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Home - 未分類 - 「嗯!」

眾人點頭,應道。

「韓辰,宗主說了,此事無需鬼谷子前輩欠人情,他即刻便動身,前往你家族!」

不過片刻,秦烈和落雲劍二人,臉色蒼白的從樓上走了下來,對韓辰說道。

「二位,多謝了!」韓辰起身站了起來,深深施了一禮。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啟程出發!」

鬼谷子起身站了起來,帶著一行人,離開酒樓,衝天而起,向著不遠處的一座傳送門而去。

「我的天,這是怎麼回事?」

「這一音之力,太可怕了!」

「哎?人呢?那幾個青年不見了!」

直到韓辰等人離開后,良久,酒樓中、街道上的人,才相繼回過神來。

這些人修為最強的不過劍宗境界,哪裡能承受的住鬼谷子那融入靈魂力量的一喝之音。

只是當他們看向韓辰等人的桌子時候,卻發現已經空了,頓時間,酒樓里,大道上,所有人完全炸了鍋。(未完待續。) 很快,一行人便在一處寬闊的廣場落了下來。

廣場中人流如織,熙熙攘攘,好不熱鬧,在廣場的中心,是一座高台,高大十幾章,四面成梯,其上有一尊高達百米的傳送門。

不時的可以看到,有人踏上高台,走入傳送門中不見,也能看到,有人從裡面走出來。

「這座傳送門,是前往中元城的,那裡已經屬於中域的繁華之處,強者眾多,而且也有不少的上古宗門弟子,經常在那裡行走,豐都鬼城的強者即便發現了我們,恐怕也不敢追過去!」丹星給韓辰介紹道。

他的語速很快,雖然到現在為止,一切都還只是猜測,豐都鬼城的強者沒有出現,所有一切都顯得很平靜,但他卻莫名的感覺到一股壓抑的氣息,好似真的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一樣。

「中元城…」

此時的韓辰,也已經完全鎮定了下來,深深吐了口氣,點了點頭。

中元城,他曾經聽老祖宗韓易提起過,即便是在這中域,也是一座名氣極盛的古城,不僅僅是因為其已經存在了三萬多年,更多的,是因為在這古城附近,起碼存在四個上古宗門,至於那些三品超級宗門,就更不必說了。

可以說正派宗門匯聚,邪派之人,禁地的存在。

「嗯,只要到了中元城,應該就不會有事了!」秦烈和落雲劍也點了點頭。

當初他們在中域歷練,在這座古城,也帶過一段時間,對其有所了解,似豐都鬼城這樣的邪派存在,若是敢踏入過去。絕對會招惹無數強者,群起而攻之的。

「希望吧…」

韓辰搖了搖頭,他沒有那麼樂觀,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覺,好似一層烏雲,一直籠罩在他的心頭。揮之不去。

氣氛顯得有些壓抑,眾人也不再多言。使用傳送門的人沒有多少,隊伍並不長,僅僅半柱香后,便輪到了韓辰幾人。

一人十塊極品靈晶,共計一百四十塊極品靈晶的費用,繳納過後,韓辰等人,踏著那十幾丈的階梯。登上了高台。

「韓辰,給我滾過來受死!!」

正當韓辰等人,邁步準備踏入傳送門中的時候,一道怒吼的聲音,從遠處天際滾滾傳盪而來。

轟轟轟轟轟…

聲音響起的同時,一股浩瀚無邊的恐怖氣息,如天威降世,轟然鎮壓而下。這一刻,整座邊荒城。都被這股氣息完全籠罩。

「啊…我還不想死…」

「我的老天,這到底是哪裡來的強者…」

「混蛋,是邪派之人,這些該死的傢伙,怎麼會來邊荒城…」

這股浩瀚無邊的氣息,讓整個邊荒城瞬間陷入恐慌之中。一些實力弱小的武者,直接就被當場生生震死,唯有一些修為踏入高階劍尊的強者,才能夠勉強支撐。

看向遠處天空,那浩蕩而來的黑袍人影。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絕望之色。

這等打扮,除了那些邪派之輩,別無他人。

昨晚,雲霞宗、彌陀門被閻羅十殿的強者,強勢滅門,現在,輪到邊荒城了嗎?

「不好,是豐都鬼城的強者!」

轉頭看向遠處天際,那以一個恐怖的速度,迅速靠近的人影,鬼谷子瞳孔狠狠一縮,臉色劇變,雖然尚未交手,但他卻能很清楚的感覺到,對方是一位聖境,而且是修為境界,遠勝過自己的聖境強者。

這一刻,韓辰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因為,這預示著,他的猜測應驗了。

「快,入傳送門!」九尾天妖狐厲聲喝道。

聞聲,眾人頓時驚醒過來,沒有絲毫的遲疑,身影一閃,如流光一般,紛紛沖入了傳送門中。

轟隆隆…

而就在韓辰等一眾人,踏入傳送門后,不過兩三息,那道黑袍身影,便來到了這片廣場上空,因為速度太快,無盡的狂風,從整個廣場席捲而過。

看著高台傳送門中,還未平息下去的空間漣漪,鬼厲臉色猙獰,難看的可怕。

昨晚,他就從豐都鬼城的小世界中出來,之後不惜自損,施展秘法,以自身血脈,感應三個孫兒的靈魂氣息。

豐都鬼城以吞噬靈魂修鍊提升,自身的靈魂本就強大,就算是身死,自己的靈魂氣息,短時間內也不會輕易消散,只需施展秘法,就可感應的到。

韓辰一行人是斬殺那八人的元兇,身上自然也會附著一些靈魂氣息,雖然微不可查,就連鬼谷子都沒有發覺,但卻逃不過鬼厲以自身血脈,施展秘法的感應。

如此,耗費了一晚上的時間,終於找到了韓辰等人所在,而後趕了過來,卻沒想到,最終還是慢了一步。

「可惡啊!!」

心頭的怒火,中域再也無法壓制,鬼厲仰頭髮出一聲怒吼。

「你們逃不掉的,縱然天涯海角,老夫也定要你們為我三個孫兒償命!」

暴怒後果,鬼厲平靜了下來,低頭看向高台上的傳送門,冷冷說道。

語罷,他身形一閃,出現在高台上,隨後腳步一踏,也踏入了傳送門中,消失不見。

「呼…他終於走了!」

「剛剛我還以為要死了,太可怕了!」

「聖境,這人的氣息威壓,絕對是聖境強者!」

「聖境又怎麼樣?這傢伙死定了,那傳送門是前往中元城的,邪派之輩,竟然敢踏上中元城,死有餘辜!」

鬼厲在看到韓辰等人後,早已怒火中燒,身上的殺意,幾乎要凝若實質,哪裡還會在乎這道傳送門前往何處。

至於這些人的言論,鬼厲就算聽到了,也只會冷笑幾聲。

以他六星劍聖境界的實力,中域何處去不得,莫說一個中元城,就算是他站在那些所謂的正派宗門面前,誰又敢對他出手?

殺我宗內一個弟子,便可滅你滿門,鬼厲身為豐都鬼城十八鎮宗長老之一。

若是他隕落,不說那九大太上長老,就是那數千年不出的豐都鬼帝,恐怕也會親自出手吧!

這就是鬼厲的自信,也是邪派宗門,在這中域之中,如此猖狂的依仗!

(未完待續。) 中元城!

縱橫九千萬里,淄臨蠻荒北海,四周山脈環繞,物產豐富,資源極盛,為絕佳修鍊之地。

中域之中,無數天才強者,都會來自行走歷練,其四周,更有四大上古宗門居於此處,可說是強者聚集。

嗡!

中元城東城,一座通往邊荒城的傳送高台上,高大的傳送門漣漪輕盪,不時有武者從中踏出,隨後拾階而下,沒入人群之中。

對此,守護高台的兩名修為臻至劍尊境界的青年,早已是見怪不怪,每日里都有許多人從各個古城,來到中元城,他們只負責收取傳送門的費用,至於其他,一概不必理會。

「真是無聊啊,陸師兄,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到頭啊!」一名青年忍不住打了個哈欠,向身旁的師兄,發起了牢騷。

「呵呵,劉師弟耐心點,不過一個月而已,一個月過後,我們就能回宗了!」被稱為陸師兄的青年,搖頭笑了笑。

他們是四大上古宗門之中,天一宗的弟子,天一宗在這中元城中,有很多的產業,確切的說,四大上古宗門,以及那些個三品超級宗門,在這中元城裡都有各自產業。

有產業,自然需要人打理,而中元城又非尋常古城,諸多天才、強者,匯聚其中,沒有一定的實力,根本沒有震懾力,所以,就需要宗內的一些弟子,出面來管理。

而他們兩人,責任就是管理這屬於天一宗的傳送門,當然,這個時間不會長,不過一個月而已。一個月後,就會有人來接替,而他們自然也就可以回宗去了。

「這一個月還真難熬啊!」看著遠處那些熱鬧的場景,劉師弟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堂堂劍尊境的天才,竟然做這些。心裡真不爽啊!

嗡!!

這時,高台上的傳送門,又盪起了漣漪,不過這一次的漣漪,遠要比之前要激烈,似乎來的人還不少。

這劉師弟百無聊賴的瞥了一眼,這一看,可把他給驚得不輕。

只見高台上,一行十四道身影從中走了出來。十三個青年男女,一名老人,身上氣息都沒有絲毫的遮掩,磅礴如淵,以他四星劍尊的修為,竟然完全看不透,這說明,對方起碼是六星。甚至七星以上的高階劍尊啊!

「哪裡來的這麼多青年天才?」那陸師兄此時也被驚得不輕,心中暗驚道。

只是。這一行十四人接下來的舉動,卻讓兩人看不明白了。

十四人臉色很是陰沉,從傳送門中踏出來后,根本沒有絲毫的停留,甚至連四周的景色看都沒看一眼,為首的那名老者。抬手在身前虛空一揮,虛空撕裂,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顯現了出來。

「走!!」

老者口中發出一聲低吼,那十三名青年男女。沒有絲毫的耽擱,一齊踏入空間裂縫之中,隨後那空間裂縫也迅速縮小,消失不見。

「這是什麼情況?」

「真是好大的膽子啊,竟然敢在城裡撕裂虛空趕路,難道不怕惹怒其他強者?」

「看樣子,他們好像在躲避什麼!」

這邊的動靜,早已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看著那消失不見的空間裂縫,人們紛紛議論了起來。

「陸師兄,這事我們要不要管?」劉師弟皺著眉,看向陸師兄。

雖然中元城中,並沒有什麼明文規定,不許撕裂空間,但

畢竟城中強者眾多,那撕裂空間引起的的空間波動,是無法避免的,若是驚擾到他人的修鍊,那結果可不怎麼好。

陸師兄的臉色也有些不怎麼好看,這件事情可大可小,要是無人問罪,那還好一些,一點有人找來,那後果可就得他們承擔了,就算是天一宗,也不會赦免他們。

桃運兵王 嗡!!

只是還不等他說話,這時,高台上傳送門,盪起距離的漣漪,更甚之,連大地都劇烈顫抖了起來。

「怎麼回事?」陸師兄大驚。

轉頭看去,只見一道黑袍身影,正從那高大的傳送門中踏了出來。

轟!!

伴隨著這道身影出現,一股毀天滅地,仿若天威般的氣息,沖霄而起,將整座中元城都完全籠罩。

這一刻,如之前的邊荒城一樣,整個中元城,都陷入了恐懼之中。

「中元城,原來如此…」看了看四周,鬼厲的臉上露出恍然之色。

難怪韓辰那一行人,會踏入傳送門離開,原來,竟是來到這邪派之人的禁地了。

不過,這些對他有用嗎?

「韓辰、鬼谷子,你們逃不掉的!」

深深吸了口氣,感受著虛空之中,那尚未消散的空間波動以及真元氣息,鬼厲的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手掌一劃,虛空裂開,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顯現而出。

鬼厲腳步一踏,沖入其中,消失不見。

隨著空中,那虛空裂縫的泯滅不見,籠罩在中元城的天威氣息,也消散一空。

「混賬,邪派之人竟然踏足我中元城!」

「找死!」

「諸位,邪派之人,人人得而誅之,不可放過他!」

「說的對!」

鬼厲剛剛離去,不過半盞茶的功夫,一道道渾身散發著滔天氣息的身影,從虛空中踏了出來。

這些人都是附近一些三品超級宗門的強者,感應到這邊鬼厲那陰冷邪異的氣息,當即趕了過來。

沒有過多的廢話,一行十幾人劃過虛空,向著遠去的鬼厲,追了上去。

「陸師兄,九劍山和北海門的強者出手了!」劉師弟看向陸師兄。

剛剛那十幾名強者的氣息,沒有絲毫的遮掩,別人或許會認不出來,但他卻認得,裡面有兩人,是四大上古宗門中的九劍山和北海門,與他天一宗齊名。

「我知道!」陸師兄沉著臉。

「那我們要不要通知宗門?」劉師弟一臉興奮,斬殺邪派之人,可是他一直期望的事情。

「要通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