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凱爾就捏着她的脖子,回到了王宇的身邊。

Home - 未分類 - 下一刻,凱爾就捏着她的脖子,回到了王宇的身邊。

“王,只要你一句話,我就能立馬捏斷她的脖子。”

凱爾又恢復了對王宇的柔情。

“別叫我王,叫我哥哥吧。”

這一聲一聲的王叫的王宇怪彆扭的,好像陌生人一樣,還是叫哥哥好,今天是好哥哥,明天就是情哥哥,嘿嘿。

凱爾的臉色難得的抹上一層紅暈,輕聲地喊道:“哥哥。”

聽着凱爾叫哥哥,王宇心裏這是一個舒服啊~

“淫賊!快放開我!不然我殺了你!”

被凱爾捏着脖子的女孩艱難地發出怒吼。

“好妹妹,能不能讓她不能動?”

王宇只是試探性問道,因爲他知道凱爾的技能並沒有禁錮,所以他也不確定。

“可以……”

親暱的稱呼讓凱爾原本羞澀的臉,又加上一絲紅暈,此時就像是一個紅蘋果一般,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害羞歸害羞,凱爾手上的動作可一點不含糊,只是輕輕一捏女孩的四肢,女孩瞬間就癱倒在地上。

“哥哥,我把她四肢弄折了,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做完這一切的凱爾放開了女孩,站在王宇身邊,乖乖說道。

王宇看着凱爾竟然如此之叼,心想遊戲裏的凱爾好像沒這麼牛啊。

似乎是看出了王宇的心思,凱爾主動開口解釋道:“英雄聯盟裏的我,只是拓印的我的分身,而現在的我,也是我能力的最基本階段,不過卻是遊戲中我的無數倍實力。”

我滴個乖乖,聽着凱爾的話,比遊戲裏猛無數倍的她,竟然還只是初級形態?

不知道能不能看看凱爾的面板。

剛想到,他的眼前就出現了凱爾的面板。

護衛:凱爾

宿主:王宇

境界:六翼天使(元嬰級別)

能力:

登神長階:凱爾的攻擊會隨着她境界提升而獲得增強。她的羽翼將燃起聖焰,逐步提供攻擊速度,移動速度,攻擊距離,以及攻擊附帶焰浪。

耀焰衝擊:凱爾召出一個傳送門,召喚出星界之劍來刺穿敵人,對命中的所有敵人造成減速、傷害和防禦屬性擊碎效果。

星界恩典:通過神聖的賜福,凱爾爲自己和友方提供治療和移動速度。

星火符刃:

被動:凱爾的星界之劍,“美德”,會對她在攻擊的敵人造成額外傷害。

主動:凱爾用星火重擊她的目標,

聖裁之刻:凱爾讓友方免疫傷害,並號召曾經的正義星靈們用神聖劍雨來淨化她目標附近的區域。

看着凱爾的面板,然後再看了看自己的面板,王宇突然覺得,人比人真的是氣死人。

罷了,她是我的護衛嘛,也算是我的能力啊。

“叮……恭喜宿主‘王宇’獲得王者值一點。”

臥槽!這都行。

王宇的臉彷彿盛開的菊花,笑的十分燦爛。

“淫賊,你趕快放開我,不然等等我們天元宗的元嬰長老來了,你和你的幫手一定死無葬身之地!”

女孩試圖威脅王宇。

但是王宇會接受威脅麼?

當然不會!

“嘿嘿~既然你一直叫我淫賊,那我就做點淫賊該做的事情吧……”

“你要做什麼!不要過來……”

王宇緩緩伸手往女孩的山峯探去,就在王宇碰到女孩衣服的時候,她的身子竟然開始顫抖了起來,眼框之中也有淚珠在打轉。

看到女孩這樣子,王宇也就準備收手,他本來就是想嚇嚇她而已。

可是就在這時候,遠處傳來一聲怒喝:“大膽賊子,竟敢在天元宗山腳下撒野!拿命來!” 聲音猶如雷鳴一般在王宇腦海中響起,一股強大的威壓附着在王宇的身上,猶如泰山壓頂一般,讓他臉色慘白,險些趴地。

王宇擡頭望去,只見天空之中掠來六道身影,當他們落地之後,王宇才發現,他們竟然一個個都是鶴髮童顏。

其中一個老嫗眼中充滿陰翳之色,冷冷地看着王宇和凱爾,而王宇竟然有一種面對森羅地獄一般的感受,彷彿自己的性命被人握在手中,只要輕輕一捏,自己便會在頃刻之間死去。

此刻他才感受到,原來自己竟如螻蟻一般渺小。

這是真正的強者。

我特麼!這幾個老傢伙太叼了!

王宇知道自己打不過他們,他帶着詢問的眼神看向了凱爾,凱爾面容充滿堅毅之色。

“萬丈深淵,吾願往矣!”

凱爾的聲音充滿了堅定,她的翅膀一揮,就準備好了戰鬥。

“堂堂元嬰高手,竟然跟一個凡人在此行些喪盡天良之事,你可知恥!”

老嫗指着凱爾大罵道,與此同時將女孩帶到了身邊。

“清慧,你可還好!”

原來這女孩叫林清慧,是天元宗弟子,而這老嫗則是她的師傅。

“你們講不講理啊!明明是她突然出現在我面前脫掉衣服要洗澡,看到我在就想殺了我,要不是凱爾幫了我,我要死了幾百回了!”

見凱爾因爲自己被罵,王宇過意不去,頓時反駁道。

“叮……宿主‘王宇’體恤下屬,獲得王者值1點。”

聽着系統提示音,王宇可高興不起來,從凱爾的面板他知道了凱爾相當於元嬰,而現在凱爾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讓王宇不得不重視,這幾個人至少也是跟凱爾同級的,不然凱爾不是輕輕鬆鬆搞定?

“胡說八道!黃毛小兒,本事沒有,嘴巴倒挺利索,今日你和你的幫手就在這裏留下來吧!”

老嫗手上突然出現一道火焰,哪怕王宇離着挺遠,依舊能感覺到火焰上的熾熱。

見要動手,凱爾立馬挺身而出,往王宇的身前一戰。

臥槽,怎麼這麼感人啊!

凱爾你真的是我的好妹妹啊,要打架你就幫我。

可是你打不過啊!

“回來吧凱爾,不要打,你打不過他們這麼多人的。”

王宇有些心疼。

凱爾抿了抿嘴沒有說話,她確實打不過,她對實力的感知還是很清楚的,一打一,一打二她有自信,可是一打六,太難了。

就在這時,系統提示音突然又響起來了!

這簡直就是給王宇帶來了救命的消息!

“叮……恭喜‘宿主’激發傳送技能。傳送技能爲定點傳送,使用次數無限,消耗宿主精力,如無傳送地點,則隨機傳送,讀秒時間5秒。”

也許是老天知道我穿越活下來不容易,簡直就是瞌睡的時候送枕頭。

“妹妹,拖住他們!5秒就夠!”

王宇急忙說道,他看得出來老嫗手中的火焰已經蓄勢待發,即將出手。

“孽畜!念你修行到元嬰不易,卻如此助紂爲虐! 饞妻難哄 拿命來!”

老嫗手掌一拍,一道火蛇般的火焰帶着無比熾熱的氣息,朝着凱爾襲來。

凱爾手中“美德”一分爲二,星火符刃出手,將火蛇直接擊散。

其餘幾個元嬰老怪見凱爾如此輕鬆就將老嫗的火蛇破去,心中也沒有什麼以多欺少的羞恥,直接將凱爾包圍了起來。

可是就這短短的幾秒鐘時間,卻已經足夠了。

“你們幾個老傢伙,我記着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老子一定會報仇的!”

話音剛落,凱爾和王宇的身影瞬間消失在衆人眼中。

與此同時王宇帶着凱爾出現在一個庭園之中,他落地的時候感覺好像有一隻手輕輕地託舉着自己,並沒有從高空急速落地的不堪,是凱爾幫他降落的。

再一次站在地面上,王宇仔細瞧了瞧周圍,古色古香的院子,而邊上的大屋子上龍飛鳳舞地寫着“藏寶閣”三個大字。

臥槽!

這是來到了寶庫啊!

這該不會是那個狗屎天元宗的寶庫吧!

媽的,讓你們以多欺少。

欺負我家凱爾!我把你們寶庫搬光,看你們能拿我怎麼辦~嘿嘿……

想到就行動,王宇帶着凱爾靜悄悄地推開了藏寶閣的大門。

而在之前天元宗六名元嬰包圍王宇和凱爾的地方,他們六人面面相覷。

這是什麼法寶!還是靈符!

不可能啊!遁地符早已經失傳了!

老嫗的臉色極爲難看,她的徒弟差點被侵犯了,而罪魁禍首竟然突然消失在他們六名元嬰的包圍之下,這要是傳出去,他們天元宗該如何見人!

“搜!發動全宗之力,他們肯定跑不了!”老嫗連忙喊道,隨即一手提着林清慧,化作一道流光,激射而去。

……

此時天元宗密室,王宇與凱爾齊齊出現在藏寶閣裏,凱爾的翅膀被她收了起來,只是身上那身鎧甲,確實怎麼也收不了,好在之前聖潔的光芒被她隱去,此時看上去,到也沒有那麼奪目。

“這傳送還真好送,釋放一下我的霸王之氣就溜溜球,他們肯定這時候已經嚇懵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