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冬!」。)

Home - 未分類 - 「凜冬!」。)

ps:(吼吼吼!!!十三成功了,六個小時,一萬五千字!!給力有木有!!娘的,十三手指都要敲斷了!!昨天欠下的chaye.chaye更新,十三補全了。求支持哇!!)咳咳~~

小擼怡情,大擼果然傷身啊!!

昨天搞內傷了,今天又上了一天班,十三果斷萎了!!

1w5還是少來的好啊!!

今天的chaye.chaye更新還是和以前一樣!!

下班回來,十三睡了會,剛醒,先碼字了!!

嗯嗯~~碼字~~。) 孤峰之上。

寒風冷冽,風起雲湧。

伴隨著雪靈火芝表面上的火焰的熄滅,紫瞳獅虎心中那壓抑已久的貪yu,如火山爆發一般,瞬間噴涌了出來。

而此時,望著那向著雪靈火芝撲躍而去的紫瞳獅虎,韓辰渾身的肌肉也是隨之陡然繃緊了起來。

緊握著漆黑劍柄的手掌陡然一緊,猛力一抽,黝黑而沉重的墨寒劍隨之離鞘而出。

而與此同時,韓辰體內那被封存許久的真氣,也在此刻,如滔滔江水般,從丹田氣旋之中瞬間奔涌了出來。

雄厚而精純的真氣順著經脈,滾滾流淌。

伴隨著一聲輕喝從韓辰的嘴裡傳了出來,其手腕一轉,黝黑而厚重的墨寒劍帶著嗚嗚的風嘯之聲,向前猛的一揮。

頓時間,峰頂之上那本就已經極為寒冷的空氣,瞬間降至冰點,潔白的雪花於虛空之中陡然凝結而出,洋洋洒洒的飄落而下,為峰頂上那尚未完全融化的雪層,再添一層雪白。

唰!

而在那漫天飄灑的雪花之中,一道漆黑的劍芒如閃電般,驟然飆射而出,向著那紫瞳獅虎疾斬而去。

在施展出凜冬一式后,韓辰腳尖在地面一踏,八步趕蟬施展而出,緊跟在那漆黑的劍芒之後,速度極快的向著紫瞳獅虎急掠而去。

韓辰面色凝重,此時他雖然看似佔據了出手的先機,但紫瞳獅虎乃是三階魔獸。即便其實力在三階之中,算不上頂尖級別的,但對於來說,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以韓辰如今的實力,三階頂級也好,三階中上等級也罷,對於他來說,都是極為難纏的存在,如果硬要說有區別的話。

那便是遇到前者,他只有跑路的份兒。而遇到後者。他還尚勉強有一戰之力!

凜冬一式,雖然威力極為強悍。但這也是基於擁有極為強大的實力基礎之上的。

以韓辰如今的真氣修為,還無法像鬼谷子那樣。

只需一劍,便可將實力達到四階頂級的蒼水金猿給直接瞬殺的程度!

目光微微偏轉。落在了孤峰斷崖邊的那株火焰已經完全熄滅。顏色恢復暗紅色。宛如一株普通藥草一般的雪靈火芝上。

韓辰的雙眼微微一眯,無論凜冬一式能否對紫瞳獅虎造成重傷,他都必須要迅速衝上去。將對方直接引開,否則的話,這畜生一旦發狂,對他不理不顧,直接把雪靈火芝給吞了,那他之前做的所有努力,都將付諸東流了。

漆黑的劍芒真箇如閃電一般,劃破空氣,強勁的勁氣,更是卷席著漫天的雪花,形成一個雪花龍捲,向著那半空中的紫瞳獅虎疾斬而去。

獸類對於氣息的感知本就極為的敏銳,而魔獸在這方面,更是尤為的敏感,在韓辰從雪層之中躍出的霎那,紫瞳獅虎便已經感知到了。

但當時,雪靈火芝上的火焰已經熄滅,相對來說,將其吞食,對於紫瞳獅虎來說,才是頭等大事,所以對於韓辰這個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它並沒有太多的關注。

但讓它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竟然敢向自己動手。

這一刻,哪怕紫瞳獅虎的靈智再低下,他也能夠猜到韓辰的意圖了。

他想搶奪自己的雪靈火芝!

雪靈火芝它已經守衛了太多太多的時間了,久到它自己都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了,在它看來,這雪靈火芝根本就是它的私有物品,而此刻,韓辰既然想要搶奪雪靈火芝,就等於是在搶它的寶貝。

如此之下,紫瞳獅虎又如何不怒!

吼!

一聲充滿了無比憤怒的吼叫聲,從其銳齒交錯的巨嘴中響徹而起。

聲音如潮如浪,迅速向著四周傳盪而去,空氣滾滾而動,颶風引動,甚至就連孤峰遠處的雲海也在這一聲極富穿透力的吼聲之下,劇烈翻騰了起來。

儘管心中憤怒之極,但它除了吼叫之外,根本沒辦法做出其他的反撲。

韓辰選擇的時機卻是極為精準,正是在紫瞳獅虎從地面躍起,向著雪靈火芝撲去時,身在空中的霎那。

此刻,紫瞳獅虎身在半空之中,在無處借力之下,它那巨大的身軀在這個時候,根本起不到絲毫的威懾作用,甚至還成了一個巨大的活靶子。

面對那速度極快的疾斬而來的黑色劍芒,它根本無從應對,也根本沒有辦法躲開。

凜冬一式的黑色劍芒速度極快,照這樣下去的話,恐怕用不了兩息的功夫,那紫瞳獅虎便會直接被黑色劍芒一分為二,直接擊殺了。

望著此刻幾乎已成定局的場面,韓辰的臉上卻看不到絲毫的喜悅之色,其臉龐反而越發的凝重了一些,腳下步伐連連踩動,速度更增數分的向著前方急掠而去。

不管怎麼說,紫瞳獅虎都是堂堂的三階魔獸,即便是劍兵境武者,遇到了都是極為棘手的存在,更何況是實力更加詭異的紫瞳獅虎。

萬不可能會如此簡單,就被擊殺。

否則的話,那獵捕三階魔獸未免就太簡單了些。

而相應的,這紫瞳獅虎也根本不配被稱為三階魔獸了。

而事實也正如韓辰所想的這般,紫瞳獅虎的確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被擊殺的。

吼!

伴隨著一道充滿無比怒意的獸吼聲,從前方響了起來,韓辰的雙眼微微一眯,隱藏於眼皮之後的雙眸中,驀然閃過一道精光。

「果然不是這麼簡單!」目光緊緊的向著前方望去。

順著韓辰的目光向前望去,只見那處於半空之上的紫瞳獅虎,張開巨嘴發出一聲咆哮,而隨著其怒吼的響起,其身上那濃密的暗金色毛髮,在此刻,倏然迅速抖動了起來。

而隨著那暗金色毛髮的迅速抖動,一股無形的極為奇異的能量迅速向著四周擴散開去。

「靈魂力量!」感受到那股自紫瞳獅虎身上散發出來的奇異能量,韓辰的臉上閃過一絲驚奇。

先前因為離的遠,所以他並沒有感覺到,所以儘管看到那熱浪在襲來的時候,紫瞳獅虎緊緊只是抖動身上的毛髮,便將其化解,也只當作是它的某種手段,卻是並沒有想到是靈魂力量。

直到此時,隨著急掠而來,兩者間的迅速拉近,韓辰才終於感覺到了那種能夠輕易將熱浪逼開的真正原因所在。

雖然有些驚奇這紫瞳獅虎竟然會運用靈魂力量,但緊接著,韓辰便釋然了,這紫瞳獅虎的天賦戰技本就是那極富盛名的靈魂衝擊,想來其靈魂力量必定不弱,否則的話,又如同施展出威力如此強悍的天賦戰技。

不過,儘管心中已經釋然,但韓辰還是雙眼緊緊的盯著前方,他很想知道,這紫瞳獅虎能否憑藉其靈魂力量,將自己的這一招凜冬劍式給抵擋下來。

這一點很是關鍵,因為這關係著接下來的戰鬥發展。

如若這紫瞳獅虎真的憑藉靈魂力量將凜冬一式抵擋下來了,那接下來的戰鬥就有些麻煩了。

畢竟寒雪劍訣的六式奧義劍式中,韓辰也才領悟了前三式而已,以韓辰如今的實力,凜冬一式已經具備著不俗的威力了,而能夠勝過它的,便只有那飛雪、水寒兩式,以及上丹田中的三昧真火了。

可以這麼說,凜冬一式已經是韓辰手中為數不多的,可以拿得出手的武學劍式了。

要是紫瞳獅虎將這凜冬劍式抵擋了下來,那麼韓辰手中所能夠對其造成威脅的,便只有剩下的兩招奧義劍式,以及三昧真火了。

但無論是凜冬,還是飛雪、水寒兩式,亦或是三昧真火,一經施展,都消耗極大。

以韓辰如今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連續的施展,畢竟他現在可不是當日與刑厲交手的到時候,有血蓮子那幾乎源源不絕的靈氣來供應消耗。

總而言之,紫瞳獅虎若沒有能將這凜冬一式抵擋下來,那便說明,對上這紫瞳獅虎,韓辰起碼還有一戰之力。

但若是將其抵擋下來的話,那麼情況就糟糕了,若是想要繼續搶奪那雪靈火芝,那麼在沒有鬼谷子的幫助下,想要擊敗乃至擊殺這紫瞳獅虎,對於韓辰來說,都將是一個極大的考驗。

在韓辰目光緊緊的注視下,那由凜冬一式催發而出的漆黑劍芒,瞬息間便已經來到了紫瞳獅虎的身前,眼看便要從其腰間穿過,將其一分兩半了。

不過就在此時,一股無形的能量波動從紫瞳獅虎的身上陡然傳盪了出來,接觸到那無形的能量波動,頓時間,那凝實無比,宛若黑色閃電般的漆黑劍芒直接迅速顫抖了起來,就連其疾斬的速度也是迅速減緩了下來。

隱隱的,甚至能夠看到那漆黑色的劍芒正在一點點的崩潰、瓦解…

只不過,黑色劍芒那崩潰的速度實在太慢了一些,若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而且其速度儘管減緩了下來,但也只是相對而言,此時,其速度依然極為迅速。

漆黑的劍芒劃破空氣!

噗…

下一刻,便見那漆黑的劍芒裹挾著無盡的鋒芒之氣,直接從紫瞳獅虎的腰腹之間一劃而過。

頓時間,暗金色的毛髮漫天飛揚,殷紅的血液漫天拋灑。。)

ps:(咳咳,果然是內傷了,第一章碼了近兩個小時。

廢話不多說,十三繼續碼字,第二更字數稍微少點,應該在十一點左右就會出來了!) 嗷!!!

一道獸吼聲從峰頂之上驀然響起,吼聲之中蘊含著無比的痛苦,更是夾雜了無邊的憤怒與暴戾之氣!

嘭!

伴隨著一聲悶響,那看似很長,但卻不過短短數息的時間終於結束,而身處於半空之中的紫瞳獅虎也是終於落了下來,它那巨大的身軀,砸在地上,直接將地面那因雪靈火芝融化雪層的積水所凝結成的冰層,瞬間壓的粉碎。

呼!

而這時,在八步趕蟬的速度下,韓辰也終於是在這短短的數息內,跨越了百丈距離,來到了這邊。

腳掌在地面輕輕一點,在一陣急促的風聲之中,韓辰那急掠的身形猛然停滯了下來,由極動驀然轉為極靜,顯得是如此的自然,顯然對於這八步趕蟬,韓辰已然是參悟的極深了。

此時,韓辰在距紫瞳獅虎十丈之外處,靜靜的站立著,臉色微微有些凝重,雙眼緊緊的盯著不遠處那匍匐趴在地上的紫瞳獅虎。

雖然此時的紫瞳獅虎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似乎是受了極重的傷,但憑藉著敏銳的靈魂感知,將先前的一幕觀徹的明明白白的韓辰,卻是很清楚,此時這紫瞳獅虎根本是在偽裝,它受的傷根本沒有想象中的那般重。

剛剛,那由凜冬一式所催發出來的劍芒,雖然看似沒有受到紫瞳獅虎靈魂力量的影響,直接從其腰腹間穿透過去,對後者造成極大的創傷。

但韓辰卻是很清楚的感知到了。那道黑色劍芒其實最終還是受到了一些影響。

那一劍,韓辰的目標原本是紫瞳獅虎的腰腹位置,而其用意打的自然也是希望能夠一劍將其斬斷的想法。

而最後的結果也沒有偏離,的確是從紫瞳獅虎的腰腹位置一穿而過,但其實,那個時候,劍芒的角度在後者靈魂力量大影響下,已然發生了偏離。

偏離的角度雖然不大,但卻極為微妙。

此時的紫瞳獅虎腰腹位置那一道長長的傷痕,雖然看上去很是驚人。但若是仔細看的話。便會發現,那道傷痕處其實並沒有多少的血液流出來。

因為那個位置並沒有任何的器官存在,有的只是厚厚的皮肉。

換句話說,韓辰這一劍。僅僅只是在紫瞳獅虎的身上割了一下。雖然看似切割口有些大了。但對於身軀龐大的紫瞳獅虎而言,這不過是皮外傷罷了,根本沒有多少的影響。

「呵呵。你慢慢來,為師先去給你看管一下雪靈火芝!」這個時候,身形略顯虛幻的鬼谷子從韓辰的身旁緩緩顯現出來,對著後者微微一笑,旋即身形飄然而起,向著不遠處的那株顏色暗紅,早已經沒有先前那般威勢的雪靈火芝飄飛而去。

「嗯!」韓辰輕輕點點頭。

就在韓辰剛剛做出回應的剎那,只見不遠處,那趴伏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紫瞳獅虎驀然站了起來,一雙紫色眼瞳死死盯著此時已然出現在了雪靈火芝旁邊的鬼谷子,長滿獠牙的巨嘴張開,發出一聲充滿怒意的吼聲。

吼!

「呵呵,小傢伙,你的敵人可不是我!」望著那充滿怒意的紫瞳獅虎,鬼谷子微微一笑,抬手指著不遠處的韓辰,道:「你的敵人是他!」

聽到鬼谷子的話,韓辰頓時翻了個白眼,但卻也沒有反駁。不過真正讓他感到無語的卻是。

在鬼谷子的話音落下之後,那紫瞳獅虎好似聽懂了一般,四肢邁動,果然將頭轉向了他這邊。

「吼!」巨嘴張開,腥臭的涎水從獠牙齒縫間流淌下來,一聲充滿威脅性的怒吼從其喉嚨間響徹而起,向著韓辰這邊傳盪過來。

望著這一幕,韓辰的嘴角微微有些抽搐起來。這三階的紫瞳獅虎的靈智不是連三歲孩童不如嗎?什麼時候會這麼聽話了?

儘管如此,不過韓辰卻也隱隱能夠猜到,這紫瞳獅虎之所以會如此聽鬼谷子話,恐怕也是因為鬼谷子實力的關係,再一個便是靈魂力量的壓迫。

靈魂力量不比真氣、真元修為,強大的靈魂對弱小的靈魂有著天生性的壓迫感,在這種壓迫感下,即便是靈智低下連三歲孩童也不如的紫瞳獅虎,也會直到應該做出何種選擇。

抬頭望著對面的大傢伙,韓辰輕輕吸了口氣。既然已經出手了,便再也沒有回頭路。

要麼,將這紫瞳獅虎殺了,奪得雪靈火芝。要麼,被這紫瞳獅虎擊敗,然後為保性命,直接跑路,但同時這也意味著將要放棄雪靈火芝!

這一戰,只有這兩種結果,沒有第三條路可以選。

不遠處,紫瞳獅虎那一雙紫色的眼瞳緊緊的盯著韓辰,粗壯的四肢緩緩邁動,巨大的頭顱不住的上下搖擺,獠牙緊咬,低沉而連綿的低吼聲從其喉嚨間不斷傳盪而出,顯示著它已經憤怒到了極點了。

韓辰渾身的肌肉也在此刻緩緩繃緊了起來,體內丹田內氣旋中的真氣如浪潮般,滾滾涌動,在經脈之中迅速流淌,帶起一**強盛的力量感。

握著墨寒劍的手掌微微緊了緊,韓辰目光微微下移,落在了紫瞳獅虎的腰腹上的那到傷痕上。

儘管那道傷痕並不算太深,而且也是在皮肉極厚之處,並沒有傷及到要害,但殷紅的血液還是順著傷口緩緩流淌出來,滴滴的落到地面上,隨後瞬間被凍結成血色冰晶。

目光收回,韓辰的雙眼微微眯了起來。

雖然在紫瞳獅虎靈魂力量的影響下,凜冬一式的威力被降低到了最小,僅僅造成了些許的皮肉傷勢。

但傷勢就是傷勢,無論大小還是深淺,哪怕只是一道擦破皮肉的傷口,在對手的眼中,那便是弱點。

再強的敵人,只要找到弱點,想要擊敗,便不再那麼困難。

韓辰雙眼一睜,漆黑的雙眸中陡然浮現出兩道精光,膝蓋微微一彎,強大的力量於其腳底陡然爆發而出,『嘭』的一聲,地面寸寸龜裂,如蜘蛛網般的裂縫,直接覆蓋了方圓數米大小。

韓辰身形一閃,如一道黑色驚鴻般,猛然爆射而出,向著對面的紫瞳獅虎撲了過去。

吼!

在韓辰發動攻勢的瞬間,那紫瞳獅虎巨嘴張開,發出一聲怒聲咆哮,四肢邁動,也是向著韓辰沖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