輕易接下並且吸入體內,隨後滴滴毒汁依舊不能夠傷及蘇墨分毫。

一次次的攻勢,似乎黑袍人依舊沒有放棄,不斷地放出毒汁攻擊著蘇墨的防禦薄弱處,卻一一都被蘇墨應接下來。

而縱然是如此輕鬆的應付,蘇墨依舊不會有半點的鬆懈。因為此時,他非但要保全自己,更要保全身後沒有逃離的風燁麟。

「不好!」

頓時,那黑袍人的攻勢愈來愈雜亂,最終竟是有一滴毒汁掠過蘇墨,向著風燁麟濺射過去。蘇墨沉聲一喝,卻也回天乏術,根本無法阻下那滴毒汁。

嘩……

然而,就在那黑袍人欣然得意之時,一股濃重的藥性便阻擋在了風燁麟的身前,直接便阻下了那滴掠過蘇墨的毒汁,見得此人,蘇墨也是一喜。

「蘇小友,我來的不晚吧?」

那毒汁被濃厚的藥性化解之後,那藥性便被收入了一人的體內。那人雖然發須鬢白,但是面容依舊如若中年。

來者,正是盤龍域藥師公會總會長,東方繁!

… 看陸卓雅的表情,傅老爺子那雙火眼金睛,不想也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

如果是別人,他一巴掌就過去打醒了。

可這是陸曼的母親,他必須給她點面子。

不能將她趕走,也不能讓她再出去鬧。

你要是鬧得過別人,你盡情,可你鬧不過,還得讓他給她兜底,他是那麼多管閑事的人嗎?

無聲嘆息一聲,老爺子再次開口,「都這麼大年紀了,你怎麼還是看不明白呢?厲阮那人的道行,高出你不是一星半點,她看得起你,就對你讓步,讓你臉上有榮光,她看你不順眼,你強她比你更強,你凶她比你更凶,她凶起來你就真的不夠看了,丟人不說,你腦子裡一根筋還想不明白為什麼,不懂得反省。」

「她是你女兒沒錯,可你們母女情分早被你耗沒了,你看她是仇人,她也是,你啊,別老幻想著讓她對你屈服投降了,不可能的我告訴你,你當初利用樓旭對她做的那件事,轟動隆城,若不是有樓衍的事情為你遮羞,沐懷璟無暇分身,不然早把你的名聲給毀了,對自己女兒做出那種事,隆城人會鄙視你的你知道嗎?其實你該慶幸了,他們沒有徹底毀了你。」

「你呀,知足吧!別再鬧騰了!以後再見厲阮,也別拿自己母親的身份自居,她不會再對你客氣的!今天她只是讓你狼狽出醜,下一次,呵呵……你可長點腦子吧!」

「也別指望我會管,這事兒我管不了,是你們母女倆的糾紛,我若是管了懷璟也不會坐視不理,他是我孫子,他和你我會選誰?」

他一雙滄桑銳眸睨著她,陸卓雅陡然一震,選誰?肯定是選自己孫子!

這是老爺子第一次在她面前說沐懷璟是他孫子這種話,她和很多人都以為,老爺子在人前只是做做樣子,沒想到,還是應了那句老話,打斷骨頭連著筋啊……

她到底,還是外人!

就算陸曼對他有恩在身,也是不能跟沐懷璟抗衡的。

識時務者為俊傑,就算她心裡再看不起沐懷璟,也不得不就這麼認輸。

當然,也只是在老爺子面前認輸而已。

沐懷璟,厲阮,她跟他們勢不兩立!

她依靠自己不能,還有五房啊,還有她的曼曼啊,對,厲阮說的那些關於陸曼江郎才盡的說法都是胡說八道,是攻心之策,她不能信!

她的曼曼是她最後的依靠,她一定要相信自己女兒!

打定了注意,陸曼語氣不再像剛才那麼尖銳和不甘,她看著老爺子道,「老爺子,對不起啊,都是我的錯,我是一時被憤怒吞噬了理智,才做出那種不顧場合的事情出來,你放心,以後我不會那樣做了,您看在曼曼面子上,原諒我這一回吧!」

老爺子聽她言語中不提厲阮,知道她還是不會輕易放過那丫頭,也罷,那是她們母女之間的事情,他插手也不合適,讓她們自己造去吧!

不過,他看得明白,那丫頭…… 「看來當初我們沒有清理乾淨,這兒還有個餘孽!」

東方繁神色略微顯得凝重,隨即開口對著蘇墨說著,同時又是邁開腳步朝著那黑袍毒師的方向走去,最終駐足在蘇墨的身旁。而後一道倩影從遠處掠來,停在了風燁麟的身旁,化出一層藥性薄膜籠罩於她和風燁麟周圍。

蘇墨神色一凝,當即便明了了東方繁所說話的意思,同時神色也是凝重了幾分。

「東方繁,你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

見到東方繁,那黑衣人自然也是一怔,隨後又是高聲對著東方繁怒喝了一句,當即就是發覺了一點,隨即喝道:「難道你這臭小子就是當日與這老東西一起毀我神教計劃的那個少年人?!」

蘇墨沒有回答,只是眼神當中帶著一絲輕蔑與嘲諷,顯然就是默認了。隨即,那黑袍人似乎是怒了一般,周圍黑氣頓時瀰漫,同時黑色液體瘋狂流轉於雙手雙掌之間。

「我今天就用你二人的性命,去抵我那麼多兄弟的生命!」

那黑袍人當頭一喝,隨即黑色毒汁瘋狂濺射,那周圍瀰漫的毒霧也一同向著四人擴散而去。

此刻,那個黑衣人毫無疑問的是動用了全力。剛才那黑衣人並未動用全力,蘇墨與東方繁才能夠輕易地接下那毒汁,此時那黑衣人所放出來的毒性,已經是強於剛才數倍,竟是已經達到了玄級極品的地步。

「小心了,這毒霧非常危險!」

東方繁雖然也看到了剛才蘇墨輕易接下那黑衣人這麼多玄階上品的毒汁,而且也十分的驚異。不過,他始終都沒有放下心來,或許上品的毒汁蘇墨還能夠迎接自如,但是極品與上品畢竟相差甚遠,蘇墨並不一定能夠接下。

而且,這一次那毒師已經震怒不已,毒性的濃度也是極高,就算是他這早已成為玄階極品藥師多年的藥師公會會長都不一定能夠保證安然無事,身旁這隻有十七歲年齡的少年,能夠接下的可能更是微乎其微。

在東方繁的一旁,蘇墨神色雖然凝重,但是心中卻十分安然平靜。不過,他也是並沒有發現身旁東方繁憂慮自己的神色。而在東方繁放下一道藥性的擋在蘇墨面前的那一刻,蘇墨才是意識到自己已經讓東方繁分心了。

隨即,那毒汁與毒霧即將臨近,兩人也都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怠慢。之後要面對的,畢竟是玄級極品的毒霧,而且毒霧濃度很高,此時絲毫的差池都不能有。

瞬息間,毒汁便衝撞到兩人所共同凝出的藥性護盾,竟是直接停了下來。毒汁凝固與藥性護盾當中,屬於蘇墨的其中一縷藥性便極為緩慢的動作起來,最終直接吞噬轉化了那毒汁。

隨後,那濃郁的毒霧也臨近而來。毒霧臨近,蘇墨與東方繁又是加大了藥性施放的力度,化出了一面很是寬大的防禦盾,便是直接將毒霧阻擋在了另一面。

「呼……呼……」

時間流逝,毒霧在另一面聚集的愈發濃重,蘇墨那自普通與珍惜葯丹當中出來的藥性也是難以在繼續堅持下去。

隨即,只是蘇墨心念一動,一縷自他藥王葯丹當中迸發出來的萬靈七彩蓮藥性就導入了前方的藥性護盾當中。與此同時,正是蘇墨將藥王藥性導入的那一剎那之間,對面的毒霧竟是淡薄了起來!

「怎麼回事!」

蘇墨此時能夠清晰的聽清楚遠處那黑袍之下驚愕的聲音,同時前者嘴角也是略微向上一揚,心中更是放鬆了些許。

「蘇小友,你……」

此時此刻,震驚的非但是蘇墨敵對方的那黑袍毒師,站在蘇墨身旁的東方繁也是驚愕萬分。剛才那毒霧若是繼續濃郁下去的話,恐怕就是他也不能夠抵擋下來。而此時蘇墨卻只是放出了一道尤為強烈的藥性,便直接稀釋了那毒霧。

能夠做到這般的,無非就只能夠是藥力強於毒力一個層次以上,如若不然根本不可能如此輕鬆簡單快速的便稀釋了那毒霧。

「東方前輩不必驚訝,這只是一株藥王的藥性罷了。如今事態緊急,還是現將眼前的毒師解決掉為好!」此時,蘇墨已經能夠用自身的藥性來稀釋對方濃厚的毒性,可見接下去那毒師的毒性也就對二人沒有任何的直接傷害了。這般下來,想要解決眼前的黑衣人,只要在武力之上勝過便可。

關於我愛你這件事 此刻雖然東方繁依舊非常震驚蘇墨的藥力,更震驚他的藥典能夠需要藥王一類的靈藥。只是經過蘇墨這般言語,他也就不去多想什麼。

「哈哈,本想親自將你二人終結,為兄弟們報仇。如今事態竟這般逆轉,我也不能夠了卻心愿。但是,少年人你必須死,否則我神教將後患無窮!」

說罷,那黑衣人頓時身形一顫,全身都布滿了散發著絲絲腐臭的毒霧,向著蘇墨的方向猛力衝來。

「恩!」

那黑衣人的修為顯然不低,速度也是極快,在俯衝的同時也帶給東方繁一股強勁的威壓讓的東方繁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動彈不得。

嘩!

瞬息之間,黑衣人整個身軀便沉重的砸在了蘇墨的身上,蘇墨瘋狂運轉著自身冰火靈元護住要害以防致命傷。不過就是蘇墨沉靈境六重的抵禦,以及東方繁在最後卸去大半衝擊力道的狀況之下,蘇墨依舊還是倒飛出去十多丈的距離,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全身沾滿了漆黑毒水。

不過,好在剛才的衝擊並不太大,只是讓蘇墨胸膛略微塌陷,肋骨有些碎裂,而脾臟也不過是輕微擦傷。對於一個高階藥師來說,這點損傷並不算的了什麼,也並沒有被東方繁所在意。

只是,此時蘇墨身上布滿了剛才那黑袍毒師的毒水,身上那幾處裂開的傷口已然是流入了不少毒水。玄級極品的毒師自散毒性所形成的毒水,可並沒有那般輕易就能夠化去。

「呃……」

此時蘇墨脾臟骨骼受到不重的損傷,而又有毒水流入血脈當中,縱然兩個看起來並不算什麼危險的事情,但是同時發生在蘇墨身上,就有危險的因素在其中了。

而東方繁也是能夠意識到這一點,隨即快步衝到了蘇墨的身旁,將蘇墨的左手手臂托起來,診斷了一番過後面色也是凝重了少許。

而此時,不遠處的風燁麟與藍渃雪二人也已經快步來到了蘇墨的近旁,當兩人看到東方繁這般臉色的時候,眼眸中也都是多了一絲擔憂。

「師父,蘇大哥……蘇大哥的傷勢怎麼樣?」

隨即,藍渃雪開口清靈地說著,只是當他提到蘇墨的時候神色明顯有了異樣,而臉上也略微泛起了一層難以讓人察覺的紅暈。

「雖然葯丹在運轉修復甦小友的肌體,而且進入經脈的毒水也已經被阻攔下來。但是毒水已經在他三成的經脈當中留下了毒素,這直接影響到了他肌體的修復。而他的藥力似乎非常旺盛,算來三日之後便能夠自行痊癒,只是他需要靜養,如今的戰鬥卻……」

東方繁將蘇墨的病情一一道出,到也是讓的風燁麟與藍渃雪都是鬆了一口氣。而在聽完聽完東方繁第二句言語過後,風燁麟的神色也就略微一沉。

「東方前輩,如今這惡霸勢力的兩個頭目已經被滅殺,想來除去這惡霸勢力也並非難事。晚輩有個不情之請,還望東方前輩將師兄待到安全處。」風燁麟言語之中帶著不少恭敬之意,同時也非常簡單明了而又直白的說出了自己的請求。

「蘇墨小友本就是我的忘年之交,我自然也會這般做。既然已是這般,那你便多加小心。」

東方繁輕聲應下,也便沒有絲毫回絕的意思。此時事態局勢也已經偏向了他們一邊,東方繁自然也就無需有任何的顧慮。更何況,蘇墨剛才所表現出來的藥力就已經足以能夠與他比肩,而且經過剛才粗略一探,似乎蘇墨的藥性還並不實質,也就是說蘇墨此時還只是虛丹。

一枚能夠擁有與玄級極品藥師比肩藥力的虛丹,就說明了蘇墨將來的成就必然不會止步於此。若是葯丹能夠進一步得到進階的話,恐怕眼前的少年會擁有與他師父當年一樣的成就。

只是他殊不知,就是他師父當年在世的時候都不能夠醫治的疾病,卻被眼前的這個少年用了半年的時間完全根除了……

「恩?!」

突然之間,東方繁感受到了一股駭人的殺氣從蒼穹之上降下,頓時神色一頓,一股氣勁揮灑出去將蘇墨三人向著一個方向推出了十數丈。而後,他又是放出了強勁靈元,向著殺氣來襲的方向轟擊而去。

瞬息之間,轟鳴暴起,地面震顫不止竟是直接碎裂開來。一息過後,場面平靜,而在原本東方繁站立的位置,已經化作了一個範圍不小的坑洞。

而在坑洞離地兩丈有餘的最底端,東方繁正站立著望向蒼穹之上的三道黑影!

… 「你三者是何人,我與你們無緣無仇為何要下如此死手?!」

東方繁看著那三個黑衣人,顯然就是來者不善,當然也不必擺出任何的善意,當即就是放出滔天-怒意,向著蒼穹之上的那三人怒喝一句過後,便一下衝上了蒼穹。

以剛才的攻擊來說,東方繁能夠輕鬆地接下,但是其威能也已經達到了宗師境的地步。而且,在東方繁停頓於蒼穹的片刻,感受到三人的氣息相近,也就是說東方繁此時所面對的,是三名宗師境強者。

如今東方繁宗師境巔峰的實力,若是一對一的話他並不會懼怕,但是前方卻是有著三人,對付起來恐怕還會有些棘手。而且,一但對方將矛頭指向地面上的三人,他便不得不分心去保護,如此一來情勢就愈發不妙。

「我等並無傷閣下的意思,還望閣下莫要誤會。我等是得到了線者的傳訊,解決掉對我神教有威脅者。」

黑衣人言語之中語氣平淡,根本沒有對任何人展露出任何的敵意。

只是,當那開口說話的黑衣人說出神教二字,東方繁的神色也就凝重了起來。他們所說的神教,必然就是剛才黑袍毒師所說的神教,而他們所說的有威脅者,也必然是蘇墨無疑。

若是這般,東方繁等人的處境可就岌岌可危了。

唰!

等待對方的出手根本不現實,所以東方繁也只能夠選擇先下手為強。若是能夠因此直接解決掉其中一人的話,對付起來也就沒有那般困難了。

但是,對方似乎是接受過嚴格訓練的殺手一般,面對東方繁先發制人的攻勢根本絲毫不為所動,三人黑袍之下所展現出來的眼神都是十分的冷血、無情,沒有絲毫的情緒出現。

東方繁氣勁畢竟,只見那三人身軀同時顫動,三道靈元瞬間浮現出來,不出瞬息便凝為了一道靈元,最終化成了靈元護盾。

而東方繁這一擊重擊,也是絲毫沒有偏差的砸落在三人所共同凝結出來的靈元護盾之上。靈元護盾雖然被東方繁砸碎,東方繁自身的力道卻也散盡,便不得不向後退出一些距離。

「該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