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嚇了一跳,第一時間擋在慕歌面前,顫抖著聲音叫道,「你是何人?想幹什麼?」

Home - 未分類 - 翠微嚇了一跳,第一時間擋在慕歌面前,顫抖著聲音叫道,「你是何人?想幹什麼?」

同一時間無歡自暗處出現,冷眼盯著這人。

「冥幽?」慕歌挑眉,示意無歡退下。

無歡冷冷的瞪了冥幽一眼,默默退到慕歌身側,冷若冰霜的眸子緊緊盯著他。

「尊主讓屬下轉告,忘記給夫人零用銀子花是尊主這個夫君的錯,今次先補上七千兩,望夫人笑納!」

冥幽語氣冰冷無甚情緒的說完,也不管慕歌是何反應,直接轉身就走,片刻沒了人影。

慕歌怔愣半天,冥幽的話在腦海中過了一遍,透露出來兩個消息,一個是那七個挂號的人全都是那男人派過來的,另一個就是那男人在展示他財大氣粗嗎?

田園記事:枝頭夢 透露出這兩點又能如何?慕歌不解微微皺眉!

等等!

好像冥幽那麼簡短的一句話中……說了兩次夫人?

「該死!」慕歌這次反應過來了,眼中閃過一絲羞怒,那男人專門讓冥幽來一趟,就是想在口頭上占自己便宜嗎?要不要這麼惡劣?

分明自己從來都不配合他的調戲,擱著一般人都會覺得沒趣放棄了,怎的這個死男人就這麼執著?

還夫人?

夫你個頭的人!

心裡存著點火氣,找地方換了衣服剛回到府上,蕭慕雨和柳素雲倆人可一臉喜意的過來了。

「姨娘姐姐?你們來看歌兒了?」慕歌眨巴著眼睛好奇的詢問。

「明個宮中有宴席,爹爹要帶我們去呢,我們正要去置辦點首飾,歌兒一起去吧?」蕭慕雨臉上洋溢著歡喜,溫柔的說道。

宮中的宴席?「姨娘明日也去嗎?」如果沒記錯的話,宮中的宴席一般是不會有人帶妾室去的,自家老爹更是從未帶過柳素雲出席任何地方。

蕭慕雨與自己娘親對視一眼,喜悅之情溢於言表,「是呢,父親說了,娘親也可以去的呢!」

慕歌聞言心下一咯噔,算算日子,明日北安王府的人也差不多該到了,爹爹今日告訴她們母女明日一同去參加宮宴,難不成那北安王府老王爺想當眾認下這個女兒?

若如此的話,皇上必然要賜封柳素云為郡主!

當初無歡得來的消息,不是說那北安王府老王爺要到將軍府認親嗎?

突然改到大殿上,柳素雲若真當眾封了郡主,自己爹爹就算不樂意,也不能再讓她繼續做側室了,勢必要扶正!

這是在逼爹爹啊……

「歌兒,姨娘也許久沒有給歌兒添置首飾了,咱們一同去看看吧?」慕歌還在神遊,柳素雲笑的溫柔和善走過來,看似在詢問慕歌意見,然而卻已經上前拉了慕歌的手。

「是呀歌兒,咱們一起出去轉轉,告訴你哦,翡翠軒新出了幾款首飾,可好看了呢……」蕭慕雨眸中精光一閃,也順勢上前與柳素雲兩人一左一右簇擁著慕歌,就往馬車上帶。 第053章獻殷勤不安好心

慕歌暫時壓下因為知道柳素雲明日也要去參加宮宴后的一系列猜想,看著身邊一左一右圍著的母女倆,心中略有狐疑。

她們好像很想讓自己跟著一起出去啊!

又瞅了眼已經拉到自己院外的馬車,慕歌心下的疑惑更勝,要知道平日里馬車是很少會到內院來的!

她們這是想打什麼主意?

若說是純粹想帶著自己一起去買首飾,慕歌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姨娘,歌兒想睡覺……」慕歌打了個哈欠,甩開兩人的手。

蕭慕雨一臉溫柔的看著她,「歌兒乖啊,沒事的,在馬車上睡會便好了,街上有好多好吃的和好玩的,歌兒一定會喜歡的……」

聽聞蕭慕雨此言,慕歌那雙目光單純無邪的大眼睛內一絲幽芒飛快閃過,這是非要我去咯?看來是真的有問題呢!

我倒要看看你們想耍什麼花招!

慕歌摸了摸袖中的藥粉,心下安定,抬眼看著這殷勤的母女倆,「好吧,那便去看看……」

「小姐……」翠微不放心的叫了一聲。

柳素雲回身笑道,「翠微便在府上等著吧,一會兒將軍回來了告訴將軍一聲我們帶著歌兒去翡翠軒買東西了,也省的將軍擔心……」

這是要支開翠微?可為何要告知翠微清楚一會兒要去的地方?

慕歌心中疑惑越發多起來,給了翠微一個眼神,翠微本想拒絕的話到了嘴邊變成了一個,「是!」

上了馬車后,慕歌也實在是懶的裝傻跟這對母女在那裡噁心吧唧的說話,乾脆直接眯了眼休息。

一大清早去杏林苑跟人爭鋒相對的,還真的是有些累了呢。

蕭慕雨母女看著睡得香甜的慕歌,對視一眼,精光分別自二人眸中閃過,碰撞在一起后,兩人都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來。

「歌兒?到了……」馬車悠悠的晃蕩了一陣子,蕭慕雨輕輕搖醒慕歌。

慕歌睡眼朦朧的伸了個懶腰,「到了嗎?」

「嗯,走吧,我們今個兒一定要把翡翠閣內最好看的一套首飾買走,好好給歌兒打扮打扮,明日好去參加宮宴好不好呀?」蕭慕雨下了車后,一邊拉著慕歌往店內進,一邊寵溺的說道。

「是呢,只有最好看最精緻的首飾才配得上我們的歌兒!」柳素雲也笑著一臉嬌寵慕歌的樣子。

「哇,歌兒快看,這一套鎏金紅寶牡丹簪花步搖和頸鏈好漂亮啊!」蕭慕雨漂亮的眼眸內泛著晶亮的光芒,拉著慕歌直奔商櫃正中間擺著的一套首飾而去。

慕歌打眼看去,這一套牡丹花型的首飾卻如蕭慕雨所言,精緻到了極點,十分的漂亮華貴。

就連那步搖上的流蘇底部都墜的是以紅色寶石雕刻而成的朵朵小牡丹。

「的確是好看,且這精緻的牡丹花配極了咱們歌兒國色天香的容顏,掌柜的,這一套我們要了!多少銀子?」柳素雲直接招呼掌柜的要付銀子。

慕歌古怪的瞟了柳素雲一眼,暗道,竟真的是來給自己買首飾的?縱觀商櫃中所有首飾,這一套絕對是最名貴的!

柳素雲之前連自己的例銀都以各種借口收走,今日竟會這般好心大方在自己身上花錢?

「抱歉夫人,這套國色天香已經被訂走了,人小姐銀子沒有帶夠,交了訂金,回府去取銀子了!」掌柜很是歉意的解釋。

「掌柜的,我妹妹真的很喜歡這套首飾,不如你賣給我們好了,我們銀子帶夠了呢……」蕭慕雨說完回身看了慕歌一眼,「放心歌兒,你喜歡的姐姐一定幫你買到!」

慕歌心裡直嘀咕,我有說我喜歡嗎?

「這恐怕不成啊,我們已經答應幫人家小姐留著……」

「掌柜的,我們付雙倍的價,好東西自然該是價高者得,你說是嗎?」柳素雲說著拿出厚厚的一疊銀票。

「這……」掌柜的看著柳素雲手中的銀票,開始猶豫了。

「掌柜的認得我們吧,我妹妹可是將軍府的嫡出小姐蕭慕歌,最得我們父親的喜歡,且我妹妹還是未來的離王妃,以我妹妹的身份,看上了你們店的這套首飾,還願意給你付雙倍的價格,你確定要為了個不曾相識的客人,而得罪了我妹妹嗎?」

蕭慕雨聲音嬌嬌弱弱的,臉上也一直帶著溫婉的笑容,只是說出來的話卻帶著淡淡的威脅。

慕歌沒有說話,然而心中卻已然疑雲四起!

翡翠軒是京內有名的珠寶行,來此買首飾的都是非富即貴,這掌柜的在此多年,京中的大家小姐夫人們可以說絕對認全了的,這蕭慕雨怎的就這般肯定的說那個客人是人掌柜不曾相識的呢?

「蕭大小姐所說極是!」掌柜的想到之前那位客人很是臉生,並不是京中之人,左右權衡還是不願意得罪將軍府的小姐,立馬讓人把首飾給包起來。

柳素雲一邊付完銀子一邊溫聲阻止,「無需裝盒,我們給歌兒戴上試試!」

這廂蕭慕雨已然跟柳素雲一般默契的要取下慕歌頭上的步搖。

慕歌往後退了一步躲開蕭慕雨的動作,心中愈發警惕,這兩人太不對勁了!

「姐姐,我餓了,我要吃好吃的,我聞到那邊有好吃的……」慕歌說著轉身就往外跑。

「無歡,快去醉仙樓找掌柜的,問他今日是誰在翡翠閣定了那套國色天香!」慕歌邊跑邊小聲的開口。

沒見著無歡人影,只聽到低聲的一個「是」字傳入耳中,慕歌心下稍安,腳步放慢回頭看了眼柳素雲母女是否跟上來了,結果剛一扭頭,沒注意到前方,直接撞入一個硬邦邦的懷抱。

「蕭慕歌?怎麼到哪都有你?你還有沒有點羞恥心?我們已經解除婚約了,你竟還如此死皮賴臉的纏著本宮?就不怕離王叔也跟你退婚嗎?」

太子無比厭惡的聲音傳進耳中,同時還有一個大力的推搡,慕歌直接被推得踉蹌兩步摔到了地上。

「歌兒,你怎麼樣?殿下,歌兒她不是有意衝撞您的……」蕭慕雨這會兒也邁著優雅的小碎步追上來了,一臉關切的扶起慕歌,同時嬌嗔的埋怨了太子一句。 第054章屎盆子誰都會扣

「雨兒!」太子看到蕭慕雨,臉上的厭惡一掃而光,濃情蜜意的喚了一聲后,又給了慕歌一個嫌棄的目光。

「本宮是來尋雨兒你的,聽將軍府上的下人說你帶著這個傻子去翡翠軒了,便一路尋了過來,卻不料這傻子竟如此不知廉恥,看到本宮來了,當街就投懷送抱?就算離王叔如今是個殘廢比這蕭慕歌也好不到哪去吧,但這蕭慕歌也未免太不像話了……」

投懷送抱個鬼!

你丫眼瞎看不出來我不是故意的嗎?

真當自己是絕世美男了不成?

你個死渣男!

太子嫌棄慕歌的同時,慕歌也簡直要嫌棄死這個太子了!

自己是吃他家米了?還是花他家銀子了?私下裡不給好臉便也算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還如此羞辱我?你欺負個傻子很有成就感是吧?

那本小姐不介意讓你好好欺負一把!

「嗚嗚,姐姐,太子他打我,不是說日後我是他皇嬸,是他長輩嗎?他怎麼可以打我?嗚嗚,長得這麼丑,還動手打人,姐姐你說歌兒怎麼就這麼可憐呢?攤上了這麼個不孝的子侄呢?」慕歌突然哇的一聲當街哭了出來。

太子本想羞辱慕歌來著,不料慕歌竟直接大哭起來?

還自稱自己皇嬸?還說自己是她子侄?還說自己丑?還說自己打了她?

你個傻子不要面子,我堂堂太子可是要的啊!

「嘿,說起來這位將軍府的傻小姐也是個傳奇人物啊,本來是准太子妃,如今一躍成為準離王妃,生生比曾經訂過婚的太子輩分上高了一倍,也不知道日後這位傻小姐與離王殿下成婚後,太子整日叫她皇嬸是何感覺啊?」

有人小聲嘀咕出聲,太子臉色頓時黑臭黑臭的,一雙眸子陰鷙至極的看向周圍的人,結果人太多,太子根本就找不出來,到底是哪個膽大包天的,居然敢議論自己?

就是慕歌聽到這話都是有些意外的,京中的百姓雖愛談論八卦,但是太子的身份畢竟特殊,私下裡偷偷說說便罷了,居然還真有膽大不要命的敢說出來?

這豈不是當眾要太子難堪嗎?

慕歌雖然眼中含著淚,但是卻不忘透過淚光去瞄到底是哪位神人如此有膽。

結果這說話之人賊的很,一句話說完引起人注意后,便再也不發聲了,根本就無從找去。

慕歌已經準備收回視線了,餘光卻在人群中瞄見一道青色的身影,一抹訝然自心中劃過,如果沒看錯的話,剛自人群中溜走的是月奴吧?

仔細回想了下剛剛議論之人的聲音,很輕,壓低了聲線,卻剛剛好可以傳出來讓人聽到,好像還真的有點像月奴的聲音啊……

這小子不是各種嫌棄自己成了他們殿下的准王妃嗎?

怎麼還偷摸著幫自己羞辱太子?

慕歌心裡一邊想著,眼淚還不忘掉著,再加上之前很有可能來自月奴的一番挑撥,周圍的人雖都不敢說什麼,但是看向太子的眼神都帶著幾分忍俊不禁的揶揄古怪來。

太子向來出門都是受人追捧的,哪裡遭過這種被人看笑話的待遇?

簡直是又氣又怒,可偏偏慕歌還頂著個准離王妃的頭銜,他當眾還真就打不得也罵不得了!

「殿下你別介意,歌兒她不懂事,經常亂說話的,不是要故意污衊殿下,可能只是覺得好玩吧……」蕭慕雨笑著給太子解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