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錦寒對他依然沒什麼好臉色,但也不會用死亡眼神盯著他了,只是沒抬頭看他,忙著手裡的工作,半響才漫不經心的「嗯」了一聲。

Home - 未分類 - 傅錦寒對他依然沒什麼好臉色,但也不會用死亡眼神盯著他了,只是沒抬頭看他,忙著手裡的工作,半響才漫不經心的「嗯」了一聲。

路江將手中的報告遞給他,都不太敢開口了。

傅錦寒見他久久不出聲,這才抬頭看他,眼神沉而冷淡,看著就知道因為之前的事,還沒打算放過他了。

「傅總,你看有什麼問題,或者有其他需要我去做的。」他知道傅錦寒有話跟他說,但也不敢盲目猜測,只能找話說,希望傅錦寒早點開口,好讓他知道到底是什麼事。

「就這些了么?」傅錦寒見他幾分忐忑的樣子,神態微微柔和了幾分。

路江一向對傅錦寒回察言觀色,甚至能感受到傅錦寒微妙的情緒變化,這就是跟著傅錦寒多年鍛鍊出來的,當然也有一部分就因為了解。

「是的。」路江恭敬回道。

「嗯,放一邊,有事再叫你。」那這就是隨時待命了,路江的神經又緊繃了起來,因為不知道傅總今天到底什麼時候從能真正的放過他,傅總這說辭明顯就是在懲罰他,他是特助,有什麼事,傅總都是立刻交代,哪裡像現在說一半還藏一半的。

路江頷首轉身離開。

沈未晞從他進來的時候就知道,雖然看著電影,但是有注意聽他們兩個的交談,見路江離開,開口問道,「路特助,你忙么?」

路江神色微微一僵,本來想著在沈未晞這裡當個透明人的,但是被她這樣一叫,覺得脊背又開始發寒了。

他硬著頭皮回道,「沈小姐,是有什麼吩咐?」

「哦,沒什麼,就是問問。」沈未晞只是看到他了說一說話而已,畢竟和他也算是認識了,而且一般不是說不要小看大老闆身邊的人么?她這樣也算是跟路江聯諾一下,露露臉,熟悉熟悉吧。

路江心裡升起一絲怪異感,但有沒法說,只能微微頷首笑道,「那我就先出去了,你忙。」

沈未晞覺得路江現在對自己有點過於客氣了,於是笑道,「對了,昨天我離開后,小白有沒有說些什麼?」

「沒有,其實白小姐也喝醉了。」路江實話實話。

「這樣啊。」沈未晞單手拖著下巴,慵懶的靠著沙發看著他。

那姿態十分的悠閑,寬鬆的毛衣,丸子頭,化著淡妝,慕煜在陽光里,整個人美的不像話。

路江怔愣了一秒,立馬轉移了視線,他可記得傅總因為什麼對他一早上都沒有什麼好的臉色。

沈未晞輕嘆一聲,又問道,「熱搜的事,是你親自處理的?」

「是。」路江回道。

「能跟我詳細說說么?」沈未晞眼睛陡然亮了起來,微微直氣身來,眼眸緊緊的盯著他。

路江心裡咯噔一下,這……那豈不是要跟沈小姐呆在一起。

他覺得自己很可能因為這個事情被傅總給咔擦了。

他看向傅錦寒,卻見他像是沒聽到似得,依然忙著手裡的工作,但是路江知道,傅錦寒肯定有聽到,而且周身的氣息更加的冷峻了。

「你看他做什麼?」沈未晞看著他,似笑非笑的問道。

路江尷尬一笑,然後看向傅錦寒,恭敬問道,「傅總,請問您現在有什麼吩咐么?沈小姐可能需要一點時間,讓我跟她彙報一下熱搜的事情,不知道您是否也聽一聽。」

話音落下,路江心裡憋悶的感受忽然就消失了,還好他想到了這個說辭,不會讓自己陷入兩難的境地。

傅錦寒緩慢抬頭看著他,眼裡沉靜幽深的看不出情緒。

沈未晞也看向他,雖然有些不太能接受,不過就聽一聽熱搜的事情,怎麼到了路江這裡,像就什麼重大的事情一樣,還要考慮這麼多。

傅錦寒看沈未晞一臉茫然的樣子,就知道她沒有明白路江的用意,這樣也好,她也就煩惱了。

「嗯。」說著,傅錦寒站了起來,走向沈未晞,在她的身邊坐下來。

因為有外人在,傅錦寒跟沈未晞竟然保持一點距離,而不是抱著她親親密密的,臉上看著冷冷淡淡的,所以此刻他的情緒讓沈未晞有些訝異。

這男人真是變臉堪稱教學級別的了。

路江本來以為傅總眼下肯定只顧著忙工作,而且不是所有的過程都適合跟沈小姐說的,所以傅總是不會聽他跟沈小姐講的,誰知道傅總還真是不按常理出牌。

「說罷。」見他發獃,傅錦寒皺眉,聲音有些冷意。

路江猛然回過神來,連眼睛都不敢朝沈未晞那邊看,於是打開手機裡面的一些資料,開口道,「根據調查,熱搜這件事是偶然,不是人為的。」

「哦,我明白了,可以排除陰謀論了,只是沒想到會被拍到,是娛樂圈,沒別的新聞了么?這些狗仔怎麼不去拍那些大明星,反而來拍我?我覺得我還沒紅到讓他們廢寢忘食也要拍到我的新聞吧,只不過這個狗仔的拍攝技術太差,所以沒排除我的正臉。」

但是說到這裡,她幽怨的看向傅錦寒,繼續道,「說到底,都怪你。」

傅錦寒微微挑眉,這女人的情緒還真是不按常理出牌,這件事跟他有什麼關係,在這裡,他跟她一樣也是受害者。

「你幹嘛用這樣的眼神看我?」沈未晞摸了摸后脖子,只覺得脖子處有些涼颼颼的。

「怪我什麼?」傅錦寒漫不經心的問道。

「本來就是你,要不是你胡來,怎麼……」說到一半意識到路江也在,不好意思的住了口。

傅錦寒的眸底拂過一絲淺淡的笑意。

路江則有些尷尬也有些好笑,看來他聽到了傅總和沈小姐私下的一些有趣的事情,但是他不太想知道,因為傅總可不會對他有任何的寬容的。

下一刻,就聽到傅錦寒冷淡的嗓音傳來,「路江,繼續說。」

「是。」路江沉聲回道。

「我的話,你還沒回答呢。」沈未晞為嘟唇,不太滿意男人這樣的態度,他是在忽視她。

「好,我的錯。」傅錦寒覺得跟她爭論出個輸贏沒有任何的意義,於是妥協,也為了哄她。

沈未晞聞言,瞬間就笑了,「算你明白。」

然後,她看向路江,「特助,你可以說了。」

路江緊繃了一路的神經在這一刻鬆懈了下來,還好,沈小姐和傅總雖然意見有的時候有些不一樣,但是兩個人都是願意為對方妥協,這樣就好了,他也不至於夾在中間難做人了。

「是。」路江的臉上露出笑意,這笑人真心實意的,讓人看上一眼就覺得心情愉悅。

「路特助,你還是要多笑,好看。」沈未晞冷不丁來了這麼一句,可把路江給嚇壞了。

他連忙看向傅錦寒,卻見傅總眼神幽幽的看了他一眼,那一眼,感覺都能要了他的命。

「沈小姐謬讚了,現在我們還是說熱搜的事情吧。」路江連忙轉移了話題,再不轉移話題,他覺得自己會死,是傅總用眼神殺死他的。

沈未晞嘻嘻笑了幾聲,「嗯,我迫不及待的笑知道接下來的。」

傅錦寒忽然一把將她的手握住開始把玩,那散漫的樣子卻無端讓人緊張了幾分。 傅錦寒忽然一把將她的手握住開始把玩,那散漫的樣子卻無端讓人緊張了幾分。

以至於路江說話都感覺有點舌頭打卷了,「關於熱搜,沈小姐分析的沒錯。」先來拍個馬屁。

「哦?真的啊。」沈未晞有些高興,雖然她知道這個分析沒有什麼技術含量。

「是的。」路江微微笑著點頭,「拍照的人已經找不到是誰了,只知道是從小的私人群里傳出來的,被營銷號轉發,加上沈伊人的黑粉和競爭對手的發酵就成了現在這樣了。

一開始,誰也不知道這麼一條看不到正臉的很正常的幾張照片會在網上掀起軒然大波。

沈未晞點頭,「是,其實這對我沒造成什麼影響,畢竟沒人知道是我,只是我覺得對一些人,可能會覺得是我故意這樣做。」

這個人,她沒有明說是誰。

路江若有所思,「你說的是沈伊人吧?」

「不,很多人,畢竟,明眼人都會覺得這是我故意放出來的緋聞,傍上了你家傅總這個大佬。」沈未晞自我調侃。

「您和傅總之間的關係,我們都知道,外面的人不懂,現在他們不知道真相,沒有造成什麼影響,還說的過去。」路江覺得自己怎麼說都不能算是完美回答,搞個不好,就要惹怒傅總。

好在他的話說完,傅錦寒沒有對他露出什麼不滿的情緒來,他心裡這才平靜下來。

「你怎麼不說話啊。」沈未晞覺得傅錦寒今天的話少的可憐。

傅錦寒輕挑眉峰,漫不經心道,「需要我說什麼?」

「額,隨便說點什麼就可以了。」沈未晞覺得這男人莫名有點可愛?什麼需要他說什麼,她和路江談的又不是什麼極其重大的事,反正就他們三個在這裡,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咯。

傅錦寒沉吟片刻,溫淡道,「嗯,這件事不必要再談,是個誤會。」

「哦,沒意思。」沈未晞輕嘆一聲,覺得幹嘛突然這麼正經,不過就隨口聊上一聊罷了,這男人怎麼就突然嚴肅的有點過於冷淡了。

傅錦寒淡聲笑道,「怎麼沒意思?」

沈未晞轉頭看他,對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神忽然又說不出口了,路江在這裡,還是給他一點面子好了。

殊不知,她這樣一個隨意的想法,有算是拯救了路江。

路江聽到傅錦寒的話,那是巴不得趕緊結束現在的話題,「傅總,傅小姐,既然說完了,那我就先出去了。」

「嗯。」傅錦寒直接發話。

「等等,除了這個可以聊點別的。」沈未晞覺得跟傅錦寒呆在一個空間可能會有些危險,畢竟她剛進辦公室就領教到了。

傅錦寒揚眉,「路江還有工作要做,你有重要的事跟他說?」

「重要到不重要,只是一些事情,想要探討探討。」沈未晞眼珠滴溜溜一轉,訕訕笑道。

路江本來心裡很高興,傅總讓他直接走人就可以了,這沈小姐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像故意跟傅總較勁似得,關鍵受傷害的總是他啊。

於是,他決定裝沉默,把這裡的主動權交給傅總和沈小姐。

傅錦寒長腿一伸,擋住了沈未晞,將她圈在自己長腿可以夠到的範圍內,「未晞,你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

按說,她也沒什麼能跟路江談的,或者說,他們兩個什麼時候這麼熟悉了。

「我跟你說的自然會跟你說,我只是找個人聊聊天而已,你這麼緊張幹什麼?」沈未晞來了脾氣,不解的質問。

「聊天?」傅錦寒瞥向路江。

路江立馬領會到他的眼神,連忙不好意思道,「沈小姐,您是有什麼重要的事么?如果只是聊天,傅總在這裡,你有什麼想說的和傅總說說,我這……實在是有很多事等著我處理。」

沈未晞覺得路江此刻有些怪怪的,肯定是擔憂傅錦寒吧,畢竟是普通的聊天而已,他推的特別的乾脆,「那你去忙吧,錦寒也要忙工作,我覺得我可以去工作室找小白玩。」

說著,她就要起身。

傅錦寒卻用長腿擋住了她,「想說什麼?」並抬手示意路江坐下。

路江只覺得頭上像是懸著一塊巨石,隨時都會砸下來,也不知道沈小姐到底要跟她說什麼。

沈未晞抬頭看著傅錦寒,「你不是要忙工作嗎?你去忙吧,我當時可是聽到你讓路江隨時候著你的命令,我覺得他就在這裡候著也挺好。」

傅錦寒眼眸微眯,這女人是故意在挑釁他么?

「別這麼看著我,我會害怕的。」沈未晞笑意盈盈的看著他。

「我想聽聽你想聊些什麼,工作晚點做也行。」傅錦寒淡聲回道。

路江就像一尊雕像坐到沙發上,現在他要時刻保持隱形的狀態,不能讓傅總和沈小姐都注意到他,把這無形的戰火引到他的身上來。

「聊天嘛,就隨便聊什麼咯,想聊什麼就聊什麼。」沈未晞姿態輕鬆的回道。

傅錦寒沉默著,看著她,也不再說別的,一面岔開她的話題,總覺得不管說什麼,這小女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說法。

路江可是有苦說不出,他只想安安靜靜的出去,找個沒人的地方吼一嗓子,將心裡的苦悶發泄出來,這到底攤上的是什麼事啊。

沈未晞看看傅錦寒,又看看路江,忽然覺得自己做的是不是有點過了?不過她也沒說什麼,他們兩個怎麼一個看著像是她要做什麼危險的事,一個是如臨大敵,好像我要做什麼坑他的事?

「你們兩個的反應好奇怪,我有這麼可怕么?」沈未晞眨眨眼睛,十分叫真。

「沒,我只是不知道,您想聊什麼。」路江淡淡一笑,他保持距離應該不要緊吧,傅總應該不會說他了吧,這樣想著,他轉頭看傅錦寒,卻見自家總裁正用冷颼颼的眼神盯著他。

他覺得脊背又發寒了,訕笑了兩聲,連忙低頭,做隱形人。

傅錦寒收回視線,看著沈未晞,低沉開口,「想說什麼?」

沈未晞張了張口,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來著,就他們倆的態度,好像她在逼迫良久美男做些他們不情願的事,「算了,不聊了,你們忙自己的去吧。」

說著,她轉身打開平板開始看電影。

路江暗舒了一口氣,「您忙。」說著,急忙起身拉開門走了出去,直到那一刻,他才覺得自己像是活過來了一樣。

傅錦寒這次沒有再跟沈未晞較勁了,俯身揉揉她的頭髮,「慢慢看,我忙完手裡的工作,帶你去吃飯。」

那神情,那姿態像是哄一個小孩似得。

沈未晞愣愣的盯著他的背影看了幾秒,才悻悻的「哦」了一聲。

傅錦寒聽到這一聲軟軟糯糯的聲音,腳步威頓,繼而走向辦公桌。

沈未晞看完兩部電影,只覺得無聊,抬頭看男人,他隱隱皺著眉,像是在極力隱忍著怒氣似得,恐怕是遇到了工作中讓他生氣的事。

她起身,悄悄的走到他的背上,兩隻纖細的手按住他的頭兩邊開始輕輕的按摩。

傅錦寒微微一怔,看著手中想要發脾氣的報告,忽然覺得所有的氣都消失於無形,他慵懶的靠在她的懷裡,閉著眼,任憑她的手指輕輕的按捏著。

「不看電影了?」

「嗯,一直看,會困,眼睛也會受不住。」沈未晞溫柔的嗓音在他的耳邊輕輕的響起,感受能夠磨平他內心的戾氣。

「嗯,公司樓頂有個休息的小花園,可以去看看。」

「還有花園呀。」

「嗯,以前沒有,現在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