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這一次把年輕人直接打的嘴裡飆血。

Home - 未分類 - 「啪」,這一次把年輕人直接打的嘴裡飆血。

年輕人沒想到這一次姚宇還會打自己的臉,「咳咳」年輕人吐出一口老血,但是裡面居然還有一點白白的東西。

「哇呀呀,小子,你竟然敢打掉我的牙齒,我跟你沒完。」年輕人怒吼道。 這時候大頭哥也說道:「小子,這次我可是看見了你動手的,怪不得我們了,兄弟們,給我上,打殘他。」說完大頭哥還首先的就沖了上去。

姚宇笑了笑,對於這些頭腦簡單,四肢也不發達的普通人,姚宇順手就抄起了身邊的一個板凳,就沖了上去。

「啪啪啪。」姚宇一上去就對著人頭拍了過去,直接就放倒了三個,而同時伴隨著三聲慘叫。

接著姚宇使用巧力,只要每一次大頭哥他們那幫人快要打到姚宇的時候,姚宇都借著神行術,輕鬆的躲開了。

「特么的,這小子精明的很,你們小心點。」大頭哥大聲提醒道。

大頭哥說話的同時,這邊又有三個人倒下去,看的年輕人是急在心裡。

眨眼間,大頭哥和他所謂的手下全都被姚宇給拍趴下了,還有一個人更是之際被姚宇一板凳給拍出了這個包間,讓他玩了一次穿牆人的遊戲。

「小子,真有你的,有本事你站在那裡別動,在、、、在那裡等著。」年輕人看著姚宇拿著板凳向著自己走過來,於是結結巴巴的說道。

「啪」姚宇直接一板凳扔了過去,把年輕人給打暈了。

「切,你讓我在這裡等著我就得在這裡等著啊,神經病。」說完姚宇還很不屑的看了年輕人一眼,抱著昏迷的柳冰狐就離開了。

此刻姚宇可以感受得到柳冰狐身上傳出來的提醒,這讓他不禁一時的失神。

姚宇打了一輛車,就把柳冰狐給送回了盛啟賓館。

看著躺在床上熟睡的柳冰狐,姚宇只好回到了學校,這件事他認為得先給王曉玲解釋一下比較好,萬一要是在跟她說之前被發現的話,那就更不好解釋了。

於是姚宇就把事情簡單的跟王曉玲說了一遍,雖然王曉玲心裡十分的不願意,不過也找不出什麼毛病,只好同意了這件事。

「師傅,你中午是不是和那個叫柳冰狐的出去開房了啊。」藍雪兒這時候湊過來說道,雖然聲音很小,不過還是被附近的幾個同學給聽見了,這時候也都轉過頭來看著姚宇。

「這個,雪兒你別亂說,沒有的事。」姚宇解釋道。

「可是你中午去哪了?是不是去賓館了啊。」藍雪兒睜著大眼睛問道。

「嘎」姚宇中午還真去過賓館,不過他也不是去開房的啊,剛剛不是都跟王曉玲解釋過了么,對啊,不是和王曉玲解釋過了么。

「這關你什麼事?」姚宇冒出了天大的一個問號。

「這、、、、我就是好奇嘛。」藍雪兒牽強的解釋道,是啊,這關自己什麼事啊,自己操心個什麼勁啊。

「算了,你還是回去上課吧?」姚宇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和藍雪兒呆的越久,他就感覺自己會死的越慘,這妞成天就只會給自己找麻煩。

「額。」藍雪兒這次倒是沒有說什麼,點頭就離開了。

…….

下午放學的時候,姚宇和王曉玲又坐著藍雪兒的車會賓館了。

「她人呢?」王曉玲問道。

「額,她現在在我們住的房間里的客廳里睡著,也不知道醒了沒有,中午她喝高了,我才帶她回來的。」姚宇說道,他覺得這時候還是再和王曉玲說一下比較好。

「恩。」王曉玲點點頭算是知道了。

「師傅、、、、」藍雪兒開口就要說話。

「閉嘴。」姚宇直接呵斥道。

這妞一開口就會給自己找麻煩,姚宇乾脆就讓他閉嘴好了。

「嗚嗚,玲姐姐,師傅欺負我。」說完藍雪兒還搖了搖王曉玲的胳膊。

藍雪兒和王曉玲經過這些天的幾處,關係本來就很好,現在又聽到姚宇竟然了柳冰狐說自己的好姐妹,自然就不願意了。

看著王曉玲那快要殺人的目光,姚宇只好訕訕的閉上了嘴巴。

「我先去看看她怎麼樣了?「姚宇找了個借口就趁機溜開了。

王曉玲和藍雪兒回到了房間。

……

三人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而柳冰狐當時只是被酒勁給沖暈了,這隻會造成人短暫性的沉睡,所以柳冰狐在三個小時后就已經醒過來了,不過她醒來后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也不敢亂走,只好在這裡繼續等著人來了。

姚宇來到柳冰狐房間的時候,發現柳冰狐正在玩著手機。

「你醒了?」姚宇進門就笑著問道。

「這是哪裡?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柳冰狐疑惑的問道。

「額,這是盛啟賓館,是你中午喝醉了,我把你抱回來的。」姚宇笑著說道。

「什麼!!!是你抱著我回來的。」柳冰狐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大聲的說道。

「對,對啊?有什麼問題么?」姚宇一陣汗的說道。

「流氓,哼。」柳冰狐冷哼一聲說道。

這時候王曉玲也剛好來到了房間,自然就聽見了柳冰狐的話。

「你說誰流氓?別人好心帶你回來,你不道謝也就算了,還在這裡罵別人,還真是好意思啊!」王曉玲不悅的說道。

「是額,是額,要是師傅不帶你回來,你早就被別人帶走了額。」藍雪兒也補充道。

「你、、、「柳冰狐被王曉玲的話說的一陣鬱悶,半天說不出話來。

「好了,你們都不要說了,既然你已經醒了,那我們就先出去吃一點東西,今晚你就住在這裡吧,你一個人回去我放心。」姚宇建議道。

柳冰狐沒有說話,「玲姐姐,今晚你們不能過二人世界了額。」藍雪兒這時候說道。

「哼」王曉玲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即使自己再怎麼不滿意,總不能當著姚宇的面吧柳冰狐給趕出去吧,這不是讓姚宇失信於鬼么。

「那我們走吧,我的肚子還真有點餓了呢?」姚宇笑著說道。

於是四人又出了盛啟賓館,現在天色也變暗了,街上沒什麼行人,姚宇一個人呆著三個美女,倒是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師傅,你說這個世界上不會真的有鬼吧?」藍雪兒突然問道。

「你說呢?」姚宇白了藍雪兒一眼說道,上一次不就是她和自己去捉鬼的么,明知故問。

「那一定有了,最近我在電視上看見什麼鬼殺人事件,要是有一隻鬼能讓我們玩玩就好了。」藍雪兒戳著手指頭說道。

「額」姚宇簡直就是無語,這個妞不能以常人的思維來度量,別人是捉鬼,她是玩鬼啊。 四人又來到了以前姚宇經常來的小吃攤。

「咦,那個老人呢?怎麼不見了。」王曉玲疑惑的問道。

「額,可能是搬走了吧,我們這麼久都沒來了。」姚宇解釋道,說實話,姚宇也覺得很奇怪,老人是為了自己老伴的醫藥費才出來擺攤的,怎麼會搬走呢,難道是出了什麼事情不成,姚宇猜想。

「那還真是可惜,真懷念那個味道呢?」王曉玲有些失望的說道。

「那我們去別家看看吧。」姚宇說道。

說完四人又繼續向前走去。

看了一會,四人找了一個算是比較乾淨,簡潔的小攤的找了位置坐下。

由於這個縣城一直都沒有發生什麼駭人聽聞的事件,所以晚上活動的人也越來越多,少了很多忌諱。

王曉玲隨便叫了一點小吃,又叫了四杯飲料。

三女倒是沒吃多少,因為女生再怎麼餓都吃不了多少東西,男生可就不一樣,要是餓起來,起碼也能幹掉三四斤的糧食啊。

吃完了飯,四人就向著回賓館的路走去,由於路不是很遠。藍雪兒就沒有開車,所以四人打算走回去。

剛走到上一次姚海秋和陳慧蓉走到的橋頭的時候,姚宇突然感受到一種熟悉的氣息,這是修鍊者才能感到的氣息。

就在姚宇運轉真元開始防禦的時候,姚宇又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氣息,不過這一股氣息和上一次的不同,這是修鍊者的氣息,而且似乎距離自己很近,就在姚宇想要打開自己的神識一查究竟的時候,這一股氣息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突然消失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莫非這個縣城有一個修鍊者在附近監視自己,難道是那個神秘的黑衣人不成。

不管了,那一股黑暗的氣息還在附近,說不一定又在哪一個角落裡害人,現在還是去探一探情況比較好,姚宇心想。

「玲,你們三人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姚宇轉頭對著三人說道。

姚宇經常夜晚有事,現在王曉玲也已經習慣了,所以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恩,那你自己小心點,我們就先走了。「王曉玲說道,她知道姚宇不讓自己摻合這件事情,可能是關於修鍊界的一些事情,他不想自己出什麼事情而已,所以王曉玲也不給姚宇添亂,很輕易的就點頭同意了。

「不用了,我不回去了。」柳冰狐這時候說道,她知道自己不受王曉玲的接待,而且要是回去賓館的話,那麼回去以後,即使王曉玲不排擠自己,旁邊那個惹人厭的小妞也一定會給自己找麻煩,女人一般都比男人細心,經過她的觀察,藍雪兒看起來瘋瘋癲癲的,但是那是大智若愚,精明著呢,柳冰狐才不想回去受兩人的冷眼呢。

「冰狐,別鬧了,我現在還有事情?你還是先跟他們回去比較好,不然我不放心。」姚宇笑著說道。

「不用了,我沒事,我在街上先逛一會,待會我還是回學校去算了。」柳冰狐說道。

姚宇知道柳冰狐的個性,要是她決定的事情,就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沒辦法。「那好吧,那你自己小心點。」姚宇無奈的說道。

「恩」柳冰狐點了點頭,就先離開了。

姚宇找了一個比較偏僻的小巷,施展出神行術,就飛身到了五百米的高空,鳥瞰著整個縣城,下面的景色一目了然。

就在姚宇東張西望的時候,在東北望的方向,姚宇發現了一團黑里透著綠色的濃霧。

「不好。」姚宇輕聲叫道,就以最快的速度直接向著黑霧的地方俯衝下去。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殺人?」姚宇呵斥道,對於這種把人命不放在眼裡的妖魔,姚宇只想除之而後快。

黑綠霧似乎聽懂了姚宇說的話,濃霧開始慢慢的消散而去,知道完全消失,裡面竟然出現了一個皮膚綠色的人,頭上和雙臂上還長著長長的肉刺一類的東西,怎麼看都像是一個怪物。

「呵呵,又來了一個獵物,沒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那就乖乖做我的午餐吧。」綠魔用低沉的聲音說道,說完就向著姚宇衝過來。

姚宇撐開自己的防禦結界,同時手上出現了一團綠色的能量球。

就在綠魔距離姚宇只有五米距離的時候,一掌拍出,綠魔沒想到姚宇是修鍊者,所以不防備之下,被打了個結實。

「轟」綠魔直接倒飛了出去,飛出了三丈遠才停下來,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同時嘴裡吐出一口藍色老血,顯然是受了嚴重的內傷。

「你,你是、、、修鍊者。」綠魔斷斷續續的說道。

「不好意思,剛剛沒通知你,現在你可以下地獄了,受死吧。「說完姚宇又是一個閃身,一掌打在了綠魔的頭上,對於這樣的妖物,姚宇沒有任何同情心而言,直接就結束了它的性命。

解決了這一切,姚宇就離開了。

就在姚宇走後,綠魔消失的地方,出現了一圈圈能量波動,接著一個黑色的通道就浮現出來。

「哼,真是沒用的廢物,早就告訴你不要亂來了你就是不聽,真是死不足惜。」裡面走出來一個黑色的人影說道。

「不過你死的還算有點價值,起碼讓我知道了隱藏在這個縣城裡的修鍊者,哈哈哈、、、、「說完就連同黑色通道一起消失了。

姚宇回到賓館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回到了賓館,王曉玲和藍雪兒兩人正在客廳里看電視。

「你回來了?事情辦得怎麼樣?」王曉玲問道。

「額,已經沒事了。」姚宇回答道。

姚宇坐在了沙發上,就想要給柳冰狐打電話問一下她是否安全回到學校了,可是一直沒人接,這讓姚宇很是擔心。

「我有事出去一下,你們呆在家裡,不要出門。」姚宇說道,他實在是很擔心柳冰狐,要是出什麼事情。那怎麼對得起她的那個死鬼哥哥啊。

「現在又要出去啊,你不是把事情辦完了么?現在還有什麼事情啊。」王曉玲疑惑的問道。

「額,我給柳冰狐打電話,可是沒人接,我擔心她會出什麼事情,所以就出看看。」又要笑著說道。

「不許去!!!」王曉玲直接一口回絕道。

「玲,柳冰狐、、、」話還沒說完,門外就響起了一陣敲門聲音,打斷了姚宇的話。 於是姚宇起身就去開門。

打開門一看,姚宇就愣在當場,因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柳冰狐。

「冰狐,我正打算去找你呢,結果你就來了,我還擔心你出什麼事情呢?「姚宇笑著說道。

可是柳冰狐半天都沒有回答姚宇,只是獃獃的站在那裡,看著姚宇。

姚宇看柳冰狐神色有點不正常,「冰狐,你怎麼了,還是先進來說話吧。」

柳冰狐表情木訥,就像木偶人一般的走進了屋裡。

「咦,冰狐姐姐不是回學校去了么?怎麼又回來了啊。」藍雪兒奇怪的說道。

「哼」王曉玲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姚宇看見王曉玲現在的表情,知道她現在心裡很不滿意。弄得他現在心裡一陣緊張。

柳冰狐坐在了沙發上,就那麼獃獃的看著電視。

「冰狐姐姐好像有點不對勁啊?難道是中邪了。」藍雪兒看著柳冰狐疑惑的說道。

「雪兒,別管閑事,她怎麼樣有人關心,就用不著你操這份心了。」王曉玲有些生氣的說道,女生其實是很瘋狂的,特別是在吃醋的時候,那簡直就是老虎屁股摸不得。

「額,那好吧,玲姐姐。」藍雪兒嘟著嘴說道。

姚宇聞言,心裡更是一陣虛驚。

「冰狐,你沒事吧,我看你失魂落魄的,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啊?」姚宇關懷的問道。

可是柳冰狐還是獃獃的坐在那裡,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電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