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月自信笑道:「放心吧,月兒絕不會記錯的。既然哥哥不放心,試驗一下便知真假。」

Home - 未分類 - 彌月自信笑道:「放心吧,月兒絕不會記錯的。既然哥哥不放心,試驗一下便知真假。」

「如何試?」彌塵問道。雖然彌塵不太相信自己會是什麼先天資質擁有者,但這萬一是真的,就真的是野雞變鳳凰了,說是一步登天也不為過。

「哥哥將手伸出來便可。」彌月走來,彌塵依計伸出手,彌月也伸出細白小手抓住他的手掌,俏臉上微微韻紅。隨即很快平復心中的情緒,悄然外泄出靈氣。雖然很微弱,但彌月在感官上尤其敏銳,仍是清晰察覺到自己體內一絲靈氣緩緩流向彌塵的體內,不能自主。

「咦!」彌塵亦是一聲驚咦,經過血丹無數次對神魂的被淬鍊,他的神魂之力雖不及彌月,但也變得十分強大。若是完全靜下心來,仔細體會,還是能模模糊糊捕捉到一絲靈氣進入體內。而那一縷靈氣的來源,正是彌月!

難道真是先天體質?彌塵心頭產生一種十分荒唐的念想,從修鍊至今,彌塵就從未指望過自己會有什麼特殊體質。不是不想,而是彌塵明白自己天生廢脈的事實,從不認為自己會是什麼特殊體質擁有者。如果硬要說他有什麼特殊體質的話,就是那爛到渣灰程度的廢棄血脈了!

想到這裡,再結合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彌塵無辜的一摸鼻子,這……太邪門了!

彌月鬆開手,笑道:「哥哥這回相信了吧?」

「這、這是真的?」彌塵還有點不可置信。

「自然是真的,恭喜哥哥了,月兒就知道哥哥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如今果然證實了。」彌月笑道。只要彌塵真是擁有什麼先天體質,她也就可以名正言順拿出大量資源供他修鍊,那些總是閑話不停的長老也終於是可以完全閉嘴了!

「那月兒知道我這是什麼體質?」彌塵語氣中略帶激動問道。

「呃,這個,月兒也不知道。先天體質種類極多,甚至偶爾出現新的體質也有可能。月兒所知道的也僅僅是幾種罷了,哥哥所擁有的先天體質應是與吞噬靈氣有關。」彌月臉上一愣,旋即輕笑道。

「吞噬靈氣?是這樣?」彌塵鎮定之後,兩手張開,在掌心間各自出現一個淡黑sè漩渦,不停的進行旋轉,周邊散落的天地靈氣有少許被吸噬,流入體內。

靈氣入體,一陣輕快的舒爽充斥心頭,這些處於天地間的靈氣一般都是經過長時間煉化才能被運用自如。而藉由這種吞噬能力吸入的靈氣,卻不需要淬鍊的繁瑣過程,掠入體內,便能隨時cāo縱自如。

感受到這裡,彌塵心中欣喜至極,如此說來,他ri后修鍊進度豈不是提升了不止一籌?將天地靈氣直接化為己用,這種堪稱變態的能力,真是令彌塵一時間被幸福感包圍。

忽地,彌塵又想起什麼,臉上露出略微遺憾神sè,說道:「可惜,這種吞噬能力吞噬靈氣數量有限,速度也十分緩慢。若是能再強化一點就好了。」

彌月笑著安慰道:「哥哥也不必如此消極,這種吞噬能力不過才剛剛覺醒,要想成完全長起來,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去掌握。先天體質雖然強大,但若想cāo縱自如,做到得心應手,也不是那麼簡單。」

說罷,彌月接著道:「更何況,這種吞噬別人靈氣化為己用的能力,便是連月兒也都有點艷羨。畢竟月兒在彌族收羅靈獄大陸各種秘聞的情報上,還從未見過如此稀奇的先天體質。不但對修鍊大有裨益,便是對敵也有奇效之用。哥哥的這種先天體質恐怕不是寂寂無名。」

彌塵問道:「月兒見過其他人擁有先天體質?」

彌月搖了搖頭,道:「先天體質這種東西太過稀少,在彌族就是存在,也是極其隱秘的事情。如月兒的先天雷體,也只有彌族極少數人知道,至於其他人,估計也是如此。彌族看似一個整體,但裡面到處充滿著危機,太過暴露自己的底牌,只會帶來不必要的災難。我想,彌族中沒有幾個人會在大庭廣眾之下爆出自己是先天體質,除非那個人腦子有病。」

彌塵點頭,道:「那ri后我也不能將自己是先天體質的事說出去了。」

彌月贊同的點了點頭道:「就是這樣,彌族不比其它小勢力,裡面的競爭十分殘酷,稍有不留神,就會萬劫不復。但哥哥也不用太擔心,有月兒在,誰也動不了你!不過前提是哥哥千萬不要到處捏花惹草,否則,哼哼!」彌月沒有說下去,那兇惡的表情已說明一切。

「咳,那個,上次彌心然的事絕對是意外,月兒你就饒過我吧。」彌塵苦笑,心裡暗自抹了把冷汗,這丫頭真能記仇啊,這時候還把這事揪出來!

彌月笑道:「那就得看哥哥ri后的表現了。」

彌塵乾笑個不停,臉上冷汗直流…… 「說起來,如今我已處在八階靈力巔峰,靈氣也膨脹到八階至九階靈力的臨界點。不出半月,應該能突破九階靈力。」彌塵聽到彌月那語氣中酸酸的味道,就發覺不對勁,連忙岔開話題。

「以哥哥現今的狀況來看,的確有很大的成功率!九階靈力之後,哥哥便要進階靈者。到底能凝結成幾個氣旋,月兒可是十分期待呢!」彌月眼中流光盈盈,飽含深切期盼之意,吟吟笑道。

「三個我就謝天謝地了,月兒還是別抱太大希望的好。」彌塵無奈一笑,摸下鼻子。

「是嗎?總覺得哥哥身上有著古怪呢,月兒相信哥哥。」彌月挺了挺秀鼻,美目緊緊盯著彌塵上下打量,好像真是看出了什麼名堂一般。

彌塵自然知道自家妹妹說的是什麼,那吞噬能力確實厲害非常,不過等到這種能力完全成熟起來,那都不知是猴年馬月的事了。此時彌塵並不看好這種吞噬能力,即便看好,也是對它的前景很看好。

不過,雞肋好歹也是肉吧,至少可以加快修鍊進度。彌塵轉念想道。

「好了月兒,廢話到此為止,是時候重新上陣了。」彌塵索xing不再想下去,如今關鍵是磨練大荒風雷訣的威力,狠狠一抱拳,眼中充滿了戰鬥狂熱,笑道。

「也是,不過這次月兒要拿出兩成實力才行。」彌月眯著眼笑道,眼裡掠過一道狡黠。

「兩、兩成?開玩笑的吧,月兒?」彌塵嘴一哆嗦,差點一個沒站穩。

「問答無效!看招,哥哥!」彌月戲謔一笑,全身氣勢猛地鋪山倒海而來,如同狂風席捲,在她四周十丈方圓內有一股強力排斥力量。這股排斥力量便是四五階靈者也要受到極大影響。

果然不出所料,在彌月氣場散開的那一剎那,彌塵就已翻滾出去,泥土沾身,身形雜亂無章。顯然被這排斥之力轟出來,一時還未反應過來。

這下玩大了!彌塵暗暗吞了吞口水,心中緊張無比,自己妹妹天縱之資,就是使用兩成實力,也足夠對付一名普遍水準的靈師。彌塵膽大,但不自大,自己有幾分幾兩,他清楚得很!

對付尋常一二階靈者還能取勝,但要他對付一名靈師,想想那也是不可能的事,結果肯定會被虐的很慘!想到那種場景,就讓他心中忍不住打起寒顫。

「哥哥,就讓月兒好好憐惜你一番吧!咯咯!」彌月漫步走來,神情間沒有一絲懼怕,身上雷電鎧甲比先前更加濃密數倍!一股浩蕩天地之威撲面而來,青絲飛揚,宛如雷神降世,對著彌塵俏皮笑道。

彌塵則喉嚨干滾,額頭上流下一滴冷汗……

中域,某地山谷。

谷間濃霧皺疊,樹木參天,不斷從山谷深處傳來一**震天的獸吼之聲,聲音如驚雷轟鳴,震撼人心!

忽傳來一陣幽風,吹散雲霧,風去,霧氣再次聚攏,循環不息。

片刻,霧海中傳出縷縷美妙的鈴音,夾雜著一絲絲清脆的腳步聲。不急不緩,似是十分享受這種漫步霧中的悠閑樂趣,由遠及近。

終於,雲霧裡響起一道少女的清妙之音:

「絕老,這裡是什麼地方,霧氣怎麼如此濃重?」

「彌界外不足千里的一處小山谷,來這裡有些要處理。另外,有些隱秘你也該知曉了。」另一道聲音響起,沉穩凝重,略帶一絲嘶啞與渾厚。很明顯說話之人,年齡不亞中年。

「隱秘?絕老果然是隱藏了後手。」那道女音再次響出。

「對手是彌天神,稍有大意,不亞於自掘墳墓。」男子說完,便不再說話,只是沉悶的走著。一雙灰暗的瞳孔,閃著莫名的波動。兩道人影在濃霧中漸漸顯現出真形,一男一女,並肩行走。

男的約有四十,黑衣裝束,兩鬢白角,臉上儘是滄桑的味道。讓人第一眼見到,就知道他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另一為十五六歲紫衣少女,黛眉水眸,膚sè白皙,秀髮飄塵。玉手輕擺,臉上總露出若有若無的純純笑容。痴痴笑笑間,已奪人心魄,勾人心魂!

這兩人,自是自稱為絕老的人與彌族少女彌心然了。

對於絕老的身世以及那不為人知的目的,彌心然自是興緻勃勃,意趣橫生。從她很小時,絕老就與她相識。那時絕老只是認為她有些天賦,便隨手提點了兩下。哪知後來,絕老感其命運與他以前頗有相似之處,便開始對她關注,教她無上術法。對於絕老,彌心然既是敬畏又是驚奇,絕老從不在人前提起他的往事,只是那滿布滄桑的灰白面孔,讓人知道他是一個有故事之人!

所以,在聽到絕老要出彌界時,彌心然經過一旦死纏,才迫使他應允。

「這裡並沒有什麼地方出奇,絕老是不是走錯了路?」彌心然看了看周圍嶙峋怪石,光禿禿一片,隨著霧氣漫卷,景sè略顯蒼白。而且這裡,樹木茂密程度遠低於其它處,並無出彩之地,彌心然不禁問道。

絕老停下,向四周環視一陣,對於彌心然的話也不知聽沒聽進去,回望了她一眼,淡淡道:「好了,就是此處,下面只要靜靜地等就行了。交代完之後,還得立刻趕回去,彌界並不是那麼容易進出的。被發現,難免會節外生枝。」

彌心然若有所思點了點頭,玉手輕輕撥開雲氣,有些感嘆道:「說起來,已經好久沒出彌界了,上次出來,都已經忘記是什麼時候了。」

絕老道:「你算是幸運的了,有些族人一輩子都無法從彌界出來,枯老等死,坐化白骨。當初我首次從彌界出來,年齡已是二九,若不是機緣巧合之下突破靈帝,只怕這輩子也會和那些人一樣,在彌界潦草此生。」

「二十九歲,靈帝嗎?絕老的資質似乎……」彌心然臉上古怪之極,二十九歲的靈帝,這成績看起來頗為可觀,但放在整個彌族之中,就顯得太寒磣了點。

在彌族中,只要有族人突破靈師境,立刻便會有族中強者進行靈氣灌體,一下子連蹦好幾個大境界也不足為奇。例如她,滿七月便是十六歲,如今處在六階靈者巔峰,隨時可踏入七階靈者。在十七歲之前,她有信心踏進靈師的行列。再經過幾次靈氣灌體,十九歲突破靈帝境是十拿九穩的事。

而絕老卻是在二十九歲達到靈帝境,這期間相差十年,足以讓彌心然突破靈尊,甚至勉強可以衝擊一下傳說中的靈聖之境!從中亦可看出絕老資質不但說不上是什麼天才,甚至中上都十分危險。當然,這種天才的衡量標準是以彌族這類遠古家族來說是如此。換作一般勢力,二十九歲的靈帝強者,已經是十足的妖孽了。在一些落後區域,例如北域那塊貧瘠之地,估計三十歲的靈皇都是百年一見的絕世天驕了!

絕老不為所動,撇嘴道:「也沒什麼,我當初資質確實不太好。後來僥倖在外界得到幾個上古強者的畢生傳承,才有今天這種實力。我傳給你的星辰舞步,就是挖了星辰天女的墳墓才得到的,附帶的還有一些高強功法、靈技,其它資源也著實可觀……」說到這裡,絕老臉上出現幾抹活sè,頗有意猶未盡的味道……

彌心然聽后,腳上一哆嗦,哭笑不得望著絕老。挖墳?挖的還是四萬年前蓋世神女星辰天女的墳!對於絕老那一臉無畏的樣子,彌心然不得不說一個「服」字!

「好了,他們來了。」絕老略一凝神,雙目望向天空,淡聲道。

彌心然微微一怔,隨即恢復原狀,順著絕老的視線,也是抬頭望去。

果然,兩道人影迅速從空中落下,很快便顯現出真容,伴隨著淡淡地威壓,壓向地面。

在左邊的是一位穿戴黑袍的男子,面目清朗,頗具幾分俊秀,只是眼中散發著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顯然不是好相處之輩。另一人是一名六旬老者,青袍白髮,舉止不凡,頗有自傲之意,估計此人是久居高位之人,倍受人尊敬。

只是這兩人一見到一臉氣定神閑的絕老,立馬流露出恭敬之sè,對著絕老深深一鞠躬,恭聲道:

「老奴墨青,拜見尊主!」

「黑滅,拜見尊主!」

兩個截然不同的聲音不約而時響起,把站在一旁的彌心然一度驚怔。從剛才兩人臉上表情可以推斷,這二人身份肯定不簡單,說不定是一方巨擎人物。而就是這樣兩個身份超然的強者,卻對著絕老恭恭敬敬叫了聲「尊主」!裡面絕不參雜虛假之意,是真心臣服的!

「這兩人的命以前被我救過,所以才會如此對我。」耳邊傳來絕老的聲音,震驚之後的彌心然點了點頭,不動聲sè站著。絕老眼中流出一種讚賞與溺愛之sè。

「雪千尋已經和我談好條件,差不多再過兩三個月便動手。眼下有一件事需要你們倆去做,以你二人的實力,完成此事應該不難。」絕老眼中jing芒閃動,望向面前二人,不知想著什麼。

「那尊主的意思是……」

「聽說冥河宗最近有些不太老實,受到彌族數百年的打壓,近有抬頭的趨勢?」絕老沒有正面回答,反問道。

墨青沉默片刻,道:「不錯,冥河宗的太上長老冥河子最近突破靈神極限,離天神僅差一步之遙。再加上彌族天神之上不得參與族事的規定,冥河宗氣焰十分囂張,當初被彌族壓的苟延殘喘那種慘淡似乎也忘光了,一群自大的廢物。」說道這裡,墨青與另一人黑滅臉上皆露出不屑神情,似乎對冥河宗不屑一視。

絕老擺了擺手,道:「冥河宗如何不關我們的事,幾千年流傳下的古勢力應該勉強夠用了。就算再不濟,稍微抵抗一下還是能做到的。你們兩人去與冥河子暗通一下,輔助冥河宗攻佔彌族分佈中域的據點,到時不怕彌無戒不率領他的【九冥】出來。在天神不出的情況下,彌無戒是唯一一個抵擋住冥河宗的人選!」

「彌無戒對尊主的計劃有礙,尊主何不先殺了他。以尊主的實力,解決彌無戒應是不難才對。」黑滅皺起眉頭,提議道。對於絕老的實力,黑滅還是十分尊崇的,除了一些不出世的老怪物,幾乎無人可與他一戰!就算一些老怪物出世想對付他,也得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否則,就是絕老曾經救過他的命,也不會讓他真心跟隨,叫他一聲「尊主」!

絕老果斷搖頭,淡漠道:「此計不可。彌無戒不能死,他若一死,很可能引起上代族長一系的猜疑。雖然同為族長一系,但此代與上代相比,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上代族長一系光是天神就不下十位,我雖然自負,但也沒必勝把握一次xing解決十幾個天神!更何況,我也沒想過與上代族長一系的人硬碰硬,這也不是我的初衷。」

「這個彌無戒還真是麻煩,我擅長的是煉丹,雖然與他同處一個境界,但決計不是他對手。黑滅,你與他相比如何?」墨青一捋白須,對著黑滅皺眉問道。

黑滅冷冷一視,臉上露出追憶的神采,漠聲道:「六十年前,和他一戰,我慘勝!四十年前與他一戰,平分秋sè!十五年前,他只用了一百招,我慘敗!也是在那之後,身負重傷,被仇家追殺,若不是尊主相救,這條命早已沒了。」

「這彌無戒這麼厲害?」聽到黑滅的話,墨青眉頭死皺在一起,對於黑滅的實力他還是有幾分了解的。與他同境界的強者,一般都不會在他手上走過十招。同境之中,幾乎難尋對手。十五年前,彌無戒就已能戰敗黑滅,十五年後他又會強大到什麼地步?彌無戒的資質在彌族也是不多見,再加上彌族這個後盾,恐怕實力會更加強盛當年!難怪會被稱為彌族天神之下第一強者!這實力,確是駭人!

黑滅這時又道:「不過也不用擔心,十五年前我雖然慘敗,但那時我已是負傷之體。也就是說,彌無戒打敗的並不是全盛時的我。就算如今與他再戰一次,勝他是不可能,但他要敗我,也不可能。勝負五五之分吧!」

彌心然適時看了黑滅一眼,眼中閃過一絲驚異,彌無戒這個名字在彌族可謂是如雷貫耳,甚至有人傳言他突破天神境也用不了幾年。而眼前這個黑衣男子卻自負能與彌無戒戰而不敗,這種人,不是自大到一無是處,就是真有這個底氣與實力。很明顯,這個叫黑滅的男子是屬於後者。

絕老淡然掃了兩人一眼,道:「既然如此,暗助冥河宗的事就交給你二人了。必要的時候,我會設計讓彌無戒處理冥河宗的事,到時,你二人把他困住就行了。」

「是,尊主!」兩人恭敬道。

絕老點了點頭,從懷中取出一卷捲軸,甩向墨青手中,道:「這是具體行事事宜,若有突發變故,隨時聯繫,或者讓雪千尋去處理。不做事,就想得到天脈者,我可不是開善堂的。」

墨青與黑滅二人對視一眼,盡皆點頭,道:「那我二人就退下了。」

「去吧。」絕老擺了擺手,便不再多言。

墨青二人擇了一個方向,穿入虛空之中,不見了身影。

「這就完了?」彌心然見一切來的快,去的也快,臉上微微錯愕,不自然問道。

絕老撇了撇嘴,道:「那你還想如何,出來時就已說過,出界只是交代一下事情而已,又不是尋找什麼寶藏。」

「唉,真無聊,本來還想在外界買些玩的回去,看樣子是不行了。」彌心然一臉愁眉,眼巴巴望著絕老,絲毫沒有走的意思。

絕老在世上混跡多年,哪不知她心中那點小心思,眉頭輕皺,說道:「最多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后立刻返回彌界。」

「耶!太好了!」見絕老鬆口,彌心然俏皮一笑,伸出兩根手指。

絕老立在一旁,漠然不語…… 「好了,陌兒,不用打了,你已輸了。」

淡淡的聲音在場中響起,讓準備再度發動攻擊的紅衣少女身形一頓,一臉委屈的看向不遠處平淡立著的青年,jing致玉臉上儘是不甘之sè。

回望對面的絕美少女,藍裙輕擺,黑髮飄塵,頗有幾分出塵之意。與她相比,紅衣少女卻是要遜sè三分,心中悄然生出一絲嫉妒。

「多謝月小姐手下留情,先前陌兒言行不當,還望見諒。」那青年走來,含笑對著「月小姐」道,態度頗為誠懇。

「無妨,陌兒小姐的大名我也是如雷貫耳,適才只是切磋一下而已。」被稱作「月小姐」的絕美少女自是彌月,淡然一笑,絲毫沒有介意的樣子,讓紅衣少女陌兒有些憤懣。

青年淡笑,便轉過頭對向陌兒,臉上立馬嚴肅起來,道:「剛才若不是月小姐對你手下留情,只怕你這時早已站不起來了。偏偏還自以為厲害,這次回去若達不到靈師境界,就不用出來了。」

「秋哥哥……」陌兒臉上委屈極了,頗有不滿。

「怎麼,你不服?」青年皺眉,也頭疼不已,這丫頭天賦好則好,但xing格太過頑劣。這樣若是再放任下去,還不知要惹下多少麻煩。例如方才,若不是他叫的及時,只怕又會不明不白得罪人。人家手上已經給足面子了,若是再不知好歹,今天能不能完好走出去還是個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