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孩子知道錯了我也就不多說了,所謂“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只要不是大錯特錯,就給他一個獨 自領悟的機會吧!

Home - 未分類 - 既然孩子知道錯了我也就不多說了,所謂“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只要不是大錯特錯,就給他一個獨 自領悟的機會吧!

“田欣,泰西既然找到你,‘希坦之淚’的危險也一定解除了。那你,你和閆雨,你們不是……”我吞吞吐吐半天,也沒能將自己並不願成爲現實的想法說出來。

不過我真的很想知道,他此刻人在哪裏?他還好嗎?

“呵呵!”

聽到我欲說還休的話,看着我因爲着急而滿臉的大紅暈,田欣不由笑了出來。

真是的,幹嘛笑啊!

我已經很不好意思了,這笑聲讓我更覺得渾身發燙,自我感覺和沸點的度數都不相上下了。

就在自己不知所措的時候,田欣拉起我的手柔聲開口了。

“龍淵,其實你誤會我和閆雨了,我的養父母是他的小姨和姨父。那天晚上我養母的朋友正好來了,偏巧我的車壞了,所以我就給閆雨打電話讓他和我一起去機場接人,整件事情就是這樣的。”

啊?原來田欣是閆雨的表妹,還是外星球的混血養表妹。

“可,可我怎麼沒有聽閆雨提起過你呢?”

“你又沒有問過我的親戚,再說你整天穿來穿去的,我哪有時間給你說,都趕上空姐了!”

我剛疑惑的開口欲問田欣時,一個帶着怒意和疼惜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

閆雨?!沒錯,是他!

聽到這悉的聲音我急忙擡頭,眼前正是那張讓我想了三天三夜的帥氣臉龐。

此時,這張帥臉的主人也思念滿滿地看着我。

看到他我再也忍不住自己心裏的委屈,鼻子一酸,眼淚隨之流了下來。

“唉!我的小傻瓜啊!”

這句話響起的同時,我亦被閆雨一把攬入他溫暖的懷抱中。

“你有什麼事情也不告訴我一聲,都穿越到什麼厲朝還被一幫男人窮追猛打也不吭聲。不過他們也太膽大了,我老婆也敢追,我真想把那幫男人挨個揍一頓,就是去不成,真是氣死我了!”

聽到閆雨明顯不悅的話時,我不覺一愣。

千吶,他是怎麼知道我穿越了?穿越到大厲的事情只有我和亮知道啊!

另外,我不是被一幫男人窮追猛打,只是被厲家兄弟追求and表白過,但我都沒同意好嗎?

正準備問閆雨是如何知道這些事情之時,久未吭聲的泰西終於看着閆雨開口了。

“閆雨,本來我還想着帶龍淵離開這裏去我們的星球,但看到你們這樣柔情蜜意,我知道自己即使對龍淵說了也是白費口舌,所以……”

“所以你就別說了!”泰西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閆雨黑着臉很不高興的打斷了。

“哈哈!表哥,你誤會我哥的意思了。我哥原來是想要帶龍淵走,可是看到你們這樣恩愛,他就不當你們中間的‘第三者’了,他祝福你們幸福快樂。對了,星際飛船已經到了,我們也該返回希坦星球了,再見!”

田欣笑着說完和泰西泰瑞準備離開時,卻被我叫住了。

“田欣,那,那達勇他人呢?”對於達勇,我實在是擔憂。

一則怕他在這裏又做什麼壞事,二則他畢竟是希坦星球的人,還是回自己的星球去吧!

反正“希坦之淚”已經被破壞了,“星墜”對於他來說也已經失去任何利用價值了。

雖然這些隱患都已經解除了,但他還是得回到自己的家鄉,這樣讓神比較放心。

不然,萬一他又想蹭亮的免費西瓜吃怎麼辦?

“哦!達勇和我們一起離開。雖然他統治者的夢想破滅受了刺激神經不正常了,但他還是我們希坦星球的人,我們決定帶他一起走。”

這最後一個問題,氣質君泰西很是熱情的幫我解答了。

看看看看,“善惡終有報”這句話還是很正確滴!

所以說,爲人還是要心存善念,沒事別老想着做壞事,別到頭來壞事沒做成到把自己變成蛇精病了。

在這樣的傷懷和感嘆中,我和閆雨送走了希坦星球的來客。

於是乎,我也該繼續問閆雨沒有回答的問題了。

“閆雨,你是怎麼知道我穿越到大厲的?是亮給你說的嗎?”我睜大一雙眼睛瞪着閆雨,很不確定的問道。

“對,是她說的!不過,她沒給我說,而是給閆冰說了,閆冰又轉達給我了。”

什麼?亮給閆冰說了?!

可我不是給她服用選擇性失憶藥粉了嗎?難道說福瑞給我的那包藥粉過期了?失效了?

還有,她怎麼給閆冰說這些呢?

看到我滿臉的疑惑不解,閆雨不等我再次開口,直接竹筒倒豆子的將神之迷茫的一切都解說了。

在他永遠都是火急火燎的敘述下,我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亮壓根就沒吃我給她的藥粉,她怕我將她迷暈後獨自一神穿越回去。

我去,我有時候是真心懷疑亮,她這智商到底屬於真傻還是假聰明嘞?

簡直把本王想的和她一樣小心眼,還總是將程序玩反。

不過聽到她和閆冰戀愛的消息,我也就放心了。

緣分這種事,真的不好說!

正如那天亮看到達勇摟住我不放,於是傷心生氣加誤解之下離我而去,卻在一間酒吧獨自買醉時碰到了人妖,不,是閆冰。

就這樣,兩個看似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人相遇了,並由此談起了“亮亮冰”之戀。

呵呵,這可真是緣分天註定啊!

知道他們各自都已歸屬,我也就,也就該和閆雨回龍宮了。

當喬旭王晨閆冰得知我要走的消息,他們一直將我和閆雨送到了靈海。

亮當然也要來送我,不過被我好說歹說硬是勸了回去。

這丫頭說話實在太雷神,我可不想臨走還被她再刺激一把。

喬旭像個孩子一樣哭得很傷心,他悲悲慼慼地對我說:“龍九,我真捨不得你走啊!謝謝你教會了我這麼多做人處事的道理,也讓我懂得了這麼多的知識。”

聽到他傷心的嗚咽,我微笑着說:“喬旭,你是一個很棒的小夥子,更擁有過目不忘的天賦,好好利用你的天賦,日後,必成大器!”

鼓勵完喬旭,我又看了看哭得仿若嚎喪般的王晨,鄭重的拍了拍他粗糙的手背告訴他:“王晨,我這就回去了。我走後,希望你和喬旭同心協力將咱們的‘華夏龍’發揚光大。”

聽到我的話,王晨信心滿滿的點頭應道:“龍九,你放心,只要我和喬旭在一天,‘華夏龍’就會永遠敞開大門!”

“哥啊!你怎麼就這樣走了,你不要我了呀!”剛將解藥放進嘴裏,就被這驚天動地的哀嚎直接將藥丸卡在嗓子眼裏,噎的我是直翻白眼。

看着撲在閆雨懷裏哭的涕淚交加的閆冰,怎麼聽怎麼覺得他的哭聲好像閆雨是要去地府的節奏。

“好了閆冰!都長這麼大了還哭什麼?哥和你嫂子走後,家裏家外的一切事情就由你掌管了。不過忙歸忙,你也要照顧好自己!”

閆雨雖然很嚴肅的說着,但他眼神裏流露出來的兄弟親情,還是讓本王看的鼻子酸酸。

“我知道了!哥,你一個人在下面也要保重,有什麼事就託夢告訴我。算了,你還是別託夢了,託夢我也幫不了你,你就忍着吧!龍宮畢竟是凶神的地盤,你……”

千吶,閆冰這傢伙說話還真是欠修理,果然和亮是一家人啊!

就在此時,我突然感到周身的血液越流越快,渾身上下涌動着一種直衝雲霄的洪荒之力。

我知道,解藥起作用了!

與此同時,我趕緊取出身上的“避水寒丹”塞入閆雨口中,然後拉起他直接跳入靈海。

順着靈海一直南下,我們就回到涇河龍宮了。

在我跳入靈海的瞬間,天空突現一道劃破蒼穹的閃電,閃電中我恢復了龍之真身的樣子。

“兄弟們,再見啦!從此人間龍宮,各自安好!”

衝着岸上的人流淚喊出最後這句話,然後回頭看了看幸福的好像美人魚一樣游來游去的閆雨,深情的對視了一眼後,彼此相攜而去…… 時間真是飛逝如水啊!轉眼我和閆雨已經回到龍宮半年了,在這半年裏,我完成了自己神生中的兩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就是我和閆雨在天庭舉行了盛大的婚禮,我的伴娘團由敖月、嫦娥以及“七仙女組合”組成,閆雨的伴郎團由敖琦、紅孩兒和我的龍族姑表兄弟們組成,玉帝則親自爲我們主婚。

婚禮得到了諸神真誠的祝賀,那些因爲有事不能親自參加我們婚禮的神,也以微信紅包的方式給我們送來了祝福。

這可真是讓本王有種幸福滿滿的感覺啊!

第二件大事,就是我的“龍族歷史博物館”在本王的親自督辦和監工下建成了。

“龍族歷史博物館”的內部裝修和設計,由我的夫君閆雨操刀設計,他對其中的每一個細節都很用心。

他對於各類龍的蠟像如何擺放以及燈光怎樣投射,都是狠狠下了一番功夫反覆研究的。

經過我和閆雨的聯手打造,博物館內部所有龍的蠟像看上去都是栩栩如生,猶如神龍在天的樣子。

“龍族歷史博物館”正式對外開放的那一天,我和閆雨分別站在博物館的門口兩側,金童玉女般熱烈歡迎各位神和各位神族記者的參觀訪問。

這樣的參觀訪問對我的涇河龍宮是一個極好的宣傳。

當天庭神界的新聞報道了 “龍族歷史博物館”免費對外開放的消息後,吸引了來此參觀的大批神遊客。

他們看到博物館內各種龍的蠟像時十分驚訝,有種想伸手觸摸又不敢觸摸的節奏,因爲這些蠟像太過於真實和生動了。

“龍族歷史博物館”裏面所有的東西包括壁畫,都是龍族歷史的見證,這裏面埋藏着許多龍族起源的記憶和故事,讓各位神感到了一代又一代龍族精神的一脈傳承。

沿着博物館四周駐足觀看的各位神,臉上都呈現出無比讚歎和震撼的表情。

這一刻,我同樣感受到自己身爲龍族一員的驕傲。

在這些遊客中不乏獨具慧眼的投資者,他們發現我的涇河龍宮是一個很好的地方。

涇河龍宮四周水域面積寬廣河流也沒有受到污染,所以那些投資者們在這裏投資並開發旅遊產業鏈。

當然,我也沒有忘記自己當初對敖琦的承諾,給他專門開闢了一塊地方讓他建好了“神之龍宮KTV”,這樣也帶動了涇河水域娛樂業的發展。

兩年後的一天,當我和閆雨攜手相伴在龍宮周圍散步時,看到四周一派欣欣向榮的氣象時,我很高興很激動。

我終於實現了自己的願望和夢想,讓涇河龍宮變成了一個全新的地方。

“閆雨,謝謝你,謝謝你幫我一起實現了這些夢想!”看着身邊的閆雨我一臉幸福的說着。

對於我真心實意的話,閆雨聽後則是滿臉大寫的沉思,想了想故作嚴肅的開口了。

“好啊!雖然你是我的妻子但該謝還是要謝的,我看不如這樣,就用你這位女龍王未來的時光,慢慢謝謝爲夫我嘍……” 我坐在火車靠窗戶邊的位置,看着窗外一瞬而過的風景,心裏很壓抑,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很難受。坐在我旁邊正在吃東西的那個胖子是我的發小兼同學,他叫羅二胖,本名羅小浩,但是從來沒有人叫過他的全名,連他的家人也不例外,他胖是因爲有某種疾病,所以我們叫他後天生成的胖子,既羅二胖。

我,我本名叫李文國,外公曾經希望我們家能出個文武雙全的人才,就給我起了這個名字,當然,還有一個李武國,那是我弟弟,他跟隨我媽一直在舅舅家生活。我有很多優點,有多少?我也記不清了,但我唯獨能記起我最大的缺點————壞脾氣。

我最喜歡把領袖的像章掛在衣服裏面,因爲我覺的只有這樣,我的心才能更貼近領袖,在很多人眼裏,我是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不過現如今值得我紈絝的資本已經沒有了,我父親,因爲某些原因,被打成右派,至今還和馬關在一起,在馬棚裏“深刻反省”,最值得我“高興”地就是,我和二胖光榮的加入下鄉插隊的大軍,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

“哎…..好端端的插什麼隊啊?離開學校,來到鄉下,真的是接受勞動再教育嗎?”我嘴上不停地嘀咕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