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琴,你和我們一起走……”

Home - 未分類 - “雪琴,你和我們一起走……”

鄭雅娟緊緊扯着江雪琴的衣袖不放手。

輕輕地擁抱了一下鄭雅娟,江雪琴燦爛的衝着兩人笑道:“將來如果有可能,想辦法挖開那天坑,一定要想辦法幫金陽迴歸。”

說完輕輕地推開鄭雅娟,縱身跳了下去,人在空中時,她的周身已經開始圍繞了許多各色的法器,只是比起吳善良來她的法器還不是很多。 “去他媽的,追兵可真多啊!”

江雪琴學着金陽的樣子嘴裏罵了一句髒話後,就帶着甜甜的遐想,微笑道迎了上去。

其實今年原本該是紫雷道君來守護傳送陣的,但是擎天道尊親自傳訊化藥請他代替紫雷道君,雖說幾位老道君已經隱退,不必在受仙境約束,但堂堂仙境道尊的面子還是要給的,再說幾位老道君中,紫雷道君是唯一一個需要守護傳送陣兩年的人,自己替他值守一年也是應該的。

不耐煩看那些拼了命往神仙池裏鑽的傢伙的醜態,化藥道君輕輕搖着頭回到屋子裏開始繼續推演丹方。

“嗯?清風,你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看着平日裏負責服侍自己的仙境弟子,沒有像往常一樣把茶杯放下後就退了出去,而是站在一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化藥道君奇怪的擡頭問道。

這個喚作清風的仙境弟子畢竟年輕,聽到化藥道君問起自己,面紅耳赤的憋了好半天才唯唯諾諾的小聲說道:“老祖宗,昨天這裏管事的北漠道君告訴我,說是無形道君看中了我,想收我做他的弟子,可是我不太願意……”

“就是那個除了擎天道尊以外,誰都沒見過他的真面目的鬼影子?”

化藥道君停下手裏的活,皺着眉頭問道。

“除了擎天道尊以外,無形道君是不會允許見過他真面目的人活着的。”

清風點着頭說道。

“你一個好好地陽光燦爛的孩子,去跟着學那些鬼鬼祟祟的東西確實不合適,你這就去把北漠道君叫進來,我和他說。”

化藥道君揮揮手,示意清風去把這裏負責管事的北漠道君給叫進來。

“哎!謝謝老祖宗。”

清風歡快的答應了一聲,就蹦跳着跑了出去。

“呵呵,這孩子啊!”

化藥道君笑了一下就低頭繼續看桌子上的丹方。

“老道君,您找我?”

不大一會北漠道君就顛顛的跑了進來,先是恭敬地衝化藥道君行了一禮這才堆着笑問道,雖說他也是仙境的道君,但是他這個道君和化藥比起來,那可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化藥擡起頭皺着眉看了他一眼道:“清風這孩子我想留在身邊教幾年,你去回了無形道君吧。”

北漠道君瞅了清風一眼,滿臉笑容的說道:“您能看上清風這是他幾輩子修來的福氣,晚輩這就去回了無形道君。”

“清風,你還愣着幹嘛,老祖宗說要親自教你幾年,還不趕快大禮叩謝。”

見清風傻愣愣的站在一邊,北漠道君上去輕輕地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腳笑着罵道。

眼見北漠道君對自己持禮甚躬,化藥道君滿意的點頭笑道:“這裏一大攤子事也夠你辛苦的,以後有什麼難處就儘管和我說。”

“謝謝老道君!”

北漠道君聞言大喜衝着化藥又施了一禮纔要說話時,就聽外面一陣騷亂,緊接着一個渾身是血的身影跌跌撞撞的闖進了屋子。

“紫霄,怎麼回事?”

“紫霄道君……”

見闖進來的是紫雷老道君的關門弟子,仙境的新一代道君中的紫霄道君,化藥和北漠道君同時驚聲問道。

“師叔,我師父他老人家……嗚嗚!”

紫霄道君一見化藥就跪在地上,話還沒說完就放聲大哭了起來。

化藥大驚,一下就躥到紫霄道君的跟前,擡手抓住他的肩膀厲聲問道:“快說,你師父他怎麼了?”

“我師父他老人家……”

紫霄道君說到這裏突然手臂一擡,一雙佈滿紫色雷芒的雙掌就狠狠的印在了化藥的胸口,同時他的身體藉着反彈的力量迅速的向後退開。

“豎子……”

化藥畢竟是從屍山血海裏殺過來的人,雖是驟然遇襲,但是卻絲毫不見慌亂,怒喝一聲,一把藥鋤一樣的法寶已經握在了手裏,正準備打向紫霄道君時,忽然後心一震,原來北漠道君趁着他不備,悄悄地祭出了一件巨錘,打在了他的後心。

前心後背同時遭到重創,化藥道君終於忍不住大大的噴了一口血,身形一閃勉強的落在了剛纔的位置上。

“紫雷是不是已經遭了你們的毒手?”

身形剛剛落定,化藥道君又噴了一口鮮血,緊皺着眉頭問道。

北漠道君見偷襲成功,化藥道君已受到重創,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笑道:“不但是紫雷,除了你其餘的人都已伏誅。”

“師叔,擎天道尊胸懷大志,一心想要光大仙境,怎奈你們這些老一輩的人卻頑固不化,多方掣肘,他這麼做也是出於無奈,您安心去輪迴吧,弟子這就送您一程。”

紫霄道君也緩緩的逼了過來。

“老一輩裏,我最不擅長戰鬥,即使是平時我也不一定是你們兩人聯手之敵,更何況我現在被你們重傷,所以你們認爲現在已經是吃定我了是嗎?”

化藥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萎頓的看着兩人說道。

紫霄和北漠道君對望了一眼,誰都沒有吱聲,像是默認了化藥說的一樣。

化藥輕搖着頭道:“其實你們都錯了,我曾經在這一界最厲害的人身邊待了一年多,即使他只是隨意的指點了我一下,但是對付你們卻綽綽有餘。”

在紫霄和北漠道君驚愕的眼神中,化藥的氣勢隨着話語漸漸地變的凌厲起來,整個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劍一般,隔着老遠就讓紫霄和北漠道君兩人感到了陣陣的殺意。

“劍道……你竟然修煉了殺伐最重的劍道……”

紫霄道君滿臉驚愕,指着化藥頭頂懸浮着的一把青色的長劍驚聲叫道。

隨着化藥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紫霄和北漠道君兩人臉色慘白,額頭的冷汗不住地往外直冒,可是他們兩個卻誰都不敢動,因爲他們能清楚地感覺到誰動誰死。

“老祖宗,我攔着他們,你快跑……”

清風畢竟年紀還小,看到化藥吐得滿身是血,以爲他是在硬撐,流着眼淚就撲了過來。

“清風,快閃……”

眼見清風就要觸到自己的劍勢,被斬成碎塊,化藥大急之下,連忙硬生生的把劍勢往回收。

噗的一聲!

化藥驚叫聲還沒落地,就被一柄夾雜在劍勢裏的匕首刺中了胸口。

“對不起,老祖宗。”

看着被自己暗算成功,跌坐在地上的化藥,清風面色平靜的說了一聲對不起。

“無形道君?”

化藥低頭看了一眼插在自己心口的匕首,恍然大悟的問道。

“恭喜無形道君立此奇功。”

紫霄和北漠道君同時抱拳恭賀無形道君。

“哎!我畢竟服侍過老祖宗一段時間,實在是下不去手,還是你們去送他老人家上路吧。”

無形道君背過身去,滿是哀愁的示意紫霄和北漠道君趕快去殺了化藥。

“我去!”

紫霄道君也是怕夜長夢多,聞言立即拿出法寶紫電錐撲向化藥。

“斬……”

原本奄奄一息的化藥忽然爆喝一聲,一劍斬下紫霄道君的頭顱,然後破窗而出,拼命向着神仙池奔去。

“哼!果然是一隻死而不僵的老臭蟲……不好,快攔住他,不能讓他進神仙池……”

無形道君正自己以爲得計,讓紫霄那蠢貨上去消耗化藥,猛見他向神仙池奔去,連忙大驚失色的尖叫道。

無形道君很清楚,如果一旦讓化藥進入神仙池,那他瞬間就會提升修爲,到了那時自己和北漠道君兩人估計會被他活活的虐死。

“堅持住,大家的仇還沒報呢!”

看着越來越近的神仙池化藥不斷地在給自己打氣,面臨死境的他,再也顧不上不要輕易進神仙池提升修爲的警告了,畢竟人要先活下來才能去想別的。

“攔住他,仙境有重謝……”

眼看着化藥就要接近神仙池,而原本那些圍着神仙池的修士們卻不知爲什麼驚慌的四散奔逃,無形道君急的放聲大喊道。

只是他和北漠道君兩人誰都沒有留意到神仙池裏的池水,此時像是沸騰了一般,不停地上下翻滾,修士們正是由於這種異像才驚慌逃命的。

“攔住他,有重賞……”

無形道君嗓子都快喊啞的時候,終於有一個身穿青衫的年輕人攔在化藥面前。

化藥一見有人攔住了自己,正準備揮劍斬下,就聽那人笑吟吟的說道:“化藥,你這是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才讓人追殺的?”

“你怎麼纔回來啊……”

化藥猛地擡頭看清那人的模樣後,只說了一句,就昏死了過去。

那年輕人一見化藥昏死,連忙皺着眉頭一指點在他的額頭,先護住了他的元神,這纔開始慢慢地檢查了起來。

“年輕人,幹得不錯,仙境一定會好好獎賞你的。”

就在這年輕人檢查化藥的傷勢時,已經趕上來的無形道君滿意的瞅着地上的化藥,笑着對他說道。

“你們是仙境的弟子?”

這年輕人擡頭看了一眼無形道君和北漠道君隨意地問道。

被人小瞧了誰都不願意,尤其是被一個毛頭小子小瞧了,這讓無形道君和北漠道君感到很不爽。

“小子,老子是大名鼎鼎的仙境九大道君之一的北漠道君,至於他你最好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知道他是誰的人都死光了。”

北漠道君說完後就仰着腦袋等這毛頭小子納頭便拜。 北漠道君等了半天不見動靜,低頭一看就見那毛頭小子正在往化藥的嘴裏塞藥丸,頓時就怒了,重重的跺了一下腳斥道:“小子,仙境的叛逆你也敢救,是不是不想活了,老子今天心情好,趕緊把人放下滾蛋!”

說完他自己都被自己的仁慈感動了,揹着手擺出了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

“化藥不可能背叛仙境,一定是仙境出了什麼問題。”

北漠道君等了半天,沒等來納頭便拜、感激涕零什麼的,就等了這麼一句屁話,當下再也無法忍耐,正欲上前結果了這個可惡的小子,卻被一旁的無形道君給緊緊的拉住。

“無形,你拉我幹什麼,難道說這小子和你有關係,你可別告訴我他是你的私生子啊!”

說到這裏北漠道君都被自己的幽默給逗的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那青年把藥丸幫化藥催了下,這才放心的點點頭,擡眼看着北漠道君說道:“你這傢伙嘴巴可真夠賤的!”

“你找死……”

北漠道君剛想甩開無形道君扯着自己的手臂,卻猛然覺得眼前一黑,緊接着就被一個大耳刮子抽了個七暈八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