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點,五組二號玩家想的格外通透。

Home - 未分類 - 這一點,五組二號玩家想的格外通透。

“你有什麼支線任務嗎?”聽到五組二號玩家的問話,樓尋停下了腳步,定定的看着他。

“有一個!”不知道樓尋的問話具體有什麼含義的五組二號玩家,最終還是乖乖的回答了他的問題,卻並沒有具體說出任務的內容。

“那我們就先去完成你的支線任務吧!”樓尋一臉無所謂。

“這樣……不太好吧!”沒有想到樓尋會說這麼一句話,五組二號玩家就連說話也有些結巴的感覺。

這人不在意自己的任務嗎?他不是要找人幫忙完成任務嗎?先幫着自己完成支線任務是什麼鬼?

饒是一直認爲自己聰慧的五組二號玩家,也覺得自己完全跟不上對方的思路。

“沒什麼不好的,就這樣吧,你任務是什麼?”樓尋卻顯得完全不在意。

要是雲落天在的話,一定會告訴這位五組二號玩家,他也沒有弄明白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個情況。

哪怕知道這個人接近自己的目的並不單純,但是對於這個叫做樓尋的,其他方面的情況依然是一無所知的狀態。

邱落這邊,卻總算是和追殺他的人撞在一起了。

這一次,他們來的人更多,實力也比之前邱落斬殺的那一批人更加的強大。

光從他們的氣勢上就可以看出,他們和前一批人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看到面前的數十人,邱落有些慶幸這些人沒有在他們從那一場大冒險遊戲結束的時候出現。

否則的話,他們跟那羣想要爭奪免懲罰卡片的人湊到一起,纔是真的棘手。

要知道,那個時候的他,並不是一點兒損傷都沒有。

如果真的讓他們兩撥人都一起碰上的話,估計就落不到好了。

尤其是那天,邱落在勉強撐到跟樓尋和雲落天兩個人談完話之後,另找房間準備休息。

剛剛進門就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修養了兩天,這纔好不容易有了好轉。

畢竟毒造成的傷害還有毒素殘留,在徹底清除掉毒素的干擾之前,那個藥劑也不能完全發揮作用。

即使是到了現在這個階段,也不能說完全痊癒了。

好在已經不會影響發揮了。

而且……

邱落的眼神落在最前面幾個人上面,他們正舉着離子槍對着自己。

這纔是他們最大的依仗,也是邱落最忌憚的地方。

圍攻,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但是被人用槍指着了就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了。

這幫人不但實力比前面的人強,就連武器配備也比上一批人高端。

邱落對自己現在的實力還是比較有信心的,但是要抗住離子槍這玩意兒,還是想想就好了。

精神力沒有變異的普通體能者,可沒有本事像龍翼大人那樣,憑藉一個精神威壓,讓那些人連指頭都動不了的。

說到底,除了對於少數精神力等級比較高的人之外,槍械始終還是戰場上的主流。

這一點,沒有人能夠否認。

好在,到了邱落這個程度,扛不住槍子兒,但是好歹可以躲一下。

畢竟憑藉雙S體能者的速度,在扳機扣動前一瞬間做好預判的話,躲過離子槍,並不是什麼很難的事情,尤其是對方實力比較弱的時候。

看了一眼面前的人,邱落暗自慶幸,自己在第三場遊戲開始的前一天,體能等級獲得了提升。

在沒有SSS級體能者的情況下,自己雖然還沒有穩固實力,也已經比其他的玩家要強上不少了。

而那些人派過來的人裏面,實力能夠達到SS級的體能者,就算全部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三位數。

這其中還包括了已經死去的那些人。

至於SSS級體能者?爲人所知的也就只有龍翼大人一個人,還是精神力體能雙項SSS級。

其他會不會還有這樣的存在,邱落不知道,但是卻絕對不可能會被派遣到這裏來。

換句話說,在這裏,邱落已經算得上是個人物了。

而在休息的那段時間裏,還沒有提升體能等級的邱落,靠着搏命的架勢也能拖住SS級體能者,現在晉級了,實力也不容小覷。

面前這撥人,實力有所提升是一回事兒,人數多了也沒什麼關係,哪怕是手裏還有着好幾把離子槍,邱落卻完全不在意。

“好巧!”若無其事的打了一聲招呼,成功看見爲首的兩個人,雙眼噴火的看着自己。

“別告訴我們,你不知道我們是因爲什麼事情過來的!一百組一號玩家!”其中一個人更是完全按捺不住自己的暴脾氣。

邱落好以完瑕的點點頭:“我以爲我現在裝傻還來得及!”

一本正經的樣子,讓之前說話的那個人徹底暴怒了,二話不說直接開了槍。

“砰!”

隨着離子槍裏面的能量傾瀉的聲音響起,原本只是堵截邱落的人瞬間像是按了開關一樣,朝着邱落的方向攻擊過去。

尤其是前面拿着離子槍的幾個人,更是不斷地根據邱落變換的方位,改變着射擊的方向。

可惜的是,一步慢,步步慢。

從開口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想好了應對方式的邱落,順利的躲開第一槍之後,就開始溜着這幾個開槍的玩了。

尤其是故意躲在他們同夥身後的損招,更是層出不窮。

“你們都閃開,別礙手礙腳的!”幾次下來,不是傷到了自己人,就是不得不被迫停止射擊。

暴脾氣開口的那名十七組七號玩家終於忍無可忍的對着同伴們吼了一句。 因爲這句話,一擁而上的玩家們出現了片刻的停頓。

“謝了!”就在這個時候,邱落陰森森的話音響起。

面具下,邱落原本陰柔的面孔,竟然顯得有些可怖。

一抹寒光在人羣中綻放,隨之而來的絢爛的血花。

靠着邱落比較近,因爲之前十七組七號玩家說的話,愣住了,沒有及時反應過來的幾個人,就這樣倒在了其他人的面前。

“一百組一號你別太過分了!”氣急敗壞的聲音響起,他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和他們一開始沒有商討好進攻的方式有着直接的聯繫。

其他人被血色換回了神智,來不及計較十七組七號玩家的口氣以及其他的問題,本能後退,進行自救。

而已經被邱落這番操作快氣死的十七組七號玩家的敵意反應卻是直接舉槍掃射。

不及一切後果,又雜亂無章,還相當密集的射擊方式,沒有任何的規律,終於成功的突破了邱落的預判,擊中了他。

代價卻是一起來的同伴裏面,多了幾個人陪葬。

可惜的是,邱落卻僅僅只是擦傷。

這樣的對比,反而讓這羣本來是要過來送邱落下地獄的人,萌生了退意。

實力差距太大,就算最後能夠殺掉邱落,他們也好不到哪裏去。

就算最後還能有一兩個人活下來,誰又敢保證自己是那兩個幸運兒呢?

只是他們是想要跑了,他們背後的操控者卻分外的不甘心,遲遲不願意下達撤退的指令。

作爲**控者,在只有進攻指令的情況下,最終不得不繼續保持進攻。

但是強度上面卻已經緩解了不少。

之前就無所顧忌的邱落,現在更是顯得遊刃有餘。

閒庭信步般的收割着面前這些敵人的性命,逗趣一樣的繞着幾個拿着離子槍的人,顯然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裏。

感受着邱落的輕蔑,所有人都義憤填膺。

但是打又打不過、跑又不讓跑的情況下,他們就算是再怎麼氣憤,也不得不硬挺着。

心裏更是不斷的祈禱,希望自家操控者的撤退指令能夠快點兒下達。

然後自己可以趁着別人還在跟着邱落纏鬥的時候,趕緊逃離戰場。

對於他們的意圖,邱落自然是一清二楚。

只不過,他並沒有阻止這些人的小心思。

正相反,他樂得欣賞這些人的醜態,因爲他知道,那幫人是不可能下達撤退指令的。

尤其是對這些手裏最多也就是個激光劍的玩家,他們背後的操控者可沒有那麼重視他們。

就算是他們要下達撤退的指令,也不會是下達給他們,最多是讓這些手裏面有離子槍的人撤退。

然後讓這些沒有槍械的人斷後。

果然,沒一會兒,這些原本還想着撤退的玩家們,突然玩命的朝着邱落衝了過來。

那完全不要命的攻擊方式,顯然是得到了指令,已經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

而那幾個手裏拿着離子槍的玩家,卻趁機脫離了戰圈。

迅速的分成四個方向,跑開了。

即使是早就想到這一點的邱落,一時間也有一些狼狽。

因爲他沒有預料到的是,這些人在接到那樣必死的指令的時候,竟然一個違背指令選擇逃跑、博取一線生機的玩家都沒有。

這讓邱落多少有些吃驚。

出乎預料之外的情況,讓原本還應付得遊刃有餘的他,突然有些手忙腳亂了。

其中一個拿着離子槍的玩家,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原因回過頭來,正好就看到了邱落狼狽應付,完全脫不開手的樣子。

鬼使神差,他停下來,端起槍,朝着邱落腦袋的方向就是一梭離子彈。

“砰!”槍聲響起的那一瞬間,背對着那位玩家的邱落,瞳孔瞬間縮了一下。

來不及做過多的反應,邱落第一時間不顧一切的蹲了下去。

本來就因爲這些人悍不畏死的攻擊,弄得有些手忙腳亂,現在更是在這樣的變故之中再添了新傷。

好在不是要害,手裏有藥的邱落,沒有半點兒慌亂。

只是,這一下,卻讓邱落感到了刻骨的危機。

現在僅僅是一羣拿着普通兵器,和粒子槍的玩家,就差點兒要了自己的命。

雖然有面前這些人悍不畏死的攻擊,但是卻實實在在的威脅到了邱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