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隨便用點樹枝樹葉就能搭建出來一個屋頂了?

Home - 未分類 - 隨隨便用點樹枝樹葉就能搭建出來一個屋頂了?

那種屋頂擋擋陽光也就算了,

碰到這種天氣大夥還是趁早出去避雨的比較好!”

寧蕾碰了一鼻子灰,重重地哼了一聲,

突然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問道:

“那隻小猴子黃金呢?

這麼大的雨不會被它給淋病了吧?”

她這麼一說林家姐妹也想起來了,

紛紛探頭縮腦地向樹下望着,

可是外面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

“壞了,就像小蕾姐姐說的,

這麼大的風雨,

黃金那隻小可愛肯定會被雨水淋得溼透了的!

搞不好真的會生病啊!”

林嬌帶着哭腔地說道。

“放心吧,我覺得這些野生動物在野外的生存能力都應該比我們強的!”

儘管自己心裏也沒底,

林蕊還是這麼安慰着妹妹和寧蕾。

聽到這話,在樹屋裏另一角有意和她們三個女孩拉開一些距離的顧曉樂輕輕一笑:

“哼,你們就別放心那個小東西了!”

“爲什麼不擔心黃金!它也是我們營地的一員!

你以爲誰都像你似的,那麼鐵石心腸啊!”

寧蕾馬上抓到機會就要糗顧曉樂一下。

“切,我說讓你們放心自然是有道理的,

你們看這是什麼!”

說着話顧曉樂用手託着一個毛茸茸的小東西到了那處檀香木點亮的光源前。

“咦!那不就是黃金嗎?”

“是啊!就是它!”

幾個女孩都很激動地喊着。

“它靈着呢!

你們剛剛還在樹下面的時候,

人家就幾下子竄到樹上鑽進我懷裏了,

你們還擔心人家呢!

哼!”

顧曉樂冷哼了一聲。

本來寧蕾還想和他再吵幾句,

不過看到小猴子安然無恙,也就懶得和他繼續爭了。

“黃金,黃金,來,快到姐姐這來?”林嬌輕聲地呼喚着顧曉樂手裏的小猴。

那隻小猴子在微弱的光源下眨了眨眼睛,

兩隻黑寶石一樣的眼珠異常明亮地看了看對面的三個女孩子,

沒有動作。

“咦?黃金,你離那個壞叔叔遠一些,

到三個姐姐這裏來!”

寧蕾也跟着喊道,

當然對顧曉樂用上了壞叔叔這種定語。

“切,我就是壞叔叔,你們就是好姐姐?

這輩分是怎麼排的呢?”

顧曉樂一呲牙,把手裏的小猴往吊牀上一放,

那個小傢伙就刷刷刷幾下跑到林嬌她們那裏。

幾個女孩子這下子可算是用東西玩了,

你摸完了我再摸,

挨個給那個小猴子做着按摩。

那隻小東西倒也挺聽話,

舒舒服服地倒在三個女孩的懷裏享受着這種顧曉樂羨慕要死的軟語溫存。

不過這個時候顧曉樂倒也沒多少時間妒忌那隻小猴子,

他望着樹屋外的瓢潑大雨,

心中一沉地琢磨着:

“不知道現在我那幫公司領導的營地現在怎麼樣了?” 其實正像顧曉樂擔心的那樣,

那羣人此刻算是倒了大黴。

因爲事先根本沒有預料到這種大雨傾盆的情況,

所以當大雨來臨的時候,

這些人如同沒頭蒼蠅一般完全是不知所措。

“秦隊長,我們現在怎麼辦啊?

讓大夥這麼淋雨的話,

估計全都得生病啊!”

那個中年婦女黃總監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大聲地衝着秦偉喊道。

此刻那個神氣活現的秦偉也有點完全懵逼了,

看着亂成一團的隊員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忽然副隊長老馬用手一指不遠處海邊的一處礁石:

“我記得那下面有個石頭縫隙,

估計能避一避雨,

咱們大夥趕緊進去吧!”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靠譜,

但是現在這也是不是辦法的辦法了,

他們2女4男的六個人趕緊隨便收拾了一下營地裏重要的東西,

就跟着那個老馬衝進了那處礁石形成類似於洞穴的石頭縫隙間。

大家衝進來才發現,這裏雖然上面有礁石擋着,

但是密閉得並不算太好,

外面的大雨還是會多多少少地淋到裏面來,

不過即便是如此,

也比在外面那瓢潑大雨站着強啊!

但是很快他們這些渾身早就溼透的人就開始打起了哆嗦,

“冷,冷,好冷啊……”首先就是那個中年婦女黃總監哆哆嗦嗦地說道。

很快地,那個網紅臉小麗和魏經理也開始被凍得不停地哆嗦着。

可是這裏潮乎乎的,外面能用來引火的木材也都已經被雨水打溼了,

就算是撿回來也點不着啊!

秦偉沒有法子只好動員他們幾個互相用手掌摩擦身體,

多多少少還能給自己帶來點熱量。

“秦偉,這樣下去不是法子啊,

過不了多久我看他們幾個都得生病啊!”

老馬皺了皺眉頭地說道。

“可是,可是有什麼法子啊?

現在能不直接淋雨就算不錯了,

哎,早知道我們也應該學顧曉樂他們一樣搭建個房子什麼的。”

秦偉一拍大腿地說。

哎,是啊,可是現在後悔也沒用啊,

六個人裏有三個喊冷的,

不多時那個中年婦女黃總監就開始發起了高燒,

並且渾身也開始抽搐了起來,

“這,這樣下去,搞不好會出人命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