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凌漸漸的消失在眼中的時候玉貝兒的眼角慢慢的流下了一滴青淚。

Home - 未分類 - 李凌漸漸的消失在眼中的時候玉貝兒的眼角慢慢的流下了一滴青淚。

「轉告大首領,收穫一顆s級精神系的魔幻丹,讓他安排拍賣行拍賣。」博士見塵埃落定李凌已經是瓮中之鱉,他有些迫不及待的向上面邀功。

爐口關閉的時候一陣熱浪沖了過來。轉眼見李凌就置身與火海之中紫凰劍在第一時間開啟防護功能將他罩在當中。

以紫凰劍的防禦自然可以保護得了李凌破爐而出只是時間問題了。此時的李凌完全處於清醒狀態,他開始打量這個爐子的構造。

只是有點可惜或許是火比較大的緣故,他居然看不清楚這個裝置的具體結構,在自己的眼中全部都是熊熊的烈火。

十幾分鐘之後還沒有出丹,這讓博士一行人十分的擔心,他們怎麼也弄不明白一向百試百靈的裝置今天到底是出了什麼狀況。

「啟動陣法加強爐內的溫度!」

為保萬一博士決定要用最後的手段了。

「真的要使用那些星核?要知道它們所產生的溫度要比恆星大爆炸時候的溫度還要高啊,產生比正常恆星內部溫度高萬倍以上的溫度可是要大量消耗那些星核的殘餘能量的啊」

想到要動用比平時正常使用要多出不知道多少倍的能量,青年人的頭領不由得暗自心疼的同時抱怨李凌的**。

爐子裡面的李凌突然覺得溫度提升了許多。而這個時候混沌鍾也感覺到有些不妙,或許再過些時候它也堅持不住。

李凌此時也有些不好受。越來越多的熱量透過紫凰劍傳到了他的身上,他漸漸的迷糊起來意識也在悄悄的減弱。

雖然極力的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他依然感覺到一陣陣灼熱的能量湧來。身邊的混沌鍾也變得通紅。也許在下一刻李凌就會昏迷過去。

無意之中他的右手碰到了李凌,熱量通過太陰經漸漸的流到了李凌的丹田之鐘。

紫凰劍一陣輕鬆,,猛然間離開了李凌的身軀,下一刻又化作一件長袍披在他的身上。

熱量一點點的傳到李凌的身上。他猙獰的臉上不斷的滲出了汗珠,《神農本草經》瘋狂的運轉起來將遊離在他身邊的能量一刻不停的吸到丹田之中。

注靈期中期,通過不斷的積累他終於突破了一個壁障進入了下一個境界。

然而事情也更加的嚴重起來,巨大的火勢猛烈的向他襲來,或許下一刻他就要被湮滅在無邊的火焰當中。

在十分緊急的情況下李凌終於想到了擺脫的方式。

一把長劍出先在他的面前。邊緣的烈火瞬間將它吞噬,而長劍也便得更加晶瑩剔透。

這把長劍是他在金一那裡得到的其中之一,因為修為太低而沒有辦法使用,沒有想到現在卻派上了大用場。

第二把…..

第三把……

等到用了盡百把以後,周圍的溫度漸漸的降了下來,危機總算是解除了。

星球能源中樞,幾個拳頭大小的星核呈六芒星的形狀排列著,它們上面流動著一股奇異的光芒。

能量的流動越來越快,幾乎所有的能量都流向了那個爐子模樣的裝置上。

「用整個星球的能源還不能將他煉化?就算是s級的異能又如何?還不是一樣要死!」博士的惡狠狠的樣子曝露無疑。眼睛的餘光在桑席兩兄妹和玉貝兒的身上游弋著,或許是在考慮下一個進爐子的人選。

「你們會有報應的,你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

玉貝兒流著眼淚開始詛咒博士這些人。

「呵呵,報應?你們這些該死的人類,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我們只是拿會屬於我們應得的東西。這有什麼錯!」。

「你…….」

玉貝兒剛想辯駁卻發現突然眼前一黑。耳邊傳來了智能中樞的警報聲:「警告,警告,能量下降90%以上,關閉星球上的能源供應!」

「怎麼回事,快去檢查一下!」

博士沖著那些年青人吼叫起來。

還沒有等他們出去,又傳來了同樣的聲音。

「警告,能量不足以約束整個大氣層,氣體開始脫離都衛十五號,兩小時以後這個星球上的空氣將不能夠維持人類的正常呼吸,請儘快撤離,請撤離……」。

博士大吃一驚,想起自己下令啟動的星核能源他有點明白這個是怎麼一回事了,如果說這次異常是人為的話,那麼造成這個結果的一定是一個人,想到這裡他的臉色變的更加蒼白,

雖然那個爐子還是沒有什麼動靜,可是他覺得好像是一顆定時炸彈懸在自己的頭頂一樣。

他再也沒有心情打其他幾人的主意,趁著沒有人注意他飛快的跑出房間調出一架a級運輸艦逃之夭夭。

李凌出來的時候整個房間只剩下玉貝兒一個人,而林萬富則趁亂逃了出去。苦笑了一聲之後和她一起走出了房間。

航空港內停靠著許多戰艦,兩人倉促之間選擇了一艘就離開了這個星球。(未完待續。。)

… 首都做為整個聯邦的政治、經濟中心可以說是寸土寸金,隨著人口的日益增多和科技的發展人們逐漸將目光轉移到了外太空。

不斷的計算和測試之後聯邦政府在外圍在不同的地方建立了二十個衛星,它們建成不久就被政府機構和一些超級財團瓜分了。

都衛十五駐紮著的全部都是一些研究精神力與人體異能的科技工作者。這個隸屬於聯邦科學的機構,一向被人們寄予厚望。不僅聯邦政府每年向他們投入大量的預算,就連一些財閥也紛紛解囊,在暗中不斷的支持他們,即便是雙方有一些見不得光的協議政府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那些議員們知道這個部門的重要性。

一則令人震驚的消息快速的傳變了整個聯邦,異能研究院的工作人員居然用活人來煉製幻魔丹,而且還將注意打到了擁有s級精神異能的強者身上,這使聯邦上層大為震怒,要知道每一個s級的強者都是極其珍貴的,他們是整個聯邦終極武力的象徵。

雖然聯邦政府統治了近二十個星系,但是還有兩個適宜居住的巨大星系不在聯邦政府手中。而s級的異能者是可以和那些人進行威懾的存在,對聯邦政府還有特殊的含義。

只是可惜的是當憲兵到達都衛十五的時候那裡已經人去樓空,幾天之後所以的異能研究院的所有高層的屍體全部在不同的地方被當地的警察所發現,很明顯是有人殺人滅口。

事情一下子變的撲朔迷離起來,很多人都猜測可能是這些人在私下和某些大財閥做了交易,以他們雄厚的財力為後盾在精神力開發的範疇做了一些違背人類道德觀念的研究,繼而探索出了一個抽取活人精神力煉製幻魔丹的方法。

這件事情鬧的紛紛揚揚的時候李凌和玉貝兒已經踏上了聯邦首都。

「李大哥!」當李凌兩人出現在學院大門的時候,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還沒有等他明白過來,他的懷裡已經多了一個嬌艷的美女。

原來亞莉克希亞早已經和安娜塔西雅聯繫過了,說是他們今天可能回到聯邦學院,看起來紫月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

「你呀!」左手順勢颳了刮她的瓊鼻李凌慢慢的將她放了下來。

「在這裡等了很久了吧,我們就這就進去,」

「紫月姐姐好!」

看見李凌兩人交談完畢。玉貝兒這時才上來插話。

「你,你回來了,你知道不知道大家這幾天著急死了,特別是你爺爺,你要是再不回來,只怕他老人家就要放下學院的工作卻找你了。」

「我,我也不想的,誰叫他……,不過這次真是驚險。若不是遇到了李大哥只怕我真的小命不保了!」

現在李凌才有些明白,敢情這位大小姐是離家出走的,真是小孩子心興。

兩人手拉著手進入學院的時候人們頓時紛紛議論起來,他們沒有想到向來對男生不假辭色的小公主今天居然如此柔順的對一個年輕人。

人群逐漸散開的時候兩個少年依然看著李凌幾人的背影發獃,片刻之後其中一個少年恨恨的咬了咬牙對身邊的同伴說道;「走,去給老大報信去!」。

一陣忙碌之後李凌終於在首都學院安頓了下來,經過紫月爺爺的一翻周旋之後他被安排到了煉藥系進行學習。

李凌非常乾脆的接受了紫月的好意,說實話。他對那些看起來就複雜無比的科學知識並沒有什麼興趣,而他自己也不認為自己要必要在修鍊上向別人學習什麼。這個煉藥系據說是最為鬆散的一個院系,導師們整體都待在自己的煉金室,一般是沒有工夫管理他們這些學生的。

而他的住處就坐落在紫月和冬菱的別墅旁邊,忍受了幾天同學們的羨慕和妒忌之後,他才發現原來這棟房子是屬於副院長的孫女玉貝兒的的,也許是為了報答李凌的救命之恩才便宜他的吧。

王放也搬來和他同住了。說是要伺候自己的主人,紫月這幾天一直粘著李凌,彷彿一鬆手他就會再次離自己遠去似的。

幾天之後紫月帶著他遠離學生住宿區的時候他才發現有些不對勁,問起時紫月扭捏了好一陣子才紅著臉告訴他是自己的爺爺想要見他。

「這麼快就要見家長了啊,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一聲也好讓我準備一下啊?」

「你…….」

紫月見自己的情郎如此的取笑自己。飛快的越過他的身子向前面跑去。

見到紫月的爺爺的時候李凌卻大吃了一驚訝,沒有想到這個人人都崇尚異能的社會居然還有修真者存在,更加超出他意料的是原來聯邦首都學院的院長是一個修為很絕高的人,看著他那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李凌尋思著這個老頭或許是比自己高兩個小境界的人物,因為李凌探測不出老傢伙的虛實。

李凌就這樣小心翼翼的在紫月家用了晚飯,當院長提出要單獨和李凌聊會的時候紫月紅著臉回宿捨去了,在她看了自己的爺爺一定是要和李凌談她們兩個人的事情了吧。

「你是修士吧」

紫月離開之後院長單刀直入的詢問起來。

「你是哪個家族的,難道你的長輩沒有告訴過你在聯邦政府的管轄範圍要隱藏自己的身份幺?」

「沒有,沒有人和我說過這些?為什麼要隱藏身份?難道有人故意針對修士不成?」

「你不要問為什麼。這些不是現在的你可以知道的,你只要以後隱藏自己的實力就好,相信我,我是不會害你的!」

李凌點了點,就算只是看在紫月的份上院長也沒有害自己的必要,只是想起紫月,他心中又有了疑問。

「為什麼紫月不進行修鍊呢?以他發資質倘若修鍊水系功法速度一定很快吧,為什麼不讓她修鍊呢?以您的身份為她找一個合適的功法應該不難吧?」

院長苦笑了一下:「你不了解具體的情況,紫月的父親就是因為修鍊了家傳的功法才落得一個凄慘的下場,相對於更高的實力我寧願讓她開開心心的活著。」

李凌從來都沒有懷疑過院長對紫月的那份疼愛,或許也只有從小和他相依為命的孫女才可以理解他那分恬犢之情,但是內心深處李凌是不允許他這樣做的。

「院長大人,也許您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會為紫月找一份合適的功法讓她修鍊的,說我自私也好,大男子主義也好,漫漫長生路上,我需要有個伴!」

「若是有強大的外力干涉呢?」

「山無陵,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生同衾,死同槨。」

「隨你吧,我若是執意阻止只怕她就不認識我這個爺爺了!」

見到李凌如此堅毅的神情,院長擺了擺手讓他出去了,良久之後他才自言自語的說道:「又是一對苦命的鴛鴦,擔願月兒比我的兒子走運!(未完待續。。)

… 姓名:李凌。

等級:8級。

精神力:s+。

體魄:s+。

幸運加成:+1。

因為亞莉克希亞的緣故,李凌手裡多了一張幾億信用點的銀行卡,而他也豪氣的為自己購置了一個豪華版的遊戲倉,經過dna驗證進入遊戲以後他輕易的讀到了上面的信息。更加令他不解的是他居然可以感覺到紫凰劍的存在。

他以前一直以為是遊戲倉通過某種技術將人的靈魂實體化了,所以人們才可以以實體的方式來到這個遊戲空間。

但是現在的他為什麼可以感受到自己隨身空間里的物品呢?一番苦思之後李凌終於有了可以令自己信服的答案。

倘若遊戲空間是一個真實的空間,那麼他現在的狀態就相當於元神出竅,因為隨身空間是經過祭煉的,是和他的神魂聯繫在一起的,隨意他才能感知到這些東西的存在。

此刻的李凌還不明白為什麼紫月要他去冥狼的聚集地匯合,要知道兩人都是五級以上,在那裡可混不到多少經驗了,

遠遠的看去兩個苗條的身影正在艱難的和這些冥狼對抗著,待他走近以後發現居然是紫月和冬菱兩人?

「你……」李凌有些吃驚,不是說冬菱已經離開新手村前往青龍城了么?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紫月可以和他說過冬菱早已十三級了啊!

「我……我那個號基本屬性有些瑕疵,所以刪號重練了!」

冬菱淡淡的對他說道,彷彿是在談論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一般。

」刪號重練?「李凌此刻很是差異,冬菱已經是覺醒了異能的人了,為什麼還要忍受這樣的痛苦?雖然遊戲中的痛覺只是現實中的三分之一但是刪號重來已經不僅僅是在遊戲中死亡那麼簡單了,知道一點這個遊戲內幕的他十分清楚。這其中一定涉及到了靈魂方面的東西。或許在感覺上等同於真實的死亡了。

「你還是別問那麼多了,還不幫助我們對付這樣冥狼?」

紫月似乎並不想多說這個件事情,見李凌想要糾纏下去,她趕忙換了個話題。

李凌拿出紫凰劍對著冥狼攻了過去,三下五除二的工夫就將他們身邊的冥狼收拾乾淨了。

說也奇怪,或許是因為冬菱是紫月閨秘的緣故吧。李凌根本就沒有想過在她的面前隱藏自己。

看著兩女面色紅潤的在一旁喘著大氣,李凌右手一揮一道「春風化雨術」就施展出來,兩人的精神力和元氣瞬間得到了恢復。

因為他的到來,兩女將殺冥狼的任務索性都交給了他,到後來她們居然坐在草坪上休息起來。

其實紫月也很累,原來李凌不在的時候她不但要對付冥狼還有照顧冬菱,要知道她才二級而已,這裡隨時可能有四、五級的冥狼出現。

冥狼是群居的動物,他們更加見不得血腥。李凌如此的大肆殘殺冥狼,立即引起了其他同伴的注意,越來越多的狼群到這裡匯聚.。

一時間手忙腳亂的李凌頓時陷入了困境,若不是他身上的紫凰劍防禦過高,只怕他還真的應付不過來呢!

靈光一閃他想到了在元木大陸得到的那些飛劍,雖然在崑崙城裡得到的那些仙劍他暫時不可以使用,但是金一他們送給自己的飛劍中卻不乏火屬性的,更何況他可是懂得一套御劍術呢?

一道流光閃過那個撲上來的冥狼身首兩處懸空落在了草坪上。既而又一隻冥狼奔了過來。

用念力操縱著飛劍,一旦自己使用的圓通自如了他就再加上一把。就這樣經過慢慢的鍛煉他的念力變的越來越強大。

而冥狼也不是完全的食古不化,知道李凌厲害的它們開始慢慢的後退,最後終於消失在他的視野當中,而這個時候他已經可以穩穩的控制三把飛劍了。

「好了,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我已經三級了!」。

看到周圍的冥狼都刻意的躲避著李凌,她知道自己今天不可能撈到更多的經驗了,和兩人打過招呼之後便下線了。

紫月剛想從草坪上起來卻被李凌從後面抱住強行拉到了自己的懷裡,長吻過後她溫柔的躺在他的懷裡。

「冬菱為什麼要刪號你知道么?即便是以遊戲為生的職業玩家只怕也不會輕易這麼做吧?」

「不知道!」紫月搖了搖頭繼續說道:「這次她從亂星海回來以後就便的有點不正常,時常又哭又笑的。不過說實話我卻為她開心。因為以前的她是不苟言笑的,她能夠就自己心中的情緒釋放出來,做為朋友我也應該為她高興,可是她真的沒有向其他人提過具體的原因。」

說完之後她仰起頭對著李凌打量起來。

「為什麼要這樣看著我?」

「冬菱這樣不會是因為你吧,我總是感覺她看你的眼神好想怪怪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