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次遇到周庭雨,都是姜子盈陪在她身邊的。那個女人對她的心意應該還是跟從前一樣吧?既然自己選擇退出,當然沒有權利干涉別人靠近她的自由,這樣也好,至少那個人不會太孤單。

Home - 未分類 - 這兩次遇到周庭雨,都是姜子盈陪在她身邊的。那個女人對她的心意應該還是跟從前一樣吧?既然自己選擇退出,當然沒有權利干涉別人靠近她的自由,這樣也好,至少那個人不會太孤單。

李珂用胳膊抵韓靈曦,朝周庭雨努努嘴,」過去吧。」

韓靈曦邁出腳步,越是接近周庭雨就越是覺得緊張。第一句話應該說什麼,要給她什麼樣的表情,是一個微笑,還是給一個擁抱?

姜子盈率先看到了韓靈曦,眼中滑過一抹複雜神色。

她提醒周庭雨,」你等的人來了。」

周庭雨立刻回頭,韓靈曦已經近至眼前。

面前的人剪了短髮戴著眼鏡,妝略重,下巴變尖,跟印象中的那張臉不太一樣。周庭雨愣了幾秒,才說:」靈曦,好久不見。」

韓靈曦注視著周庭雨,她臉上的瘀痕已經完全淡去,眼底盛著一抹熟悉的暖意。

」……好久不見。」

四目相對,皆是沉默。韓靈曦想對她笑,可是笑得不自然,想給她一個擁抱,又覺得這樣的動作太唐突了。一時之間尷尬地站在原地,只是跟周庭雨對視著。

李珂咳嗽兩聲,掛上紳士般的微笑對周庭雨說:」周小姐,都怪我們在國外逗留的時間太長,到現在才回來,還來不及請你吃頓飯你就要走了。」

」我想她們需要一點獨處的時間。李先生,閨蜜間有些話題只能給女人聽的,你應該能理解。」姜子盈率先開口,」不如我們先到旁邊坐一坐,給她們一點時間聊聊,我們也聊聊如何?」

」也好。」

跟李珂見面不過寥寥幾次,根本熟悉都算不上,更知道他跟韓靈曦的秘密,姜子盈哪有什麼話跟他聊,不過是想把這男人支開而已。

此刻只剩下兩個人,周庭雨凝視韓靈曦的眼睛,輕輕問:」你這趟旅行……玩得開心嗎?」

韓靈曦點點頭,」當然。李珂帶我去了很多地方,看到很多不一樣的風景。」

本以為周庭雨會聊起出國的細節,但是她並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只淡淡說:」那很好。」

」我媽媽說你上次被撞傷挺嚴重的,對不起,我沒能去看你……現在身體還好嗎?」

」我已經好很多了,不然也不會選今天出國。你的頭髮,剪短了。跟以前不太一樣。」

」嗯,想換個髮型試試。」韓靈曦此時終於笑,」這樣也不錯。」

」……嗯。」

……

曾經最親密的兩個人,再見時連一句自然的問候都說不出口。周庭雨澀然,果然還是做不到。只有用朋友的身份她才願意赴約吧,可是自己卻做不到一個朋友的態度對她。已經想象過很多遍今天相見的場景,也想輕鬆自如跟她說說話,權當是要分別的舊友,但是真的看到韓靈曦,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了。

韓靈曦舉起手中的紙袋,」那個……你要出國,我也不知道該帶些什麼,就買了一條圍巾給你,現在的天氣還用得上。」

她伸著手,周庭雨沒有接,依舊看著她的眼睛說:」你能幫我圍起來嗎?」

」嗯,好。」

韓靈曦把圍巾從紙袋裡拿出來,舉起手小心翼翼繞過周庭雨的頸子,周庭雨也配合地低頭,身體向前傾靠近韓靈曦。她的幾縷長發垂下來落在韓靈曦的手腕上,柔軟細膩,有熟悉的淡香。

手指頓了頓,韓靈曦抬起頭,手忽然被握住了。

周庭雨注意到她戴了絲織手套,」你是不是很冷?」

」也沒有,出去玩的時候不小心把手划傷了,剛在家擦了葯。」

」你手怎麼會划傷的,嚴重嗎?給我看一下……」

關心的語氣無意流露,手也自然而然捧了她的要仔細打量,周庭雨動作做到一半僵住,自己跟她已經不是戀人關係了。

」我沒事,不是很嚴重,過幾天就好了。」

韓靈曦趕緊抽回手,哪裡有什麼划傷,她戴手套其實是為了遮擋手背上的針眼。

周庭雨怔了怔,微笑道:」抱歉,我習慣了,自然而然就……」

明明還是記憶里的那個人,頭髮,眉眼,臉頰,再怎麼變還是她。曾經親密到可以相擁而眠,分享彼此的呼吸,到現在一個觸碰都會被提防。周庭雨沒有讀心術,她不明白韓靈曦怎麼想。

」沒關係。」韓靈曦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轉移話題問:」你到那邊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嗎?知道怎麼到公司報道嗎?」

」總部安排了人來接我,住的地方也是他們提供的。你不用擔心。」

」哦……那很好。這家公司資質不錯,你一定會有更好的發展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還願意回來嗎?回到我身邊。」

韓靈曦心頭一凜,」我……」

」開玩笑的。我覺得既然是朋友,活躍一下氣氛也不錯。」

登機的時間終是要到了。

」我該走了。」

周庭雨看了看時間,」謝謝你今天能來送我。」

韓靈曦盡量讓自己的神情自如起來,」我們之間還需要用謝字嗎?」

」那,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什麼忙?」

」給我一個擁抱。」

不及韓靈曦答應,周庭雨已經率先張開手臂將她抱住,緊緊地抱住。

韓靈曦靠著周庭雨的頸窩,聽到她在耳邊輕輕說:」我本來還以為今天再見面我會表現得很自然,可還是不行,但我會努力的。靈曦,不管怎樣,我只希望你能開心。如果哪一天你仍然需要我,無論我在哪裡,我都會立即回到你身邊。」

手在半空中僵著,緩緩落在她的背上。

姜子盈和李珂已經走至二人身邊。

」好了,我走了。」

周庭雨鬆開韓靈曦,笑容明媚,」靈曦,再見。」

她提著行李箱朝韓靈曦擺擺手,轉身往安檢入口走,姜子盈會送她進去。

韓靈曦站在原地看著那個漸行漸遠的背影,視線逐漸模糊。

從飛機上下來到這裡最多也就十多分鐘吧,你為什麼讓我足足等了半個小時?

你不認識我,總認得你自己的名字吧?

認識是認識,可你把我的名字寫錯了,是’家庭’的’庭’,不是’停下’的’停’。

…….

當初對周庭雨的惡劣態度歷歷在目,如果時間可以重來,韓靈曦一定會用更溫柔的方式對待她。她也一定不會再走那麼快,把那個女人遠遠地甩在自己身後。

韓靈曦當然不會再寫錯她的名字,何止是名字,從周庭雨逐步滲透自己的生活開始,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深刻,別說是一年兩年,哪怕再過五年十年都記得住,韓靈曦想,或許自己這輩子都忘不了那個人了。

李珂的手落在韓靈曦的肩膀上,」就這樣道別了?我們不跟進去嗎?」

韓靈曦轉過臉,李珂錯愕地看到她滿眼的淚。

年少時也曾幻想過無數次自己會遇到什麼樣的愛情,也曾幻想過自己人生因此會有怎樣轟轟烈烈的劇情,可是現在,她根本不想要什麼轟轟烈烈刻骨銘心的經歷,她只想要平平淡淡的生活,跟那個人一起安安穩穩的生活。可是有些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這條路沒有任何人能替自己走。

韓靈曦一邊往外走一邊哭,等到了車前臉上的妝都花了,半點形象也無。所有的故作堅強不過是自欺欺人,她害怕,她真的很害怕。

李珂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只能把肩膀借給她,衣服被她蹭得一塌糊塗。 韓靈曦離開之後,姜子盈將周庭雨一直送到了登機口。她以為周庭雨會至少回頭看一眼,但是從頭到尾,周庭雨連一個轉身都沒有。

她眼底藏著憂鬱,拉著箱子失神地朝前走,一個不小心還撞到了別人的行李。

」庭雨,你沒事吧?」

姜子盈不安地看著她,」剛才,為什麼不讓韓靈曦送你進來呢?」

」既然告別是遲早的事情,再拖延時間還是要告別的。」周庭雨笑笑,」我是不是表現得很差勁?」

面對韓靈曦,她終歸說不出’祝你幸福’這種話。反倒是有種念頭不停地跳出來,但願韓靈曦跟李珂在一起後有了對比,反而發覺自己更好。她是希望韓靈曦能幸福,但是更希望那幸福是自己給的。

一味的糾纏只會增添尷尬而已,就當是給彼此一些冷靜的時間重做選擇。

」庭雨。」姜子盈不明白,」你到底為什麼會那麼喜歡韓靈曦?」

雖說韓靈曦與周庭雨從小就認識,但是她們並不親近,後來還有很多年沒見面。這樣的話自己跟韓靈曦遇到周庭雨的時間是相同的,起點也相差不遠,姜子盈不懂為什麼她獨獨把韓靈曦放進了心裡,僅僅是因為她們住在一起接觸的頻率更高嗎?

」具體的原因是什麼我也不清楚,可要說的話,我能列舉出很多的理由。」

哪怕是知道她對自己有排斥過,仍然會會被她吸引。喜歡從一點點變很多點。周庭雨沒有深究過為什麼,只是那個人女人讓自己心動,不需要更多的理由了。

」我走了,你也快點回去吧。」

周庭雨給了姜子盈一個擁抱,朋友之間的擁抱。

」再見。」

姜子目送她離去,哽在喉口的話還是沒有說出來。

——————————————————————————————————

張鳳蘭打開門看到韓靈曦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嚇壞了,還以為她被人打了,仔細一看是女兒臉上妝花了。韓靈曦捂著臉迅速衝進衛生間清洗,後面跟著似笑非笑的李珂,衣服上也是亂七八糟的一片。

」你們倆這是怎麼回事?」

她莫明其妙,」不是去送庭庭嗎?」

」是送了,不過回來的時候下雨了,靈曦妝讓淋花了,蹭了我一身。」

」外面什麼時候下雨了?」

」哦,是陣雨,機場那裡下了。」

他在機場守著韓靈曦,直等到韓靈曦把眼淚都流乾淨,氣喘勻了才開車。這丫頭一向如此,哪次不是哭完再去見爸媽。哭是發泄的一種途徑,能哭出來比忍著強。自己能做的也只是借她一個肩膀。

李珂在衣服上摸了一下,惋惜地嘆了口氣,糟蹋成這樣沒法穿了。

張鳳蘭其實心裡也清明得很,只是沒有說破。

」庭庭走了?」

」嗯,上飛機了。」

走了也好,國內的事情不用操心。說不定在外面機緣巧合還遇到合適的人。但是看女兒這頭,張鳳蘭心裡又覺得難受。

」李珂,你去上班吧,靈曦在家我看著,今天謝謝你了。」

」那好,我就先走了。」

韓靈曦在衛生間里待了好一會兒才把臉上的妝清理乾淨,張鳳蘭等她回到卧室,到廚房盛了碗熱湯給韓靈曦端過去。

」你爸爸煲的湯,喝一碗,等會兒無聊的話去客廳看看電視,累了就在床上睡個覺。」

韓靈曦點點頭,順從的把湯都喝了,躺下來枕著母親的膝蓋。張鳳蘭輕輕地摸著她的頭,溫聲細語地說:」困了睡會兒,媽媽看著你。」

」我發現你越來越溫柔了。」韓靈曦看著母親笑,臉上的陰霾消失不見。」生病也是有好處的。」

」臭丫頭,你媽我一直很溫柔的。誰讓你小時候調皮,被你氣得我嗓門都練大了。」

」我小時候怎麼調皮了?」

神醫帝凰:誤惹邪王九千歲 兒時的記憶除去一些比較深刻的事件,很多已經都不清楚了,韓靈曦大多是從父母和其他長輩口中聽說。

」你小時候皮得都出名了,干過的出格事情不止一件兩件。得虧你成績好,不然你們班主任早讓你收拾收拾捲鋪蓋回家去了。」

張鳳蘭一邊摸著韓靈曦的耳朵,一邊笑盈盈地回憶,」那個時候你剛學會系鞋帶,很喜歡穿那種鞋,又懶得自己系,學校裡面拿五毛錢,誰幫你系鞋帶你就給誰錢,後來這事傳開了,你大阿姨她們幾個見了我就說,你們家冉冉現在都會指派人了,以後肯定是當領導的料!」

韓靈曦忍俊不禁,咯咯直笑,」我真的做過啊?我怎麼沒印象了?」

」哼,你沒印象,我可是幫你一樁樁一件件都記著呢,幾個孩子里就你跟杜逸鬼點子多,夏天不老實在家爬冰箱,爬上去卡在牆縫裡出不來,哭著讓你爸撈了幾回不長記性,帶著幾個孩子在學校魚池裡摸魚直接掉到水裡,還有一次,小柔被人欺負,你跟杜逸合夥……」

聽著母親的念叨,韓靈曦昏昏然睡著了。

她做了一個夢,夢到周庭雨,是小時候的周庭雨。幾個小孩子圍在一起跳繩,腦袋上的小辮子一甩一甩,伴著清甜的笑聲。自己就在那群孩子之間,但是周庭雨沒有,她穿著一條小花裙遠遠地站著,睜著一雙大眼睛獃獃地看。

韓靈曦喊了她幾次,那個小小的身影都站著不動,她急得想去拉她,忽然就醒了。

自己還在母親的膝蓋上,張鳳蘭問:」這麼快就醒了?」

」我剛才做了個夢。」

」夢到什麼了?」

」夢到庭雨在看我們跳繩。」

張鳳蘭莞爾,」說起來,你小時候跟庭庭也挺親的。」

」我跟庭雨親?不可能吧?」

韓靈曦覺得母親肯定記錯了,那張被自己扎滿洞的照片是最好的證明,自己小的時候可是非常討厭她的。

」你們倆剛上小學那會兒還不是這樣,我和玉之給你們在文化宮報了國畫班,每個周六都會帶你們去上課,然後等下班了再來接。有次去得晚了,到了門口人影都沒看見,我跟玉之在附近好找,又打給家裡問,你居然直接領著庭庭摸回家了。那次真是把我嚇壞了,你也是傻大膽,那麼遠的路帶她回去,幸好是沒丟,一丟就丟一雙。要不是你五阿姨攔著,我真揍你了。」

韓靈曦撲哧笑了,」還有這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