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志遠道:「去香港的人員,你安排好后,人名單報給我,煤化工產品的樣品,你儘快運送到香港,所有的手續,要儘快辦,時間不多了,展台要提前布置,位置要好,價格不是問題,要讓人第一眼就看到我們的展台。」

Home - 未分類 - 歐陽志遠道:「去香港的人員,你安排好后,人名單報給我,煤化工產品的樣品,你儘快運送到香港,所有的手續,要儘快辦,時間不多了,展台要提前布置,位置要好,價格不是問題,要讓人第一眼就看到我們的展台。」

王永山忙道:「好的,歐陽市長。」

歐陽志遠道:「咱們這次,要讓湖西市煤化工產品的銷售,翻上幾番。」

王永山道:「好的,歐陽市長。」

歐陽志遠道:「省里化工廳的領導,誰去?」

王永山道:「是化工廳副廳長陳寶偉廳長,去年,就是他帶隊去的。」

歐陽志遠還不認識陳寶偉,他道:「白山市在去年的時候,是誰帶隊的?」

王永山道:「去年是主管工業的副市長周永康,不過,他現在被雙規了,我還不知道誰帶隊去。」

歐陽志遠立刻想起來,周永康在申請水煤漿化工基地的時候,和自己發生了衝突,被自己下了葯喝醉了酒,這傢伙一喝醉了酒,就露出了他的本質,他竟然大罵白山市市委書記季永平,揭露出他給季永平送禮買官的事。

季永平的對頭,市長賈正軍立刻抓住了這個把柄,上報給省紀委。《書.com純文字首發》省紀委馬上派下來調查組,通過調查后,取得了他們大量貪污買官賣官的證據,對主管工業的副市長周永康和白山市市委書記季永平進行雙規。呵呵,看來,周永康副市長是去不了了。

歐陽志遠沒想到,一場衝突,竟然干下來一個正廳一個副廳的幹部,真是想不到呀。

歐陽志遠道:「就這樣吧,王局長。」

王永山連忙道:「是,歐陽市長。」

王永山走後,歐陽志遠走下辦公樓,後天就要動工了,讓沈朝龍開始基建,不過,國煤能源集團湖西分公司,還佔著水煤漿化工基地的一片地,自己去要回來。

湖西市分公司來了位新經理,叫岳寶山,歐陽志遠要去見見這個人。

歐陽志遠打電話給總經理馬瑞海,讓他帶上規劃圖,來和自己匯合。

不一會,歐陽志遠看到了馬瑞海的轎車過來了。

馬瑞海連忙走下車,看著歐陽志遠道:「歐陽市長,我來了。」

歐陽志遠道:「走,咱們到國煤能源分公司去,要回他們占的那塊地。」

馬瑞海一聽,忙道:「好的,歐陽市長。」

兩輛車出了市政府大門,直奔國煤能源湖西市分公司開去。

車子開了半個小時,來到了湖西市南郊國煤能源分公司大門前。

國煤能源湖西分公司大門,修建的氣勢磅礴,十分的輝煌,高大巍峨門樓竟然有六七米高,兩旁聳立著兩尊張牙舞爪、仰天怒吼咆哮的雄獅,看上去十分的霸氣。

有錢的央企呀,一看門樓,都要比市政府的大門好上百倍。

門衛一看有車來到,連忙攔了下來。寒萬重停下車來,打開了車窗戶。

兩個保安走了過來,一個保安大聲道:「你們找誰?來幹什麼的?下車登記一下。」

後面的馬瑞海一看歐陽市長的車被攔了下來,他打開車窗道:「我們是湖西礦務局的,前面的車裡,是歐陽市長,我們來是要見你們新來的岳經理。」

保安隊長丁慶泉正坐在保安室里,正在津津有味的看著一本驚險刺激的軍事小說《王牌特衛》,他猛然聽到門口有人大聲說話,說是歐陽市長來了,他的臉色一變,連忙放下手裡的書,透過敞開的窗戶,向外看去。歐陽市長?歐陽志遠?

丁慶泉一眼就看到了歐陽志遠坐在車子里,他的嘴角禁不住露出一絲冷笑。

自己的堂哥丁廣平可是由於歐陽志遠才被撤了經理職務的,自己這個保安隊長,是堂哥提拔的,自己要為堂哥報仇雪恨。

嘿嘿,是來找經理岳寶山的嗎?老子偏不要讓你進去,焦秘書吩咐過,要是湖西市政府來人,一律攔住,不讓他們進去。

丁慶泉轉臉對另外一位保安道:「就說岳經理不在。」

那個保安一聽不由得一愣,低聲道:「隊長,咱們岳經理在呀,不能欺騙對方吧,對方可是湖西市的副市長,咱們惹不起呀。」

丁慶泉一聲冷哼道:「你麻痹的啰嗦啥?我讓你怎麼說,你就怎麼說,不想乾的話,立刻滾蛋。」

那個保安一看丁慶泉板起了臉,嚇得他連忙道:「好……好……隊長,我這就去說。」

那個保安立刻跑出來大聲道:「對不起,歐陽市長,岳經理不在樓上,他下去視察了,還沒有回來。」

那兩個保安一聽這個保安這樣說,兩人都嚇了一跳。

這傢伙怎麼會這樣說?岳經理明明在樓上,怎麼會騙人家?車裡坐的可是湖西市副市長。

這個保安一看另外兩個保安一臉的疑惑看著自己,他連忙向兩人使了個眼色。

這兩個保安一看對方向自己使眼色,就知道有事,兩人連忙跟著道:「是呀,歐陽市長,我們經理不在,下去視察了。」

歐陽志遠的眼很尖,他從敞開的窗戶,早已看到剛出來的這個保安神情不對,在向另外的保安使眼色,兩位保安立刻說岳經理不在樓上。

歐陽志遠不由得冷笑一聲,真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呀。岳寶山肯定就在樓上。

歐陽志遠冷哼一聲道:「既然你們經理不在,我們到樓上等候。」

寒萬重一聽歐陽志遠的話,他二話沒說,猛打方向,路虎繞過兩個保安,一聲轟鳴沖了進去,直接停在了大樓的前面。

三個保安一看歐陽志遠的路虎竟然沖了過去,三個人的臉色很是難看。

丁慶泉一看歐陽志遠沖了進去,他拿起了電話,快速的撥打著岳經理的電話。

外間的電話鈴響了,岳寶山的秘書焦志增連忙拿起電話道:「那裡?」

丁慶泉立刻大聲道:「焦秘書,歐陽志遠來了。」

焦志增一聽,沉聲道:「歐陽志遠?湖西市的副市長?」

丁慶泉道:「是的,就是他。」

焦志增道:「笨蛋,你怎麼不攔住?」

丁慶泉連忙道:「焦秘書,我們沒有攔住。」

「好了,我知道了。」

焦志增冷聲的放下電話,連忙去敲岳寶山的門。

岳寶山正在看一份文件,傳來了敲門聲,他低聲道:「進來。」

秘書丁慶泉快步走進來道:「岳經理,歐陽志遠來了。」

「歐陽志遠?湖西市的副市長?」

岳寶山在沒來之前,就聽說,丁廣平的撤職和董事長周志水的調離,都和歐陽志遠有關。

他在自己來之前,曾經仔細的看了歐陽志遠這個人的經歷和背景。他知道,自己到湖西市后,要盡量的避開這個人,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是人家各方面的對手。

歐陽志遠背後強大的背景,讓岳寶山十分的小心謹慎。但自己並不是怕他。

岳寶山看著焦志增沉聲道:「不知道歐陽志遠來找我幹什麼?」

焦志增原來是丁廣平的秘書,他當然猜測到了歐陽志遠來的目的。

他看著岳寶山道:「岳經理,咱們佔了水煤漿化工基地的一塊地,歐陽志遠肯定是來要那塊地的。」

岳寶山一聽自己的公司佔了人家的一塊地,禁不住的皺了皺眉頭,沉聲道:「佔了人家的地,那就給他。」

焦志增道:「關鍵是那塊地咱們已經用上了,還不上了,而且那塊地上,咱們建了兩個二甲醚巨型球罐,那裡面可是盛著化工產品二甲醚。如果咱們把那塊地還給歐陽志遠,咱們的二甲醚就要停產。」

岳寶山一聽,臉色很不好看。現在二甲醚的市場很好,要是停產了,自己分公司的損失,可就大了。

堅決不能停產。

焦志增道:「那兩個巨型球罐,能挪出地方嗎?」

焦志增搖搖頭道:「關鍵就是沒有地方挪,當時,要是有地方,咱們也不把半個車間,建在他們的地方。」

岳寶山點點頭道:「不能挪地方,就不挪,一會歐陽志遠來了,就說我不在。」

焦志增道:「岳經理,你到另一間房子躲躲吧,歐陽志遠那人的脾氣很暴躁,小心他闖了進來。」

岳寶山點點頭,走進了四樓另外一間房子,躲了起來。

這讓岳寶山十分的惱怒,自己堂堂一個經理,竟然躲著歐陽志遠,真是豈有此理。

焦志增看著岳寶山躲了起來,他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歐陽志遠和馬瑞海下了車,直奔三樓岳寶山的辦公室。

兩人快要到岳寶山的辦公室,焦志增走了過來,他看見了歐陽志遠和馬瑞海走了過來,眼裡露出了一絲不屑的冷笑,他連忙迎了上來,滿臉堆笑的伸出手道:「是歐陽市長吧?您好。」

歐陽志遠沒見過焦志增,但歐陽志遠從小就在街上和父親一起給人相面,他一眼就看出來,這個傢伙不是什麼好東西。

馬瑞海道:「歐陽市長,這位是焦秘書。」

歐陽志遠握了一下焦志增的手道:「焦秘書,我們要見岳經理。」

焦志增一聽,連忙道:「歐陽市長,您來的很不巧,岳經理到下面去了,還沒有回來。」

歐陽志遠一愣,心道,難道岳寶山真的不在?不對呀,剛才三個保安在使眼色,岳寶山肯定在的,難道岳寶山故意不見自己?他在躲避?

歐陽志遠道:「焦秘書,岳經理真的不在?我找他有重要的事要商量。」

焦志增道:「歐陽市長,我們岳經理真的不在,要不,你到他辦公室看看。」

焦志增這樣一說,歐陽志遠沉聲道:「那我到他辦公室等他,你帶路吧。」

焦志增一聽歐陽志遠要等岳寶山,他笑道:「好吧,我帶你們去。」

歐陽志遠道:「你給岳經理打電話,讓他過來一趟,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他談。」

焦志增道:「好的,歐陽市長。」

焦志增拿出了電話,一邊走一邊撥打岳寶山的電話,但電話里傳來了無法接通的語音。

「呵呵,不好意思,歐陽市長,岳經理的電話無法接通。」

焦志增知道,岳寶山肯定把手機的電池拿出來了。

名門梟寵:逆天痞妻超大牌 歐陽志遠道:「一會再打,我們等他一會。」

三個人走進了岳寶山的辦公室外面的會客廳,歐陽志遠透過中間門的玻璃,一眼就看到了一個還冒著熱氣、裡面有很多茶葉的茶杯,正放在岳寶山的辦公桌上。

歐陽志遠在心裡不禁冷笑起來,岳寶山果然躲了起來,不想見自己,看來,他是想不還自己那塊地了?

今日推薦新書《省委第一秘書:領導親信》

內容簡介:小人物初入官場,情陷美女處長,面對著兇險莫測的官場廝殺,各種權**惑,競爭對手的爾虞我詐,幾個女人的情感糾葛,宋三喜掙扎在一場情感和權欲的雙重博弈中。

三喜以此為契機,周旋於多名女性之間,用自己的聰明智慧躲過了競爭對手的一次次暗算,在官場中如魚得水。

機關男人的官途風流,草根小人物在官場中奮鬥的一生。

直接搜索《省委第一秘號:183187,然後任意打開一本書的連接,把地址中的數字替換成183187即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新更新! 第九十七章貪婪的烈焰

第九十七章貪婪的烈焰

歐陽志遠仔細的聽了一會,附近沒有發現有人的呼吸聲,看來,岳寶山真的不在這裡。但從他的辦公桌上的茶杯來看,他剛離開不久。

歐陽志遠想到這裡,不禁冷笑起來。你躲起來,能躲多久?

看來,今天是見不到岳寶山了。

歐陽志遠看著焦志增道:「焦秘書,我們今天先回去,你轉告岳經理一下,你們占的我們那塊地,儘快還給我們,我們水煤漿化工基地,馬上就要動工了,如果你們不歸還那塊地,我們自己動手。」

歐陽志遠的口氣極其的強硬,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而且帶著威脅。你不讓,我們就自己動手拆除。

歐陽志遠說完,和馬瑞海走出了岳寶山的辦公室。

焦志增忙道:「好的,歐陽市長,我一定轉達。」

兩人走下樓,馬瑞海輕聲道:「歐陽市長,岳寶山肯定是故意躲起來,不想見你,他們更不想歸還那塊地。」

歐陽志遠道:「他們不想歸還就不歸還了嗎?他們這是私自強佔我們的規劃用地,到哪兒說理,他們都是虧理。」

馬瑞海看著歐陽志遠道:「要不,咱們走法律程序,起訴他們。」

歐陽志遠道:「起訴他們?湖西市中級法院敢審判央企?上面一個電話,就會嚇死他們。丁廣平強佔這塊地的時候,湖西市政府肯定知道,但沒有人敢問,市政府都不敢問,法院的敢問嗎?」

馬瑞海道:「那怎麼辦?那塊地,我們有用的。」

歐陽志遠道:「等我從香港回來再說吧,對了,他們用那塊地建了什麼車間?」

馬瑞海道:「他們建了一個二甲醚分廠,半個廠子都是建在咱們的那塊地上的,投資將近兩個億。」

歐陽志遠一聽,眉頭禁不住皺了起來。

投資兩個億的工廠,岳寶山肯定不會輕易的拆除,再說,現在二甲醚市場供不應求,銷售很好,要是拆除了這個工廠,他們的損失,可就大了。

這件事都怨市政府的軟弱無能,當初丁廣平建廠的時候,為什麼不制止?

歐陽志遠看著馬瑞海道:「馬經理,你回礦務局吧,做好後天動工的準備,還有,咱們礦務局所有的化工產品,都要到香港參展,這件事,你和工業局長王永山溝通。」

馬瑞海忙道:「好的,歐陽市長。」

歐陽志遠坐進了路虎,低聲道:「到市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