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嘶嘶———”

Home - 未分類 - “嘶嘶嘶———”

在他氣息所籠罩着的範圍之內,一道道異獸的嘶吼之聲也是不停的傳了出來。

而光是這些嘶吼之聲,就足以讓得一般的地武境強者感到有些膽顫了。因爲這寫嘶吼之聲,竟是直接可以影響到人們的靈魂!

此刻,就是連夏侯淵,他現在面對着徐庶身上的氣息,也是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元直你……你竟然如此之強!”

夏侯淵嘴都張大了,一臉驚訝的喊了出來。

他如今也才靈武境七重,實力就已經可以媲美地武境三重左右的強者了。但即使如此,他站在徐庶的面前,還是顯得有些弱的。

“哈哈,妙才兄不用過於驚訝。我如今已是靈武境巔峯,比你高了兩個小境界,當然是要比你要強些的。”

“這前去青龜嶺幫助主公嘛,當然是越強的人去,越好了。你覺得呢,妙才?”

徐庶微笑着對着夏侯淵問道。他自己的實力也的確是比夏侯淵要高了很多。

“這……唉,好吧。既然元直兄你比我強,那麼這青龜嶺就由你前去了吧,清平縣城這裏交給我就行了。”

夏侯淵輕輕點頭道,到如今這個時候,他也不得不承認徐庶的確是比他要強大些了。

不過夏侯淵也不會因此有任何的不滿,因爲他非常清楚,他和徐庶可是有着一個共同的主公!

主公麾下的軍師徐庶如此強悍,那麼主公的安全也自然是更加有了保障。所以說,他夏侯淵也並沒有什麼不滿的。

……

就在徐庶和夏侯淵決定完這些事宜之後。

徐庶也是立即就離開了清平縣城,直接向着青龜嶺的方向前往了過去。

而這時,在另一邊。

青龜嶺遺蹟內部。

現在陸晨他們,已經是到達了他們第一次選定的目的地。而之前那一個前來阻止他們的青石巨人,則是早已就成爲了滿地的碎石。

碎石之上也是一片溼漉漉的,就彷彿剛剛被雨水沖刷過一般。

“咦,這竟是極品沉香木!”

戰甲女子在這處被青光所圍繞着地方之中,也是當即就發現了其中的寶物。

這個寶物也正是足有着三尺來長,一尺來寬的極品沉香木。在其周圍幾十丈之處,都是有着一股淡淡的草木香氣。

此刻,這塊極品沉香木正是被放置在了一塊巨大的光滑青石之上。

“極品沉香木呀,並且還是被放置了千年以上的極品沉香木!”

戰甲女子當即就輕撫起來了這塊極品沉香木,並且她的眼中也是有着一絲絲光芒顯現。

似乎這次她所獲得的寶物,也是真正觸動了她的內心。

“極品沉香木,這個東西很珍貴嗎?”

看着那一塊極品沉香木,陸晨不由得輕聲的撇了撇嘴說道。

在他看來,那只是一塊簡單的木頭而已,根本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最多也就是製造一些香氣而已。

“哼,你懂什麼!”

而這時,戰甲女子也是聽到了陸晨的撇嘴聲,她當即就對着陸晨反駁了起來。

“極品沉香木,乃是強大修煉者非常喜歡的一樣輔助修煉之物。因爲極品沉香木,一旦點燃一些木屑,便是可是讓得強大修煉者的內心極度的安靜下來,以此來達到修煉的最佳狀態……”

“當然,說多了你可能也不懂。不過你只需要知道這極品沉香木的價格就行了。像我手中的這塊大小的極品沉香木,完全是可以賣出六七千的靈晶!”

戰甲女子一臉的傲氣的說道,她的雙眼也是看向了陸晨,有了一些懷疑的想法。

她原本認爲,像陸晨這樣身爲少年,就有地武境強者跟隨的,一般肯定是大家族裏面出來的,見識也肯定會不凡。

但此刻,她卻是從陸晨的身上發現了,這位少年的見識似乎很是一般啊。

不過她的這個想法,也的確是對的。

“六七千顆靈晶!”

重生之白藥 這個數字直接就在陸晨的心中炸響了開來。

要知道,他花費巨大軍力所攻下了一座清平縣城的收穫,也不過才兩千多顆靈晶呀。

而眼前的這區區一塊如此大小的木頭,竟是能夠賣出這樣高的價格!

他陸晨如何能不感到震驚啊。

“走吧,我們繼續前去下一處青光比較多的地方吧,這裏的寶物也只有這一塊極品沉香木而已。”

戰甲女子說着,千年沉香木也是直接就在她的手中消失了開來。

這一幕,到又是讓陸晨感到一些驚訝了。

“空間儲物類寶物!絕對是這個,不然她不可能一瞬間就讓那塊木頭給消失了。”

空間儲物類的寶物,可不是什麼便宜貨啊。想必就是比之這塊極品沉香木,也是相差不了多少價格的。

陸晨此刻也終於意識到這位戰甲女子究竟是什麼人了……

這簡直就是一位富婆啊! 青龜嶺遺蹟內部。

時間一晃,便是過去了半天左右。

而這時,陸晨他們也是又再次成功的拿下了,兩處青光比較耀眼的地方。

並且,在他們取得寶物之後,這些地方的青光也是漸漸的消失殆盡,徹底的被黑暗所籠罩了下來。

然而即使是如此,在這堪比一座縣城般大小的遺蹟內部,也還是有着數百來處充滿着青光閃耀的地方,彷彿四面八方都是有着寶藏一般。

“如果每一處有青光的地方,都是有着寶物的話,那這青龜嶺遺蹟也太富裕了吧。”

此刻,陸晨也是不由得感嘆了起來。擁有着如此多寶物的青龜嶺,不愧是配得上“遺蹟”這個稱呼的呀。

“據古書記載,這青龜嶺乃是一強大修煉者,自己給自己選的葬身之地。而這些寶物也應該只是那位強大修煉者的陪葬品而已。”

戰甲女子雖然是面無表情的說着,但此刻她的內心之中,也是有着一些驚訝了。

因爲這青龜嶺的寶物如果全部加起來,想必都是可以讓天武境強者爲之瘋狂了。

而如此價值的寶物,卻只是當了那一位強大修煉者的陪葬品而已。

這真是太讓人感到無法接受了啊!

“這麼多寶物只是陪葬品嗎?確實恐怖啊!不過寶物雖多,但卻是沒有一樣是我的……”

陸晨心中暗自不滿的這樣想着,他來此地這麼久了,也是讓單雄信幫了那戰甲女子不少忙了。

可是,那戰甲女子卻是連一件寶物也沒有給他,這也讓陸晨有這麼一丟丟不滿了。

不過,陸晨也並沒有忘記,這位戰甲女子在之前也算是救他了一命。所以說,陸晨對此也只好是當作什麼事都沒有一般,就算是還人情了吧。

而就在這時。

“嗡!!!”

突然之間,一道格外耀眼的青光瞬間就映入了所有的眼中。

如此強烈的青光,竟是直接就讓得衆人,都開始感到了眼睛裏火辣辣的疼痛。

而當陸晨他們再次睜開眼睛,看清外界之時。也是立即就發現了,這遺蹟之內青光最爲耀眼的那一處地方。

這處地方也正在他們的前方一兩裏之外。

“似乎剛剛那一道青光就是從那裏發出來的!”

陸晨當即呼道,但他的心中也是有些驚訝了。

因爲他對這青龜嶺也有了一些簡單的熟悉,知道越是青光耀眼的地方,那麼寶物當然也是更加的好,而伴隨着的危險程度也自然是更甚。

像剛剛那一道耀眼的青光,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呢,也不知道那處地方到底有着何等高的危險。

“快走吧,我有預感,剛剛那道青光可能不只是我們看見了。”

這時,戰甲女子的臉色也是認真了起來。她還隱隱的有種感覺,似乎接下來的寶物,將會對她產生巨大的用處。

“嗯,那就走。”

陸晨輕輕點頭道。

隨後,他們就是以着最快的速度朝着那裏趕上了前去。

然而,在他們趕到的時候,卻還是發現了滿地的強者。

在場之上,至少是有着十數位地武境強者,而靈武境強者,則更是有着近百位之多。

並且能來到這裏的靈武境強者,也至少都是靈武境五重以上的強者。

因爲那些低境界的靈武境,光是靠近這裏,便是會被這裏十數位地武境強者身上的強大氣息,給鎮壓得難以發揮實力。

“居然有這麼多人!到底是什麼寶物?”

看着滿地的強者,剛來到此地的陸晨,也是感到了巨大了壓力。

其實這慶河郡只是一郡之地而已,按理來說,地武境強者本就沒有多少。

可是這次乃是沉寂了上千年的青龜嶺遺蹟爆發,爲了得到寶物而來到此地的強者,可不只有慶河郡範圍內強者的。

其餘郡縣也皆是派出了強者趕來。

“此處似乎沒有危險啊?”

這時,陸晨也纔想起來了,他們一行人趕來這裏的途中,可是一點危險也沒有遇到啊。

可是當陸晨愈要詢問身旁人的時候,他卻是發現了大家的眼光,都是盯向了這處地方的高空之上。

而此刻,陸晨也是順着大家眼睛盯着的方向看了過去。他這一看,竟是直接就在心中感到了巨大的震驚。

因爲在那高中之上,正是有着三顆無與倫比的青色花朵,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開放。

這青色花朵在開放的同時,在它的周圍也是有着一道道強悍的靈氣漩渦顯現。

而這靈氣漩渦竟是讓得這些地武境強者,都感到了極大的威脅。

“嘶———青玄蘊靈花!”

戰甲女子十分安靜的看着那高中之上的花朵,此刻的她也是輕輕的吸了一口涼氣,發出了輕聲的低喃。

“什麼花?似乎很厲害,僅僅三朵就能讓得這麼多強者聚集這裏,並且外面還不斷有着其他強者趕來,這花肯定不簡單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