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之前在灰冥礦山的時候為什麼要不辭而別?」楊恆接著問道。

Home - 未分類 - 「你之前在灰冥礦山的時候為什麼要不辭而別?」楊恆接著問道。

尹靈兒突然一愣,片刻之後才回道:「我知道我身體的情況會越來越差,怕一直留在你身邊會連累你。」

楊恆心裡一陣暖流劃過,身體再次朝著尹靈兒壓了過去。

第二日清晨,楊恆醒來的時候尹靈兒已經不在旁邊,他從床上爬起來,看到床單上的點點落紅,就感覺好像是做了一場夢一般。

他穿戴完推開房門看到正好要進來的尹靈兒,關心的問道:「你什麼時候起來的?」

尹靈兒臉上一片緋紅,眼神閃閃躲躲,繞過楊恆從旁邊走進房間,回道:「我起來帶他們去吃飯了。」

楊恆看到尹靈兒這幅嬌羞的模樣,一股甜蜜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現在不僅尹靈兒體內的問題已經解決,他的修為也借著那股陽氣突破到了靈體境的後期。

「對了,之前你殺死穆峰神人的時候,從他體內跑出來的那個靈魂體是怎麼回事?」楊恆突然好奇的問道。

「神人境的修士可以在體內開闢自己的神府,也會隨之產生一個類似元神的靈體,只要這靈體不滅,即使肉身毀去,依舊可以重塑肉身或者進行得舍,重新獲得生命。」尹靈兒解釋道。

楊恆點了點頭,神人境的修士不僅實力強悍很多,而且還有這麼大的不同,有了這道靈體,就多了一個活命的手段。

不過他現在離突破到神人境還有一段距離,也只能先了解一下。

之人,楊恆也沒有在天星城繼續停留,帶著三人開始趕路。

出了尹風國的邊境,楊恆來到了慕凌國境內。

他一路走過去,發現慕凌國修士的實力要比聯真國和尹風國高出不少。

走在大街上都可以看到半步神人的修士,在其他兩個國家,這已經是很頂天的存在。

一路走走停停,過了一個多月,楊恆一行四人來到了慕凌國一個叫燎壁城的地方。

一走進這座城池,楊恆就發現這裡要比慕凌國其他的城池要繁華不少,走在街上的行人還有神人境的存在。

他一邊小心的看著小九和林宇,一邊不停的打量四周的環境。

突然一個熟悉的人影從他眼前晃過。

「張晴!」楊恆開口大聲叫道。

紅色的人影瞬間轉過頭來,正是陵郡張家的張晴,也是楊恆以前的未婚妻。

「楊恆!你不在陵郡怎麼會在這裡?」張晴很驚訝的喊道,眼睛也多多少少有些驚喜,眉宇間卻是比以前多了一絲憂鬱。

「我正好路過這裡,你呢?」雖然楊恆和張家有過一些隔閡,但是他對張晴從來都沒有什麼偏見,更何況對方還幾次出手幫過他。

張晴指著不遠處一個面掛青紗的女子說道:「這位是我師傅,我是跟她一起來這裡的。」

她頓了頓,然後又指著尹靈兒問道:「這位是…」

楊恆看到張晴的師傅是一個神人境的修士,而張晴也已經是靈人境中期修為,心裡想著對方這一年多的時間內肯定也有一些奇遇。

然後他指著尹靈兒介紹道:「這位是我妻子,叫尹靈兒!」

「妻子?」張晴失神問道,臉上立即出現了一絲慌亂。

「嗯!」楊恆點了點頭,有些寵溺的朝著尹靈兒看去。

「不好意思,我師傅還在等我,我先走了。」張晴很快又恢復過來,說完之後轉身朝著他師傅走去。

「她好像對你有意思。」尹靈兒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

然後帶著小九和林宇往前面走去,留下楊恆一個人莫名其妙的站去原地。 林清雨置身於狂熱的天碑國民衆中,一言不發。

他盯着擂臺上不可一世的董霆,腦中卻再次開始了和風致對話。

“二師傅,他的實力如何。”林清雨身受重傷,卻是無法把握董霆的實力。

“嗯,三星武師巔峯,隨時可能突破四星。看他的靈氣噴薄的速度,想來也不低於玄階,至少中級的樣子。應該修煉了和董雷一樣的煉體功法。”

林清雨心中一動,“他的煉體功法和九轉雷炎身相比如何?”

“這能比嗎?”風致撇撇嘴,“九轉雷炎身可是你大師傅當年的成名絕技,那是這麼一個小小的破煉體武技能比的。”

林清雨放下心來,隨後又問道,“二師傅,他似乎也修煉了身法武技的樣子。”

“嗯,這個我看得出來,不過從速度上看,似乎比起你要差那麼一點。”

林清雨搖搖頭,“不會差太多,看起來也是很稀有的身法武技。”

“身法啊,你大師傅也有的,比他這個高級多了。”風致撇撇嘴,不屑的說道。

“哦?有多高級?”林清雨立刻來了興趣。

“多高級也不是現在的你能修煉的,等你到了武宗吧。不過身法武技我也有,論身法,風屬性可是當屬第一呢。”

“還有比輕雲身更好的身法。”林清雨剛剛暗淡下去的眸子又亮了起來。

“嘿嘿,一樣,現在的你是修煉不了的。”

林清雨又垮了下去。

董霆已經將兩人踢下了擂臺,他站在擂臺上無一人敢惹。

林清雨要掩飾身份,自然不能做什麼,看這樣的比賽讓他頗爲受氣,他轉過頭對木婉兒說道,“走吧,這裏沒什麼好看的了。”

木婉兒天生對打鬥不敢興趣,聽着林清雨的話,點了點頭,兩人出了圍場。

兩人遊蕩在大街上,林清雨心中的氣憤也慢慢的平息。

“不如我們去看看化靈賽吧。”想着蕭莫可能參賽,林清雨提了個建議。

“好啊。”木婉兒一副隨和的樣子。

兩人打聽清楚化靈賽的舉辦地點,便趕了過去。

化靈賽是在離化靈閣不遠處的一處廣場上進行的。

廣場上雜音很少,化靈師製作圖卷是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的。

相比參加強者賽的人,參加化靈賽的要少了許多,觀衆也少了許多。

林清雨和木婉兒來到廣場,找定一個位置呆了下來。

廣場中心,無數的石臺整齊的排列着,一位位新進的化靈師站在石臺前一聲不吭的製作着圖軸。

林清雨放眼掃去,沒有發現蕭莫的影子,不過他並沒有灰心,場中比賽的大多是和他一樣是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少年,蕭莫也不可能參加這一年齡段的比賽。

林清雨收回目光開始閉目養神。對於化靈,他了解實在不多,也沒有多大興趣,此行前來不過是看看蕭莫的實力和底蘊。

廣場中央時不時的有人垂頭喪氣的離開石臺的人,也偶爾傳來輕微的爆炸聲響,顯然是製作圖軸失敗,爆圖的結果。

化靈賽進行的很漫長,時間快要到中午纔算結束了第一場。

“先去吃點東西吧。”林清雨提議到。

林婉兒點了點頭,兩人結伴離去。

一個小餐館內,林清雨聆聽着旁邊一桌用餐的人的談話。

“那個林清雨好像真的沒有出現啊。”

“哎,這可不一定,我聽說他在涼國得到的是陣師賽的冠軍,說不定人家是在那邊呢。”

“嗨,別提了,有朋友在那邊,林清雨沒有參加陣師賽。”

“那這就奇怪了。”

“有什麼奇怪的,被我們的小英雄董霆嚇得當縮頭烏龜了唄。”

“嗯,肯定是。”

“對對對,就是就是。。。”

婚後鬥愛,高冷老公太深情 林清雨在一旁慢慢吃着飯,沒有說話,沒有回頭。

“唉,時勢造英雄,你成了涼國的小英雄,董霆成了天碑國的小英雄,不知道你們倆什麼時候有一戰啊。”風致在林清雨腦海裏嘆息。

林清雨默默地將一杯清茶送至嘴邊,“會有一戰的。”

“嘿嘿,老頭我拭目以待。”

吃過飯,兩人又回到了化靈賽的廣場內。

羅塵因爲被楚寒凌叫去參加強者賽,因此未能參加上午的化靈賽。

很快,新的一批參賽者上臺了。

這一羣大約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輕人,林清雨很快就找到了一身黑袍的蕭莫。

“果然他參加了。”林清雨默道。

比賽無聲的開始,一切都很靜,林清雨也靜靜的注視着蕭莫。

蕭莫顯得很冷靜,林清雨看着他製作圖州的手法也很賞心悅目,即便是外行的他也能看得出蕭莫輕車熟路,很是輕鬆,比起其他的一些參賽者要好得多。

“看來,這個蕭莫倒真有一些本事,將昊雷錘器靈圖交給他應該沒錯吧。”

“這可難說。”風致反駁着,“以他目前的手法上看確實是比其他的人高明瞭數籌,可還達不到製作昊雷錘的程度,想要製作昊雷錘,必須有陣靈祕法,否則昊雷錘的威力和靈性根本無法完全的體現出來,沒有一個好的根基,即便以後再往昊雷錘上附加圖軸,也不會強到哪裏去。”

“既然他說他有祖傳的陣靈祕法,姑且就相信他吧。”林清雨不置可否,“我的時間還算充裕,如果不成,再去化靈閣也成。”

“那隨你的便吧,這天碑國出的考題相對簡單了些,第一輪檢測不出什麼,不過這個蕭莫的基本功倒是的確挺紮實的。”

林清雨突然問到,“二師傅,你對化靈也很瞭解嗎?”

“說不上很瞭解,不過一些高深的器靈圖卷製作的時候的確需要陣法的輔助,陣靈祕法也與陣法大大相關,我曾經也研究過一些。”

“原來是這樣,那二師傅你那裏又沒有陣靈祕法?”

“自然是有的,陣靈祕法不只是在化靈中有大作用,在一些高級的陣法中也很重要。你現在先不要問那麼多了,以你現在的陣法的造詣,接觸陣靈祕法有些早了。”

林清雨聽風致這麼一說,便不再多問,轉而專心致志的看蕭莫製作圖卷。

蕭莫的速度很快,手法很穩,在其他參賽者還在製作的時候,蕭莫放下了刻刃,慢慢盤膝坐下,閉目養神,顯然完成了題目。

“當真是快啊。”林清雨也默默感嘆。 楊倫雖肉體強橫無匹,然而自身修爲卻只有練氣八層,靈識也不算強大!所以對忽然而至的無比威壓,其靈識承受能力,只和龍戰在一個級數!所以二人基本是同時轉醒過來!

褚元朗也隨即轉醒,三人看着靜站一旁的年辰,心中都有着共同的疑問,楊倫隨即開口道:

大哥,剛纔那驚天威壓是怎麼回事,小破呢?怎麼突然起了變化,現在人在何處?

年辰一聽,便知道三人對方纔發生的一幕,都沒有看見,只顧着拼命催動法決抵禦那無邊威壓。

隨即淡淡說道,小破出了點意外,我已經把他送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

年辰雖不明說,但楊倫知道這所謂的安全之地,是指的什麼地方。既然年辰沒有說出的意思,楊倫也不再多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