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種可能性更大。

Home - 未分類 - 後一種可能性更大。

在醫院的時候保鏢都在,她發現問題後隨時可以說。但她沒說出來,只能說明她受到威脅,現在什麼都不能說。

而她沒有求救並順着鬱子夜的要求來,也是說情況還在她的掌控中,沒到真正危機的時刻。

顏愛蘿做出了選擇,繼續支持他的計劃,那他也要做出選擇。

鬱子宸對着手機說了句我很好,又說顏愛蘿的手機打不通了,得到何伯明白的回答後,才把通話掐斷。

何伯明白他的意思,一定會做出進一步的行動。

而他,也得繼續了。

他看着黑漆漆的海平面,久久沒有反應。

夜晚的大海黑沉沉的,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魔鏡把輪船都吸附在上面,讓人連最基本的安全都無法保證。

但在海上,月光星光卻顯得更加的明亮,就算是烏雲也很難完全掩蓋住月亮的光輝。

越黑暗的地方,月亮才越加明顯。

楚蕭看他默不作聲,不禁着急的問:“怎麼樣了,我們現在怎麼辦?要不然我自己去,你回去吧。”

他也怕顏愛蘿出事,不想好友再次失去親人。

但是沉默的鬱子宸卻是搖頭:“走吧,繼續按照計劃行事。”

顏愛蘿做出了選擇,沒有跟任何人透露這件事,是要用自己的力量拖住鬱子夜,以確保他的計劃更加完好的實施。

他就算現在回去,也不過是把鬱子夜再次嚇跑,鐵手黑奇等人都不在,能不能把鬱子夜抓住都是未知數。

而且,鬱子夜敢這麼大大咧咧裝成他的樣子出現在大庭廣衆之下,還不怕顏愛蘿揭穿他,肯定是做了什麼保險措施。

他現在回去,反而會激發矛盾,讓鬱子夜鋌而走險。

最好的辦法,還是裝不知道,保證計劃順利執行。

只有把鬱子夜的底牌全部打掉,才能讓他再也沒有了翻身的機會。

這一次,只能成功。

他說完後,就轉身往前走去,找到了那幾個被楚蕭的人綁起來的劫匪。

楚蕭卻比他還着急:“你就一點不擔心嗎?”

“擔心,所以才一定要成功。”鬱子宸頭也不回,只是走向了距離最近的那個劫匪,伸手揪住對方沾了血跡的領子,聲音冰冷刺骨:“說,你們本來的目的地是哪裏?” 顏愛蘿在醫院裏輾轉反側,怎麼都睡不着,也不敢睡。

旁邊牀上躺着一個瘋子,任誰也睡不着。

鬱子夜確實沒對她做什麼,更沒動她,就是躺在隔壁牀上,一直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也沒脫衣服,更沒說去洗洗,倒在牀上毫不在意,還把醫院裏提供的被子拿出來蓋在身上。

顏愛蘿本來也愛乾淨,在鬱子宸這個潔癖的影響下更是很在意這些清潔問題。

她住院後用的都是家裏送來的被褥牀單等,屋裏所有東西還都擦拭了一遍,並做了消毒措施。

就算是頭暈的想吐,都沒忘了一定要堅持刷牙洗臉,堅決不肯讓自己髒兮兮躺在牀上。

而鬱子夜從小被照顧的很好,可說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而且穿戴用度各個方面都是儘量按照最好的標準來。

所以,他肯定對這些吃穿住行方面也很在意,不會隨便窩在哪裏都能睡。

顏愛蘿記得他以前還穿的很光鮮亮麗,對外表看起來也很在意。但是現在,看着卻大不一樣了。

這個人變化太大了,簡直像是換了一個認,或者是把所有的本質都激發出來,現在這個纔是真正的他。

而且,他就連鞋子都不肯脫,就這麼穿着鞋上了牀。

不脫衣服不脫襪子都好理解,可以說是不拘小節,但是上牀連鞋都不脫,這是當自己是外國人嗎?

顏愛蘿是不明白他爲什麼能這麼不拘小節,但那是個神經病,誰知道想什麼呢,她也不敢管她也不敢問。

就這麼惴惴不安的過了一晚上,顏愛蘿一開始根本不敢睡,好在白天睡得多,所以前半夜也不是那麼困。

她這裏失眠,鬱子夜那裏倒是在呼呼大睡,睡得很放心。

她在殺了他和不殺他之間猶豫了幾回,最終也沒下手。

實在是不知道鬱子宸現在怎麼樣了,更怕親友們真的都被滅口,她只能忍了。

到了後半夜,看鬱子夜睡得那麼香,她實在忍不了,也睡着了。不過睡了很小一會又被憋醒,爬起來想去上廁所。

隔壁鬱子夜還在睡,睡得看起來很舒服。

睡夢中的他臉上不自覺帶着一種戾氣,完全沒有鬱子宸本人睡着後的平和。

這人是從心理上就帶着戾氣,睡夢中自然會帶出來。而鬱子宸看似冰冷,但現在心態平和,睡覺的時候自然也更顯得安然。

顏愛蘿嘖了一聲,想走去衛生間。但是又想了想,在這裏上廁所,萬一他醒了聽見怎麼辦?萬一他變態偷看怎麼辦?

算了,還是出去吧。

她已經走到鬱子夜的牀邊了,看到他躺的平整還有那雙穿的嚴嚴實實的皮鞋,好奇心又升上來。

她還是奇怪他不脫鞋的問題。

而且,他之前受傷腿不能行走,好的卻這麼快。他到底是怎麼康復的,難不成是腿有什麼別的問題?

顏愛蘿很想知道原因,猶豫了一下,但也不想去脫鬱子夜的鞋一探究竟,想想就噁心。

她扭頭,去了門口,打算去走廊盡頭的公共衛生間解決生理問題。

門口值班的兩個保鏢看見她出來,就立刻跟上。

顏愛蘿轉頭說:“留下一個,照看好少爺。”

兩個保鏢也沒說話,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個就留下,又坐在了病房門口。

另一個則是安靜的跟在顏愛蘿身後,一句話都不說,但時刻注意着周圍的環境。

而醫院的病房就算到了晚上其實也沒那麼安靜。因爲地方狹窄,走廊裏一般亮着燈,整體空氣流通不太好,所以很多人睡覺都是開着門的。

走在走廊裏,雖然很安靜,但是真沒那種鬼片的恐怖感。

從一扇扇門前過,還能看到有的病牀前坐着守夜的病人家屬,走廊裏甚至也有人打地鋪在睡覺,就更沒有鬼片的驚悚感了。

顏愛蘿慢慢的往衛生間的方向走,因爲頭還有點暈,也不敢走快了。

只是,走了幾步,就發現不對勁了。

因爲,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人跟在了他們後面。

這人走的也不緊不慢,儘管她走得慢,但也沒被超過。顏愛蘿回頭看去,那人還對着她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這人長得很一般,扔在人堆裏看不出來那種,也不知道是真的長這樣還是做了易容。只是一雙眼睛無法遮掩,眼神看得讓人不舒服。

那不懷好意的眼神是挑釁。就是告訴她,他確實在跟着她,但也不怕被她知道。

看來,是鬱子夜的人。

她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帶了人過來。

她只能扭頭,繼續往前走。

保鏢也發現了異常,警惕的看了看後邊這個人,又快走幾步,想問問顏愛蘿要怎麼處置。

顏愛蘿微微搖頭,讓他不用管。

保鏢很疑惑,總覺得身後跟着的那個人帶着敵意,但她都說不用管了,他也不好做什麼。

他還是警惕的看着後面那個人,審視般的眸子一直看着那人,總覺得不是個好人。

顏愛蘿去衛生間,外面倆保鏢。也有晚上來上廁所的人來,看到門口站着兩個凶神惡煞的人還覺得奇怪。

這麼巧,這麼多人來上廁所?

等後來看到倆人都跟着顏愛蘿走了,更覺得這有錢人就是了不起。上個廁所都有兩個人跟着,嘖嘖,真是同一個世界不同的命啊。

而在顏愛蘿回去後,那個跟上來的人也就走了,並沒有跟到病房門口。

保鏢回去自然跟自己的同伴說了這件奇怪的事。

學霸的諸天神豪系統 同伴也是覺得奇怪。

他們這次來的人有幾個他們都很清楚,也都是同伴,都互相認識。可這突然冒出來的人是幹嘛的?

而且,聽跟着去的保鏢說,這人看着沒什麼善意。

少夫人跟少爺從哪兒找的這人?

兩人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是這是僱主的事,他們也不好多操心、

他們跟四大保鏢不一樣,不是跟着鬱子宸一塊長大的,感情沒那麼深厚。也跟思明不一樣,思明也是他們培養了很久的人,跟了很多年,情分也不一樣。

這是因爲人手不足僱來的人,感情沒那麼深,身手沒那麼好,做事的時候考慮的也就隔了一層。

兩人想不明白也不多想,就是想明天再跟其他同伴說說,大家多上上心。

而顏愛蘿回去後,看了看牀鋪上還在睡着的鬱子夜,發現他上半身的被子動了動。但是,這個姿勢,怎麼看怎麼奇怪。 一般人睡覺,如果要翻身,肯定是整個身子一塊動,很少會有人只動上半身而下半身一動不動的。

而且,身量大的人,一動起來就更明顯了。

可是,鬱子夜很明顯是動了。可是卻只有上半身動了,下半身一點也沒動。還是之前的姿勢,位置一點沒變,就連鞋子底下被壓住的牀單上最大的那個褶皺都沒變。

這是什麼情況?

睡覺的時候動還能這樣動?

顏愛蘿想不明白,又深深的看了兩眼,覺得問題還在鬱子夜的腿上。

那兩條本來受了重傷絕對不可能再站起來的腿,絕對有問題。

但是現在她也弄不明白,只能慢慢的探究了。

她躺回自己牀上,很快就又睡着了。

鬱子夜現在完全掌控了她,如果想做什麼直接做就是了,沒必要趁她睡着了再做些什麼。而且,外面還有她的保鏢,她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等她睡着後,看似一直在睡覺的鬱子夜猛然睜開眼睛,轉頭往她這邊露出犀利審視的目光。

很聰明的女人,看來過不了幾天,自己的祕密就會被她發現了。

不過在那之前,該辦的事情他也都辦好了。

鬱子夜又睡了過去,臉上一如既往的帶着狠厲的表情。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