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故意不看帝釋天眨動的眼,緩緩道:「你身上戾氣太重,殘暴至極,雖是鳳凰一族的強者,但也不能視人命如草芥吧?這樣殘暴的氣息,令我反感。」

Home - 未分類 - 他故意不看帝釋天眨動的眼,緩緩道:「你身上戾氣太重,殘暴至極,雖是鳳凰一族的強者,但也不能視人命如草芥吧?這樣殘暴的氣息,令我反感。」

他說出來了,他真的說出來了?

帝釋天他們面面相覷,真想不到,一直以來給人油嘴滑舌印象的蕭城,還有直言不諱的時候?

妃玉卿幽怨的看了蕭城一眼,眼神很複雜。

蕭城心頭一跳,直覺感到,似乎,自己說了錯話,但還不知錯在何處。

「原來是這樣,真看不出,親手在四洲兩域斬殺了無數妖魔高手的蕭城,竟然有悲天憫人的心懷?本尊倒要對你刮目相看了。你難道察覺不到,你身上的戾氣之重,並不比本尊稍輕。」

「那不一樣,我殺的傢伙都有取死之道,不會濫殺無辜,而你身上,有很多無辜者的怨念殘繞,這才造成了殘暴氣息外露,和我怎能相同?」蕭城淡然一笑,反駁的話極端鋒銳。

「好厲害的嘴巴,無辜者?哼,我是屠殺了幾個城市的人,那是因為,他們濫殺無辜在前。對了,他們殺的都是野生動物,出於這方面的考慮,你會覺著他們是無辜的人,但本尊不會。

本尊出身鳳凰族,殘殺野生動物的人,該死。所以,本尊才造成了無邊殺孽,這身殘暴氣息,就是這麼來的。你的感知真敏銳,一般的修士可感知不到本尊刻意壓制的氣息殘留。」

蕭城看向帝釋天和妃玉卿他們,看到眾人緩緩點頭,無疑,這是給妃雨庭的行為作證了。

殘害野生動物,這是他忍受不了的,他上輩子可是動物保護協會的成員。

臉一下子就紅了,對妖族而言,這樣的人類不算是無辜,對人族而言卻是無辜的,這本就是矛盾,但自己因此事而怪罪聖女,就是不講理了。

他站起來,很是羞愧的對著聖女鞠躬一禮,緩緩道:「這事,是我錯了,我向閣下賠禮。」

聖女欣賞的看了蕭城一眼,倨傲妖孽能真心的道歉,這讓她欣賞。

「本尊接受你的歉意了,事情說開就好,以後,我們要團結互助,蕭學弟,你說是不是啊?」

蕭城悻悻的應下,此事翻過去了。

… 對聖女妃雨庭的誤會解開之後,蕭城看此女就無比順眼了,關鍵在於人家長的漂亮,不戴有色眼鏡去看,就會被絕色迷昏了頭。

蕭城對此的免疫力不高,妃雨庭還不像其妹妃玉卿一般高冷,一來二去,蕭城就和此女混的熟稔,『聖女姐姐』喊的這個溜,弄的眾人沒脾氣。

妃雨庭啼笑皆非,還真就沒遇到過這樣的極品修士,自來熟的可以,本尊是聖女好不好,你非要在後面加上個姐姐的稱呼,這是要搞毛線?最可惡的是,這傢伙嘴巴上很滑溜,但其實一點追求的心思都沒有,你沒追女孩的心思,總湊上來獻殷勤,又是要搞什麼幺蛾子?

聖女迷糊中。

皇極洲中所謂的聖子、聖女,並不是指他們位於聖壇,擺出聖潔高冷屌炸天的高逼格姿態,其實,這稱呼不過是地位的象徵,和聖潔之類的意思不沾邊。

沒有要求聖子聖女們清心寡欲不食人間煙火的意思,所以,妃雨庭要是和某位看的過眼的修士結為道侶,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

可惜,能被妃雨庭看中的,至今還沒有,戰績逆天的蕭城倒是有點機會,但他沒有進一步的意思,這樣一來,聖女想不聖潔都不行。

蕭城惦記著遠在四洲的一眾愛妻,哪有心思在外尋歡作樂?何況,還有盜劍大事壓在心頭,他不敢放縱自己。有事沒事就往美人身邊湊,是本性使然,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說別的,至少,氣味方面遠比帝釋天那樣的傻缺……高人好聞。

這是他自我給出的解釋,殊不知,他的行為落在大家眼中多麼奇葩。

說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似乎抬舉了他,但真實情況還真就和這傳說中的境界相差不大,逼格高的離譜,眾人心中都在說:這哥們的奇葩都讓我驚了。

當然,心中說說而已,誰也不會因此去指責蕭城什麼,這人的小心眼誰都清楚。

一個,不要譏諷他的臉,一個,不要評論他的道德層面。這兩方面堪稱此人的逆鱗,誰敢觸碰,他就和誰玩命。

想要和蕭城生死決戰,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弄傷他的臉,馬上會迎來世上最激烈的反擊,這是眾人總結出來的。

對此,曾經弄破蕭城的臉的妃玉卿筒子深有感觸,當時,這自戀到骨子中的傢伙,因為臉容受損,眼瞅著要爆炸了,要不是一堆學姐學長壓著,當日不見得怎樣收場。

總而言之,深知蕭城性情的十一位隊友,都知道怎樣和他相處了。

有兩位絕色美女在內的戰隊,讓蕭城很滿意,瞅著這對極品姐妹花,不時的傻笑,換來妃玉卿的白眼和妃雨庭的嘲笑,他還能厚著臉皮一副享受的樣子,眾人只能心中大罵其天生的賤骨頭,是見到美女就走不動步的驢子。

不能明說就是,但帝釋天學長動不動就仍過來的鄙夷眼神是腫么回事?

蕭城對此不解,他一直以為自己高尚的趕上亞聖了,正在對著聖人境界努力,對眾人無法理解亞聖的高尚情懷,他表示遺憾。

狂霸聖女戰隊正式滿員,一個月後,學宮內部淘汰賽開始。

果然,聖女大人帶領下的戰隊一路過關斬將,拼荊斬棘,高歌猛進,勢若破竹……的進入了十大戰隊之中,將在數年後,代表正道藏參加龍虎榜爭霸賽。

為何這麼輕鬆就拿到了資格呢?這和學宮的賽制有關係。

長老們按照實力安排對戰,實力弱的和實力強的分在一處斗戰,一般情況下,實力弱的會被淘汰,兩支強隊在內部淘汰賽中幾乎遇不上,真的遇上了,各退一步,來個平手結局最好不過,然後,繼續下一輪。

這樣一來,弱隊就沒有立足之地了,最強的十大戰隊就這樣輕鬆的獲得資格。

強強相遇時平手收場,遇到弱隊就一路碾壓過去,你妹的,不輕鬆才怪。

十大戰隊名額確定,接下來自然就是單人百強內部選拔了,這也簡單,和戰隊選拔一樣的道理,雙強相遇不會拚命,直接平手,要是對手弱,強者直接擊敗。

對了,十大陣營中,宮主陣營直送來了十名內定好的親傳弟子,這和整個學宮參與選拔的方式不一樣,大傢伙不買賬,自然要將這十人送到選拔賽中過一遍。

這不算什麼,十位親傳弟子就當是做遊戲了。

這過程中,王放晴和蕭城再度相遇,眾人本希望這兩位天雷勾動地火……彗星撞擊星球大戰一通,結果,人倆笑談幾句就宣布平手了,讓大家相當失望,暗中詛咒他倆生兒子沒……咦,怎麼將他倆放一塊說這話?好有歧義的說。

眾人腦洞大開胡思亂想,反正,誰也管不著。

百強名額很快就定下來,不出意外,宮主陣營的十大親傳弟子過了一遍篩子,一個都沒下去,覬覦這十個位置的人,都弄了個灰頭土臉的下場,所以說,宮主的絕定很英明,這十人根本不用參與選拔,直接進入百強名單不好嗎?

弟子們都是這想法,但和宮主不是同心同德的九大陣營首腦,是不會這樣想的,哪怕能弄掉宮主內定好的一位弟子,那也能狠狠打擊宮主的威望,遺憾的是,小心思沒成功的希望,讓人沮喪。

宮主陣營十大悍將,總體戰力超出了剩下的九十名弟子,這點大家都看的清楚,除了聖女妃雨庭和嵐雲公子之類的傑出人物,能夠和姜傲天、木蓮椛之流對抗,別人根本沒有對戰之力。

奇異的是,花九沒有參與到弟子選拔賽之中,這讓蕭城有點失望。

一直看不透九小姐,本以為能藉此機會摸摸九小姐的底子,不想,人家既沒有參加戰隊拼戰,也沒有參加單人選拔,他的打算落空了。

但有得有失,他看到了最忌憚的嵐雲公子出手。

雖然出手之後基本上就能宣告勝負,但還是被蕭城看出諸多端倪。

這個美貌堪比女子的嵐雲公子太尼瑪厲害了,蕭城覺著,自己絕不是對手,有了這種認知,更是提高警惕。

在正道藏有段時日了,即便沒有親眼見到官明夫婦,他也從其他途徑得到了訊息,知道官明夫婦是嵐雲公子的貼身護衛。

知道這道訊息之後,蕭城糊塗了,這和官明夫婦以往告知他的情報有不符合的地方。

官明夫婦從沒有聲明過成了嵐雲公子的追隨者,發現官明夫婦的話有失真的地方,蕭城暗中重新審視這件事,結論不好下,但嗅到了濃重的陰謀味道,如是,對這個美貌邪男的顧忌更深。

不過,勢成騎虎,斷沒有轉頭回四洲的道理,只能在盜劍之事上一條路走到黑。嵐雲公子在這個過程中,到底扮演了怎樣的角色?這是蕭城一直在琢磨的。

他想出了很多合理的解釋,距離事實也差不了多少,但沒有證據支持,自不敢妄下定論。

不管怎樣,只要不耽誤他盜劍,那就懶得搭理,他有時懶散的出奇。

單人選拔賽中沒和嵐雲公子對上,他倒是鬆了一口氣,還不想和此人正面衝突,至於皇極洲龍虎榜爭霸賽上遇到了會怎樣?還沒有仔細琢磨過,反正,儘力就是。

宮主平日間對嵐雲公子很是忌憚,蕭城琢磨著,要是能讓嵐雲公子在龍虎榜上不順當,宮主一高興,對自己的信任自會增加。

距離爭霸賽還有段時間,大傢伙都在努力練功,學宮中風平浪靜,沒出現太多的事。

還有三個月即將進行爭霸賽的時候,葉濤和司馬無極負責的外圍勢力忽然有所發現。

在一塊光幕上,蕭城看到了在外執行任務的王放晴身邊出現了四個人,四名久違的熟人。

天遠域原龍蛇幫幫主宇文君雄,兩位煉器大宗師葉渺和花滿榮,以及背著殺皇弓一身黑袍戴著黑色面具的『彼岸黑君』。

看到這四個老熟人出現在王放晴身邊,並對她的命令言聽計從,蕭城的臉發黑了。

監視王放晴是蕭城交給葉濤和司馬無極的任務。

蕭城有的是資源,送到他倆手中,在正道藏之外收買了數千名散修,組成了一個沒有命名的傭兵組織。

接受委託,護送人員、財物往來各地,是傭兵組織明面上的任務,其實,它最大的功效是收集情報和監視敵人。

只要是蕭城注意的人,如王放晴和嵐雲公子這樣的,只要一出正道藏地盤,一舉一動都有半神級的傭兵高手監視著。

有錢能使鬼推磨,海量仙精石砸下去,散修中的絕頂高手也能收為己用。

這段影像就是傭兵組織中的一位半神高手冒險弄回來的,據說,差點被王放晴發現,為此,這位半神散修施展了耗費壽元的神通,才瞞過敵人的感知。

蕭城下令,給立了大功的半神級傭兵,送去大量的資源作為獎勵,並抽調傭兵組織中所有半神以上的散修高手,緊急開工,挖地三尺,將王放晴身後的勢力發掘出來。

蕭城覺著,似乎接觸到了大魚,就是不知是哪一條?

海量資源傳出去,等著消息就成,這事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有結果的。

蕭城深恨出賣自己的兩位煉器大宗師,和刺殺過自己和蕭萌的彼岸黑君,但不能打草驚蛇,他要看看,這些傢伙背後是誰?還有,和那個神秘的太上大長老有什麼關係?

隨著時間推移,他相信,總會搞清楚的,但眼下最重要的是,龍虎榜爭霸賽這五百年一次的盛會如期而至了。

… 五百年一屆的龍虎榜爭霸賽,正式啟動的日期逐漸逼近,這一次的盛會選擇了八相域的第一大城『八相神城』,這是一個大帝國的首都。

盛會場所選擇在八相域,嚴格意義上講,是正道藏的主場。

其實,許久前的選擇不在這裡,不知道大人物們怎麼考慮的,地址不停的變,最終才確定在『八相神城』。

這些對下面的修士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終於知道該去往何處觀戰了。

皇極洲武風盛行,百姓也喜歡觀看修士斗戰,五百年一次的盛會,不光引來了大批修士,也引來無數愛好此道的百姓觀看,對此,舉辦地只能限制入場觀看的人數,這就出現了黃牛黨,就是倒騰販賣入場觀戰票的販子,別說,他們賺的缽滿盆滿。

這就不需要參戰的諸多高手操心了,他們自己的事情一大堆,哪有閑心管其他?

斗戰場建設在神城的最中心,佔地巨大,場地恢弘,能夠容納數百萬人同時觀戰,由光系能量形成的巨大光幕數千個,遍布在斗戰場上空,盛會名頭不虛。

早在正日子之前,諸多參戰宗門代表團通過各種途徑,已陸續抵達八相神城,入住到最高檔的迎賓宮殿之中。

正日子一到,參賽戰隊被專門的修士指引著,進入八相神城耗費巨資修建的斗戰場之中,這處斗戰場的基礎設施豪奢到位,不知道投入了多少資源修建,對這些,正道藏只是一句話,但負責此事的大帝國,上到皇帝下到百姓都操碎了心。

可見,上頭一句話,下頭之人就得跑斷腿。

參戰之人沒有入場之前,斗戰場四邊的坐席已經坐滿,甚至,過道中都擠滿了人,沒有坐票有站票也成,可見人們對盛會的關注度有多高。

這一天,皇極洲一萬三千域都關注此地,而這座城,集中了一萬三千域的後輩精英,他們將在此地上演一幕幕堪稱傳奇的斗戰。

團體對戰排在單人對戰之前,在團體對戰決出最終名次之後,戰隊當場解散,參戰人員進入單人對戰環節。

這麼多戰隊和個人,這場盛會持續的時間將變的無比漫長,簡單估算,也要半年左右,這半年時間,每一天,這座斗戰場都將收進無數資金,半年時間,斂財數額將達到無比可怖的地步,但其中七成都是正道藏的,剩下三層才是這個帝國的,不公處處,但誰也不會多說什麼。

這就是現實,不接受就等著被淘汰吧。

所有戰隊齊齊入場,觀眾掌聲如雷。

負責主持的乃是僅次於正道藏的第二宗門『血影無極門』副門主,是一個矮胖老頭,看起來很是和善。

他走向早就建好的高台,首先發表一番感言,無非是回憶一下往昔,展望一下未來,並為所有參賽戰隊加油,給出了無比豐厚的彩頭,能夠得到怎樣怎樣的名次,就能得到如何如何的獎勵之類的,聽的參賽戰隊和場內觀眾無比興奮。

高空中都是光幕,不停變換影像,從一個個盛裝出席的戰隊成員身上掠過,遇到特別有名的,就會多停留一段時間,給幾個特寫畫面。

比如,絕美的妃玉卿和妃雨庭姐妹,就謀殺了不少光幕的特寫時間,引來無數小年輕瘋狂的口哨和叫好聲,看到如此絕色,不亢奮才怪。

光幕很給面子的停在蕭城的臉上,這張英俊又邪氣的臉,皇極洲眾修士都見過,都是在記憶仙精石釋放出的影像中見過,一霎間,尖叫聲震天。

「蕭城,蕭城,我愛你!」花痴妹紙瘋狂搖著手中彩帶,在觀眾席上聲嘶力竭的喊著。

「蕭城,么么噠。」

「蕭城,你看我一眼,我在這呢,我是某某帝國的公主,記得來找我……」。

「蕭城,我要給你生猴子……」。……………

瘋狂的女粉絲們給蕭城帶來了無比巨大的壓力和虛榮感,聽著尖銳的喊叫聲,這廝自戀的揉揉臉,然後,舉著手向著四周揮動,眼睛都放發光了,覺著自己特有天皇巨星風采。

「我日!」

無數嫉妒恨的男同胞們看著女子們瘋狂,目瞪口呆之餘,只能吐出這麼一聲來。

不少自命不凡的男修都對搶風頭的蕭城投來怨恨眼神。

光幕從蕭城臉上掠過去,引來無數哀嘆聲。這些少女的熱情,讓蕭城有置身在天堂的感覺,他眯著眼的樣子分外欠揍的說。

聖女妃雨庭危險的眯眯眼,打量翹尾巴的蕭城一眼,琢磨著,找機會收拾此人,太氣人了,比自己還要出風頭,是可忍孰不可忍。

主持盛會的胖老頭,將目光落到蕭城身上一息,時間很短,但蕭城感知到了,他訕訕的收斂笑意,保持平靜姿態。

胖老頭滿意的點點頭,正要繼續說點什麼,一陣比先時更瘋狂的尖叫聲響起來。

副門主臉色發黑了,他抬頭看向高空的光幕,本要發火的,但看到光幕上的那張臉,只能忍下火氣。

搶了主持人風頭的傢伙,副門主都不願得罪。

這張臉很美,屬於一個男人的,這個男人的可怖,在皇極洲是出大名的,正是正道藏的嵐雲公子。

光幕給出此人的面部特寫,一霎間就引爆了所有女子的熱情,比先時蕭城接到的熱情高漲十倍還多。

「嵐雲公子,我愛死你了,就像是老鼠愛大米……」。

「嵐雲,嵐雲,你就是我夢中的白馬王子。」

「嵐雲,你的眼神充滿柔情,你的美貌俘獲了我的心靈。」

「嵐雲,我在等你身披彩霞,腳踏七彩祥雲來娶我,我是某某帝國的公主,記得來找我……」。方才對蕭城喊話的那位公主,立馬轉變了態度。

「嵐雲公子,我要給你生一百個猴子………!」不要臉的妹紙比比皆是。

妹紙們瘋狂了,看著這張比女人還美的臉,不知道怎樣表達自己的情緒了,蹦起來的不知有多少,還有激動的暈過去的,不看醫師們將人抬走緊急治療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