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扛著木箱的人把木箱往地上一放,退到了一邊。

Home - 未分類 - 那扛著木箱的人把木箱往地上一放,退到了一邊。

黑龍看了三人一眼,也不答話,彎腰在木箱上有規律的敲擊著,又朝兩頭一拍「咔!」木箱打開,裡面放著的正是碧藍色的飛天神梭,三人定睛一看,都點了點頭。

那頭髮發白的老頭說道:「黑龍護法,怎樣競價,請說明吧!」

天宇和黑髮中年人也點頭看向黑龍護法。

黑龍護法坐定說道:「此寶物價值無可估量,但我煉烽島無力利用,所以將寶物拍賣出去,有緣者得之,此次競價,起拍價為一元錢,請三位出價!」

「什麼···」

「這,一元錢!」

「真的假的?」

三人同時驚呼,他們可聽說上次起拍價為一萬億美金,那個價雖是煉烽號故意為難人家的,但也間接預示著此寶物價值絕對不低,但令三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只是區區一元錢,實在是讓人大跌眼鏡。

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著黑龍護法。

「請出價!」黑龍重複說道,此次他奉島主之命一定要讓天宇拍到,既然有目標,那價格還不是煉烽號說了算。

天宇隱隱感到這煉烽號一定有什麼陰謀,但不管什麼陰謀,這飛天神梭天宇是勢在必得,哪怕拼著耗盡體內五行之力,也必須得到,這飛天神梭的價值有多高,天宇是非常清楚的,即便是世主級的存在都會爭奪的神兵,何況天宇連星主級都不是。

星主級和世主級之間的差距,那是無法對比的,如果硬是要打個比方,就好比一個足球和一個星球之間的體量,根本無法衡量。 「我出一億!」

老頭首先報出了價格。

「兩億!」中年男人也喊道。

天宇並沒有開始報價,心裡默默盤算著要怎樣擊垮二人。

不一會的功夫,兩人就把價格提到了十幾億了,而且還在一億一億的往上加,兩人都不想放棄,同時也奇怪這小孩怎麼不加入竟價。

黑龍在旁邊暗暗著急,「這小孩怎麼不出價啊,哪怕你出一次價,我也好幫你啊。」

但急歸急,黑龍也不方便插手。

「兄弟,這藍梭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你要來幹嘛呢?乾脆讓給我算了,我必有重謝,我出價二十七億。」老頭一邊報價一邊勸說道。

「嘿嘿···」中年男人陰笑道:「這藍梭必有其獨到之處,我別無所好,就喜愛收集一些稀奇玩意兒,這藍梭我非常有興趣,還望老先生放手,我也有重謝,二十八億······」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當天宇似空氣一般。

「一百億!」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

「呼···」

老頭,中年男人,黑龍護法一起看向天宇。

黑龍心中暗喜,「這小孩終於出價了,我得看看你有多少財力。」

其實天宇有四百多億的事黑龍早就知曉了,只不過天宇還有沒有別的錢,他並不知道。

老頭和中年男人暗暗吃驚,這小孩挺大手筆,也不知道是他師門給的還是他自己弄的,一上來就來個一百億,顯然是想嚇退我倆啊。

老頭乾枯的臉上堆起一絲苦笑,「小師傅,你也對此物有興趣?」

「正是!」

天宇說道:「不怕二位笑話,這藍梭我是勢在必得,不管付出多大代價,我都不在乎,二位儘管『出價!』我都接著!」

天宇在說這話的時候渾身的氣勢一變,無形的壓力瀰漫而出。

老頭和中年男人暗暗感到心驚。

中年男人一抱拳,沉聲道:「小師傅,我是雲南八卦山,九宮八卦連環埔的二寨主,混元手,李坤,李太極,我此次來也為這寶物而來,若是別的東西,我一定相讓,但此物我實在喜歡,恕李某得罪了,我出價兩百億···」

黑龍一聽頓時心裡著急,這李坤!什麼玩意兒?不過剛踏入金丹境,還真當自己是號人物了,敢在高人面前亮名號,真是找死!

「李坤?」天宇微笑道:「還混元手?呵呵···!別說是你一個二寨主,就是你們那大寨主『乾坤劍王』王澤天在我面前,我也不在乎,今日你要是和我競爭,我不介意有時間到雲南去逛逛,看看到底什麼是九宮八卦連環埔。」

威脅!

實實在在的威脅!一點也不避諱什麼,簡直就不把八卦山當回事。

「你~~~」

李坤氣的當場就想發飆,提起他李坤,在江湖上也有一號,哪受過如此侮辱,但一個月前李坤已經見識過這小孩的神勇,別說一個李坤,就是整個八卦山上的所有人一起上,都不夠人家熱身的。

李坤深吸了幾口氣,硬生生的把升起的怒火壓了下去,向黑龍護法一抱拳,說道:「黑龍護法,對不起,我剛才的報價是否可以不作數?」

沒辦法,在如此高人面前就算是李坤也得低下他高傲的頭顱,要不然人家真的去八卦山逛逛,那就完了。

不過他這個要求實在是一個不合理的理由,哪有出了價又收回的,李坤自己都有些耳根發熱。

但出乎他意料的事情發生了,黑龍護法竟然允許了,「可以,我們這競拍,全憑自願,絕不強迫任何人。」

天宇一看中年男人主動退出,點頭說道:「李坤?不錯,能審時度勢,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這是你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選擇。」

李坤聽到這話額頭冒出冷汗,「看來這些高人個個都招惹不得啊。」

天宇說完看向老頭,微笑說道:「老先生,你呢?可否把此物讓於我?」

天宇看似說的客氣,但老頭知道的清清楚楚,面前的小孩遠沒有他的長相看起來善良,如果自己硬是要和他死磕,那後果······

老頭想到這裡心裡憋得難受,想自己也是個人物,如果單單因為人家的一句話就退縮,那自己以後還怎麼混?剛想自報名號···

沒想到天宇卻一揮手說道:「老先生有話直說,我來這不是打聽各位的家庭住址,姓甚名誰的。」

「這,這···」

老頭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小師傅對這藍梭有興趣,那是藍梭的福氣,我老頭子做個順水人情,不再與你爭奪······」

「順水人情?說的好!」天宇輕笑道:「人情債最難還,老先生還是出價吧,我陳天宇的人情你還受不了。」

天宇這話可是一點情面也不給老頭,想讓我欠你人情,你還不配!

老頭的如意算盤被識破,心中暗想:「這小孩年紀不大,但心智相當成熟,連順水人情都不欠。」

想到這老頭也沒辦法,說道:「小師傅,既然你如此急需這藍梭,那我老頭子也就放手了,咱們後會有期。」

老頭說完不待天宇答話,起身走出了大殿。

中年男人一看沒戲了,也一起走了出去。

沒想到拍賣就這樣結束了,黑龍護法也覺得不可思議,沒想到這小孩如此強勢,只出一次價,便將二人逼迫的放棄競拍,不過黑龍心中也踏實了不少,至少任務完成了。

待得二人走後,天宇說道:「黑龍護法,這藍梭已經歸我了,什麼時候交貨付款?」

「不急不急。我家島主傳話,獲勝者有幾個條件需要遵守,你跟我去見我家島主吧,她有話當面和你說,請跟我來。」黑龍說著話一把抓起藍梭,連紫檀木箱都不再用,當先朝外面走去。

天宇隨後跟上,意念力早已經控制了飛天神梭。

······

地下密室中。

沉魚斜靠在沙發上,慵懶的看著面前的大屏幕,這沉魚也幾千歲了,但長相卻依舊如少女一般,明眸皓齒,一身水藍色的衣服包裹著魔鬼般的身材若隱若現,偶爾抬手間,皓腕雪白,三千青絲隨意的披散在雙肩,嘴角掛著淺淺的笑意,美的不像話。

現在外界說的什麼什麼女神,在沉魚面前都弱爆了。

在他兩邊還坐著六個人,有的面沉似水,有的陰冷···但六人對沉魚的美貌卻視而不見,不是他們不想看,而是他們不敢看。

他們清楚的知道如此美貌的背後隱藏著多麼可怕的修為!

「白虹。」

沉魚喊道,聲音宛如泉水溪流,動聽的很。

「屬下在。」一個白衣青年起身說道。

「東西可準備好?等一下千萬不要出什麼差錯,這小孩功力高深,經查探他昨天剛從廣州回來,我懷疑法雨,純陽,和那個任鴻飛的死,和他有關。」

沉魚說的若無其事,輕描淡寫,但在座的六人卻心中驚懼。

「法雨,純陽,任鴻飛!何等人物!那可都是空冥期的高手,如果都是死在這小孩之手,那,那這小孩也太恐怖了,即便他們島主,想擊殺此三人,估計也要費一番力氣才行,而且還不能保證全身而退。」

白虹雖然心裡驚懼,但表面卻沒什麼變化,說道「島主放心,都準備好了,絕對萬無一失,任他是大羅神仙,也休想不中毒,到時候還不是任島主調遣。」

······

不一會,黑龍帶著天宇走了下來,和白雨林一樣,直達密室。

一到密室,天宇把蒙在眼睛上的黑布拿開,掃視了一眼這密室,天宇就驚呆了。

「這煉烽島也太大手筆了。」一路坐電梯下來,天宇發現整個地下密室就是一個整體,竟然是一個巨型的玄鐵。

由此可以推測,這煉烽湖有可能就是一顆天外隕石**地球時形成的環形坑,而這塊隕石是由一塊巨大的玄鐵構成,就和月球上的環形坑一樣,但是經過億萬年時間的變遷,才形成了現在的樣子。

怪不得煉烽湖是這種地形,天宇稍微一推測,就斷定十有**是這麼回事。

到了密室,天宇一看四周牆壁更是無語,這牆壁竟然全是融合了特殊物質的玄鐵,比玄鐵要堅硬不知道多少倍。

但天宇也不擔心,只要飛天神梭在手,配合自己的三百六十道意念力,切割開這牆壁出去,還是沒問題的。

天宇有恃無恐,跟著黑龍護法到了沉魚面前,黑龍護法把飛天神梭往地上一放,退到了一邊。

在天宇看到沉魚的時候,也不禁暗自心驚,這沉魚真的非常美,即便法雨已經給天宇形容過沉魚的容貌了,但形容和真正見到還是不一樣的,但天宇並沒有表現的怎樣。

只是看了一眼,天宇就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下,擺弄著自己的通訊手錶。

「沒信號了?」

天宇這一款通訊手錶可是相當高級的,別說在地下百米深處,就是到了大海海底,照樣有信號,這是當初那個賣通訊手錶的說的。

但在這就沒了信號。

沉魚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孩,見這小孩到了如此地方,竟一點也不慌張,不由的心裡暗自佩服,到底是藝高人膽大,沒點真本事,還真不敢這樣若無其事。

「呵呵···」

沉魚微微一笑,笑聲動聽的很,估計是個男人聽到這笑聲心裡就會浮想聯翩。

「小兄弟,姐姐如此稱呼你不過分吧。」沉魚笑著說道。

「魚姐姐客氣了,叫我天宇就好。」天宇停止了擺弄通訊手錶,微笑說道。

「哦,如此甚好。」

沉魚知道這小孩對自己有戒心,說道:「天宇,想必你也知道,得到這寶物有幾個條件,價高者只是其中之一,還有一點,我要告訴你,就是要跟我修鍊五年,這五年中務必要聽從我的安排,五年過後,藍梭才可給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五年?」

天宇故意露出為難的神色,問道:「不知這五年要我幹什麼?如果幹的是一些傷天害理,有違道德法律的事,我不能幹,而且我也有一個條件,你安排我做事之前,我若是不願意,你不可以逼迫我。」

在座的都是煉烽號的絕對高層,一聽天宇這麼說都有些生氣,有些是真生氣,有些是假裝生氣。

沉魚雙眉一挑,一雙美目瞟了一眼白虹,白虹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

沉魚一看計已得逞,當即說道:「天宇,我帶你修鍊五年,讓你幫的事情都是小事,難道你不答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