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皇,我們知道該怎麼做,你自己小心一點!」滅世天龍一擊擊空后根本就沒停下來的意思,繼續追著地藏王這些人攻擊過去,似乎力圖將其殺死,氣勢衝天。

Home - 未分類 - 「妖皇,我們知道該怎麼做,你自己小心一點!」滅世天龍一擊擊空后根本就沒停下來的意思,繼續追著地藏王這些人攻擊過去,似乎力圖將其殺死,氣勢衝天。

眼見形勢越來越危急,如果不在短時間內想辦法制服住滅世天龍的話,仙界聯盟絕對會有大傷亡的,意識到這一點時,地藏王直接跟燃燈佛祖和大孔雀明王孔宣溝通起來,道:「燃燈、孔宣,你們的輪迴陣布置的怎麼樣了?快點,我們快撐不下來了!」

「陣成,引過來即可!」怡然自得,燃燈佛祖得意洋洋,一副盡在掌握中的樣子,十分狂傲。

聽到陣成的時候,地藏王大喜,立刻和冥河老祖等人有意識的將滅世天龍引起輪迴陣,當然,他和燃燈佛祖、孔宣交流的時候並非是言語,而是用意念交流。

仙界聯盟眾高手齊心協力之下,毫不知情的滅世天龍直接被引入到輪迴陣中,真正當他進入到輪迴陣中的時候,大孔雀明王孔宣大喜的喊了一句「收」,一瞬間,直接將滅世天龍收進了輪迴陣中,將其困住,使得他根本就出不來。

「燃燈、孔宣,怎麼樣了?」意識到滅世天龍進入到輪迴陣中后,地藏王立刻來到他們兩人身邊,興緻勃勃的問了起來,相當激動。

「我們西方教的輪迴陣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的,別說滅世天龍,就算是聖人進入到輪迴陣中也是有死無生,你們放心吧,要不了多久,這滅世天龍將會心神俱滅,徹底消失在屠聖殿堂中!」牛逼哄哄,大孔雀明王孔宣睥睨道,對輪迴陣充滿了絕對的信心。

「如果要是真能殺死滅世天龍就好了!」悻悻的看了一眼不停晃動的輪迴陣,妖皇不以為然道。

「妖皇,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莫非不相信我的輪迴陣?」聽到妖皇這麼說的時候燃燈有些不滿意,背著手,就這麼質問起來。

「我當然希望你這輪迴陣能困住滅世天龍,輪迴陣的確可以殺死聖人,不過那可不是你們兩人布置的,還是祈禱你們布置的輪迴陣能困住滅世天龍吧!」

「你……」

「吼吼……」

「嗷嗷……」

輪迴陣中,滅世天龍似乎受到攻擊,不停的掙扎著,使得天地都為之顫慄,風雲變色。

燃燈佛祖和大孔雀明王兩人本來對輪迴陣充滿了信心,但滅世天龍始料未及的強大讓他們逐漸變得不淡定起來,因為他們意識到,輪迴陣在滅世天龍的肆虐下,有種薄如蟬翼的感覺,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被他破壞,這種感覺隨著滅世天龍的掙扎變得越來越強烈。

「燃燈、孔宣,這輪迴陣能殺死滅世天龍嗎?」眼見如此,地藏王菩薩再次認真地問了起來,十分不安。

「我……滅世天龍太強大了,恐怕輪迴陣也堅持不了多久!」本來還極為強勢的燃燈佛祖在意識到滅世天龍快要憑藉蠻力破陣而出的時候,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極度無奈道。

「什麼?那可怎麼辦?滅世天龍的實力這麼厲害,如果要是輪迴陣困不住他的話,恐怕我們今天……」地藏王的話還沒說完,突然間,一股毀滅性的氣息從輪迴陣中激射而出,波及四方,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一顆隕滅的星球突然爆炸了一樣,可想而知,毀滅力有多麼震懾人心,讓人恐懼。

地藏王、冥河老祖、孔宣、燃燈等人圍著輪迴陣,根本就沒想滅世天龍會這麼快就破開輪迴陣,所以猝不及防下,他們均是被這狂暴的能量給波及到了,一瞬間,身子全都宛若隕落的流星,不停的狂吐鮮血,性命垂危。

「噗噗……」

「吼吼……」

「嗷嗷……」

憑藉強悍的力量直接破開了輪迴陣的滅世天龍仰天長嘯,嘴裡的獠牙上散發出森幽的寒芒,讓人從內心深處感到恐懼、不安,他們都知道滅世天龍的實力很強大,卻沒想到他的實力竟然強悍到這種超乎想象的地步,從根本上顛覆了他們的認識。

「哼,就憑這小小的陣法也想困住我?你們也太看不起我了,接下來你們還有什麼要施展出來的?如果沒有的話,那我可就要大開殺戒了!!!」居高臨下,滅世天龍那充滿毀滅力的身子就這麼憑空懸浮著,殺氣衝天。

因為剛才被輪迴陣給困住了,滅世天龍的心中充滿了濃烈的殺戮之氣,也不廢話,當即在鎖定一眾仙界聯盟高手的時候,只見滅世天龍直接張口吐出烈火,實力強悍的一些准聖人級別高手全都避開了,然而那些反應稍微慢了一些的大羅金仙級彆強者全都被烈火吞噬了,形神俱滅,甚至就連一絲靈魂都沒能留下來。

滅世天龍這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擊足足殺死了近百大羅金仙強者,其餘的人看到這一擊時全都目瞪口呆,有些不知所措。

「哼,滅世天龍,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第一破滅刀!!!」第一殺神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有些按捺不住,忍無可忍,只見他把手中的屠神刀給召喚出來了,直接施展出他的絕招第一破滅刀。

真正當第一殺神掄起屠神刀施展出第一破滅刀的時候,只見他手中的屠神刀宛若被激活了一般,刀芒暴漲,延綿近萬里,其大小跟滅世天龍的身子比起來不相上下,更為難得的是,屠神刀上充斥著死亡的氣息,宛若來自九幽地獄一般,讓人恐懼。

滅世天龍目空一切,沒有將任何威脅放在眼中,可是真正面對第一殺神的殺手鐧第一破滅刀時他的雙瞳中流露出一絲恐懼和不安,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縱然如此,滅世天龍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信心,縱然這第一破滅刀的強大讓他有驚艷的感覺,但一切都在可以控制的範圍內,無所畏懼。

「轟隆隆……」

「蓬蓬……」

面對這一擊,滅世天龍施展出了他的第五爪,直接以第五爪與之抗衡,讓人沒想到的是,滅世天龍竟然以第五爪接擋下了第一破滅刀的攻擊,雖然有些局促,但一切都在滅世天龍的掌控範圍內。

「不錯,不愧是第一殺神,打了這麼久,也就你的第一破滅刀能讓我感到有威脅,但第一破滅刀僅僅只是能威脅我,想要殺我還做不到。」睥睨的看著第一殺神,滅世天龍臉色猙獰道,殺氣吞天。

甩下這句話后,滅世天龍根本就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雙眼鎖定住了第一殺神,似乎想先拿他開刀,畢竟他是能威脅到自己的人。

相對來說,滅世天龍跟第一殺神的實力根本就不在同一個級別上,所以真正當滅世天龍一心一意想要殺第一殺神的時候,無論第一殺神的實力有多麼強大,在滅世天龍面前仍是沒有還手的餘地,只有被殺一個選擇。

身形如電,滅世天龍直接禁錮了第一殺神的身子,並且瘋狂地朝他傾軋過來,不出意外的話,第一殺神這次必死無疑。

「好強大的實力,我的身體在他的禁錮下竟然完全動彈不了,難道今天我會這樣死在他手下嗎?」睜著眼睛看著急襲而來的滅世天龍,第一殺神有位不甘心道,似乎不想就這麼死了。

然而生亦或者死不是他所能選擇的,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事實,其實第一殺神心裡很清楚,滅世天龍的實力這麼強大,場上幾乎沒有人能阻止他,今天自己恐怕是必死無疑。 眼見第一殺神陷入到必死之境的時候,縱然地藏王菩薩等人想救第一殺神也有心無力,畢竟滅世天龍的實力擺在這裡,他們縱然拼盡所有的力量都不一定能奈何得了他。

危在旦夕,第一殺神自打娘胎出生直到現在,還從來都沒遭遇這種性命威脅,這讓他極度失望,畢竟這種眼睜睜看著自己走向死亡的感覺絕非一般的難受。

氣勢如虹,滅世天龍殺氣吞天,志在必得。

眼見著滅世天龍的爪子直接朝第一殺神抓了過去,企圖將他捏成粉碎的那一刻,突然間就在這時,一股無影無形的靈魂攻擊奇襲而來,瘋狂地朝滅世天龍的靈魂摧毀過去,使得滅世天龍毫無還手的餘地,亦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想到有人會擁有這種強大的靈魂攻擊。

「啊啊……」

本來還意圖直接將第一殺神殺死的滅世天龍突然哭天搶地的慘叫,撕心裂肺,巨大的身子更是狼狽的摔倒在地上,使得大地不停的搖晃,濺起漫天灰塵。

誰都沒想到,強大如斯的滅世天龍會被攻擊得如此狼狽,讓人側目。

第一殺神本來還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可滅世天龍卻突然遭到攻擊,這使得滅世天龍對自己的禁錮蕩然無存,由此得到解脫。饒是如此,第一殺神很詫異究竟是誰重創了滅世天龍,解救了自己,如果真有人的話,首先出現在第一殺神腦海中的便是秦朗。

事實也正如同第一殺神所料,來者不是別人,正是秦朗。

「第一殺神,你沒事吧?」當秦朗現身的時候,他徑直出現在第一殺神跟前將他扶了起來,臉色誠懇的問了起來。

「秦朗,你終於來了。」死裡逃生,看到秦朗的那一刻,第一殺神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似乎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不管怎麼樣,第一殺神心裡很清楚,今天如果不是秦朗的話,恐怕自己真的就死了。

微微點了點頭,秦朗並沒有說什麼,而是直接把混沌至寶破天神劍召喚出來了,凌空而立,就這麼凝視看著掙扎著站立起來的滅世天龍,無所畏懼。

「老大……老大終於來了!」妖皇在滅世天龍的攻擊下受到波及,身受重傷,本來他也以為第一殺神必死無疑的,不料卻被秦朗救下來了,所以看到秦朗的那一刻,妖皇小黑激動地都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畢竟他和秦朗又有百餘年的時間沒見。

「是秦朗!秦朗來了,太好了!」上古巫族和地藏王菩薩等一眾高手看到秦朗來到這裡並且傷到滅世天龍的時候全都驚喜無比,跟滅世天龍交手這麼久,還從來都沒有人能傷到滅世天龍,秦朗卻做到了,這的確讓人震驚。

饒是如此,熟知秦朗的人都知道秦朗剛才施展的是靈魂攻擊,但靈魂攻擊能將滅世天龍傷得如此狼狽,著實出乎意料,但不敢怎麼樣,滅世天龍並不是不可戰勝的,對於他們而言,只需要知道這一點就足夠了。

「嗷嗷……」

「吼吼……」

滅世天龍還從來都沒想到有人能傷到自己,所以被秦朗的靈魂攻擊給重傷后,他立刻掙扎著來到虛空中,紅著眼睛憤怒的盯著秦朗看著,一副被徹底激怒的樣子狂吼道:「小子,你是什麼人?真沒想到你竟然有靈魂攻擊,不過敢傷我滅世天龍,今天我必定殺你!」

「滅世天龍?從來都沒聽說過,不過你能逼迫得我們仙界所有勢力摒棄前嫌的聯合起來,這也是亘古未有的。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大,但想輕易殺我,恐怕你還是做不到!」凌空而立,秦朗手持破天神劍,頭懸造化玉碟,渾身散發出強大的戰意,給人的感覺,他儼然一副戰神的樣子,無所畏懼。

「秦朗,這滅世天龍吞噬了混沌靈氣!」正當秦朗和滅世天龍針鋒相對的時候,靈兒的聲音突然在秦朗的腦海中響了起來,並且說滅世天龍吞噬了混沌靈氣,這讓秦朗大驚失色,如此一來,滅世天龍豈不是聖人。

「靈兒,你沒弄錯吧?難道滅世天龍是聖人?可是他身上並沒有聖人的氣息啊?」下意識的問了起來,秦朗極度不安的問道。

「他的確吞噬了混沌靈氣,不過應該不是完整的一絲混沌靈氣,所以他的境界並沒有達到准聖人,可即使這樣,他的實力仍舊超越了准聖人的級別,應該是介入聖人和准聖人之間,總之他的實力比你要厲害,小心一點,千萬不可大意!」語重心長,靈兒再三叮囑道,畢竟從等級上來講,滅世天龍比秦朗要高一些。

「介入聖人和准聖人之間?還有這種境界存在?」難以置信,不過秦朗那在看向滅世天龍的眼神有些敬畏,畢竟從滅世天龍身上散發出的殺戮之氣來看,他絕對不是什麼善茬,想要打敗他不容易。

「哼,充其量也就是一個更厲害一點的准聖人罷了,我倒是想看看你有什麼資格跟我叫囂?找死!」滅世天龍一副根本就沒將秦朗放在眼裡的樣子,甩下這句話后,只見他那攜帶著滅世之力的身子直接朝秦朗攻擊過去,身形如電,但凡所經過的地方,整個空間都被禁錮了,無與倫比。

有了靈兒的提醒後秦朗在面對滅世天龍的時候極為小心翼翼,可即使這樣,他還是低估了滅世天龍的實力,因為第一次試探性的交手,秦朗在做足了準備的前提下,還是毫無防備的被滅世天龍的巨大尾巴給掃中了。

一瞬間,秦朗感覺自己的身子像是撞到了悶鐘上一般,嗓子一甜,頓時一口精血狂噴而出,不僅如此,他的身子更是被狠狠的砸入,直接砸入地底中。

一擊得手后,滅世天龍十分狂妄,一副看不起的樣子看著地上的隕坑道:「我倒是以為你能有多厲害,不過如此罷了,就憑你也想跟打?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秦朗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明明是在又準備的前提下,竟然還是被滅世天龍的攻擊給重創了,這讓他駭然無比,由此,他對滅世天龍的實力有了清楚的認識,從隕坑中重新爬出來后,秦朗那在看向滅世天龍的眼神已經有了本質改變。

「咦,你竟然沒事,還有再戰之力?」滅世天龍本來以為剛才那傾力一擊足以殺死秦朗的,即使殺不死也足以讓他喪失戰鬥力,可是滅世天龍萬萬沒想到的是,秦朗就好比不死的小強,似乎剛才的攻擊只是跟他撓痒痒,並沒有給他帶來實質性的傷害。

「我說過,你想殺死我沒那麼容易。不過我是真的沒想到你的實力竟然這麼恐怖,屠聖殿堂中什麼時候來了你這種級別的高手?當真是聞所未聞!」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秦朗臉色深沉道。

「老大,這滅世天龍曾經吞噬了半絲混沌靈氣,境界還沒有達到聖人之境,不過整體實力位於准聖人之上,你要小心。」見秦朗攻擊受挫,妖皇小黑有些擔心,直言不諱,立刻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都說了出來。

微微點了點頭,小黑所說的秦朗都知道,所以他並沒有回應。

眯著眼睛,秦朗極為認真地盯著滅世天龍看著,一番準備后,秦朗再次催動了噬魂神碑,企圖故技重施,施展靈魂攻擊給他帶來威脅,畢竟從剛才的攻擊來看,靈魂攻擊似乎對他比較有作用。

果然沒有讓秦朗失望,當靈魂攻擊再次襲入到滅世天龍腦海中的時候,滅世天龍又一次凄厲的慘叫起來,雖然不如第一次狼狽,但臉色依舊是猙獰起來,並且雙眼中流露出痛苦的神色,顯得有些掙扎。

等的就是這個時候,當靈魂攻擊施展出去的同一時間,秦朗掄起破天神劍施展出《混沌逆天訣》第二式劍破天下,與此同時,秦朗還施展出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為的就是能傷到滅世天龍。

在滅世天龍眼裡,只要實力沒有達到聖人之境,都不足為懼,所以從內心深處來講,滅世天龍壓根就沒將秦朗放在眼中,自然也沒把他的攻擊當回事,可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秦朗的攻擊竟然如此凌厲,而且還把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運用的如此熟稔,超乎想象。

豪門前夫 所以當破天神劍真正來到滅世天龍巨大的金身前的時候,從破天神劍上所散發出的氣息讓他意識到,秦朗手中這柄劍絕非凡品,乃是傳說中的混沌至寶。

滅世天龍做夢都沒想到,秦朗手中竟然有混沌至寶。

如果要是一般的攻擊滅世天龍不放在眼裡,可是面對連聖人都還安排的混沌至寶,滅世天龍心裡很清楚,倘若被混沌至寶給劈中身子的話,自己絕對會被斬斷為兩截,混沌至寶的威力毋庸置疑。

一瞬間,滅世天龍的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恐懼無比,幾乎是本能的反應,他立刻縮小自己的身子,變為人形,畢竟這種情況下,身子越小受到攻擊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不過滅世天龍還是低估了秦朗的實力,尤其是秦朗的劍法,在注意到滅世天龍在變小身子的時候,破天神劍的劍芒變得愈加凌厲,從各個不可能的刁鑽角度朝滅世天龍攻擊過去,為的就是將他殺死。

「嗖嗖……」

「蓬蓬……」

雖然滅世天龍儘可能的避讓,但不可避免的時候,在他的身子完全變為人形的時候,他的第五爪被破天神劍給劈中了,頓時直接瘋狂地把滅世天龍的第五爪給砍斷了,極為乾淨凌厲,使得滅世天龍連掙扎的餘地都沒有。

眼下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以至於當滅世天龍的第五爪被秦朗的破天神劍硬生生斬斷後,四周圍觀的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根本不敢相信這一切。 「啊啊……」

凄厲慘叫著,滅世天龍痛苦不堪,來到屠聖殿堂中后,他這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受到傷害,滅世天龍做夢都沒想到,秦朗竟然這麼厲害,擁有混沌至寶也就罷了,劍法竟然也如此凌厲、精絕,超乎想象。

在秦朗到來之前,尤其是在滅世天龍破壞了輪迴陣之後,仙界聯盟中的高手全都忐忑不安,有種性命垂危的感覺,畢竟滅世天龍的實力實在是太狂暴了,驚世駭俗,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相提並論的,但這些人沒想到,強大如斯的滅世天龍跟秦朗的交手中竟然吃癟了,第五爪硬生生的被秦朗的破天神劍斬斷,讓人震驚。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地藏王菩薩、妖皇小黑、妖神伏羲、奢比屍、燭九陰、第一殺神等人雙眼中全都流露出驚艷的神色,驚喜無比,畢竟秦朗越強大,他們越安全。

「太好了,不愧是我老大,沒想到竟然可以傷到滅世天龍,哈哈……」妖皇小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有些語無倫次,亢奮到了極點,他很激動秦朗的實力這般強大。

「真沒想到秦朗的實力這般厲害,跟百年前比起來,他又精進了不少!」頷首點了點頭,地藏王讚歎道。

「跟秦朗比起來,我終究還是太弱小了!」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第一殺神敬佩道,他開始意識到,自己跟秦朗根本就不是同一級別的對手,秦朗比自己強得太多太多。

反觀廣成子、冥河老祖、燃燈佛祖、孔宣等一眾人,雖然秦朗砍斷了滅世天龍的第五爪讓他們很振奮,但秦朗的強大不是他們所期待的,畢竟秦朗向來跟他們不對頭。

饒是如此,這種氛圍下他們什麼都沒說,不過他們仍是從內心深處希望秦朗和滅世天龍能同歸於盡,這樣的話他們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小子,真沒想到你竟然能傷到我!」變為人形的滅世天龍身上有一個傷口,不停的流著鮮血,不過他全然不顧,就這麼怒視瞪著秦朗看著,震驚無比。

一直以來,滅世天龍都認為聖人之下,自己是無敵的存在,沒有人能傷到自己,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秦朗竟然憑藉手中那把混沌至寶斬斷了自己的第五爪,這讓他難以置信,所以滅世天龍此刻那在看向秦朗的眼神十分警惕,極度不安。

「我忘記告訴你,聖人我也曾殺過,所以你即使吞噬混沌靈氣沒有成聖,更不在話下,我同樣能殺死你!」一身傲氣,秦朗睥睨道,眉宇間充滿了絕對的自信。

「你說什麼?你殺死過聖人?」捫心自問,雖然秦朗的攻擊讓人驚艷,但從內心來講,滅世天龍還是傾向於認為自己太過大意了,否則絕對不會受傷。

然而此刻聽到秦朗竟然說自己殺死過聖人的時候他不能再淡定了,那在看向秦朗的眼神一變再變,似乎沒想到眼前這個境界連自己都不如的人,竟然有能力殺死聖人,超乎想象。

「你可以不信,但最好不要在屠聖殿堂中撒野,別以為真沒有人能制服得了你!」眼神漠然的看著滅世天龍,秦朗冷冰冰道,身上散發出的冰冷氣息讓人從內心深處感到敬畏、顫慄。

「小子,剛才我太大意了,你還真以為自己很了不起?砍斷我的第五爪,今天我要擰下你的腦袋!」紅著眼睛,滅世天龍一副仇恨的樣子怒視盯著秦朗看著,當機立斷,他立刻又朝秦朗攻擊過去,殺氣衝天。

已經跟滅世天龍有過正面交鋒,秦朗深知他的實力恐怖,絕對顛覆認識,所以此刻面對滅世天龍又一次狂暴攻擊的時候,秦朗立刻警惕起來,小心翼翼的迎擊著,不敢有任何一絲的大意。

「嗖嗖……」

「蓬蓬……」

虛空中,秦朗和滅世天龍這兩大超強高手糾纏到一起,總體而言,滅世天龍佔據了絕對的優勢,他一直都壓著秦朗打,不過秦朗實力不差,雖然從境界上來說跟滅世天龍有不小的差距,可滅世天龍想在短時間內打敗他也是不可能。

「第一殺神,依你看秦朗和滅世天龍這一戰誰能取勝?」第一殺神身邊,地藏王一副神情肅穆的樣子看著戰鬥的核心處,鎮定自若的問了起來。

「秦朗的核裂變攻擊極其強大,不過礙於這裡的人太多了,一旦施展核裂變攻擊的話,會造成很多不必要的傷亡。秦朗如果要是施展核裂變攻擊,縱然殺不死滅世天龍,也足以將他重傷;不過如果他要是不施展核裂變攻擊的話,那就不好說了,你也知道,論實力秦朗和滅世天龍有很大的差距。」臉色沉靜,第一殺神悠悠道,十分穩重,不過身上仍是散發出濃烈的殺戮之氣,讓人敬畏。

就在第一殺神和地藏王聊天的時候,滅世天龍突然加大攻勢,頓時他的攻擊宛若狂暴的流星一般,鎖定住秦朗的身子瘋狂肆虐,滔滔不絕,使得秦朗即使使出渾身解數也無法接擋下來。

「噗噗……」

實力上的絕對差距使得秦朗還是接擋不下滅世天龍的攻擊,一個不小心,秦朗直接被滅世天龍的拳頭擊中。

以滅世天龍的修為實力,可想而知,他這一拳有多麼恐怖,如果不是秦朗防禦強大的話,恐怕會直接被轟為碎片。

得勢不饒人,滅世天龍在見識了秦朗的厲害后便想直接將他殺了,以免夜長夢多,畢竟仙界聯盟這麼多高手,也只有秦朗才能威脅到自己。

意識到滅世天龍的攻擊如此狂暴時,已經身受重傷的秦朗根本就支撐不下來,他心裡很清楚彼此間的差距,剛才如果不是因為造化玉碟和天地玄黃玲瓏塔卸下大部分攻擊的話,他絕對會喪失戰鬥力。

所以意識到滅世天龍繼續瘋狂朝自己攻擊過來之際,秦朗神念一動,直接回到了造化玉碟中,尋求其他方法來制服滅世天龍。

「秦朗,你怎麼樣了?」注意到秦朗回到造化玉碟中時,靈兒、冰雪、祖龍、時間老祖、地仙之祖鎮元子等人全都圍了過來,剛才的戰鬥他們全都看到了,滅世天龍展現出了恐怖的實力,讓人心悸。

「呼呼,滅世天龍的實力比我強太多,單憑實力想要打敗他根本就不可能,剛才如果不是我防禦厲害的話,恐怕早就死了!」下意識的吞噬一滴生命精華,秦朗臉色蒼白道,心有餘悸,滅世天龍的實力太恐怖了。

「秦朗,你可以施展核裂變攻擊,直接將他殺了!」雙眼中閃過一道厲芒,魔神萬瞬擲地有聲道。

「外面有那麼多人在,一旦施展核裂變攻擊的話,方圓兩萬里內所有人全都形神俱滅,這代價太大了,而且這種場景根本就不合適使用核裂變攻擊!」直接否定了萬瞬的建議,如果要是能動用核裂變攻擊的話,他早就用了。

「那怎麼辦?不如將我們所有人全都放出去,好好的跟滅世天龍打一場!」戰意盎然,陸壓道君神采奕奕道,無所畏懼。

「仙界聯盟里的高手不少,可他們依舊奈何不了滅世天龍,這足以說明,想要打敗滅世天龍不能單單憑藉數量,更重要的是實力。」

說到這裡,秦朗認真地看著凌嫣說:「嫣兒,該你上場了!」

「你的意思是……我用陣法困住他?」臉色一愣,凌嫣下意識的問了起來。

「沒錯,待會你布置出誅仙劍陣,有誅仙劍、戮仙劍、險仙劍、絕仙劍以及誅仙陣圖布置出的誅仙劍陣,我想足以困住滅世天龍,只要被困住了,滅世天龍再想出來可就不那麼容易!」直接說出了心中的想法,秦朗怡然自得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