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之力,和雷電之力幾乎是同一個檔次,如果說凌逸能夠借用雷電之力擊殺一名魂王高手,那麼同樣也能借用冰雪之力輕鬆做到,這便是冰雪之力的神奇與強大,不過與雷電之力唯一不同的是,冰雪之力可以通過服用丹藥得到,而雷電之力,卻是可遇不可求。

Home - 未分類 - 冰雪之力,和雷電之力幾乎是同一個檔次,如果說凌逸能夠借用雷電之力擊殺一名魂王高手,那麼同樣也能借用冰雪之力輕鬆做到,這便是冰雪之力的神奇與強大,不過與雷電之力唯一不同的是,冰雪之力可以通過服用丹藥得到,而雷電之力,卻是可遇不可求。

而服用天雪丹,則很容易暫時得到冰雪之力,對於一名武者來說,能夠提高兩倍戰鬥力,但也只是暫時而已,到一段時間過後,冰雪之力就會漸漸消磨,然後直至消失,而天雪丹又極難煉製,需要消耗極多的精神力,對於一名藥師來說,有些得不償失,所以大陸上許許多多藥師,並不會去煉製這種精神力過度消耗的丹藥,也就讓天雪丹的價值,變得有價無市。

同樣的,練氏兩人也是展開了藥方,見到了這九個金字,各自都是倒抽了口冷氣,臉露駭然之色。

見到兩人臉上的表情,凌逸則是放寬了心,這天雪丹雖然對於他來說煉製起來有些困難,但是練氏兩人也似乎不是很有信心,想要奪得第一的位置,練氏兩人困難也是不小。

嘴脣上挑起一抹笑意,卻是被練步師敏感的發現了,立即狠狠地瞪了凌逸一眼,白皙手掌貼在煉藥爐上,紅色火焰兀然生成。

“第一的位置,我們是要定了!”練步師狠狠的道,手上稍一用力,紅色火焰猛然漲起。

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凌逸也不與練步師爭辯,目光稍微一動,瞥見練天仁陰沉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一抹嘲笑之色,不由得皺了皺眉。

“凌逸哥哥,咱們開始煉藥吧,不能輸給他們!”趙青靈堅定的咬了咬牙,道。

點了點頭,凌逸收回注視練氏兩人的目光,心神沉定下來,手掌正要貼上煉藥爐,一聲“噗”的響動,忽然從練氏兩人方向傳來。

“譁!”

一聲譁然,也是從臺下響起,熾熱的溫度,立馬席捲整個廣場。

“魂火?”凌逸眉頭微皺,緊緊盯着練天仁煉藥爐中的那團蒼白色火焰,微微有些驚訝。

“那是魂火嗎?”臺下,立馬有些好奇的人小聲問道。

“好像是的!據說凌逸也身具魂火,不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管他是真是假,我看那,凌逸能夠進入決賽,已經是極限了,你回想一下前四場比試,哪一次不是那人奪得的第一,凌逸何時有過如此出色?”一人指了指練天仁,撇嘴道。

“那是那是!”

衆人紛紛點頭,對於這個看法也是十分贊同,畢竟事實擺在眼前,練天仁的煉藥術,真的要比凌逸的強許多。

不過這也只是臺下的那些人的看法而已,廣場旁的一座高樓上,公孫啓正老眼微眯,凝視着練天仁煉藥爐中的魂火,隨即,搖了搖頭。

“華而不實!”

單單四個字,卻是全盤否定了練天仁,即使公孫啓身旁的那些藥師,也是一臉漠然,絲毫沒有因爲練天仁凝聚出魂火,而感到絲毫的驚異或驚喜,在他們眼裏,即使有魂火來煉製丹藥,如果操控不當,煉製出來的丹藥也不一定就是絕對優秀。

臺下的一些言語,自然清晰可聞,不顧凌逸卻是沒有絲毫感情波動或是心神慌亂,擡起的手掌貼上煉藥爐,一抹紫色光華在爐中閃過,妖豔的紫色火光,便是撲騰撲騰閃爍不斷。

空氣中,立馬又傳來一陣熱感,衆人只感覺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難,高溫熱的汗流浹背。

不過,人羣中倒是沒有多少人很驚訝,在他們眼裏,練天仁的魂火無疑是勝過凌逸許多的。

視線掠過練天仁的蒼白色魂火,凌逸神色不變,記住了藥方的所有步驟,挑起一株通體靛藍色的植株,毫不遲疑的丟入了煉藥爐中。

“砰!”

植株一進入煉藥爐中與魂火接觸,便是發出輕微的砰砰炸響,煉藥爐劇烈的抖動起來,灌入煉藥爐中的精神力,差點就脫離了凌逸的控制。

微微一驚,凌逸也不慌亂,精神力再度調動,如滔滔不絕的河水般灌入煉藥爐當中,立馬就將在煉藥爐中發出碰碰炸響的靛藍色植株穩定下來,,魂火火勢漸高,經過十數息時間,纔將靛藍色植株煉製成一顆藍色的液體小球。

而這時,凌逸終於發現了這天雪丹煉製的難度,因爲他能隱隱地感覺到,藍色小球依仗着其內狂躁的能量,正猶如一頭不可控制的野獸,想要撞開精神力的束縛,破爐而出。

凌逸相信,若是精神力一旦控制不住,這顆藍色的液體小球,必然能夠撞碎煉藥爐,也就像之前那六人一樣,丹藥煉製失敗,而僅有的煉藥爐,也會在此毀了。

沉下心神,凌逸集中每一分注意力,關注着煉藥爐中的變化,見靛藍色小球穩穩地懸浮在其中,稍微放心,接着,再將一顆雪白色果實丟入爐中。

那是一顆天蠶果,極寒之物,也是煉製天雪丹最爲關鍵的一樣藥材。

那天蠶果一遇上溫度奇高的火焰,卻是毫無變化,反而,一向不甘示弱的魂火卻是縮了起來,天蠶果開始散發一團團濃郁的白氣,氣體冰寒,煉藥爐上,立馬結成一片冰霧。

“天蠶果是世上極寒之物,果然不可小覷!”凌逸驚歎了一聲,旋即,便是精妙的操控着精神力,將從天蠶果上散發出的白色氣體圍住,然後漸漸縮小,將白色寒氣禁錮在某一處空間內。

剛纔還顯得畏畏縮縮的魂火,如今火勢巨大,有如一頭火龍般衝向被精神力束縛起來的天蠶果,將白色天蠶果包裹住。

見白色天蠶果被魂火吞滅,不消多久便凝結成一顆純白色的固體小球,凌逸頓時鬆了口氣。

卻不料,異變突生!

穩穩懸浮在煉藥爐中的天蠶果,就好似受到了什麼牽引似的,在凌逸並未刻意控制之下,飛速的竄入了那可靛藍色的液體小球之內。

“哧!”

就好像燒的火紅的鋼鐵,驟然放入冰水之中,發出嗤的一聲,一團白氣透散出來之後,一股巨力,便是在爐中震盪開來。

“砰!”

僅一次震盪,便將煉藥爐震碎。

那顆融合了白色固體小球的液珠破爐而出,沒有想象中的潰散,然而卻在進行着猛烈的掙扎,努力的想要脫離精神力的束縛。

見到這一幕,衆人紛紛譁然變色,爲之惋惜,或者爲之驚訝,更有甚者,則是幸災樂禍的大笑起來。 見到這一幕,衆人紛紛譁然變色,爲之惋惜,或者爲之驚訝,更有甚者,則是幸災樂禍的大笑起來。

在臺下許多人眼裏,凌逸出師不利,靛藍色液體小球雖然還未潰散,但是也是無力迴天。

“煉藥爐都給毀了,我看你這臭小子怎麼贏獲第一的位置!”臺下人羣中,程謙嘴角微挑,嘲諷的看向高臺上的凌逸,目光,卻是幸災樂禍起來了。

而站在最前排的柳月蓉,則是心中一驚,望向凌逸的眼神中愈發的急切與擔憂起來了,她前幾天還提醒了凌逸要多備一尊煉藥爐,但是搜遍全城,煉藥爐卻是被人全部買走,短時間之內無法供應。

柳月蓉當然知道這是程謙的詭計,但卻也是無計可施,只能希望凌逸的煉藥爐能夠支撐到比賽結束,哪知道決賽還沒開始多久,那尊普通到不行的煉藥爐就這麼不爭氣的碎了,這可如何是好?

就在衆人或嘲笑、或擔憂、或無動聲色的將注意力聚焦在凌逸身上時,練氏兩人卻是心無雜物,連頭都沒擡,還一直將全部心神投入到丹藥煉製中。

與凌逸不同的是,他們的煉藥爐則是比凌逸的要好上千倍萬倍,能夠和趙青靈的天罡翡翠爐不相上下,自然不是凡品。

煉製過程中,他們的煉藥爐也只是稍微震動了一下,就又趨於平靜之中,又一路繼續煉製下去,神色頗爲輕鬆。

不甘的看了練氏兩人一眼,凌逸催動起全身的精神力,竭力保持着那顆靛藍色的液體小球不在空中潰散,但卻已是十分艱難了。

“凌逸哥哥,我這有一尊備份的煉藥爐,接着!”趙青靈神色稍有些擔憂,丟來一物。

順手接過,手掌微一用力,精神力束縛之下,靛藍色液體小球便順着精神力的推動,乖順的進入了那尊煉藥爐中。

直到此刻,凌逸才鬆了口氣,身旁的趙青靈也是面露欣喜之色。

紫色魂火跟着升騰而出,爐內的溫度,立馬變得奇高。

“嗤嗤嗤!”

由於夾雜了空氣中的雜質,液體小球有些不純淨,不過在經過魂火的淬鍊之後,方纔變得精純許多。

經過這一突如其來的變化,着實讓凌逸嚇得不輕,不過對於之後的可能會發生的變化,他則是更加有了準備。

心神沉定,凌逸從桌面上拿起一朵藍色的小花,凝目注視了良久。

“冰火霸王花?”心中驚疑,凌逸突然動作停了下來,“其中的能量可是冰火屬**錯,這要是丟進去,必然會產生巨大的反應,也不知道這尊煉藥爐能不能撐得住?”

目光略低,凌逸的視線停留在了煉藥爐上。

煉藥爐看起來很普通,不過卻也散發着靈氣,只是相比起趙青靈的天罡翡翠爐,則是相去甚遠,備份的煉藥爐,也不會高級到哪去。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凌逸收緊全部心思,小心翼翼的將冰火霸王花放入丟入煉藥爐中。

本就知道天雪丹極難練成,精神力消耗極大,方今更是沒有一尊稱手的煉藥爐,恐怕難度要提高了數倍不止。

只是凌逸很無奈,城中的煉藥爐要麼就是被人可以買走了,要麼就是說什麼死活都不出售,身上雖有延陵的神雷混沌爐,只是在這大庭廣衆之下,若是被一些眼光毒辣的人發現神雷混沌爐,或許麻煩會接踵而至。

本來凌逸不怎麼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不過要煉製天雪丹,沒有上好的煉藥爐,這可怎麼辦?

事到如今,只有全力一拼!

緊咬牙關,狂猛的精神力噴發而出,灌入煉藥爐中。

“嗡!”

不出所料,在冰火霸王或一進入煉藥爐碰到魂火時,一股奇異的巨大沖擊力便是以冰火霸王花爲中心,向四周擴散。

第一次衝擊,這尊煉藥爐倒是堅固,再加上有精神力的束縛,衝擊的力量不是很大。

但是當第二次衝擊到來之時,煉藥爐的爐壁則是裂開了猶如蛛網的裂縫,向爐壁四處擴散而開。

“轟!”

任憑凌逸如何灌輸精神力,想要全力束縛住暴躁的冰火霸王花,衝擊卻是不休不止,在第四次衝擊之後,轟然的一聲巨響,凌逸的煉藥爐,再次爆炸!

“譁!”

這一次,臺下的變得更加騷亂起來,人們好似更加驚詫,連續兩次煉藥爐破碎,竟然會發生在凌逸的手上,是凌逸精神力強度不夠,還是煉藥爐太過差勁,又或者是說,天雪丹煉製難度極高?

“這可怎麼辦?” 影后重生:總裁,復仇吧 一個念頭,在凌逸、趙青靈和柳月蓉腦海中同時一閃而過。

“哈哈哈!凌逸啊凌逸,你不是說要取得大賽第一嗎?這一回除非奇蹟發生,否則,你的大話,只好老老實實的收回去!”程謙大手指着凌逸,放聲狂笑,凌逸越失敗,他就越高興。

而臺上的其他藥師,也是向凌逸的方向瞥了幾眼,旋即,目露驚異之色,又繼續煉製丹藥。

練氏兄妹也同樣在此刻擡起了目光,帶着嘲笑的意味,望向看似舉足無措的凌逸。

“這該怎麼辦,凌逸哥哥,我沒有煉藥爐了!”趙青靈一雙靈光閃閃的大眼睛裏充滿了擔憂,急聲道。

“沒關係,你別管我,不可分神,全力煉製丹藥。”凌逸笑道。

知道現在不是分神想事的時候,趙青靈趕緊集中心力,全神貫注於自己的煉藥爐中。

在趙青靈的煉藥爐裏,已經凝聚出了四種藥材形成的液體小球,練氏兩兄妹則是更快一籌,已經融合了五種藥材,在他們的桌面上,還剩下十種各色藥材需要煉製。

煉製天雪丹的繁瑣,可想而知,更加別說煉藥爐根本不行的凌逸了。

不過凌逸在經歷了這兩次煉藥爐爆碎之後,並沒有氣餒,無視那些嘲諷的目光,抽調出無與倫比的精神力,束縛住脫爐而出的液體小球和那朵還未煉化的冰雪霸王花。

想要向四面八方潰散的液體小球頓時一滯,冰雪霸王花也是同樣停懸在了空中。

空間都好似被封鎖了一般,強猛的精神力的出現,就好似往空氣中灌入了無形的粘稠之物,輕飄飄的空氣都動彈不得。

練氏兩兄妹的目光,則是由嘲諷變得有些驚訝了起來,凌逸這一手,倒是出乎尋常,只是用精神力凝滯住冰雪霸王花和液體小球,精神力消耗絕對非常巨大。

“這小子以這種方法,恐怕不出多久,精神力就會消耗,最終也只有失敗這一條路可走。”練天仁嗤笑道。

一旁的練步師深深望着神色緊張的凌逸,凝視良久之後,方纔收回目光,深以爲是的點了點頭。

只是練步師沒有見到的是,在她收回目光的那一瞬,凌逸的嘴角上,突然浮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擔憂的不可復加的柳月蓉,見到凌逸這抹笑意,心中頓時一喜,她知道,若非沒有足夠的信心,凌逸笑的不可能這麼自信。

就好像是要回應柳月蓉的期望一樣,停滯在空中的冰雪霸王花以及液體小球,在精神力的控制下,漸漸靠近。

一抹淡紫色的魂火,在冰雪霸王花下方憑空而生,頓時間,一股熾熱的溫度,傳遍四周。

猛一擡頭,練氏兩兄妹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在凌逸精神力的控制下,魂火火勢開始猛漲,然後,將冰雪霸王花漸漸煉化成一枚黑白交織的小球體之後,融合進入了靛藍色液體小球中。

“嘶!”練氏兩兄妹齊齊倒抽了口冷氣。

根本沒有煉藥爐,卻是完全用精神力,束縛四方空氣,魂火生於天地之間,淬鍊藥材,達到融合,這怎麼可能做到!

即使是那些站在煉藥巔峯的極品藥師,也要用手掌爲託,煉製丹藥,能夠做到這一點,已經極其難了,而凌逸,竟是完全用精神力化作煉藥爐,凝聚丹藥,這小子的精神力,能夠這麼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