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

Home - 未分類 - 「……那……」

「……唉~~」斯曼達突然嘆了一口氣,突然扭過頭對著虛掩的房門說道,「既然想聽的話,就大大方方的進來吧!」

「啪!」艾妮烏斯沒有任何預兆地突然把門打開!

「噗通~~~~」在門口偷聽的眾人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一下子撲倒在地堆成一團!

「……啊!?」馮侃一愣,看了看一旁的鷲羽,只見鷲羽也一副無奈的表情在搖頭!

「靠!搞了半天原來只有我沒發現!」面對眾人尷尬的笑容,馮侃懊惱的嘀咕著。

「……快……快讓開………」人堆底下傳來桑德羅那可憐巴巴,奄奄一息,細若蚊蚋的聲音「…壓……壓……壓死我了…………」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該!讓你擠在最前面!」

看著從人堆里扒出來的桑德羅,老馮幸災樂禍地笑罵著。。

「哼!」坐在一邊的可可麗板著臉,小嘴巴撅得老高,把頭扭到一邊,她還沒原諒老宅男。

「我還是認為大人應該先關心一下自己的問題比較好!」桑德羅呲牙咧嘴地小聲對馮侃嘀咕。

「呃……」老馮無語了,這還是那個對自己崇拜有加的雀斑小子嗎?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變化捏?這麼沒大沒小的態度!到底是跟那個混帳東西學的?

…………………………………………………………………………………………………

所有人都在斯曼達的面前圍成一個半圈坐著,像一群等著聽故事的幼兒園小朋友,而斯曼達則老神在在的品著紅茶。看樣子,老爺子對艾妮烏斯的手藝是非常滿意的。

「……桑德羅,你們知道『聖光婚禮』嗎?」斯曼達整理了一下思路,突然抬頭向桑德羅提問到。

「『聖光婚禮』?……當然知道啦!雖然那時候我年紀還小,但是聖奧斯坦人誰不知道『聖光婚禮』啊?」

馮侃用手肘輕輕捅了捅桑德羅,好奇地小聲問道:「喂!這個什麼『聖光婚禮』是個什麼東東啊?」

「別亂說話!『聖光婚禮』是……」

「嗯咳!」

桑德羅一縮脖子,低眉搭眼弱弱地說:「……聽伯爵大人說!」

「那麼~~我就從頭開始和你們說說吧!」對於桑德羅的態度,斯曼達非常滿意,於是面帶平時那和藹地微笑開始將「故事」……

「好啊!好啊!砂沙美最喜歡聽故事了!」

馮侃心裡不滿的念叨著,但是正所謂眾怒難犯!老宅男也不敢打擾其他人的興緻!特別是看到砂沙美和鷲羽她們兩個雙眼冒星興趣盎然的樣子!如果天才醫生這個時候不知趣的冒頭的話,鬼知道這兩個八卦急先鋒會幹出些什麼!嘛~~砂沙美可以肯定是不會幹什麼!但是……鷲羽……這個可就講不準了……

「那是…………十六年前……」斯曼達微微昂起頭,目光深邃,漸漸地沉迷於自己的回憶中……

「……在下與傑斯等兄弟陪同查爾斯王子殿下依照法斯特羅王室的祖訓,用了三年的時光遊歷了特蘭塔克大陸的絕大部分國家!雖然當時是我們聖奧斯坦與獸人的桑塔聯盟聯手與人類國度的傑明斯帝國矛盾最激烈的時候,其一路上的困難險阻我也就不多說了!但是,由於我們一直以來都隱瞞了真實姓名,所以一路上走來可以說雖是危機四伏卻又有驚無險……」

斯曼達的語調不急不徐,如同一條平靜的小溪從眾人的心裡平緩的流過,但是大家都明白,當時的情況絕對不會像他所說的那樣輕描淡寫……

「那一年,查爾斯殿下十七歲,因為要趕在殿下十八歲生日之前趕回王都,於是大家就決定結束行程開始向王都進發!在經過大巴拉爾山脈的邊緣地區時,我們遇到了一個從桑塔聯盟來的遷徙團!

本來這種事很平常,我們經常與桑塔聯盟的人接觸,聖奧斯坦境內的獸人也都是這樣在本國定居的,但就是這極其平常的相逢,卻出人意料的發生了一件事情……」

斯曼達緩緩低下頭,輕輕嘬了口紅茶,潤潤喉嚨,接著溫柔的輕拭著薄瓷茶杯金色的邊緣,嘴角彎成一個溫柔的弧度,眼睛里也充滿了無奈的溫情……

「…………」所有人都摒息凝神地等待他繼續講下去,老宅男也沒有了一開始的那種怨氣……

「……查爾斯殿下與克倫娜小姐相遇了!……」斯曼達輕輕嘆了口氣,無奈微笑著搖了搖頭,彷彿是一個面對被疼愛而又調皮的小弟弟的惡作劇的兄長般,「……當時,大家都感覺到了,名為愛情的花朵在兩個年輕人的心裡悄悄的綻放了……」

「……父王和母后?……」可可麗第一次聽說自己父母相遇的故事,這是廢話,她要是能見證自己父母的邂逅,那可就真出鬼了……

「……所以他們就結婚了?」砂沙美眨著天真的大眼睛問道。

「呵呵呵呵……」斯曼達被小姑娘逗樂了,「砂沙美小姐,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的!」

「……那……」

「雖然很俗套,但這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就像那些吟遊詩人吟唱的愛情故事般:一位年輕英俊的王子遇到了一位溫柔美麗而又善良的小村姑娘,從此,甜蜜的愛情就像蘇波蘭蜜酒一樣滋潤著兩人的@心房,讓他們沉醉在濃蜜的愛意中而無法自拔,兩人自此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

老宅男在心裡替斯曼達加了一句!

「……但這是不可能的……」

「……在此之前,就算是桑塔聯盟內部各族群部落之間,也沒有互相通婚的習俗,更遑論與人類了!更何況,兩人的身份也非常特殊!查爾斯殿下就不必說了,克倫娜小姐本身也是其部族獸王神祭祀科華倫大人的孫女,她必然也要走上一條祭祀之路,不可能離開她的部族的!……」

老宅男在心裡爆了句粗口,一直以來他都非常反感這種事情!明明兩情相悅的兩人,卻因為世俗禮教的阻撓而生生分開!歷史上有多少有情人就是這樣不得善終的?這實在是讓他不爽到極點了!

「……當年,克倫娜小姐也只有十四歲年紀,但是,即使兩人都如此年輕,卻都非常明白自己所要擔負的責任!所以,雖然痛苦,兩人卻決定將這份短暫感情深埋於心底,將它當成最美好的回憶!克倫娜小姐之後將繼承祖父的工作,繼續指導部族前進的道路;而查爾斯殿下將回到王都,於眾多從貴族之中挑選出來的未婚妻候選人中選擇其中一位成婚,而後繼承王位,就像先王一樣……

正因為短暫,所以他們就更珍惜在一起的時光!那是我第一看到殿下如此快樂,我曾經以為再也不會看到殿下如此快樂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雖然知道二人最終還是在一起了,但是當時兩人那仿徨無助、艱難抉擇、痛苦掙扎的心境猶如實質般讓人感同身受,如同有一塊大石重重地壓在眾人心中。

「……那麼後來怎麼……」馮侃忍不住插了一句。

「噓——」二十幾根食指豎在二十幾張嘴巴前,齊齊向他表示不滿……

「……OK!OK!!……我不開口就是了……」面對眾人的統一行動,老宅男只好舉手投降……

「……就像是命運女神的惡作劇般,兩人的感情註定不會有任何結果!當然,如果天才醫生沒有後面的事情發生的話……」

「……」老馮這次學乖了,愣是咬著牙根沒出一聲,但是心裡卻將斯曼達這種吊人胃口的做法鄙視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告別了遷徙團的獸人朋友們后,我們繼續趕路!一路上查爾斯殿下變的沉默寡言,彷彿丟失了靈魂一樣!大家看著心裡也都很難過,但是又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所以也就有意無意地放緩了前進的速度,希望這樣能夠稍稍緩解查爾斯殿下的痛苦……

那一天,我們在離王都不遠的索瑪鎮歇腳,鎮上的酒館里卻傳出了一條消息:克倫娜小姐所在的遷徙團已經進入了聖奧斯坦的國境,並在奧拉索山的山腳下選定了定居的地方!但是……」

斯曼達的神色突然凝重了起來,彷彿回到了當年得到這個消息時的場景。

「……那個區域出現了一頭魅影狐的蹤跡!」

「魅影狐?!」聽到這個名字,可可麗和近衛團員們都露出一副驚恐的表情,場面開始騷動起來。

「這個『魅影狐』是什麼東東啊?真祖魔獸嗎?」老馮一頭霧水地問道。

「……魅影狐並不是真祖魔獸!」桑德羅看看可可麗,見小公主沒有理睬老宅男的意思,於是解釋道。

「……那就是魔獸嘍?」

「……魅影狐也不是魔獸!」

「……那這個……」

「魅影狐是真祖魔獸索拉比斯的傀儡,是遊離於生與死之間的詛咒!」斯曼達替桑德羅回答了馮侃的問題。

「…………」

「所有的真祖魔獸都是獨來獨往的行動,但是只有索拉比斯卻是個例外!」斯曼達繼續解釋道,「索拉比斯會操縱著這些本不該存在於世間的東西進行獵食,所以就力量來說,索拉比斯在真祖魔獸中並不是最強大的,但卻是最可怕的!因為其他真祖魔獸只會有一年的行動時間,其餘時間都是在沉睡,而索拉比斯即使在沉睡時,也會有魅影狐沒有間歇地替它獵食!」

「魅影狐很強嗎?」砂沙美咬著食指問道。

「魅影狐並不強!」斯曼達笑道,「論速度,魅影狐比不上疾風狐;論力量,魅影狐比不上爆裂犬;論耐力,魅影狐更比不上草原風狼……」

「那大家怎麼好像很害怕它的樣子?」

「但是它們所造成的破壞卻是驚人的!它們到過的地方不會有任何生物存活!魅影狐的可怕在於……」斯曼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只要你看到它,或聽到它的叫聲,那麼你就會想方設法地接近它!即使它咬斷你的喉嚨,你也不會興起一絲傷害它的想法!」

「……好恐怖的催眠暗示!」馮侃一陣毛骨悚然。擁有強大力量的敵人並不可怕,打不過咱還不會跑嗎?但是致力於奪取你的生命,卻還能讓你不會產生一絲敵意的敵人那才真的恐怖,特別是還能讓你**的,那根本就是一個死亡陷阱啊!

「……可是魅影狐也不是無敵的!奧賽汀神官的『清醒之光』就是它們的剋星!我們得到情報時,已經有消息那個地區的神殿已經派出了聖騎士團去圍剿那隻魅影狐了……」

「那不是很好嗎?」

「但是,我們卻比神殿離奧拉索山更近啊!」

「…………」馮侃已經意識到後面發生的事情了!

「……我們雖然也預期到查爾斯殿下的反應並做出措施,但還是沒有能夠看住他!在當天晚上,查爾斯殿下竟然打暈了看守他的護衛,偷了一匹馬獨自向奧拉索山方向去了!」

說到這裡,斯曼達無奈而又好笑地搖了搖頭,彷彿又看到了被王子殿下捆得像一個博羅亞臘腸一樣的那個可憐的衛士。

「……到最後,感情還是戰勝了理智啊!」鷲羽感嘆了一句。健次郎閉著眼睛認同般的點了點頭。

馮侃也暗自點了點頭。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衝冠一怒為紅顏!這句話貌似在任何世界都有用武之地啊!

「……不過,還是太衝動了!……去了也沒什麼用,只能說是白白去送死!應該說是太年輕呢?還是說有勇無謀?」馮侃沒有把自己的真實感受說出來,反而故作冷靜地一邊點頭,一邊做著評論。wenxueMiM

「……怎麼了?幹嘛這麼看著我?」但是,他很快就發現不對勁了,幾個小丫頭一個個神色不善地瞪著他,好像他幹了什麼欺男霸女的事情一樣!

「……大哥哥是壞人!」砂沙美突然一指老宅男,揭開了聲討大會的序幕!「喵喵喵!」

「……啊?」

「……冷血!」難得的,小琉璃蹦出了除「白痴、笨蛋」以外的名詞!

「……喂喂喂!」│││

「主人!……想不到你是這種人呢!」艾妮烏斯居高臨下斜乜著看著他,柔美的臉蛋掛上了一層寒霜,如同鄙視一隻低級的、骯髒的、卑微的、醜陋的蠕蟲般……

「……哈啊?……怎麼連艾妮烏斯也……」

「自作自受!」鷲羽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女人可都是很感性的動物哦!」

「……我幹嘛了我?……」馮侃哭笑不得地看著同仇敵愾的少女聯盟,轉過頭向其他人求助,卻發現其他人的目光都在天花板上游弋,彷彿在尋找論證該建築為豆腐渣工程的證據……

「…………你·們·這·幫·家·伙!」老宅男一個字一個字地從牙縫裡擠出一句感嘆!

「其實,馮侃先生說的也沒錯!」還好,斯曼達這時候出面替老宅男說話了。

馮侃感動的恨不得衝上去抱著他親兩口了。

「……在沒有奧賽汀神官幫助的條件下面對魅影狐,那真的是和送死沒什麼兩樣!」斯曼達嘆了口氣,「……其實事後我們一回想起來,這個心啊,就冷的像大巴爾山上的千萬年來都不曾融化的冰雪一樣!查爾斯殿下當時很可能並不是想逞英雄或是一時衝動!他只是單純的想和克倫娜小姐在一起——即使是一起面對死亡,那也是好的……」

「…………」空氣開始變得沉重。甭管平時你怎麼甜言蜜語、山盟海誓,只有在直面面對死亡時,才最容易看出一個人的品性!所有人都被這位年輕王子的用情深深的震撼了,房間里不知從什麼地方傳出了輕輕的嗚咽聲!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啊!」半晌,馮侃吐出胸中的濁氣感嘆了一聲,這一次,沒有人反對他的意見了。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嗯——很精闢很貼切的概論!馮侃先生,這是……」

「這是我們家鄉的詩歌,意思很容易理解吧?」

「是的!而且詞句非常優美,意境也很貼切,與我們的詩歌有很大的區別……」

「斯曼達爺爺!那後來呢?」見斯曼達與老宅男有越扯越遠的趨勢,砂沙美開口提醒道。

「噢!對了,後來……」斯曼達也馬上意識到這個問題,回到了主題,「在下與眾位夥伴知道查爾斯殿下獨自一人前往奧拉索山後,立刻就集合起來向奧拉索山趕去!」

「那你們就不怕那個魅影狐嗎?」砂沙美又問道,馮侃很奇怪這個小姑娘怎麼越來越往好奇寶寶的方向發展了。

「怕!」斯曼達坦然的笑了笑,「當然怕!這沒什麼好丟人的,沒有人不害怕死亡!我們也不例外!但是,作為男人,卻有一些東西能凌駕於其他一切事物,能讓我們心甘情願為它們付出一切!」

「什麼東西?」

「責任!信念!榮耀!」斯曼達目光清澈,表情堅定的吐出這三個名詞。

「責任!信念!榮耀!……」馮侃反覆咀嚼著這三個詞,頭腦中有某些東西漸漸清晰起來。他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這三個詞了!在原來那個日漸紙醉金迷的世界,誰要是還提這三個詞,絕對會被當成白痴看待!人們只看到自己眼前的利益,只想著如何讓自己的錢包鼓起來!工作時如何占更多的便宜!出事時如何推卸責任!而某些所謂的時尚帥哥每天考慮的是如何讓自己看起來更出眾,如何推到某個漂亮的小妹妹上床!責任?那是什麼東西?信念?別傻了!榮耀?……你是中世紀來的人嗎?

「責任!信念!榮耀!……」桑德羅和近衛隊員們也默默地思考著,這三個名詞他們經常聽老一代說起,但是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深刻地理解其中的含義……

「……做男人好辛苦啊……」砂沙美緊了緊抱著魎皇鬼的小手,小下巴頂在它頭頂上感嘆道。

斯曼達飽含深意地看了一眼沉思中的眾人,繼續說了下去,「……當時在下騎在馬上,心裡卻不停的向奧賽汀祈禱,希望我們還來得及!說來慚愧,那是在下這一生第一次如此虔誠!也許是我們的誠意打動了奧賽汀,當我們趕到現場時,局面仍未失控!好像奇迹一樣!有一位奧賽汀神教的見習神官與查爾斯殿下在一起!我們到達時,兩人已經與魅影狐纏鬥多時,甚至已經到了絕勝負的地步!」

「見習神官?……是巴納吉叔叔嗎?」可可麗突然插嘴。

「是的!公主殿下!正是羅斯蘭區主教巴納吉大人!不過,當時他還只是個小小的見習神官!」

「難怪!難怪父王一直都說巴納吉叔叔雖然只是我的教父,但我應該像對待親生父親一樣對待他!」

「是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沒有巴納吉大人就沒有公主殿下了!」

「嗯咳……那個,抱歉打擾一下……」馮侃小心翼翼的插嘴,「……只是見習神官,也能剋制魅影狐嗎?」

「呵呵……別的見習神官也許不行,但是巴納吉大人……怎麼說呢?他是個怪才!」斯曼達的表情開始古怪起來。

「……怪才?……」

「巴納吉大人直到現在也只能詠唱比較低階的神術曲!」斯曼達的表情越來越古怪了,「但他有一個特殊的天賦,這個天賦讓他即使只會低階神術曲,卻比其他高級神官更適合在戰場上行動……」

「……啊?什麼天賦?」

「……他的詠唱速度是別人的三倍!」

「…………」

「……可以提個問題嗎?」

「請說!」

「這位巴納吉大人是不是喜歡穿紅色的衣服?」

斯曼達奇怪地看了看馮侃,「……應該是吧?您怎麼知道的?巴納吉大人雖然已經是區主教了,但是仍然還是喜歡穿著見習神官時的那身紅色神官袍!不過,奧賽汀神教的規矩一向比較寬鬆,除非重大的活動,其他時候神官們喜歡穿什麼衣服沒什麼特別限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