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慕容博也很會用心機,朱御塵先前試探了他好幾次,他都是假裝不敵倉皇逃走。這也大大的減小了朱御塵的戒心。這一次慕容博又假裝敗退,朱御塵前來追趕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通明城主力大軍的埋伏深陷於此,朱御塵已經組織了很多次衝鋒了,但是都被打了回來,一個人也沒有能夠衝出去。

Home - 未分類 - 這個慕容博也很會用心機,朱御塵先前試探了他好幾次,他都是假裝不敵倉皇逃走。這也大大的減小了朱御塵的戒心。這一次慕容博又假裝敗退,朱御塵前來追趕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通明城主力大軍的埋伏深陷於此,朱御塵已經組織了很多次衝鋒了,但是都被打了回來,一個人也沒有能夠衝出去。

??由此可見慕容博計劃這件事情,一定是計劃了很久,布置十分的詳細,沒有讓朱御塵手下的這些人逃出去,這樣他就可以慢慢的玩朱御塵了。

他選得這個地方很好,南面是一大片的開闊地,只有這地方有些小山,況且這個地方距離自己的城池很近,真可以說是進可攻,退可守,就算是秦庸城的將領帶著大隊人馬來搭救朱御塵的話,慕容博也能夠利用地形對他們造成巨大的傷害,大隊人馬暴露在平原上面就是那些弓箭手的靶子。

看到跟隨自己過年的士兵一個個死在自己的面前,朱御塵心裡除了怨恨之外,還有悔恨,恨自己為什麼當時沒有看穿這個慕容博的陰謀,恨自己為什麼輕視了慕容博,一個能夠手握幾萬大軍的將軍會沒有什麼手段嗎?自己早就該想到了。

但是現在自己的軍隊被慕容博分割成了好幾段,現在自己身邊的士兵不過只有三分之一,但是現在也死傷了將近五分之一了,這才是剛剛戰鬥了一個時辰,要是在打下去的話,自己這些人一定會全軍覆沒的。

但是憑著自己手上的這些人根本就打不開缺口,只能是在這裡苦苦的支撐了。

在秦銘煉魂冰的威力之下,那個通明城的士兵終於說出了朱御塵所在的地方,說出了地方之後,秦銘也懶得費事去鎮壓這個人的癢痛了,直接捏碎了他的脖子,心中說道,看到你告訴我的份上,就讓你死的痛快一些吧。

秦銘又帶上了面巾,向著這個人所說的地方跑去,一路之上秦銘只是防守,沒有傷害多少士兵,只是著急去救朱御塵。

秦銘跑了沒有多長時間就看到了一個高大的旗子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朱字,想必是朱御塵的帥旗無疑。秦銘又急走了兩步,在走的時候秦銘的眼睛被一道白光閃了一下,秦銘看來一眼,發現一邊正有人用箭。又向著對面看了一眼,看到了朱君震的父親朱御塵,他驚了一下,暗道一聲:「不好!」

他腳下一點,往前急走了兩步,在那個人放箭的時候,秦銘也把手裡的戟扔了出去。

「鐺」的一聲,秦銘的戟撞下了這致命的一箭,可惜的是秦銘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一下子射了三支箭,雖然被秦銘打下了那致命的一箭,但是還有兩箭射中了朱御塵的兩條腿。

朱御塵哼了一聲,就跪在了地上,旁邊的士兵見到自己的城主中了冷箭,急忙把朱御塵圍在中間,戒備的看著周圍的情況。

秦銘躲過了幾個通明城士兵的長槍,借著地上的力道身體猛地拔高了兩丈多,口中大喝一聲:「將軍莫慌,我來助你!」秦銘在空中凌空虛踏了十幾步,終於是來到了朱御塵的身邊,那些秦庸城的士兵驚了一下,急忙把長槍對準了秦銘,口中喝到:「歹人,休要傷害我家將軍!」因為秦銘是從上面下來的,所以這些士兵根本就沒有防備,所以秦銘才會這麼容易來到朱御塵的身邊的。

沒有理會這些士兵的話,秦銘急切的扶起了朱御塵的身體,這個時候朱御塵已經昏倒了。秦銘慌忙把他腿上的箭支拔了出來,發現流出來的血竟然是黑色的,「這箭有毒!」秦銘驚了一下,就在秦銘打算先封住朱御塵的穴道的時候,那些秦庸城的士兵對著秦銘就發動了攻擊。

無奈之下秦銘只好放下了朱御塵的身體,閃身躲避,要不是因為這些士兵是秦庸城的士兵,秦銘早就大開殺戒了。

但是老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要是再耽誤一些時間,要是毒進入了五臟那就只有神仙能夠救治了。

「全都給我住手!」無奈之下秦銘只好用出了元氣,威力也是不得了,秦銘的口中竟然出現了一圈圈的音波,受了這些音波攻擊的人,全部都捂著耳朵躺在地上翻滾著,秦銘的聲音直傳出方圓十里,聽到的人都是震了一下,秦銘這一聲吼叫可是夾雜著雷神訣的內力,加上又是出與眾人不備,所以讓這些人都失了一下魂,就連那個百毒教的教主也被驚了一下,手上的箭竟然也忘了射了。

秦銘趁著這個機會急忙拔出了地上的戟,然後快速的跑到朱御塵的身邊,點住了朱御塵的穴道,現在還不是解毒的時候,只有自己衝出去才有機會解毒。

等到那些人回過神來的時候,秦銘已經拿著繩子把朱御塵捆在了自己的背上。「放下朱將軍!」那些秦庸城的士兵看到自己的將軍被人捆在了背上,都是十分的急切。

秦銘打下了射過來的一支毒箭把戟斜放在背後,用獅吼功說了一句話:「我是來救人的!」看到這些士兵有些懷疑的眼神,秦銘搖了搖頭,「將士們,我沒有騙你們,但是現在還不是解釋的時候,現在我們首先要衝出去!」

慕容博也聽到了秦銘的那一聲大吼,他沒有想到朱御塵的身邊竟然有這種高手竟然也會來到這裡,也沒有想到秦銘的實力竟然會這麼高強。

他皺了皺眉頭對著手下的人說:「命令弓箭手準備放箭!」

「可是將軍我們的人還在裡面,並且我們的人比朱御塵他們的人數要多,貿然射箭的話,只會傷害到我們自己的兄弟啊。」

「所以朱御塵他們才拼不起。」慕容博說道,就命令弓箭手放起箭來。

「嗖嗖」的破空聲響起,秦銘驚了一下,長戟一抖盪開了幾支羽箭,但是那些秦庸城的士兵和通明城的士兵就沒有這等本事了,在密集的箭雨之中,他們只能是被動的挨射了,一片片的人倒在地上。

秦銘眼睛眯了眯,心中說道,這個慕容博還真是夠狠的,為了我們的性命連自己的軍隊都敢射殺,看來把這些士兵帶出去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現在只有我自己走了。

秦銘用起了殘影步避開了大部分的箭支,實在避不了的就用戟擋下來,倒是也沒有受什麼傷。

看到秦銘的身法這麼精妙,慕容博也是有些震驚,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精妙的身法,要是被他逃出去,那自己所做的一切豈不是白做了嗎。

慕容博命令弓箭手全部瞄準秦銘放箭。一時之間秦銘的壓力劇增,殘影步雖然奇妙,但是也不能夠把身體分為若干個小部分,秦銘長嘯一聲,身體拔地而起,踏著空中亂飛的箭,就向著慕容博的方向跑來。 那個教主看到秦銘飛了起來,急忙拔出了三支箭向著秦銘射了過去。秦銘現在身在半空之中沒有辦法借力,只好用戟來擋了,雖然秦銘擋下了射向自己頭部的一箭,但是還有兩箭是射向自己胸口的。這兩箭用戟是擋不了了,秦銘情急之下用出了元氣盪開了一支箭,並且還盪開了另一支箭的箭頭,使箭頭偏離了方向,原本射向胸口的箭支,現在射在了肋下,秦銘痛的哼了一聲,沒有想到箭上的力道會這麼強,秦銘被箭上的力道頂的倒退了好幾步落在了地上,箭支也從秦銘的身體穿了過去,連同後面的朱御塵也穿透了,秦銘因為疼痛難忍動作停頓了一下,然而就是這一下,就有不少的箭支又飛了過來,秦銘甚至能夠聽到箭支穿入身體發出的「呲呲」的聲音。除了那個教主的之外,剩下的都被秦銘的身體強度生生的抵擋了下來。

「啊!」秦銘仰天一聲大喊,把戟插在了地上。那些通明城的士兵看到秦銘已經身負重傷都沒有在動,而是把秦銘圍了起來,看著秦銘有沒有斷氣。

秦銘咽下了一口唾沫,兩隻拳頭攥得緊緊的,口中大喝了一聲,逆運雷神訣內力,在體內運行了一周,「哼」了一聲,震出了身上的這些箭支,那些箭支在秦銘內力的加持之下向著那些通明城的士兵飛了過去,連著穿透了三個人的身體才停下來。

秦銘雖然震出了自己身上的箭支,但是因為秦銘逆運真氣的原因,傷口變得更加嚴重,紫色的鮮血從傷口流出來,不過卻是沒有滴落在地上。

秦銘皺了皺眉頭點住了身上的幾個大穴止住了流血,秦銘身體裡面的萬年冰蟾這個時候也發出了淡淡的白光,進入了秦銘的血脈,隨著血脈的流通到達秦銘的身體各處。

「哈哈哈···,痛快!」秦銘狂笑了兩聲,拔出地上的長戟向著通明城的士兵就攻了過去。

秦銘現在是拚命了,一招招的凌厲的戟法從秦銘的戟上翻出,現在秦銘只講究進攻根本就沒有防守,那些通明城根本就不是秦銘的對手,被秦銘刺中的人必死無疑,全部都是咽喉、頭部和胸部受傷,全部都是致命的傷勢。

秦銘長戟一掃幾個人頭飛了起來,那些通明城的士兵看到秦銘如此勇猛都是被嚇得後退了一步,秦銘身上的衣服都已經被鮮血浸透了,一滴滴的鮮血從秦銘的衣服上面滴在地上,秦銘戟上也是有一注鮮血緩緩地滴在地上,戟桿上面也滿是鮮血,秦銘的手都有些抓不住了。

秦銘深呼了兩口氣,把戟提了起來,戟尖指著對面的通明城士兵,「來呀!」秦銘獰笑一聲,又攻了過去。

那些通明城的士兵被秦銘給殺怕了,一個個的都向著後面退去,秦銘一人一戟直接就闖了進去,沒有理會後面的進攻,眼睛只是盯著眼前的人,秦銘的戟法精湛,每一戟就劃破一個人的喉嚨,要麼就是刺穿一個人的胸口。真可以說是專門殺人的戟法。

秦銘刺中了一個人的胸口,大叫一聲把那個人挑到了身後,又向著前面攻去。

慕容博看到秦銘竟然如此勇猛也是有些害怕了,現在秦銘距離自己的營帳不過三十丈了,自己一個堂堂的大將軍總不能因為一個人撤離吧,這要是說出去的話,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兄弟們,誰能夠斬下此人頭顱,賞黃金千兩!」慕容博喊道,正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聽到了慕容博的話后,那些通明城的士兵果然變得更加的瘋狂了,剛才還打算跑得人現在都把秦銘圍了起來,一起向著秦銘刺去,秦銘眼中精光一閃,把戟扔向空中,雙手打出了幾道掌印,秦銘的身後竟然出現了一個金光燦燦的巨人,手中也出現了一圈金色的波紋,秦銘眼中爆出一道金光,雙手舉天口中大喝一聲,「殺氣無邊!」一圈圈斗大的光圈以秦銘為中心,向著周圍擴散開來,那些士兵直接被震成了重傷,最前面的那些士兵,直接就被震得七竅流血當時就沒有了生息。

這個時候秦銘的戟也從空中掉了下來,秦銘一個倒掛金鉤,踢中了戟柄,戟就像是離了弦的箭支一樣,向著那一邊的慕容博快速的沖了過去,前面的那些人打算擋下秦銘的這一擊,但是奈何秦銘的這一擊十分的厲害,他們剛剛碰到戟身就被震開了。

秦銘在發出了這一擊之後也施展輕功跟了上去。 女兒和媽媽的文字賬 轉眼之間那把長戟就到了慕容博身前一丈的地方,慕容博現在都已經嚇呆了竟然忘了躲閃。那個百毒教的教主看到這個情況急忙提身飛了過去,打算替慕容博擋下這一擊。

教主把自己的弓放到慕容博的身前三尺的地方,「釘」的一聲,秦銘的戟尖撞到了這個教主的弓弦之上,但是並沒有刺穿弓弦,教主的那把弓被戟上的力道沖彎了,教主抓弓的手現在都已經麻了,她被戟上傳來的力道頂的後退了幾步。到了慕容博身前不足一尺的地方。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嗚」的聲音響起,兩道黑影閃過,一道自下而上打到了秦銘的戟上,鐺飛了秦銘的戟,另一道則是橫掃過去,秦銘就聽到「鐺」的一聲,自己的戟就被鐺了回來,秦銘在空中翻轉了幾圈抓住了戟身,但是卻被戟上的力道帶的後退了好幾步,最後秦銘把戟尖插在地上才算是把戟上的力道完全解盡。

秦銘抬起頭看了一眼,發現慕容博的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手裡拿著兩個斗大的大鎚的中年人,那兩個鎚子加起來恐怕都快上千斤了。

這個中年人也不是別人正是慕容克城主慕容克的結拜兄弟,名叫李鳴霸,憑藉著手中的這兩個大鎚子橫掃通明城十幾年少逢對手,人稱霸王錘。

除了這個李鳴霸之外,慕容克還有另外三個結義兄弟,都是一頂一的將才謀士,在百族戰場之上頗負盛名。

慕容博這個時候也回過神來,恭恭敬敬的給李鳴霸行了一禮。

李鳴霸只是淡淡的看了慕容博一眼,接著就把眼光轉向秦銘,那些通明城的士兵現在把秦銘圍了起來,卻沒有動手,他們也知道遇到這麼強悍的對手,李鳴霸當然是想過過手癮了。

一人沖營這種事情李鳴霸也做過,十五年前通明城跟光明城交戰,慕容克被圍,當時的李鳴霸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千人長,還沒有什麼名氣,一聽到自己的城主被圍,認為這是一個表現的機會,他單人拿著這兩個大鎚子就衝進來十萬軍中,救出了慕容克,李鳴霸本來以為因為自己救了慕容克能夠賞自己一官半職的,沒有想到慕容克竟然會跟自己結拜成兄弟,自此之後李鳴霸就對慕容克感激涕零,他發過毒誓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報答慕容克的知遇之恩。

慕容克既然能夠當上這麼大的官職,心機當然是很深了,遇到向李鳴霸這樣的人,當然是極力的拉攏了。區區一個兄弟的稱呼算得了什麼。

秦銘毫不示弱的看上了李鳴霸的眼睛,李鳴霸看到秦銘的眼神點了點頭:「嗯,朱御塵有一個好幫手,不錯。三十年前的那一場大戰讓慕容大哥搶了先,沒有能夠跟朱家交上手,我一直是十分的遺憾。今天終於是遇到了一個好對手,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李鳴霸一邊說著,一邊向著秦銘走過來,那些通明城的士兵都讓開了一條路,看著李鳴霸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秦銘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李鳴霸一眼,皺了皺眉頭知道這個李鳴霸不好對付,李鳴霸站在了秦銘的面前,沒有進攻,秦銘把戟斜放在身後也沒有發動進攻,他們兩個人就這麼看著對方,秦銘深呼了兩口氣,這個李鳴霸現在站在那裡看似全身都沒有防備,但是要是秦銘進攻的話,一定會十分被動的。

慕容博看到李鳴霸和秦銘兩個人都沒有動手而是在看著對方,感到十分的奇怪,但是他怕打亂了李鳴霸的心神,所以沒有敢出聲。

秦銘背後的朱御塵在這個時候卻哼了一聲,應該是疼痛難忍吧,秦銘心繫朱御塵的安危,聽到朱御塵的哼聲心神亂了一下,李鳴霸一直在觀察著秦銘,看到秦銘的眼睛慌了一下,知道秦銘的心神亂了,這個時候是攻擊的最好的機會,當下李鳴霸也不再遲疑一錘就向著秦銘砸了過去。 鎚子破空的「嗚嗚」聲把秦銘的心神又給帶了回來,秦銘看了一眼只看到一道黑影向著自己砸了過來。秦銘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反應,要不是這個月跟那些傀儡廝殺的時候積累的那些經驗,恐怕秦銘這一次就會死在這裡了。看到這個黑影秦銘條件反射的就把戟橫舉過頭頂擋住了李鳴霸的這一擊。

李鳴霸的鎚子本就十分的沉重,再加上自上而下的力道,秦銘身體猛地就陷近去三寸,李鳴霸見到秦銘接下了自己的這一擊也沒有驚訝什麼,另一隻鎚子又向著秦銘橫掃了過來。

要是這一鎚子擊中了秦銘的話,一定會被砸成肉醬的,秦銘運起了全部的力氣頂開了這個李鳴霸的重鎚,閃向一邊躲開了李鳴霸的這致命一擊。

還沒有等秦銘喘上一口氣,李鳴霸的攻擊就又來了,秦銘要是再退的話就會被李鳴霸壓著打,這樣子對秦銘可是十分不利的,秦銘手中的長戟一指對著李鳴霸就發動了攻擊。

看到秦銘不避而戰李鳴霸心裡點了點頭,不愧是秦庸城的高手,果然不同凡響。

李鳴霸用的是戰錘,雖然威力大但是防守一定不怎麼樣,李鳴霸用的是大開大合的打法,秦銘應該用自己的長處進攻李鳴霸的短處,沒有想到秦銘竟然也用大開大合的打法,對於李鳴霸砸出來的戰錘沒有絲毫的躲閃,只是用戟來擋,也對李鳴霸發動一些進攻。

雙方交戰了兩刻鐘的時間,秦銘被李鳴霸戰錘上面傳來的力道震得後退了兩步,雙臂都已經被李鳴霸給震麻了。周圍的那些通明城的士兵都能夠看到秦銘的戟在顫抖。

李鳴霸把戰錘扛在肩上,李鳴霸向著秦銘走了兩步打算結果了秦銘,可是李鳴霸剛剛走出去一步,「嘭」的一聲,雙肩之處立刻出現了兩道血芒,卻是剛才秦銘用戟上面的月牙勾出來的,因為當時秦銘下手很快,李鳴霸也就是看到秦銘的戟在自己的頭兩邊刺了兩下,沒有感覺到疼痛。

李鳴霸肩上的傷口倒不是很長但是卻有一寸深,肩膀受了傷手裡的戰錘自然也是拿捏不住,掉在了地上,這個李鳴霸的元氣不是很強頂多也就是一個天陽之境的高手,但是他的那一雙戰錘可不是鬧著玩的,重達好幾百斤兩個加起來一千多斤,有不少天陽之境的高手都死在了李鳴霸的戰錘之下,可惜的是他今天碰到了秦銘,其實秦銘現在也被李鳴霸的戰錘給震傷了,而且還傷得不輕。但是幸好秦銘有雷神訣功力和萬年冰蟾壓制住傷勢,要不然的話,秦銘現在也一定死了。

秦銘沒有給李鳴霸喘息的機會,看到李鳴霸的戰錘掉在了地上,一個閃身就到了李鳴霸的面前,長戟一直向著李鳴霸的咽喉刺去,但是在距離李鳴霸咽喉三分的地方秦銘突然停了下來。

李鳴霸看到秦銘向著自己刺了過來已經絕望了,沒有想到秦銘沒有要自己的性命,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就在李鳴霸打算問問秦銘為什麼不殺了自己的時候,感覺自己的頸上一痛眼前一黑就沒有了意識,秦銘用戟打昏了這個李鳴霸,秦銘沒有殺死這個李鳴霸不是因為秦銘心慈手軟了,而是因為李鳴霸在通明城軍中的地位極高,要是自己殺了他的話,通明城的士兵八成會瘋狂的給李鳴霸報仇,那自己可是連出去的機會都沒有了。

通明城的士兵看到自己的大將軍敗在了秦銘的手上都是有些震驚,趁著這些士兵驚訝的瞬間,秦銘提身而上向著慕容博的方向跑去,那些士兵看到秦銘行動了都驚了一下,向著秦銘攻了過去。但是他們根本就不是秦銘的對手,更何況秦銘根本就沒有打算跟他們這些人打鬥,他的目標是在上面的慕容博。

那些擋在秦銘眼前的士兵大多都是被秦銘挑斷了咽喉,更何況現在秦銘距離慕容博也沒有多遠,沒有一會兒秦銘就到了慕容博身前一丈的地方,秦銘挑飛了擋在自己眼前的幾個士兵,口中大喊一聲:「慕容博,納命來吧!」

慕容博見到秦銘攻了過來,心中十分的害怕,但是他作為一軍首領要是不戰而跑的話,那豈不是太丟人了,看到秦銘攻了過來,慕容博拔出了手裡的劍迎了上去,他的劍上爆發出一道凌厲的劍芒,但是與秦銘的戟撞在一起,慕容博就後退了好幾步。慕容博一個堂堂的天陽之境的高手沒有理由一下子就被秦銘給擊退的,這倒不是因為秦銘功力深厚的原因,而是因為慕容博心生恐懼,所以發揮失常了,正所謂一步錯步步錯,慕容博這一後退秦銘的攻擊接著就上來了,每一戟都是向著致命的地方刺去,誓要把慕容博斃於自己的戟下。慕容博只有被動的防禦。但是秦銘出招的速度太快了,慕容博根本就來不及反應,沒有交手多長時間,就被秦銘的戟在身上劃開了幾道口子,這已經是十分的慶幸了,要是被秦銘刺中一下的話,估計這個慕容博就會丟掉半條命的。

心有畏懼那麼動作就會畏首畏尾,慕容博也是這樣,雙方交戰沒有多長時間,慕容博的劍就被秦銘的戟磕飛了。就在秦銘打算一戟結果了慕容博的時候,一支羽箭「嗖」的一聲就向著秦銘射了過來,不用說了射這支箭的一定就是我們的百毒教教主了。

這支箭來的角度十分的刁鑽,秦銘急忙放棄了對慕容博的追殺,一個后翻身躲開了這個百毒教主的羽箭。等到秦銘穩住身體的時候,那個教主就已經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秦銘從那個護法的口中也知道了他們的這個教主是一個女人,是前教主的侄女,沒有人見過她的相貌,那個護法也不知道這個教主的確切年紀,只是說年紀大約在二十四五歲左右。

那些通明城的士兵見到秦銘剛剛站下打算偷襲一下,秦銘微微回頭看了一下,那些人都嚇得立刻後退了兩步。都不敢在上來了。由此可見秦銘在他們的心中已經不是人了,而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慕容博看到百毒教的教主擋在了自己面前呼出了一口氣,知道自己暫時沒有事情了。

秦銘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這個教主一眼,「剛剛是不是你一連射了我四十七箭?」

「不錯,可惜的是我一次都沒有射中你,你的身法真的很精妙。」百毒教主拿起了手裡的弓箭又對準了秦銘,秦銘看了一眼百毒教主的弓箭,剛才就是百毒教主用自己的弓弦擋住了秦銘的雷霆一擊,要不然的話,慕容博早就去見閻王了。

秦銘現在已經無意跟百毒教主爭鬥,接連的打鬥讓秦銘已經身心俱疲了,現在秦銘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拖延到朱君震帶著大隊人馬到來,那自己就有八成的機會能夠衝出去了,現在要是硬沖的話,秦銘連一成的把握也沒有。

百毒教主雖然不知道秦銘在拖延時間,但是她知道秦銘跟這些士兵廝殺了這麼長的時間一定十分的勞累了,這個時候是秦銘最虛弱,力氣最小的時候,要是自己現在發動攻擊殺死秦銘的機會是極大的。

百毒教主沒有等秦銘出手,就率先對秦銘動手了,秦銘現在元氣已經耗盡,更何況剛才跟李鳴霸爭鬥的時候被他的戰錘震傷了,在加上先前受的那些箭傷,要是擱到普通人身上,恐怕現在性命都沒有了,幸好秦銘有雷神訣功力以及萬年冰蟾鎮壓住傷勢,要不然的話,秦銘現在連站起來的力氣也不會有。

看到百毒教主向著自己攻了過來,秦銘皺了皺眉頭攥了攥戟身,現在秦銘連動手的力氣幾乎都沒有了,沒有什麼辦法秦銘只好逆運元氣,激發自己身體的潛能,先前秦銘逆運元氣還沒有坐下調息,現在又逆運元氣,這樣子做可是十分危險的,輕則身受重傷重則就會走火入魔,現在秦銘已經是身負重傷了,逆運元氣簡直就相當於是自殺,但是秦銘現在也沒有選擇的機會,要是自己不逆行元氣的話,自己九成會死在這裡的,秦銘決定賭一把了。

秦銘逆行元氣身上的傷口又崩開了,秦銘硬是壓下了口中的一口鮮血,提戟也向著百毒教主攻了過去,兩個人先是試探了一下對方的實力,秦銘後退了兩步,那個百毒教主也後退了兩步,百毒教主看到秦銘身上流出來的鮮血,心中說道,這個人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了,他打鬥了這麼長的時間自身的元氣想必已經用完了,現在一定是用了什麼秘法,暫時恢復了一些功力,只要是我拖住他一段時間的話,他的秘法消失了,那個時候他的死活還不掌握在我的手裡。

這個百毒教主把弓背在了背上,秦銘見到百毒教主把弓背在了背上,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現在兩個人可是在戰鬥她竟然收起了自己的兵器,這是怎麼回事?雖然覺得奇怪,但是秦銘卻不想放棄這個機會,趁著百毒教主背弓的時間,秦銘向著百毒教主刺出去一戟,戟尖直指百毒教主的眉心,百毒教主眯了一下眼睛,手一抖從腰間抖出來一把軟劍,劍尖顫顫巍巍的向著秦銘掃了過來,秦銘驚了一下,急忙閃了一下,躲開了這一擊,百毒教主軟劍一甩又發出一招,還是掃向秦銘的咽喉。秦銘後退了兩步,跑出了百毒教主的攻擊範圍。

秦銘確實是低估了百毒教主,他沒有想到這個百毒教主竟然會用軟劍。軟劍,因其劍身柔軟如絹,力道不易掌握運用,習練時又須精、氣、神高度集中,所以,在劍器種類中屬高難型劍術,是與硬劍完全不同的劍器,軟劍不適合砍與刺,但可以割,它可以輕易割斷血管與關節處的韌帶,而揮動起來可以像鞭子一樣,速度極快。即使一擊不中只要一抖就可以迅速下一擊,讓人防不勝防,軟劍是靠割斷頸動脈傷人,一般的盔甲不會護到脖子,所以軟劍的殺傷力是很強的。 秦銘差一點也吃了這軟劍的虧,幸好秦銘及時跳出了百毒教主的攻擊範圍,要不然的話,秦銘的處境可是十分危險的。

百毒教主這個時候也沒有發動攻擊,而是用劍指著秦銘,顫顫巍巍的劍尖就像是一條毒蛇,讓秦銘感覺只要是自己稍有疏忽,就會被它狠狠地咬上一口。

百毒教主沒有跟秦銘耗多長時間,見到秦銘躲過了自己這兩擊,她就立刻沖了過來,秦銘充分發揮了長兵器的優勢,把百毒教主擋在了自己四尺的範圍,她的軟劍再長也不過是三尺,現在根本就對秦銘造不成什麼傷害,再說了軟劍走的是輕巧的路子,根本就不可能跟秦銘的戟正面對抗,面對秦銘刺過來的戟尖,百毒教主也不敢用軟劍擋,因為軟劍受到重力就會改變形狀,根本就擋不住戰戟的攻擊。她只有躲避了,她多次想靠近秦銘但是都被秦銘凌厲的攻勢打了回來。

那些通明城的士兵看著眼前這兩個人打鬥,竟然沒有敢上來幫忙的,他們剛才都見識過秦銘戰戟的厲害,不想賠上性命,再說了自己的大將軍都沒有下令要自己對付秦銘,他們也懶得動。

就在他們兩個人打鬥的時候,南方突然飛起了一陣塵土,還能夠聽到「咚咚」的聲音,秦銘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心中定了定,天哪,你們可算是來了。

來人正是朱君震,朱君震在附近找到了秦庸城的軍隊,從軍隊裡面找到了將領,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那個副將急忙調兵遣將,步兵到這裡是來不及了,所以他們只是把騎兵帶來了。

起先就是只看到塵土,沒有一會兒,就看到了遠方出現了一條黑線,黑線不斷的擴大,最後成了一群身著黑色鎧甲的騎兵。

秦銘盪開了百毒教主的軟劍,手一抖十八個天陽之境的傀儡出現在秦銘的面前,向著百毒教主和周圍那些士兵攻去,因為事出突然通明城的那些士兵都被殺了一個措手不及,百毒教主也差點吃了大虧,要不是她戰鬥經驗豐富的話,今天就算是不死在這裡的話,也會身受重傷的,看到自己眼前猛然出現的凌厲劍芒,百毒教主下意識的閃身避開了,所以才沒有受傷。

秦銘之所以不早把這十八個傀儡拿出來,那是因為在這千軍萬馬之中區區十八個天陽之境的傀儡根本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要是秦銘早拿出來的話,雖然當時是輕鬆了,但是最後連一點底牌也沒有了,好鋼用在刀刃上,現在救兵將至,自己只要是能夠撐一會兒就能夠脫險了。

其實要靠秦銘自己一個人根本就不可能在十萬軍中堅持這麼長的時間,那是因為朱御塵的那些士兵牽制了慕容博的大部分兵力,要不然的話,秦銘早就死八百回了。

雖然秦銘現在獲救有望,但是那些士兵現在卻是死傷殆盡了,要是朱君震在不來的話,就算是秦銘再有一百個天陽之境的傀儡也不可能殺得了這麼多士兵的。

看到這些傀儡暫時擋住了那些通明城的士兵,秦銘拄著戟深深的呼了一口氣,運用元氣喊了一句:「秦庸城的兄弟們,我們的救兵來了,大家跟他們拼了!」秦銘用元氣喊出這一句話之後,身上再沒有一點元氣,秦銘命令兩個傀儡扶著自己開始向著外面突圍。

秦銘的這句話在獅吼功的加持之下,傳出去很遠,那些倖存的秦庸城士兵聽到了這一句話,都燃起了一絲希望,紛紛向著外面突圍。

秦銘喊出這一句話的時候,朱君震和已經先那個將領一步到了戰場之中,他生怕秦銘有什麼事情,所以在給報信之後就立刻趕來了,他在戰場裡面找了很長的時間都沒有找到秦銘,現在聽到了秦銘的那聲吼聲,朱君震就都向著秦銘所在的方向走來。

朱君震使用輕功在戰場裡面穿梭著,沒有多久就看到了秦銘的那十八個傀儡,十八個傀儡在這裡,想必自己的大哥一定也在這裡。

他們心繫秦銘的安危情急之下竟然忘記了這些傀儡都是六親不認的,他們打死了眼前的通明城士兵,就走到了那些傀儡的面前,那些傀儡看到自己眼前的人沒有絲毫遲疑向著朱君震就發動了攻擊,兩道凌厲的劍芒閃過,朱君震驚了一下,急忙閃身躲開了,頭上都是冒出了冷汗,這個時候他們才想起這些個傀儡都是六親不認的。

朱君震雖然修鍊的是功法很厲害,可是仍舊是血肉之軀,還抵擋不住天陽之境高手的劍芒,無奈之下只好閃身躲避了。

秦銘看到了前面的朱君震,命令那兩個傀儡停止了對他們的攻擊,朱君震看到那兩個傀儡沒有對自己進攻就立刻走了進來。他們在這些傀儡圍成的圈裡掃了一眼沒有看到秦銘,只看到有兩個傀儡架著一個滿身鮮血的人形物體向著前面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