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聯美高層和布洛克里共同的決定,他們在反思上一部電影失敗時,順便就把男主角給反思飛了。

Home - 未分類 - 這是聯美高層和布洛克里共同的決定,他們在反思上一部電影失敗時,順便就把男主角給反思飛了。

但因為威廉名字的重新加入,不少善於聯想的媒體,就把換演員一事算到了威廉頭上。

「喜新厭舊是威廉和米格這一個圈子裡所有人的共同愛好嗎?」薩巴蒂諾笑著在家裡給威廉讀當天的娛樂版報紙,「來解釋一下唄,你也快成渣男了。」

「大人,我冤枉啊!」威廉表情誇張,很顯然是沒把報道放在心上,和薩巴蒂諾鬧著玩。

「冤枉!」路西維德立刻旗幟鮮明的站隊。

「喵~」棉花糖……專心喝水,一張大餅臉上蹭的到處都是水花。

薩巴蒂諾繼續似笑非笑的看著威廉。

「我明明心裡只有你一個!」威廉很會說情話。

薩巴蒂諾忍了又忍,忍了又忍,耳朵最後還是不爭氣的紅了。

路西維德和棉花糖卻猛地一起抬頭,表示抗議,那我呢,那我呢,那我呢?!

_(:3」∠)_果然還是一個身負罪孽的渣男呢。 《雨人》前前後後拍了整整十四個月,從1986年的下半年一直拍到了1987年年底,是米格和威廉經歷製作過的電影中,拍攝周期最長的,因為……

米格這個為了藝術,就敢往死作的小妖精,橫生枝節又給電影加了第四個男主角。準確的說,其實是米格覺得兩個湯姆外加一個尼爾,都演不出他要的「雨人」的感覺,於是他就力排眾議,準備重新找個「雨人」。

可是合適的演員哪裡是那麼好照的呢?

連奧斯卡影帝尼爾,都敗在了「長的太好看」上,造型師佩佩無論怎麼把他往丑里扮都不行。

「長得帥,怪我咯?」

八十年代的好萊塢,已經開始流行起了尼爾和克魯斯這樣的奶油小生,曾經周正的漢克斯倒是顯得不那麼帥了,可是,演技還沒到那個份上。

漢克斯肯定是有演技的,並且會在磨礪中越來越好,只是,不是現在,不是奧斯卡。

為了「雨人」這個角色的演員,米格真的是下了功夫的去找了,因為「雨人」是整部電影的核心靈魂,演員演不來那種感覺,整部電影就都毀了。

演員不好找,劇本更不好寫。

因為「雨人」被預定給了不知道的誰,威廉只能和聯美的編劇以及2b250死磕,磕出了一個需要四個男人的劇本。

「你最好祈禱你找的『雨人』能表現出色,否則我一定生吃了你,不開玩笑!」熬夜熬的眼球布滿血絲、黑眼圈和卧蠶都出來的威廉,在把好不容易才改出來的劇本扔在米格眼前時如是說。為了這個劇本,威廉和聯美的編劇差不多有一周都沒怎麼休息,看彼此的眼光就像是在看殺父仇人。當然啦,在劇本搞定之後,他們握手言和了。

除了威廉和聯美的編劇以外,還有一個人也在跟著受苦,那就是「餓」的眼睛都綠了的薩巴蒂諾。

「為了米格的任性,這麼折磨自己,值得嗎?」

「值!」

「……」我問這話的意思,可不是為了看你們倆秀恩愛來刺激我的!我才正宮!呸!我是獨一無二的!

「誰讓他是我朋友呢。」威廉大概是因為不斷熬夜,失了在關鍵問題上應有的敏銳,只是情真意切道。如果米格的「作」是錯的,他會毫不猶豫的大耳光往死抽米格;但要是米格的「作」是對的,是為了米格心中認定的情懷與藝術,那麼威廉也就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因為他知道,如果他和米格位置對調,米格也會為他這麼做的。

友誼並不愛情和親情差到哪裡去,他們同樣是能為了摯友豁出去一切的。

薩巴蒂諾深知威廉的為人,因為那樣的威廉,正是他愛他的理由之一,最後薩巴蒂諾只能無奈鬆了口:「你讓米格去看看去年的托尼獎得主的作品吧,說不定會有所收穫。」

托尼獎是是百老匯的最高獎項,不少演技派都是經歷過百老匯的磨練的。

「你其實根本就記得上輩子是誰演的『雨人』吧,對不對?!」威廉「目露凶光」。之前米格為這事急的滿嘴燎泡,威廉就問過薩巴蒂諾一次,希望他能想起上輩子到底是誰演了雨人,得了奧斯卡影帝,但薩巴蒂諾卻一副「我又不關心電影,我哪裡知道」的不咸不淡的表情堵住了威廉,讓威廉以為他真的不知道,如今看來嘛……

「只是偶然想起來了。」薩巴蒂諾無恥的特別光明正大,要不是看最後為難住的反而是威廉,薩巴蒂諾估計也不會「偶爾想起來」。

「你和米格上輩子有仇嗎?」

「沒有。」這輩子有!搶走威廉的注意力什麼的,一同在劇組一待就是一年什麼的,嬸可忍叔不可忍啊!

路西維德和棉花糖同仇敵愾的表示,我們也不能忍!

最後,提前開拍的《雨人》,還是走上了歷史的軌跡,找到了演技派的達斯汀.霍夫曼主演。

達斯汀在1979年的時候,曾與和梅麗爾一起主演過奧斯卡獲獎電影《克萊默夫婦》,梅麗爾又因為《因為我們是一家人》與威廉和米格有過一段很愉快的合作,於是,最終由梅麗爾從中牽線,達斯汀接演了《雨人》。

好萊塢就是這麼一個混人脈的圈子,從入行的第一天起,威廉就明白了這個道理。曾經的善意與示好,如今都成為了回饋他的寶藏。

達斯汀是個演戲極其認真的人,為了演好雨人,在拍攝期間,他還不忘與真正的雨人,也就是這部電影的現實靈感——沙文,共同生活了差不多一年,同吃同住,只為觀察和學習他的一舉一動。為電影《雨人》的細節拍攝,提供了不少寶貴的參考意見。

電影就這樣從1986年,一路拍到了1987年。

在007的新電影《黎明生機》暑期上映后,《雨人》還在抓緊時間拍攝,希望能趕上年底的聖誕檔。因為這部電影不僅有著沖奧的使命,還有著兩千五百萬的投資壓力,票房至少要做到不撲死。

在後世看來,87年是威廉蟄伏冬眠的一年,但其實那年他做了很多事。

《成長的煩惱》第三季的拍攝,《誰是下一個百萬富翁》的籌備,《007之黎明生機》的上映以及《雨人》的拍攝,這些都是眾所周知的。不那麼為人所知的,還有威廉十分看好的小說《夜訪吸血鬼》的再版面市,威廉的出版公司直接簽下了小說作者安妮.賴斯,和她預訂了一整個吸血鬼的系列小說。

為此威廉甚至背上了,「沒想到咱們boss看上去挺嚴肅的一個人,平時竟然還有愛看這種哄小女生玩的愛情小說的興趣,真不愧是一代萌神」的「污名」。

說起來,87年9月份的時候,小萌萌(路西維德:==)也去上幼兒園了,養成了一個不太好的毛病,威廉不開車去送,他就能哭死給他看。這讓威廉不得不也開始重新正視自己的教育,他姨媽和外公那種斯巴達式的鐵血教育不太合適,他的過分溺愛好像也不太合適。

磕磕絆絆第一次學著教育孩子的薩巴蒂諾和威廉,第一次明白了當年父母的為難。想對他好,又怕這好會害了他。

威爾.史密斯和他的搭檔在磨礪一年多之後,也終於在87年發行了首張專輯《rockthehouse》,其中的《girlsain’hingbuttrouble》甚至成為了暢銷單曲。讓威廉也算是大開了眼界,這種明明可以靠演技吃飯,卻非要混唱片界,結果真的混出了個名堂的逆天之感……真的是五味陳雜。

與此同時,米格的前男友艾爾頓.約翰在86年離婚後,就重新和米格恢復了聯繫,甚至問他是否願意出席他正在籌備的88年在麥迪遜花園廣場的演唱會。

威廉和溫蒂對此都不算太看好,米格本人也在猶豫。

然後,就是威廉早就提前和身邊親友打過招呼的「黑色星期一」了。

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在夏天的時候連創新高、顯出一片欣欣向榮的紐約股票市場,突然遭遇寒冬。一天之內,紐約股市的道.瓊斯工業指數就下跌了508點,跌幅高達22.6%。大盤整體下跌91點。這是一個什麼概念?五百億美元就這樣縮水消失了!五百億!一後面有十幾個零!

毫不誇張的說,很多股民一夜之間就從小康變成了赤貧。最可怕的是,這種跌幅還只是個開始,遠遠沒有到達谷底。股民已經被套現,想割肉離開都成了妄想。

由於時差原因,西部很多人還在睡夢中,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變成了窮光蛋。

不過很快的,全世界的人就都知道了,因為這一場經濟危機是世界性的災難。不少有名的股票交易所都歷史性的停市了。整個十月下來,香港全月下跌45.8%;悉尼全月下跌41.8%;倫敦全月下跌26.4%;紐約全月下跌22.6%;多倫多全月下跌22.5%……

不少美國人的投資都是世界性的,不知局限於美國,也就是說他們的損失也是世界性的。

米格大概是所有人里最輕鬆的,因為他並沒有購買股票,他賺來的錢不是捐了基金會就是給了教堂,他連屬於自己的房子都沒有,更不用說投資股票了。

溫蒂也比較保守,只跟著威廉和她未婚夫勞伊買了些賺不了大錢但也不至於賠死的穩定股,在上周五股市關閉之前,就很聽威廉話的全部賣了。一點沒可惜,甚至勸父母也賣了股票。等周末過去,直面慘淡的黑色星期一時,一家人才大呼上帝保佑。

「明明是威爾保佑。」溫蒂在一邊糾正道。

溫蒂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米格深夜開車送她回家時和她的談話,米格問她,你想過嗎?如果沒有威廉,你的生活將是怎麼樣的。

米格說了一個有關於他的比較嚇人的猜測,溫蒂則覺得自己至多是碌碌無為。

但是就在這一天,溫蒂也夢到了那個奇怪的有關於上輩子的夢,就在黑色星期一的這一天……她……

不提也罷,畢竟那只是個夢啊。

只是溫蒂坐在自家沙發上看著新聞時,突然就對當年米格的話有了更多的感觸,她上輩子最後一定是拯救了銀河系吧?這輩子才能在米高梅大樓與威廉搭上那句話。

「你好,我叫溫蒂。」

「我叫威廉。」那個來自英國,在大冬天也只穿著三件套外加風衣的少年,用好聽的rp音,帶她開啟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尼爾比較倒霉,沒能及時把全部的股票賣出,但到底是賣了點,至少回本了。

而常年跟在威廉身後的fbi的彼得組長則開始左右為難一個事情,他得威廉提醒,提前一周半賣了股票的事情,到底要不要和上面打報告呢?不打,算不算知情不報?打了,又會不會顯得自己太不是個東西,威廉好心提醒他避免巨額損失,他卻賣了威廉。

倒是沒有人懷疑過威廉為什麼會提前知道股市震蕩,廢話,他表哥薩巴蒂諾是擺在看到嗎?那可是未成年時就已經在華爾街混成神話,從未失敗過的薩巴蒂諾.勒森布拉。

只提前一周多猜到股市震蕩,都已經算是發揮的有些保守了好嗎?

果然還是跟著薩巴蒂諾混,有肉吃啊。

等等……為什麼不知不覺就在給「敵人」說好話了?我是個fbi啊fbi!但是fbi也要養活家人啊養活家人。 提問:全球的經濟危機來了,日子該怎麼過?

回答:該怎麼過怎麼過。

只要不是賠的傾家蕩產,該上班的還是要上班,該上學的也還是要上學,該去幼兒園的也必須去!沒的逃!

三歲的路西維德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噩耗,比那什麼他聽不懂的經濟危機恐怖多了。

「你就這麼不喜歡幼兒園啊?」溫蒂逗著「坐在汽車裡腿都夠不著地,卻還偏偏自認為自己坐的特別霸道總裁」的少主道,「來跟溫蒂阿姨說說為什麼唄,要是理由好,說不定我就會去幫你說動你表哥了喲~」

這完全就是不負責任的哄鬼了,大人們總愛這麼干。

路西維德表示不上當。他抱著上了年紀就越來越不愛動彈(以前也沒見的多愛動)的棉花糖,和代替威廉來幼兒園接他放學的溫蒂一本正經道:「威爾說,騙小孩的人會長(zhang)長(chang)鼻子。」

路西維德打小說話就慢吞吞的,再配上這麼一句內容,讓溫蒂頓時有一種「不好,被這小鬼看透了」的荒誕感。

幸好,路西維德是個正常的三歲半萌包子,他說這話並不是真的看穿了溫蒂,只是在學著薩巴蒂諾平日里的樣子,「威脅」溫蒂。

是的,「威脅」。

作為至今還相信這個世界上有聖誕老人、牙仙以及復活節兔子的小盆友,路西維德當然也相信說謊真的會長長鼻子。所以他在「語重心長」的「威脅」溫蒂,一定要在聽完他的理由之後,幫忙去說動威廉,否則會長長鼻子,會很醜的!

「幼兒園的人都太蠢、太幼稚了,我覺得我和他們沒有共同語言。」

嫌棄別人幼稚的路西維德小朋友,此時正在吃著一點都不「幼稚」的小兔子形狀的冰激凌,並且頗為忌憚溫蒂怪阿姨會來搶他的。

溫蒂可以很負責任的講,這種事……她真的幹得出來,因為她的冰激凌已經快見底了。

「你為什麼會覺得其他小朋友很蠢?」溫蒂表示,她回去之後肯定不敢和威廉說別讓路西維德去上幼兒園的事,但她肯定要和威廉好好討論一下路西維德的教育問題了,這種別人都是愚蠢的人類的想法,可是中二病病發的典型早期癥狀。

「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是在說其他小朋友?」路西維德一愣。

「……」溫蒂也是一愣,「那你說的是幼兒園裡的誰?」

「老師啊。」路西維德理所當然道。

「……」這就更有問題了,祖宗!正常人不都該嫌棄小朋友嗎?為什麼你會這麼特殊!

「那麼大的人了,還整天用疊字音說話!和我們一起睡午覺!最不能容忍的是,他們竟然要在萬聖節舉辦運動會!cos成各種奇怪樣子的人物舉行運動會!你知道我們班的老師準備打扮成什麼嗎?花椰菜!我最討厭花椰菜了!」

「……那我勸她扮成牛油果,你會多喜歡她一點嗎?」溫蒂記得牛油果是路西維德最近很喜歡吃的東西。

「怎麼可能!」路西維德一張小臉都快皺成包子了,不用說,這點肯定是和薩巴蒂諾學的,他很真誠的在為溫蒂發愁,思維這麼跳躍,到底是怎麼在職場上好好待到今天的呢?不對!「不要轉移話題!」

「好吧,」溫蒂無奈聳肩,被發現了呢,她只能道,「其實你們老師不是幼稚,她只是為了更加貼近你們的思維,說話疊字音是因為以為你們會喜歡,睡午覺和cos都是在起帶頭作用啊,幫助你們養成良好的午睡習慣和熱愛運動的健康性格。」

溫蒂對幼兒園的事情做過不少了解,因為在送路西維德去幼兒園之前,威廉拉著溫蒂參考了很多家私立幼兒園,對比了不少幼兒園的教育理念。

最後,他們才一致選擇了這家教育理念不是以扼殺孩子的童年為代價在培養精英,而是在寓教於樂中成為精英的幼兒園。

總之是肯定要把孩子往精英路上引的。只不過,路西維德的心情同樣也很重要。

溫蒂當初一看幼兒園的師資力量,就覺得路西維德一定會喜歡的。因為他們班上一共只有五個小朋友,卻有十個老師全天候的照顧,平均一個孩子兩個老師,待遇高的讓溫蒂覺得她的小時候和此時的路西維德根本就沒有活在同一個次元。為了讓孩子在幼兒園開心,這些老師可謂是使盡了渾身解數。

但是萬萬沒想到,路西維德卻反而覺得他們這樣很幼稚。

_(:3)∠)_孩子果然很難伺候呢。

「威爾在我兩歲的時候,就已經禁止全家很嗲的對我說話了,那對我的語言學習一點好處都沒有,我需要的是在語言記憶最好的時候,多掌握幾門有用的外語。」

路西維德和溫蒂學的是威廉的原話,他其實還有些懵懂,但卻發自真心的覺得,表哥說的一切都是對的!

路西維德如今也確實是能夠流利的用英語和義大利語進行日常對話了,過段時間,威廉和薩巴蒂諾還在商量著循序漸進的給他加入法語、德語和西班牙語。這些都是薩巴蒂諾小時候經歷過的,他自我感覺適應很良好,無論是這輩子還是上輩子。

「疊字音和說話軟糯含糊什麼的,只有大人才會覺得很萌,但對孩子的教育百害而無一利。」路西維德一臉「我就一點都不覺得那很萌」的總裁臉。

確實覺得小孩子這樣說話很萌的溫蒂,覺得自己的膝蓋中了一槍。

「我會和你們老師反應這個問題的。」最後,溫蒂如是說,最好的幼兒園不是有固定模式的幼兒園,而是應該因材施教!

「但我要的是不去幼兒園。」路西維德不為所動。他一點都不好騙,從他開始學習語言起,他就在被家教潛移默化著語言的藝術,以防他將來被人三言兩語的騙去or轉移注意力。作為註定的家主,路西維德需要乾坤獨斷的專註以及魄力。

不等溫蒂苦惱著該怎麼回答,路西維德就又補充道:「你想長長鼻子嗎?」

如何通過威逼利誘來達到自己的目的,這也是少主的語言的藝術課上要學習的內容。目前來說,路西維德記住了老師的要點,可惜不太會活學活用。

被路西維德萌的差點一臉血的溫蒂,立刻就毫無立場的點頭答應了去和威廉說這事。

路西維德無聊的看著車窗外的略去的倒影,摸了摸真皮的座椅,心想著,唉,溫蒂阿姨真是太沒有挑戰性了。

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溫蒂去找威廉說話的結果,就是第二天和司機保鏢開車來接路西維德回家的人,從溫蒂變成了溫蒂她未婚夫勞伊。 馬大妞的幸福生活 一身高定的西裝,金邊的眼鏡,笑眯眯的樣子看上去就特別像電影裡衣冠禽獸的大反派:「少爺,我來接您回家。」

背著小書包的路西維德,在幼兒園門口遲疑了一下,他在思考現在大喊「綁架啊」會招來多少偷拍狗仔義氣幫忙。

「你要是不乖的話,今天就沒有冰激凌。」

路西維德……挺胸抬頭的上了車,一點都不需要別人幫!註定要成為霸道總裁的少年就是這樣的真漢子!

上了車之後,路西維德對勞伊問道:「威爾呢?」

「他還在忙電影的後期。」勞伊回答,雖然路西維德只是個三歲的孩子,但他在家族裡的地位是僅次於他外公和他哥的,勞伊在還沒成為伯恩斯坦家族的法律顧問之前,對這位少主——至少在表面上——還是十分尊敬的,有問必答,絕不含糊。

只不過,咳,勞伊的回答特別討人厭而已。

「那溫蒂呢?」比起勞伊,路西維德明顯更喜歡很好騙的溫蒂。

「作為你昨天忽悠她的懲罰,今天由我來接你。」溫蒂好忽悠,勞伊和威廉可不那麼好忽悠,溫蒂回去把事情一說,他們就立刻反應過來溫蒂這傻妞兒又被路西維德騙了。所以立刻實行隔絕策略,以免溫蒂和路西維德真的干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

「原來你也知道你並不受歡迎。」所以才會成為「懲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