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隻血色小狐狸炸裂,血水中浮現聖龍立軒如神如魔漂浮在空中,一人面對七名白髮老者和那戴著金色面具的中年人,渾身是傷,但是毫不畏懼。

Home - 未分類 - 最後一隻血色小狐狸炸裂,血水中浮現聖龍立軒如神如魔漂浮在空中,一人面對七名白髮老者和那戴著金色面具的中年人,渾身是傷,但是毫不畏懼。

越過眼前敵人望向遠方,聖龍立軒目光柔和,聲音愧疚,輕輕道:「對不起!」

然後舉起手中劍,直至中年人,道:「血屠,有什麼手段就全使出來吧,小爺我不怕!」

中年人眼帶憐惜,有欣賞,也有狠厲,對道:「是你自己找死,別怪我!」

鏡面破碎,化為血紙,鬼手眼神黯然,輕輕揮手,九張血紙重疊在一起。

天火也更加熾烈!

鬼手將天皇石熔化的液體全部揮向天火,天火頓時熄滅,留下潔凈如洗的天空,原來的房屋等等早就被燒得一乾二淨。

鬼手看向聖龍豪,道:「大哥,小弟我幸不辱命!」

說完將手中血紙拋向聖龍豪,聖龍豪接住,沒有翻看,而是關心問道:「帝境了嗎?」

鬼手輕輕點頭,聖龍豪道:「那就好,那就好!」

不過眼睛里有一絲黯然,他已經在真境王者巔峰徘徊十多年了,總覺得差一點便能進階帝境,可總不能如願。

至於血魂,雖然在上階,但是聖龍豪知道,這是他在磨礪自己,而且擔心自己成為帝境會給聖龍豪帶來壓力,畢竟他是大哥。其實一旦他釋放自己的潛力,就能一舉衝破壁壘,直達帝境中階!

鬼手從空中而下,望著正在觀看血紙的大哥,輕聲道:「立軒身上的擔子比我們想的要重啊!」

聖龍豪沒有說話,只是繼續翻看著血紙,看完之後,抬頭輕望天空,靜靜道:「接受吧,聖龍一族,總要有人去承擔的!」

血魂像是明白什麼一樣,躊躇一下道:「大哥,我不再壓制自己的修為了?!」

聖龍豪默默點頭,沒有說話,轉身離去。

鬼手看著聖龍豪的背越來越直,最後直接高傲到天地在他面前都渺小卑微,好像天地這幅畫就是他書就而成,輕輕道:「以畫入帝境,大哥當為古往今來第一人吧?!」 十萬年前,聖龍一族始祖攜石劍從天而降,在神聖大陸上掀起血雨腥風,最終戰敗當時的最強家族——拓跋一族,成為傲世獨立的存在。……www.……

且每隔千年,就有救贖者出現,聖龍一族力量源源不斷,地位牢不可破,大陸臣服,諸族供養。

可是,萬年過去,雖起步千萬里,然已折翼,再也無法飛行。

這是兩座大陸的感嘆,自從千年前聖龍一族的族內大亂延伸到族外,乃至整座大陸,聖龍一族的中堅力量就開始削弱,後來的一場場大戰,更是讓多人血染長空。

進駐蠻荒大陸,獨守鬼獸城,再無其他驚人動靜,平凡人認為聖龍一族日益衰落,然而那些強橫勢力都不敢掉以輕心。當初整座大陸,除了獸神部落都有參戰,在聖龍一族手中並未討得好去!

即使聖龍一族遭受詛咒,沒有源源不斷的力量支持,只要堅持幾十年,或許就能讓聖龍一族滅亡。可是誰都不能不擔憂聖龍一族的本源力量,而且就是他當時的力量都讓各大勢力膽顫,若想全部消滅,自身力量至少喪失三分之二。

那時候,所有勢力的力量都會削弱,而且不知道對方手裡有多少底牌。人心是險惡的,很有可能一場大戰剛結束,另一場大戰接踵而至!整座大陸之間的重新爭霸,讓勢力格局重新書寫,所有勢力都有跌落原有地位的可能!

這也是聖龍一族想要求和,除了那幾個家族子弟幾乎全軍覆沒,註定要衰落的家族,就無人竭力反對的原因。

在那些心知肚明的人眼中,聖龍一族這一千年非但沒有日益衰落,反而愈加強大,每隔百年都會有人成就帝境!而且根據記載,每一代的族長、血魂和鬼手都是帝境!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那些人很快就消失匿跡,好像死亡,再不會在世間出現一樣。

假如這些人還活在世上,那麼千年來聖龍一族的力量有多誇張?!除了獸神部落,整座大陸都不一定是其敵手了!

天降神碑以賜福,既是賦予帝境強者規則的力量,更是激勵修行者在前行道路上勇往直前,決不後退!

聖龍一族有帝境強者誕生了!

消息迅速傳遍大陸,並且接二連三的有強者晉陞!

第一次是一位,第二次是兩位,第三次是一位。

獸元王朝雄古皇帝站在宮殿中央,讓所有人退去,緩慢踱步,一旦帝境誕生,總有人會有所感應!

因為離得近,所以聖龍一族有人悄無聲息的晉陞他都知道,這也是他慎重對待聖龍一族的原因,還有一點屈服的味道!畢竟據記載,聖龍一族已經至少有三十位帝境強者,雖然不知道還存活多少,可那也是股恐怖至極的力量!

獸元王朝才十一位帝境,並且有一位行將坐化。

雄古皇帝不是在思考聖龍一族的力量,而是揣摩聖龍一族的意思,這次晉陞帝境沒有絲毫藏著掖著的味道,肆無忌憚的晉陞,接二連三的晉陞,為的是什麼?震懾還是覺醒?!

「大戰將啟嗎?」雄古皇帝喃喃道,深邃的眼眸透過宮殿大門望向聖龍一族所在的方向,微微搖頭。

…………

…………

血魂和聖龍豪都在一天之內晉陞帝境,整座鬼獸城現在還沉浸在歡呼聲中。

可是城主府卻一如往常的死寂,但是士兵身上都洋溢著豪情與驕傲,走起路來都感覺倍有激情。

聖龍豪三人齊聚書房裡,鬼手靜靜的看著書房牆壁上的一幅幅畫,知道大哥是那麼深愛著大嫂。

剛得到,卻又失去!明知段雲芝被囚禁,卻沒有辦法解救!只能蜷縮在蠻荒大陸,每每想到只能暗自嘆氣!

聖龍豪本以為這一生可能再也見不到她,但是聖龍立軒出生,聖龍一族的命運開始改寫,註定要在這幾十年裡重履神聖大陸!

「我準備打開古籍,你們有意見嗎?」聖龍豪看著鬼手和血魂道。

「古籍?」血魂皺緊眉頭,不敢下定決心。

「對!」聖龍豪點頭。

那九頁血紙包含的信息讓他不得不從現在開始準備。

鬼手把目光從牆畫上移開,看著聖龍豪,沉聲道:「應該打開了!」

「恩?」聖龍豪疑惑,鬼手的聲音有點沉重,讓他有些不安。

「大哥,你知道那九頁血紙中的第二張里出現的戴著金色面具的中年人是誰嗎?」鬼手低聲道,聲音有些顫抖。

「是誰?」聖龍豪站起身來,看著鬼手。

鬼手雙手不自禁的捏成拳,輕聲道:「當初你們聖龍一族的聖臨者,就是與他一同墜落天淵的!他是我們拓跋一族的老祖宗,在千年之前就存活了有千年,至今已有兩千多歲。五十年前,他戴著金色面具從天淵回來。」

聖龍豪深吸一口氣,不確定的問道:「你是說他和王陵山脈的藍帝一樣跨過那道門檻了?」

鬼手點頭,道:「他在我們族內,被稱為超越始祖的帝王!當初拓跋一族敗於聖龍一族,所幸聖龍一族沒有窮追不捨,使得拓跋一族得以隱姓埋名、休養生息。但是老祖宗已經超越始祖,族內反抗聖龍一族的呼聲日益高漲。終於乘著聖龍一族內亂異軍突起,在大陸站穩腳跟。而且當時聖臨者不在,我族更是佔盡優勢。只是後來聖臨者出現,憑藉手中石劍與老祖宗旗鼓相當。大決戰開始,聖臨者和老祖宗等人一同墜入天淵,再沒有出來過。當初我們以為他們和古人一樣,一入天淵,再無回生之理。可是老祖宗的歸來……」

鬼手突然停下來,聖龍豪知道他的意思,道:「你見過他?」

鬼手點頭,似乎在回憶那一天的場景:「當時我初次進階帝境,被老祖宗召見,面對他我感覺自己如同螻蟻,完全沒有帝境強者的無畏與強橫。從心裏面感覺這片天地已經完完全全的臣服於他!不是我們這些帝境強者讓天地那樣臣服,我們的臣服是天地賜福,有規則為我們所用,但是天地還有可能奪取。而老祖宗那種是強行從天地那裡搶奪規則,而天地無可奈何。其實何須搶奪呢?規則已經是他可以隨手捏造的了!」

聖龍豪沒有說話,身前出現一本黑色非金非木書籍,伸出手指,放至嘴邊咬破,血液流出,在書籍上方凌空畫符,血液熠熠生光,在有些昏暗的書房裡是那樣的攝人心魄。

「萬事萬法,悉知悉見,聖龍,本道而行!」

血符下降,落在書籍上,書籍變成一道血線。

空間如同被血線撕拉開來,露出一道金色門戶,裡面霧靄涌動,氤氳霞光閃耀,聖龍豪對著鬼手二人道:「進去吧,這是我聖龍一族最大的秘密。」

說完,率先邁著步伐走進去,身影很快消失,只留下霧靄瀉出。

鬼手和血魂對視一眼,也走了進去。

然後金色門戶緩緩闔上,昏暗的書房依舊暗淡無光。

幽暗的世界里,山石嶙峋,時不時有冷風襲來,聖龍豪等人好像來到傳說中的陰間。

收回漂浮在自己身前的書籍,聖龍豪毫不猶豫的向遠方飛去。

「大哥,這是哪裡啊?」血魂忍不住追問道。

聖龍豪在空中速度毫不停歇,聲音順著風聲傳到後面兩人耳朵:「聖龍一族的本源之地。」

「本源之地?」鬼手咀嚼這句話,突然想到什麼似得,開口道:「那個世界的一部分?」

聖龍豪放緩速度,等到鬼手兩人並肩齊行時道:「我也不怎麼清楚,只是當初父親對我說,一旦到了危急關頭,就到這本源之地。但必須是帝境才能夠打開這個空間,所以我一直以來只能將好奇心掩埋在心底。」

「看,那裡有座高山,旁邊是一個峽谷,我父親說那裡是聖龍一族遇到滅族危險時,第一道殺手鐧。」聖龍豪指向地平線處,隱隱約約看到高山的身影。

「一共有幾道?」鬼手問道。

「七道,不過越到最後越難被獲取。」

聖龍豪說完加快速度,向著那座高山飛去,心情激蕩,也是十分好奇。

「這……」血魂震驚的從空中下望,只見密密麻麻的有三百多具棺材!

每具棺材上方都有武器在靜靜漂浮,有刀,有槍,有劍,有斧頭。

讓他們震驚的不是這個,而是棺材里散發出來的氣息!

上承天意,下尊地靈,得天地賜福,共享規則,帝境!

這三百具棺材里都沉睡著一名帝境強者!

鬼手看向聖龍豪,低聲道:「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聖龍一族當初為什麼要離開神聖大陸?」

聖龍豪也開始迷惘,道:「不清楚,越來越讓人迷惑了!」

「後面還有六道,不知道又有多少秘密啊?!」血魂手心沁出汗水,為這聖龍一族的底蘊震撼!也因為自己是聖龍一族的血魂而驕傲!

「下去看看吧。」聖龍豪率先從空中下去。

走在棺材與棺材之間,聖龍豪的心開始平靜,順著武器,卻看不到裡面的人物,只有濃濃的黑霧。

https://tw.95zongcai.com/zc/59753/ 「是誰來打擾沉睡者的安眠?」一道滄桑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聖龍豪等人回首四望,看不到任何身影,周圍的刀劍武器都發出嗡嗡的聲響。

「前輩,我是聖龍一族的當任族長,來這本源之地是為了應付即將到來的危機。」聖龍豪朗聲開口。

「當代族長?」一道青色身影突然出現在聖龍豪面前,是位擁有面無表情臉面,頭髮灰白的老者,接著沉聲道:「聖龍一族最近事可真多啊!當初是那聖龍天涯,現在千年之後他子孫也過來了,說吧,你叫什麼名字?!」

「聖龍豪。」聖龍豪忐忑,感覺這位老者的力量不是非同一般的可怕,絕不是他這個帝境初階能夠匹敵的,就是加上血魂兩人也沒有機會。

「哦。說吧,來這是為什麼?危機?」

聖龍豪沒有說話,而是將那九頁血紙拿出來。

老者接過血紙,瞬間了解裡面的信息,久久沒有說話。

然後轉過身,拍拍手,道:「起來吧,你們聖龍一族到了危急存亡的關頭了!」

棺材里的黑霧湧出,各種武器散發衝天的璀璨光芒,一道道霸絕天下的身影緩緩從棺材里站起,然後衝天而起,氣勢無匹!

整個幽暗世界,天空中的烏雲都被沖淡許多,一絲絲天光從空中灑落,籠罩住三百道身影。

聖龍豪看著白色光柱里的帝境強者,震撼不語。

所有強者一起望向聖龍豪,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老的發須皆白,少的看起來只有十多歲。

青衣老者這時候開口道:「你們誰準備出世的?」

說完將九頁血紙拋向空中,一幅幅畫面在呈現。

看完之後,一共有七十三位準備出世,至於剩下的,留下一句話:「讓那個叫聖龍立軒的小傢伙過來,到時候我們再出世!」

聖龍豪一一拜過諸位前輩,發現有的竟然是五代以前的族長、鬼手和血魂,還有的是聖龍一族暗中培養的探子晉陞的。

不過他們都沒有過多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那個大約是五百年前的聖龍族長聖龍無畏,略帶讚賞的看著聖龍豪說道:「以畫入帝境,不錯,有機會觸摸那巔峰大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