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菸屁股扔進垃圾桶裏,王浩搓了搓胳膊。

Home - 未分類 - 把菸屁股扔進垃圾桶裏,王浩搓了搓胳膊。

活動了一下筋骨。

這會兒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難受感覺,這會兒只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

之前王浩覺得自己和觀氣境之間還隔着一層薄膜,但是就在今天,那一層薄膜破了一個口子。

王浩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讓這個口子越來越大。

等到這個口子徹底撐開的時候,就是王浩正兒八經的踏入觀氣境的時候了,

重新點了根菸。

王浩活動了一下筋骨。

正準備進屋的時候,一個電話發了進來,王浩定睛一看,發現可不就是軒轅千兒打來的電話嘛。

接通了電話,王浩咧嘴一笑。

“啥事兒啊?”

“晚上回家嗎?”

“這幾天就不回了,過幾天行不行?”

軒轅千兒想了想,“王浩,我上網查了一下,這個分爲病變型和心理型,你這個應該屬於後者,這個可以治的,我認識一個心理醫生,可以給你看看。” 王浩被逗笑了。

“我這個跟心理沒有關係。”

“啊?那是身體上的嗎?那這個就不好治了,你的是不是斷了?”

軒轅千兒問道。

王浩一時間都不知道應該怎麼接茬了。

軒轅千兒的腦回路實在是有一些不一樣。

王浩哭笑不得道,“斷倒是沒斷。”

“那就是蛋破了嗎?”

軒轅千兒緊跟着問道。

王浩看到這個消息之後實在是沒有繃住直接笑了出來。

“沒,是因爲其他原因。”

“其他原因?前列腺?還是腎的問題?這兩個都挺不好治的。”

軒轅千兒一本正經道。

王浩止不住的笑着。

“都不是,以後給你解釋吧。你放心,肯定沒有問題,只是這一階段不太行,過段時間就會沒事了,還是那個堅挺的我。”

軒轅千兒將信將疑道。

“真的嗎?”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軒轅千兒想了想之後道,“那你回家吧,習慣了和你在一起之後,我一個人住有些不習慣了。”

王浩想了想,實在是軒轅千兒太過於誘人,軒轅千兒長得很是好看,而且那個身材也是一絕,尤其是兩條大長腿看的人眼睛都直了。

摟着這麼一個小嬌妻睡覺,王浩又不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到時候做不到穩如泰山。

到時候肯定難受的是自己。

而且自己現在還是突破的最緊要關頭,要是出點什麼岔子,到時候走火入魔都是有可能的。

體內的真氣要是走岔了,到時候衝進了不應該衝進去的筋脈,王浩這一輩子就廢了。

“過段時間吧,你要是害怕的話,我讓我妹妹過去陪着你行不行,用不了多久的。”

王浩道,

軒轅千兒想了想,“好叭。”

掛了電話。

王浩做了個深呼吸。

正準備回去的時候,軒轅千兒發來了一個消息。

“王浩,你是不是覺得我有一些煩人,是不是覺得有些膩了。”

王浩愣了一下,沒想到軒轅千兒竟然想了這麼多。

連忙給解釋道,“不是這樣的,你別多想,我最近練功,不能動色,不然的話就會走火入魔。”

“這個藉口有點牽強。

你要是真的覺得我膩了的話,你就跟我說,我肯定離你遠遠的。

但是你不要這樣冷淡我。

我不喜歡冷暴力。”

王浩咧嘴一笑,“最近真的是練功的緊要關頭,不能動色,回家的話,摟着你這麼個尤物,我怕我控制不住,到時候會走火入魔的。”

軒轅千兒過了很久纔回了個消息。

“晚安。”

只有簡簡單單的兩個字。

王浩一時間不知道應該怎麼哄了。

打了個電話過去,沒想到是對方已關機。

王浩一陣欲哭無淚,沒想到軒轅千兒竟然會這樣。

正準備開車過去給軒轅千兒當面解釋。

王滿從屋裏走了出來。

“阿浩,你進來一下,我跟你說幾句話。”

王浩一臉的莫名其妙,不知道王滿這是想要幹什麼。

進了房間。

王滿一瘸一拐的入座。

王浩看着王滿的那條腿就來氣,這條腿就是京城那幫孫子乾的,這個仇一定要報了。

當初那幾個始作俑者王浩記得一清二楚,到時候去了京城,王浩一定要把那幾個人挨個兒手刃。

王浩點了根菸,坐在了桌子上。

“啥事兒啊哥?”

王滿也跟着點了根菸。

王滿抽菸的動作很優雅,很紳士,雖然王滿穿的很普通,但是他的身上總是帶着一股儒雅的氣質。

讓人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王滿很面善,很容易讓人和他放下一切戒備和他聊天的。

“阿浩,你跟哥說實話,你真的和楚家的那個楚姑娘沒有可能了嗎?”

王浩點點頭。“沒了。”

王滿吸了口煙,低頭沉思半晌。

“當初楚家也幫了咱們家不少,那時候你不在,在咱們最難的時候,是楚家出手幫了我們,雖然後來咱們也幫了楚家,但是不一樣啊。人家楚家救了咱們家好幾條命,咱們只給人家還了錢,這個東西是不能等價的。

我想了很久,楚家閨女出嫁的話,咱們家得去人。

相對而言。

咱們兄弟姐妹幾個人裏面,你和楚家的楚姑娘關係是最好的。

而且你們之間還有婚約,雖然婚約被你取消了,這件事既然你已經做了,那我也不說什麼了。

之前楚叔給我打過電話了,想要讓咱們家去人。

我想了一下。

咱們家怎麼都得去人不是。

我想問的是,你真的不想去嗎?”

王浩咧嘴一笑,“哥,我爲什麼和楚雨晴鬧掰你應該清楚吧,我這人你也知道,從小到大,可以吃苦,可以承受各種痛苦,唯獨受不了別人冤枉我。

你可以和我玩陰謀陽謀,但是你要是冤枉我,那我得幹你。”

王滿皺着眉頭吸了口煙。

看着自己手中的菸頭。

彈飛菸灰。

“那行,不想去就不勉強你了。楚叔就一個女兒,楚家的人人心不齊,到時候結婚孃家人不多,咱們家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是也可以去給當成孃家人,給撐一撐場子,到時候我就帶着老三,老四,老五,老六還有南天去。”

王浩想了想,“行,我準備一份禮物你給送過去。也算是聊表心意,買賣不成仁義在不是。”

王滿搖了搖頭,“說的這都是什麼話,這是人情,不是買賣。”

王浩咧嘴一笑,“知道了哥。”

“哥,我和二哥一樣,我也不去了。”

王敢從外面走了進來。

王滿擡頭。

王敢笑嘻嘻道,“大哥,之前那個楚雨晴罵我二哥,我沒忍住,用槍指過那個楚雨晴的腦袋,估計我去了,她會不高興的。”

王滿一拍桌子,“你!”

王敢立馬捂着肚子,“今兒咋拉肚子呢,老四,廁所有紙沒?”

王改翻了個白眼,“沒紙用手擦。”

王滿嘆了聲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