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拉和拉薩臉色古怪的看着易寒,易寒苦笑一下,喬瑟琳很美麗天真,但是,易寒的心已經被一個人填滿了,他怎麼能容下別的女人呢?易寒對喬瑟琳只有愧疚和對妹妹的喜愛而已,看着旁邊的貝拉,易寒再次嘆息。 搖搖頭,把這些東西扔出腦海中,易寒對拉薩道:“拉薩,我知道有一批遠古地精,他們也希望能夠離開這裏,你能不能夠……”

Home - 未分類 - 貝拉和拉薩臉色古怪的看着易寒,易寒苦笑一下,喬瑟琳很美麗天真,但是,易寒的心已經被一個人填滿了,他怎麼能容下別的女人呢?易寒對喬瑟琳只有愧疚和對妹妹的喜愛而已,看着旁邊的貝拉,易寒再次嘆息。 搖搖頭,把這些東西扔出腦海中,易寒對拉薩道:“拉薩,我知道有一批遠古地精,他們也希望能夠離開這裏,你能不能夠……”

易寒還沒有說完,拉薩的眼中帶着興奮,一把捉住易寒的肩膀,打斷了他的話道:“遠古地精!你確定那是遠古地精?”

也難怪拉薩如此驚訝,遠古地精可是能夠做出能夠消滅神的強大武器啊,而且,沙族人和遠古地精一直是盟友關係,如果能夠讓遠古地精加入他們,那麼,就算出去地面世界,他們也不用害怕其它人類,或者其它種族了。

“我確定,他們是遠古地精,因爲那個魔法陣也是他們做出來的!”易寒看着拉薩興奮的表情,不解道:“遠古地精難道有什麼祕密?讓你這麼高興!”

聽到易寒的話,拉薩給易寒解釋了一下,然後才道:“小寒,你一定要讓他們過來,我們會保護他們的!”

“那好吧!”易寒想不到事情居然會這樣,他還以爲這一次讓地精加入,拉薩他們會反對。

很快一個星期過去了,魔法陣的旁邊,拉薩從魔法陣回來,道:“外面是人類的國度,具體來說,應該是在某兩個國家的邊界,我們就在那裏定居下來吧!開始移居!”

“是!”周圍的人齊聲應了一句。

以拉薩他們的實力,恐怕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敢去招惹他們吧!易寒的心中也很激動,很快就可以離開這裏了,說起來,易寒來到這裏也已經有半年多了,算起來,離三年之約也不遠了,英雄的封印解除了,不知道那小妮子有沒有回覆原來的實力呢?

一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所有的人幾乎都離開了,易寒對拉薩道:“走吧,不要再看了!”

拉薩一直回頭看,這片自己長大的土地,這片埋葬無數先祖的土城了,終於要離開了!拉薩突然跪下,對着四方各叩了三個響頭。

然後才站起來道:“走吧!”

“你們還是不要走了!”一把難聽的聲音傳了過來。一隻怪獸出現,獅頭,羊身,蛇尾,一陣神威向着兩人壓了過來。

拉薩的瞳孔一陣收縮,他沉聲道:“喀邁拉,你居然真的突破封印出來了!”

“本來我以爲你會過來再次封印我的,但是想不到你居然沒有來,讓我白等了好幾天,不過,就算你不來,這一次,你也難逃一死!嘎嘎嘎嘎……”喀邁拉口吐人言,怪笑道。

“小寒,我來纏着他,你趁機會逃走!”拉薩小聲道。

“靠,你在說什麼啊,你居然要我一個人逃走?而且,這隻怪物你也沒有任何把握逃走吧!”易寒也小聲道。

“如果是我,還能夠阻礙它一下,但是如果是你,根本不可能逃走!”拉薩繼續道。

“不行,如果你被殺死了,誰來照顧沙族人,你不怕斯派克分裂沙族嗎?”易寒道。

拉薩咬着下脣,連下脣流出血也沒有注意到。

易寒繼續道:“而且,我也不知道關閉這個魔法陣的方法,如果他追了上來,那沙族人們就……所以還是讓我來吧,放心,我有把握阻礙他一分鐘,這一分鐘,你必須要到達地面,然後關閉這個魔法陣!”

拉薩的拳頭握緊了又放鬆,放鬆了又握緊,易寒勸道:“別想了,快走,再不走就沒有機會了!”

“好,總有一天,我會將喀邁拉碎屍萬段!”說完,拉薩立即向着魔法陣衝去,易寒也把小妖精交給了他。

“你們在說什麼,要留下遺言嗎?嗯,嘎嘎,你還想要逃走?”喀邁拉看到拉薩向着魔法陣衝去,怪笑道,他的身體漸漸變淡,然後消失了,這個居然是殘象,喀邁拉的速度已經快到這種程度了!突然一道光出現在喀邁拉的面前,“你的對手是我!”易寒喝道,然後“帝魂” 向着喀邁拉砍去!

“滾!”喀邁拉的爪子往易寒一拍,叮,那爪子與“帝魂”碰撞,激起了火花,易寒噗一聲吐出一道血箭,在空中留下了一道弧線。

不過他這一阻擋,也讓拉薩有了離開的機會,拉薩瞬間衝入了魔法陣,白光一閃,他立即消失。

“你以爲你能夠逃走嗎?”喀邁拉道。然後向着魔法陣走去。

“我說過了,你的對手是我!”易寒大喝一聲。

“狂暴分身”

“獻祭之火”

綠色的蛟龍再次出現,向着喀邁拉衝了過去,恐怖的氣壓令到喀邁拉周圍的地面寸寸碎裂,可是喀邁拉冷酷一笑,道:“雕蟲小技,也敢出來獻醜?”說完,他突然高舉兩隻爪子,身體急速旋轉,居然形成另一條黑色長蛇,那黑蛇向着易寒猛的撲了過去,轟,易寒再次被擊飛,他的胸口留下了兩道爪痕,六道深可見骨的傷痕還在不停的冒出鮮血。

還有二十秒,易寒想到,不過,我已經撐不下去了,安娜,我不會死在這裏的,對吧!易寒取出一瓶大恢復藥水,喝下去之後,易寒的傷勢立即開始康復。

“閃爍”

嘭,喀邁拉詭異的出現在易寒的面前,居然輕易的捕捉到易寒的出現的地點,“蠢蛋,你以爲我不能感覺你出現的空間波動嗎?”

新郎換人做 “操!”易寒不顧一切的衝向魔法陣。

“既然你這麼想去,我就讓你過去好了!”喀邁拉的身體在易寒的背後響起,如同死神的詛咒一樣,噗,喀邁拉的爪子從易寒的背後刺了進去,在他的向前穿了出來,易寒的心臟已經被刺穿了。

還有六秒,只差兩米了。

“切,無趣!”喀邁拉把易寒的“屍體”拋了出去,正扔向了魔法陣那邊,易寒的屍體突然消失,變成了一個十字架,“道具自動使用:重生十字章!”

“咦!”喀邁拉驚訝的咦了一聲,他觀察着那個十字架,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過了大概五秒的時間,突然光芒大盛,喀邁拉發現這種異變,立即聯想到易寒,他冷冷一笑,他的獅頭顯得更加恐怖了!

還有一秒。

喀邁拉的獅頭一陣咆哮,一道詭異的波動向着魔法陣衝了過去,他口中叫道:“可憐的人類,你應該去你們人類的對頭,獸人部落那裏的!再見了,如果你還能夠活下來的話!”

零.

時間到,白光一閃,易寒消失了,魔法陣也消失了。

只剩下喀邁拉得意的笑聲:“嘎嘎嘎嘎……”

……

不死族城池,亞歷山大城,廣場位置,一個亡靈法師正站在一個少女面前,亡靈法師是一個臉皮發黃,臉上佈滿皺紋的老男人,那名少女是個極爲漂亮的少女,一頭烏黑的長髮,皎好的容顏,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上衣,豐碩的胸部隨着急促的呼吸而起伏不定,在上衣中露出了大片的雪白,下身只有一條短裙,美麗修長的大腿露了出來,更是讓不少男人垂涎三尺,她的手中是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一時間,彷彿她的長髮無風自動,英氣溢然,猶如仙女下凡一樣。

“怎麼回事?爲什麼這樣對一個女孩子?”

“這就是珍妮了,那名神出鬼沒的小偷!”

“不會吧,珍妮竟然是個女孩子,而且還是一個美女!”

“哇,她的身材真棒!嘖嘖,不知道名偷的滋味是怎麼樣的?”一個色鬼的話。

周圍的人一片議論紛紛,這些人,居然和一般的人類的外表沒有什麼不同,而且偶爾還有幾個骷髏路過,但是這些人彷彿沒有看到骷髏一樣,沒有任何害怕的表情。

“珍妮,你還是把我的吊墜還給我,否則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亡靈法師道。

“阿德拉,你別太過分了,我說過,不是我偷了你的吊墜的,你爲什麼還要糾纏我不放,難道一個聖級亡靈法師,就是隻會欺負一個弱質女流!”珍妮怒視着亡靈法師阿德拉,冷冷道,心中暗想,見鬼了,到底是那個混蛋,居然能夠在聖級強者的手中偷取東西,看上去,還是很重要的東西啊!

“除了你,在不死族中,還有誰能夠在我手中偷到東西?少廢話,看來你是不打算還給我了!”阿德拉冷漠的看着珍妮,然後吟唱出一道咒語,“強大而神祕的生物,請聽衆我的呼喚,降臨於我的面前吧!”

在阿德拉的頭上空,突然裂開了一個大洞,一股強大的氣息從那個大洞中傳了出來,阿德拉的心中無限興奮,成功了,終於成功了,我們亡靈法師不僅可以召喚不死族了!這麼強大的氣息,至少也是聖級了!只是,他感覺自己的魔力正在快速不停的減少,明顯這隻生物的實力,已經超出了他原來想象的範圍了。

天空中突然掉下了一個人,對,就是一個人,那人還準準的向着阿德拉撞了下去,“不——”阿德拉發出最後的吼叫聲,從高空中掉落下來的重力,豈是一個體質這麼孱弱的亡靈法師能夠承受的?

咔,骨頭碎裂的聲音從阿德拉的身體中傳了出來,阿德拉的脊樑被壓斷,他說不出半個字,就呃氣了。

周圍的人看見這戲劇性的一幕,都不禁呆住了,一個亡靈法師,居然被他召喚出來的生物壓死了,阿德拉這個名字,將會永遠的亡靈在史冊中,不過,只是做爲反面的教材而已。

珍妮看見那個把阿德拉壓死的人,那人的頭髮居然和自己一樣的,而且他的瞳孔也是黑色的,真是奇怪的人啊!他居然還在好奇的觀察着周圍的景物,她連忙上去,拉起那人的手,就跑,她口中還急道:“快點跟我走,你知道你自己殺死了誰嗎?居然還敢留在那裏!”

“我殺死誰了?是他自己打開一扇門,讓我出來的,壓死他,可不是我故意的!”那人道。

“那個是聖級的亡靈法師,阿德拉,他是亞歷山大城城主的弟弟,現在你殺死了他,就是得罪了!”珍妮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對了,我的名字是易寒,請問你叫什麼名字,而且,殺死阿德拉的人只是我,爲什麼你也要逃走?”易寒道,他本來在魔法陣中穿梭的,但是突然有一股力量把他牽引過去,雖然在他的面前有幾隻強大的魔獸,但是,這強大隻是對一般人來說而已,在易寒的面前不堪一擊,儘管易寒現在的實力只留下一半。

不想去獸族領地的易寒,硬是把自己從這個阿德拉召喚的大洞裏鑽出來,最後易寒一出來,就發現這裏有骷髏在移動,第一感覺就是這裏是不死族的領地,所以他連忙把召喚者阿德拉鎖定,讓他不能夠逃走,可憐的阿德拉,就這樣被易寒壓死了。 珍妮聽到易寒的話,苦笑道:“亞力山大城城主亞歷山大,是一個荒淫無道的淫賊,如果他知道我當時也在場的話,那麼……”

易寒這才仔細觀察了一下珍妮,發現她的相貌雖然比不上安娜那種絕色,但是也是個美女,而且,她玲瓏有致的身體,也讓人不禁吞下口水,易寒連忙把目光轉移了,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現在我們怎麼辦?要離開這裏嗎?”

“我們?”珍妮連忙把手鬆開,對易寒冷道,“不,我剛纔只是答謝你救了我一命,但是剛纔我也帶你離開了,讓你沒有受到城主的人的圍攻,我們誰也不欠誰,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哦,你不走嗎?可能亞歷山大已經開始派人來找我們了!”易寒道,他還想讓珍妮說更多這裏的事,雖然知道這裏是不死族領地,但是卻還是不知道這裏在哪裏,離人族國度有多遠。

“我在這裏還有其它事情要做,所以我現在不能走!”珍妮道。

“不如讓我來幫助你吧!”易寒突然道。

本來珍妮以爲易寒也是像以前那些好色之徒一樣,向她討好,但是當珍妮看向易寒時,發現易寒的眼神清澈,根本沒有那些雜念,而且,這事,恐怕自己一個人想要完全也不容易!

珍妮心中一暖道:“隨便你好了!”

經過休息之後,易寒終於知道自己到了哪裏了,這裏是亞歷山大城,名字就由現任的城主名字命名,這裏是不死族的偏北方,如果想要回去人類國度,就必須要跨越半個大陸,聽到這話,易寒白眼一翻,就想要暈過去,他從多尼柏特到奇蹟之城,也要近三個月的時間,而如果要從這裏回去人類國度,那要多長時間?

於是易寒就問珍妮,有沒有可以去人類國度的方法,珍妮跟他說,有是有,但是必須先去獸族,在獸族的傳送陣傳送到人類國度的外圍,而那裏,離亞歷山大城也只有兩個月的距離。並且珍妮道:“我在獸族認識其中一個祭祀,如果有我的幫助,也許你能夠容易一點離開那裏!”

聽到珍妮的話,易寒倒是相信的,畢竟珍妮怎麼算起來,也算是一個聖級強者。

珍妮問易寒爲什麼要去人類國度的時候,易寒含糊的答想要去見識一下。

是夜。

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但是現在兩個敏捷的黑影明顯不是想做這個,易寒和珍妮都穿着黑衣,珍妮道:“現在我們的目的是城主城堡的寶庫,我先給你說明一下,這座城堡中本來有四名聖級,但是,因爲阿德拉死了,所以現在只有三名,不過,我們的目的是偷東西,而不是來打架的,所以我們要偷偷的潛入城堡當中,如果有人發現了,你就要幫忙把他們引開。”

“好,沒有問題!”易寒爽快的答道,只有三名聖級啊,易寒嘆道,他摸了摸自己的心臟位置,心中喊道,喀邁拉,總有一天,你讓我受的痛苦,我會十倍奉還的,雖然現在他只有一半的實力,但是對付聖級明顯不是難事。

“那好,現在我們出發吧!”珍妮道,身體突然消失了,易寒眼中一亮,好快的速度,他連忙跟了上去。

珍妮回頭看了一眼,眼中掩飾不住的驚訝,這個男人,居然能夠跟得上我的速度,要知道,我的速度可是在聖級中也能夠排前十了,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人?

不一會兒,兩人就來到了城堡的不遠處,珍妮發現,在這城堡的其中一扇窗子被打開了,兩人相視一眼,向着那窗口跳了上去,易寒先進去,他一進去,,還沒有看清楚房間主人的樣子,就立即到了她的身後,捂住她的嘴巴,易寒輕聲在她的耳朵道:“別說話,否則你就要變成低級骷髏了!”

高等的不死族死了之後,也可以像人類的屍體一樣,被召喚出一具骷髏出來。

這時候,易寒才發現,自己面前的居然是一個銀髮的女孩子。

裘蒂是一個安靜的女孩子,美麗的相貌沒有爲她帶來任何好處,無數的男人向她接近,但是她知道他們愛的並不是她,而是她的相貌,身體,還有城主的財富。

從來沒有讓男人接受過的她,發現現在居然有一個男人進入了她的房間,而且還在她的耳邊說話,她一下子驚慌了,這個男人不會是想……

就在這時,珍妮進來了,她發現了易寒,皺眉道:“你在幹什麼?我告訴你,我出手的時候可從來沒有傷害過人,如果你是有需要的話,就去歡樂樓吧!”

易寒的頭上冒出幾根黑線,他道:“我只是不想她大叫,而且,問一下她這裏的情況,對我們的行動也有好處。”

“哦,也對,那,就讓我來吧!小姑娘,你不會大叫的,對吧?”珍妮儘量讓自己的聲音柔和道。

裘蒂點了點頭,易寒放開手,但是隨時準備好要打暈她,只要她有任何想要大叫的動作,易寒就立即出手。

裘蒂暗中鬆了口氣,道:“你們想做什麼?如果是要刺殺父親大人,我可不會說任何東西的!”

珍妮笑了笑,道:“當然不是,我們只是來這裏借一點東西而已!”

這時候易寒才發現,面前這個小姑娘,相貌也漂亮得出奇,已經不遜色於珍妮了,而尚未發育完全的身體,也散發出青春的活力。

“你想要什麼?”裘蒂道,她清楚自己的處境,如果這兩人真的只是要東西的話,那麼她是不會受傷的。

“我要的是一滴死靈之淚!”珍妮道。

“什……”似乎知道裘蒂的反應,所以珍妮立即上前捂住裘蒂的嘴巴,不讓她大聲叫。

裘蒂微突的胸部起伏了好一會兒,她才道:“我們幾百年來,纔得到的一滴死靈之淚,你居然想要搶走它?你想用來做什麼?”

“廢話少說,你說不說?”珍妮突然暴躁起來,冷聲低喝道。

“死靈之淚根本不在寶庫中,它在我父親的書房當中,不過,你們是不可能找到的,如果你說出來你爲什麼要死靈之淚,或許我可以幫助你!”裘蒂道。

“你是城主的女兒裘蒂?原來是這樣,好吧,我是用它來救人的,救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珍妮低下頭,想了好一會兒,才道。

“哦,原來是這樣,你想要救你弟弟!”裘蒂道。

“你怎麼知道的?”珍妮驚訝道,她可沒有說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