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前輩,能不能呢個告訴我這裏是什麼地方?我感覺,不怎麼想華夏啊!”跟在身後的毛曉東支支吾吾的開口問道,他感覺眼前的這個男子強悍到了恐怖的地步,就只是跟在他的身後,毛曉東都感覺自己的皮膚不安分的跳動着。

Home - 未分類 - “那個,前輩,能不能呢個告訴我這裏是什麼地方?我感覺,不怎麼想華夏啊!”跟在身後的毛曉東支支吾吾的開口問道,他感覺眼前的這個男子強悍到了恐怖的地步,就只是跟在他的身後,毛曉東都感覺自己的皮膚不安分的跳動着。

玄正清一邊走着,一邊冷眼瞥了一下身後的毛曉東,吐出了幾個字:“破碎大陸,對於你們,是一個新的起點!” 夜已深,篝火前。

昏昏欲睡的秦楓走出山洞,昏沉的腦子讓他根本想不起之前發生的事情,拖着疲憊不堪的身子,秦楓坐到了篝火旁。

“能保住性命,也算是你小子的福氣!”玄正清率先開口說道,此刻的他臉色蒼白,哪裏還有白天面對畢長老時候的威嚴霸氣?

毛曉東在一旁默不作聲,他可是親眼看到玄正清給秦楓療傷時候的場景,因爲畫面太美,到現在毛曉東一回想起來就感覺肚子裏一陣反胃。

試想秦楓的內臟全部被畢長老轟碎了,療傷的畫面不美能行麼?

“玉華出去打野味了,一會就有的吃了!”玄正清冷淡的看了看秦楓,聽到後者肚子裏傳來很不雅觀的聲音。

“玉華?南宮玉華麼?你是什麼人?”秦楓這才意識到身旁的男子是一個陌生人,腦海中一連串的問題浮現。

玄正清沉默了一下,盯着秦楓看了半天,呢喃道:“還真的跟青山雲說的一樣啊,你這小子,還真是沒戲沒肺!”

青山雲,曾經圈城三大老古董之一,也是傳授秦楓《九字真言》和《不動明王訣》的恩師,雖然兩者之間沒有什麼感情,青山雲的絕技幾乎是被強制性的授予秦楓,但是兩人確實是有師徒之分。

而玄正清,則是青山雲的師弟,也就是秦楓的師叔,同樣躋身圈城三個老古董之一,只不過如今的圈城已經被八歧大蛇佔據,圈城的人或多或少的都離開了那個地方。

如此,得出來的結論就是,圈城,就在這片大陸。

“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秦楓忽然感受到周圍空氣中的靈氣似乎比一般的空氣濃郁很多,驚訝問道。

“破碎大陸,還有印象吧?就是你們武將分院舉辦新生大比的那片大陸,不過,你們大比的大陸這能算是破碎大陸最邊角的地方,而這裏,是破碎大陸的最中央!”玄正清目光注視着篝火上跳動着的火星,“而白天你們所在的地方,就是破碎大陸最大的兩所學院之一,極道學院!”

極道學院!

秦楓心中一動,姜輓歌早就跟自己介紹過華夏大陸上的巔峯勢力,殺手學院和傭兵學院自然是其中的兩個,而另外兩個,則是極道學院和異能學院。

秦楓萬萬沒有想到,極道學院不在華夏大陸,而在這片破碎大陸,既然極道學院是破碎大陸最強大的兩所學院之一,那麼另一個應該是異能學院了。

“或許你們對破碎大陸還不是很瞭解,趁着還有一點時間,我就跟你們說說!”玄正清長舒一口,示意秦楓在自己身旁坐下來。

破碎大陸,正如它的名字一樣,這裏本是一個世界,然後五年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整片大陸開始龜裂,大陸的一部分被吞入了時間夾縫,因此,這片大陸就零零灑灑的東一塊西一塊,也正是破碎大陸這個名字的由來。

而玄正清出生的圈城,也是破碎大陸的一塊,雖然比較小,但是圈城中一直輩出高手,地域面積雖小,但是因爲玄正清、青山雲這樣的絕世高手,圈城曾經也是熠熠生輝。

不過,現在被八歧大蛇佔據着,就另當別論了,圈城已經沉淪爲魔域。

Www ●ttκΛ n ●C〇

在說到極道學院,那可是不得了的地方。

之所以華夏大陸的每一所武將分院都有連同破碎大陸的結界之門,那是因爲極道學院是所有道師夢寐以求的學習之地。

無論是華夏大陸還是破碎大陸,兩片大陸最佳的修煉之地,就是極道學院。

異能學院雖然實力也不差,但是兩片大陸的道師畢竟佔了百分之八十,所以極道學院毫無疑問能夠蓋過異能學院一頭。

“總之,對於破碎大陸,你現在只瞭解一個大概就可以了,這裏還不是你現在的實力能夠闖蕩的,安安心心的在華夏大陸排的上號再考慮這邊的事情,八歧大蛇那邊,現在我們幾個老不死的還壓制的了!”玄正清難得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微笑。

秦楓無語,說的好像八歧大蛇一定要自己解決一樣。

“既然你這麼說,那爲什麼還要讓人將我們傳送到這片大陸?”不同於秦楓的態度,毛曉東可是聽得認認真真,仔仔細細。

“問得好!”玄正清的視線轉向毛曉東,“你是趕屍一族的人吧?你們的老祖先在這片大陸上可是名留青史啊!”

“老祖先?”毛曉東的眉毛忍不住跳了幾下,在華夏大陸,趕屍一族已經沉淪爲隱世家族了,沒想到在這破碎大陸,還有老祖先的足跡。

只不過玄正清似乎沒有細說的意思,話鋒一轉,說道:“將你們帶來這個大陸,還不是因爲某人技不如人,差點被自己的後輩殺了?”

秦楓汗顏,玄正清很明顯是在說自己,當初自己個屠明一戰,完全不敵,南宮玉華纔打開結界之門,將自己和毛曉東送到了這片大陸。

“不過,憑你白天在極道學院的表現,不像是實力不足啊,隱隱能夠和玉華比肩了,華夏大陸的新人,應該沒有這麼高的質量啊!”玄正清微微皺眉分析道。

“那是藉助外力讓我短時間擁有聖境的實力,其實我自身實力,也就SS巔峯而已!”秦楓靦腆的說道,這樣的境界,說出來確實是挺丟人的。

“呵……”玄正清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那笑容說不出是什麼味道,不過秦楓很清楚的感受到了不屑和嘲諷。

不過秦楓有不敢怒,畢竟玄正清的實力擺在那兒,就算是瞧不起自己也是應該。

“知道五年前的一戰麼?”玄正清忽然問道。

聞言,秦楓心頭一駭,雖然一直聽姜輓歌提到五年前的戰役,但是具體什麼樣子,秦楓真的不知道。

“五年前,在四條通往無妄神殿的古路上名聲赫赫的況家,他們的先祖,就是敗於你手,那一站,稱之爲神之戰也不爲過,畢竟兩者都是天神下凡之體。”玄正清感嘆一聲,再看向秦楓眼神又變回了輕蔑,“看看現在的你,隨便一個況家子弟都能完虐你!”

“落差有這麼大麼!”秦楓委屈的抱怨道,被玄正清說的這麼一文不值,秦楓心裏多少還是有點牴觸的。

“前輩,你白天跟我說這裏是我們新的起點,是怎麼回事?”毛曉東忽然問道。

玄正清看向毛曉東的臉色忽然變了變,這小子的分析能力,很強悍啊,這纔多久,就好像意識到了。

“正如你想的這樣,現在你們兩個的實力都只能算是戰無渣渣,在這裏好好歷練一番。”玄正清忽然神祕兮兮的說道,“而且,在這裏解決你們的問題也不是不可以哦!”

“我們的問題?什麼問題?”

“燕子!”

經過玄正清這麼一說,秦楓的臉色大變,既然南宮玉華能夠隨手打開階級之門,那麼燕子應該也可以做到,而且,看到玄正清的臉色,秦楓總感覺自己被算計了。

“我已經把你們在這裏的消息傳到殺手學院那邊的!”玄正清忽然哈哈一笑。

“果然如此!”秦楓的臉色瞬間變的非常難看,憑現在自己的狀態,別說是面對燕子,就算是燕子手下的一個小嘍囉,似乎都會讓秦楓陷入苦戰。

“秦楓……露出這樣的神情,這還是你麼?”忽然間,從篝火的另一旁,南宮玉華和野忘海扛着一隻野豬就這麼走了過來。

將半死不活的野豬丟在地上,野忘海開始清理,而南宮玉華則是走到了秦楓的身旁,隨手遞過去了一根菸,說道:“重新認識一下,玄正清是我師傅,而你是青師伯的徒弟,秦楓,咱們也算是師兄弟了。”

“你小子難道不會多尊敬我一下麼?直呼恩師名諱可是會天打雷劈的!”玄正清不爽的說道。

“我知道您老不會介意的,我要不是這個性格,你也不會收我爲徒不是?”一向嚴肅的南宮玉華竟然露出了一點痞子氣,一屁股坐在玄正清的旁邊,一臉諂媚的給他捏着肩膀。

“秦楓,我對你的情況還是瞭解的!”南宮玉華轉過身,面向着秦楓說道,“畢竟,我也不想我妹妹守寡不是?”

聽到南宮玉華的話,在一旁殺豬的野忘海動作微微一滯,拿在手中的殺豬刀差點掉落在地上。

秦楓跟南宮語嫣可是有一夜chun情,那麼說來,南宮玉華算是秦楓的大舅子,這可算是親上加親啊。

“我們在這裏解決掉燕子,再回到華夏大陸,燕京城的一切難題,都會迎刃而解。”南宮玉華深吸一口氣分析道,“燕子跟你雖然沒有直接仇恨,但是跟我卻是有不共戴天之仇,而你和燕子又只能一人稱霸燕京城,所以說跟我合作,一起解決掉燕子是不二選擇,雖然【秦盟】全滅了,但是你纔是【秦盟】最後的武器,我可以答應你,杜磊斯這些人可以在極道學院躲難,但是【七星時代】你要作爲戰力拴在身邊。”

【秦盟】的戰將只有蔣成和杜磊斯是半聖,而且還是重傷,拉出來也只能做炮灰,但是【七星時代】不同,出去不能用常理推斷的秦楓,有三個是半聖領域,這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

“最後告訴你一點就是,龍傲雪我可以隨時幫你帶來,時萬代和段飛揚,就在極道學院附近,而且,已經被燕子盯上了,你別無選擇。”

時萬代,第一任【七星時代】天匯星。

段飛揚,第一任【七星時代】天魁星。

他們兩個,已經成爲燕子手下那羣“七星時代候選人”眼中的肥肉。 在極道學院的附近,有一座城鎮,叫做壕城,頗具古風,但也不是都市格調,因爲極道學院的學生來自兩片大陸。

壕城街道,秦楓和毛曉東招搖而過。

“秦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毛曉東走在秦楓的身旁,問道。

因爲南宮玉華和野忘海回到華夏大陸通知龍傲雪的原因,秦楓和毛曉東一時間根本就沒有什麼事情要做,也就順其自然的在壕城閒逛了。

秦楓的視線被正前方的一所建築吸引了,道師公會!

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秦楓依稀還記得在新生大比的時候,自己還有一個組織來着,如果這個道師公會是整片大陸連鎖的話,這裏應該也有記錄纔對。

“曉東,有沒有興趣加入我的組織?”秦楓的臉上忽然浮現出諂媚的神色,笑嘻嘻的問道。

“你的組織?你才第一次來破碎大陸,哪裏來的什麼組織,別逗我了!”毛曉東擺了擺手,不知道秦楓在打什麼主意。

“跟我來就知道了!”秦楓大笑一聲,向着道師公會走了過去。

壕城的道師公會可不像安道城這麼隨意,無論是格局還是這裏的招待人員,看上去都是中規中矩,一看就是正規場所。

不過秦楓想到新生大比時候的安道城只不過是破碎大陸的邊緣城市也就釋然了,放在華夏大陸,安道城就是小村莊,而壕城則是上海、京城這樣的大城市了。

“請問我有什麼能夠幫助兩位的嗎?”剛一走進門,就有一個負責接待的小美女走到了秦楓的面前,微微躬身。

秦楓在這個小美女的身上打量了一下,一臉痞氣的咂嘴道:“質量是不錯,就是胸部小了一點!”

聞言,那個接待的少女臉色一僵,見過很多沒有素質的倒道師,像秦楓這樣沒有節操的還是第一次遇到。

旁邊的毛曉東短暫的錯愕了一下,若有似無的跟秦楓拉開一段距離,好像在表示“我不認識這貨”一樣。

“那什麼,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小美女別介意!”秦楓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打了一個哈哈,欲蓋彌彰的說道。

“請問我有什麼能夠幫助你的嗎?”那個少女雖然臉色難看,但是強忍着不發,再一次問道。

“我記得,道師在道師公會可以享用免費茶水吧?那給我來兩杯最貴的茶水!”說着,秦楓在懷中摸索了一下,半天才掏出了一塊普普通通的道師公會徽章。

少女的餘光看到秦楓手中的徽章只不過是黃銅製材,眼中悄無聲息的閃過一絲失望,不過臉上卻是笑容不改,接過了秦楓手中的徽章:“好的,您稍等!”

看着少女漸漸遠去的背影,秦楓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莞爾的笑容,顯得有些耐人尋味。

“秦楓,你有自己的公會?”毛曉東自然不會愚蠢到連道師公會徽章都不認識,雖然只是黃銅級別的公會,但是對於初來乍到的毛曉東來說,這可是很牛逼的存在啊。

“怎麼樣,哥沒騙你吧?”秦楓得意的笑了笑,一屁股坐了下來,對毛曉東說道,“曉東,咱們雖然都是華夏大陸的人,但是我總感覺,咱們的最終戰場是在這片破碎大陸,玄正清那老傢伙不是也說了嗎,這片大陸有你的老祖先。”

“所以,你想表達什麼?”

“要不,你加入我的【浮尊殿】吧?別看我這個小公會只是黃銅的,但是成員還是不少的,如果一股心思提升公會等級,那也不是什麼難題!”秦楓嚴肅的說道。

“一杯茶水,就想要收買我?”毛曉東笑了笑說道,臉上盡是委屈的神色。

秦楓沒好氣的說道:“你丫的別給勞資耍寶,咱們都是來自華夏大陸,你不跟着我跟着誰?”

秦楓之所以有擴建【浮尊殿】的想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爲【秦盟】的覆滅,秦楓想要創建一個遍佈華夏大陸和破碎大陸的組織。

可以說,【浮尊殿】是【秦盟】的取代品,更是昇華品,因爲【浮尊殿】的版圖是【秦楓】的數以萬計倍。

“這事以後再說吧,先把手頭的事情解決了再說!”毛曉東的臉上忽然閃過一絲落寞。

秦楓很巧妙的捕捉到了毛曉東的神情,微微一笑,並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討論。

兩人誰都沒有說話,沉默了一會,從道師公會的內堂忽然走出了一箇中年,而之前接待秦楓的那個小美女乖巧的跟在他的身後。

那個中年臉上的神色顯得有些興奮,說誇張了是一蹦一跳的走到秦楓面前的。

“你們誰是【浮尊殿】的成員?”中年走到秦楓和毛曉東的面前,開口問道。

“我……我是!”秦楓不明所以的站了起來,不知道這個中年想要幹什麼。

中年後退兩步,右手摸着下巴在秦楓的身上打量了很久,嘀咕道:“才SS級巔峯的實力,你確定不是在耍我?”

中年在探索到秦楓的實力後,臉上的興奮瞬間消失,一臉狐疑。

秦楓知道中年臉上的狐疑是輕蔑,不過並沒有放在心上,問道:“【浮尊殿】的公會徽章是在我手上拿出來的,有什麼比這個更有說服力的麼?”

中年掂了掂手中的黃銅會長,在確定並不是假的之後,將徽章遞到了秦楓的面前,臉上出現了禮貌性的笑容:“我是壕城道師公會的分會長,朱飛天。”

聽到中年的自我介紹,秦楓冷俊不禁,這個名字取得還真是有藝術性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