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然的對撞在一起。

Home - 未分類 - 悍然的對撞在一起。

一秒鐘~兩秒鐘~

嗡~

兩股更加龐大的氣勢,從戰場中突然爆發,毀滅與破壞,夾雜著藍色與黑色的光芒,轟然擴散四周。

所有的煙塵被盡數吹散。

周圍的惡魔,無論是阿克蒙德,還是各個頭領,望著煙塵落下的一幕,只見兩個惡魔移動不動的對峙著,兩人只是相隔一步,死死的盯著對方。

藍色的火焰~黑色的火焰,毀滅的氣息~破壞的意志,

雙方的氣勢在空中糾纏盤旋,最終居然融為了一體。

最終在高高的天空中形成了一副畫面。

「嗷~」

一頭龐大的黑暗獸從中一閃而過,發出了震天的怒吼。

兩者同時倒退數步,徹底的分離開來。

氣勢也隨時轟然潰散。

「這是……」眾魔不明所以,望著突然出現又消失的黑暗獸圖案,盡數失語。

「呼!」

然而,阿克蒙德身後的女魔卻長長的出了口氣,似乎放下了心。

「是黑暗獸的遺族嗎?亦或是受到黑暗獸青睞的家族!這麼說巴爾肯定和那個禁忌沒關係了!而墨菲斯托既然是他的哥哥,當然也沒關係了!」

「不過,看那頭龐大的黑暗獸圖像,絕對是一頭成年的王者級別的傢伙,比傳奇惡魔還要強大的存在~擁有這種黑暗獸的青睞,難道他們是來自更深層的大貴族惡魔?」想到這裡,女魔心中陡然一驚,隨即冒出了無比的驚喜。

「這可比發現的那顆已經快要死亡的黑暗獸心臟有價值多了!」

「如果是這樣,把他們拉攏回自己的大惡魔家族,到時候家族中就會擁有黑暗獸的青睞,然後深淵意志…….」女魔眼中閃動著莫名的光澤,心中越來越興奮。

而同樣知道些什麼的其他強大惡魔,望著『兄弟』二人的的臉色都微微一變。

更加的忌憚。

再看場中相互盯著對方的巴爾和墨菲斯托。

二者眼角的餘光看著四周眾人呆泄的表情,臉上浮現出神秘的笑容。

一道聲音在兩具身體里輕輕的蕩漾著。

「從今天開始,你就正式出世了啊!我的『哥哥』,墨菲斯托!」

「嘖嘖,這種自己叫自己哥哥的感覺還真是奇妙啊!」

爾東晟感嘆著,似乎他這次策劃墨菲斯托出世的計劃,玩的很嗨啊!

本來,他只是想讓墨菲斯托以一個親族敵對者的姿態出現在所有人,包括毀滅戰隊的面前,但是當剛剛那個氣勢糾結時,蘊含而出的黑暗獸的投影后,似乎有一些有趣的事情發生了。

征服美職籃 「這種情況,這種氣勢投影形勢~根據那個惡魔術士的記憶,似乎是某些高貴血統的的象徵啊!」

「黑暗獸的青睞家族,亦或是黑暗獸的遺族~」

「嘿嘿,還真是不錯的東西!」

「這次,終於有個靠譜點的身份了!」

「誰也不會想到,自己是來自那個毀滅的小世界里了!」

「意外之喜啊!」

……(未完待續。) 翻動著腦海中的知識,爾東晟的笑容越來越大。

一個計劃陡然在他的心中形成!

要說深淵惡魔種類何止千千萬萬,數量更是多的數不勝數。

但是公認的頂級惡魔貴族也就是那麼一小撮,極其稀少的一部分,整個數量還不到惡魔全體數量的億萬分之一。

何為貴族?

在深淵中,惡魔貴族分為兩類!

在深淵中並不以你的勢力或者權利而分封你為貴族,而是看的是你個人的實力還有傳承的惡魔血統!

甚至對深淵意志的貢獻!

有強大的實力,高人一等的血脈,並且對深淵意志產生了巨大的貢獻,這樣你就可能會被深淵分封為貴族!

這些是第一類,因為實力而產生的強悍派貴族!

這類貴族往往一開始都是獨行的惡魔,但是隨著歲月推移,這個最初的貴族血脈流傳開來,組成了以某個貴族始祖為首的貴族家族,當然,受深淵承認的貴族惡魔只有始祖一個人,其他子嗣的並不被深淵承認,但是因為他們擁有貴族惡魔始祖的血脈,所以天生的實力就高人一等,這些人雖不是真正的惡魔貴族,但是卻被深淵中的惡魔普遍承認為貴族。

相對於這種第一類的深淵惡魔貴族,還有一種更加稀少的特殊種類貴族。

這種第二類的特殊貴族在所有的惡魔貴族中,相當的稀少,甚至少的可憐。

而在這些特殊的貴族中,黑暗獸青睞的惡魔,還有黑暗獸遺族,確是最著名的兩個惡魔特殊貴族。

兩種特殊的貴族惡魔都是受到黑暗獸賞賜或者注視的惡魔,一個受黑暗獸情緒意志所注視,一個受黑暗獸的能量所注視!而被這種天生代言深淵意志的恐怖怪獸所注意青睞,那就相當於被深淵意志所青睞!

所以這種不是深淵意志所授予的惡魔貴族,卻變向的成為了令一種特殊的貴族,甚至因為可以調用黑暗獸的能量和意志,這種特殊的貴族更是讓人恐怖。

但是想要讓瘋狂的黑暗獸青睞,難度比成為第一種貴族還要艱難!

特殊的貴族,既然稱之為特殊,就是因為他們稀少,而不可多得!

「看起來,著兩個傢伙,似乎是黑暗遺族啊,受那隻黑暗獸王者的意志所注視!毀滅與破壞共存的黑暗獸王者,如此強大的能量等級,堪比惡魔之主!」

「以前居然從沒有聽說過這隻王者級別的黑暗獸,難道真的是來自深層的傢伙?」女魔望著對峙的兩人,嘴裡吶吶自語。

「啪啪!」

「兩位大人,暫時休戰如何?給在下一個面子!」阿克蒙德心中閃過無數的念頭,嘴上卻含笑著,瞬間插入了兩人的戰場。

而巴爾和墨菲斯對視了一眼,放下了手中的動作。

「哥哥,許多年沒見,我們敘敘舊如何?」巴爾建議到,轉身向著一個桌子走去,墨菲斯托跟在身後默然不語。

二人居然都沒帶搭理阿克蒙德,就這麼走了。

嘴角抽了抽,阿克蒙德的眼中閃過一絲憤怒,隨即隱藏了下來。

「現在,還不是時候~等到門戶開始時……」

「哼哼!」

阿克蒙德也返回了自己的桌子,開始了剛剛被打斷的話語。

一眾惡魔也各自回歸了自己的地盤,只是望著那一黑一藍兩道身影,眼中充滿了警惕。所有惡魔都遠遠的離開他們。

只有毀滅戰隊仍舊忠心耿耿的守在巴爾身邊,戒備的看著墨菲斯托。

不知為何,希爾捷總是感覺墨菲斯托怪怪的,似乎這股氣息曾經感受過一般。

而且,什麼時候巴爾大人多了一個哥哥?

這還真是稀奇。

就這麼死死的盯著墨菲斯托,她陷入了沉思。

……

外界的討論這個時候又開始了,只不過這次誰都明智的沒有在往爾東晟的身上潑髒水。

即使阿克蒙德這個時候也沒有繼續之前的話題,而只是簡單的敘說了一下此時打開門戶的困境。

「這麼說,阿克蒙德大人沒有足夠的血水打開門戶了?」三眼魔君聽完阿克蒙德的解釋后,隨即淡淡的說道,同時微微的瞥了一眼巴爾兩魔。

不用為,為何缺少血水這東西,絕對和那個毀滅之王巴爾脫不了干係!

這不過這個時候,面對一籃一黑的兩道魔影,真的沒人趕去頂風招惹。

「是的,只要有足夠的血水,凝聚成血液精華,通過那個陣法獻祭給深淵,其中的門戶就會洞開,到時候,所有人都可以進去!」說這句話的時候,阿克蒙德有意提高了聲音,讓全城的惡魔都可以清晰的聽到。

「什麼?所有人?沒有人數限制?」虛幻王有些不可置信。

「這怎麼可能!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南方的王者也不淡定了。

「當然,在門戶還沒有徹底的崩碎前,能量為用盡時,任何惡魔都可以進去!」阿克蒙德無比肯定的說道。

「不過,裡面有什麼危險我就不知道了,當然我也會進去,你們也不用怕我刷什麼陰謀詭計!」阿克蒙德繼續淡淡的說道。

眾人心中一松,隨即放心下來,既然阿克蒙德都進去了,他們還怕什麼!

至於他們進去后外界會怎麼樣,會不會被篡位什麼的,又有哪個頭領在乎呢?

相對於進入深淵層,從而晉陞惡魔等級,成為真正的**大惡魔,這些外在的東西,都是可以拋棄的!

惡魔們永遠都是以追求實力為主,如果親手殺死子嗣可以得到強大實力的話,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做的。

惡魔嘛~永遠都是最殘酷,最黑暗的種族!

沒有之一!

這也是全宇宙無數的陽光位面最頭疼的存在。

此刻,宴會進入了最嗨的階段當惡魔們明白只是缺少血液精華后,所有惡魔都不禁鬆了口氣。

只是些血液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自己領地里野獸多的是,實在不行……

甚至有的惡魔領主開始嘀嘀咕咕起來,在策劃著什麼。

而爾東晟這一桌子,小豆丁從希爾捷的懷裡爬了過來,坐在爾東晟的面前,叼著一個小果果,饒有興趣的看著墨菲斯托。

望著墨菲斯托幽藍色的頭髮,小眼珠子轉動著,似乎在考慮著什麼鬼主意。

小傢伙鼻子聳動著,使勁的聞了聞,似乎像是在確定什麼一般。

沒一會,只見這個小傢伙眼睛一亮,然後便在其他毀滅戰隊成員驚駭的目光下,興高采烈的飛到了墨菲斯托藍色的頭髮上。

「呀呀!」小手,小魚尾並用,甚至加上小嘴巴,邊踩邊揪,又揉又搓的,樣子玩的很嗨!

似乎一點也不認生!

「這……」周圍的惡魔駭然。

這個小傢伙的膽子可真夠大的!

無數的惡魔咂舌!

爾東晟心裡微微的苦笑了一下,就知道,瞞不過這個小傢伙,也不知道為何,這個小東西不管在任何地方,不管爾東晟如何的變身,總能一眼就把他認出來!

看看現在這個樣子,似乎這個小東西已經把他這個**認出來了!

爾東晟趕忙的傳聲,讓這個小豆丁保密,而小貝兒則是趴在墨菲斯托的頭上,悠悠然的伸出了三個小手指,想了想又伸出了三個,最後把兩隻手全伸了出來。同時小魚尾也擺動著,充當一個數字!

爾東晟:「……」

無奈之極,只能默然的點了點頭,不就是是一個白果果嘛!

給你就是了!

想到回去還要應付那隻肯定會認出來自己這個**的小蘿莉,爾東晟就頗感頭痛,痛並快樂著。

「咯咯,看來,這個小東西似乎十分喜歡墨菲斯託大人啊!」就在爾東晟頭疼的時候,一道**的女生從旁邊響起。

爾東晟(墨菲斯托)一同望去,只見一位美麗至極的女魔款款走來。

這是阿克蒙德的那個『女兒』,此時她的面紗已經摘下,露出了讓天下女魔都妒忌的美麗臉蛋,不同於希爾捷妖精們的那種冷酷,不同於魅魔那種**入骨,也不同美杜莎那樣清冷,這個不知何種族的女魔是一種清純中帶著一絲**的感覺。

上一秒還像是一個柔柔弱弱的人類公主,下一秒,似乎就變成了一個高高在上的女姓王者!

如此的美貌,如此的氣質,這真的是阿克蒙德的女兒?

隨著這個女魔的到來,一股撲鼻的清香傳遞而至,如空谷幽蘭,清香卻不熾烈,綿綿不絕,卻不濃郁。

整個身體都包裹在英武的護甲下,讓這個美麗動人的女魔更顯出了一種少有的英武氣質。

如此多**的氣質顯露於一身,可想而知,周圍惡魔的情況!

「咕嚕~」

「咕嚕~」

無數惡魔的吞口水聲響起,眼中的**熾燃,死死的盯著向爾東晟一步步走來的女魔。

就連毀滅戰隊的幾個隊長也不禁有些呆愣,望著這個如同天工造物的完美女魔,盡數失陷。

希爾捷妒忌的看著如同完美化身的女魔,望著自己的胸口,不禁有些自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