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不奇怪了,想來這老東西也看出你的潛力了,怕他弟子不是你的對手,所以是先討好一下你,哈哈,沒想到這老東西也有這一天啊。”月柔開心的笑着道。兩隻眼睛眯成了月牙形,配上那絕世容顏,如果不是心知這老妖婆的年紀,說不準風柳還會動動心思。

Home - 未分類 - “那就不奇怪了,想來這老東西也看出你的潛力了,怕他弟子不是你的對手,所以是先討好一下你,哈哈,沒想到這老東西也有這一天啊。”月柔開心的笑着道。兩隻眼睛眯成了月牙形,配上那絕世容顏,如果不是心知這老妖婆的年紀,說不準風柳還會動動心思。

“唔…”風柳**了一下,見月柔笑夠了這才道:“你說的老不死應該就是魔法師工會的那個老頭子了,不過,他已經收我爲弟子了。”

“什麼?”月柔臉色一變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而且弟子也是被逼的。另外,那老不死的還破口大罵師傅您是老妖婆。當時弟子與他理論,他卻二話沒說就把弟子一頓胖揍,師傅您要爲弟子做主啊。”風柳聲容並茂,委屈的一塌糊塗,添油加醋的胡說八道一通。心想,要是老妖婆和老頭子幹起來,那自己也樂得看戲,嘿嘿嘿。

“哦,我打不過他!你受委屈就受着吧。”月柔淡淡的說道,對於風柳的添油加醋的話,毫不在意。

“噗通!”風柳一聽一頭栽在了地上,心道這不是老妖婆的性格啊,難道那老頭子這麼厲害?不過連忙爬了起來,嘴上卻是說道:“師傅…那就算了吧,弟子受些罪沒什麼,不能讓師傅您老人家受委屈!”

“恩,那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月柔笑嘻嘻的接着道:“他說教你武技吧?知道你是我弟子,量他也不敢說教你魔法。不過,老不死的武技卻是挺厲害的,不過現在他沒有了丈八無名,回頭我去看看能不能欺負他,嘿嘿嘿”

風柳頓時大喜,卻不動聲色道:“我已經是初級魔法師了。師傅您交代的,我完成了。”風柳說這,將臨行前那女子交給自己的卡牌讓月柔看看了道:“不過,我準確實力還不是初級魔法師,但戰鬥力應該是足夠了。”風柳說着,又釋放了一個巨大風刃。

月柔眉頭緊皺,仔細觀察了一下風柳的風刃,這才舒展了眉頭欣喜道:“不錯,沒有忘記爲師的教誨,也很好的理解了爲師的本意。我說過不讓你學習魔法口訣,那就是希望你不通過口訣釋放魔法,你永遠常人難以企及的風元素的親和,所以你可以儘量溝通天地間魔法元素來釋放魔法,就像你這個風刃一樣。”月柔說着揮了揮手手,風柳手中的風刃不受控制的消散。

風柳聽聞苦笑:“我現在也只會風刃這一個魔法。”魔法元素排列那是那麼簡單的事情,越是威力巨大的魔法越是複雜,一個風刃自己開始的時候釋放的還不順手呢。

“咯咯,那都是小事情。”月柔不以爲意:“你現在緊缺的是操控力,只要操控力足夠,你隨隨便便就能把初級魔法發揮出中級甚至高級魔法的威力。你要儘量多的冥想啊。 那老不死既然願意教你武技,想來你身體潛力也很不錯,不然他也不會給你丈八無名。我研究了下你那套跳舞似得什麼亂七八糟的,應該是對學習武技有力的。你在我這裏住下吧,你冥想,我操控你的身體,練習那個什麼亂七八糟的就行了。”

“這…”風柳暗暗心驚,沒想到老妖婆突然對自己這麼好,難道是……風柳忍不住一陣惡寒道:“這不合適吧?”

“咯咯,什麼合適不合適的?你覺得你在這裏有選擇的權利嗎?”月柔笑眯眯的道:“我怎麼說你怎麼做,哪來那麼多廢話。順便研究下你那個亂七八糟的什麼,上次我試了試,結果沒有任何效果,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唔,那好吧。至於爲什麼在我身上有效果,我也不知道,應該跟我家老爺爺有關係。”風柳也有些疑惑,出了老爺爺、自己的父親與自己之外,應該是沒有人能練易經煉骨術了,記得老爺爺這麼說過。

“哦,沒什麼,我也只是好奇而已。你隨便找個地方冥想去吧。一個月後應該還有事情要你去做,你要儘快達到初級魔法師纔有資格參加。”月柔不以爲意的擺擺手,關於易經煉骨術的事情也沒有再問。這讓風柳鬆了口氣,看來老妖婆是不存在對自己的圖謀了。

想罷,風柳也不廢話。就地盤膝坐下冥想了起來,而越有也很上心,看風柳進入冥想後操控風元素擺弄起風柳的身體來。

小雪妹妹也是歡樂的和風柳一起出了門,不過確實朝着自己的老師而去。

“老師老師,我回來嘍!”小雪妹妹見到自己的老師,欣喜的揮了揮手中的魔法杖。

那是一名白色袍子的中年女子,轉身看是小雪,臉上頓時露出喜色。溺愛的揉了揉小雪的腦袋,看的出來她對小雪很是喜歡。“小雪啊,魔獸山脈一行,可有收穫?”女子微笑着開口道。

“喔喔,魔獸山脈很好玩哦,不過也有點小危險呢,不過有瘋哥哥在,我們還算順利啦。我得到一杆法杖哦!”小雪妹妹笑嘻嘻的說道。

本來女子聽到小雪妹妹說魔獸山脈很好玩還一頭黑線呢,不過看到小雪手中的法杖卻是有點目瞪口呆道:小…小雪,你成爲初級魔法師了?“

一羣聖光系學員看到小雪手中的法杖也是羨慕不已,但聽到老師說小雪成爲初級魔法師爺有點膛目結舌,這…這才入學一個月多一點吧?

小雪看學姐們與老師的表情,頓時心裏有點竊喜,暗暗偷笑,等了一會兒這才解釋道:“初級魔法師還沒有達到了,不過我已經學徒九級了!”小雪有點小自豪的說道。

“呵呵…,不錯不錯!”女子聽聞頓時也很欣慰,但卻不覺得太過驚訝了,畢竟小雪的聖光親和是很高的。但轉念一想,這小雪手中的法杖,頓時想到了某種可能,立刻又驚訝了起來“那,你這麼法杖時怎麼回事?難…難道…”

“是喔,我們完成了C級任務,所以魔法師工會的獎勵啦。”小雪不無歡喜的說道。

聽這麼一說,女子頓時又釋然了,C級任務嘛,C1級和D9級差不多,小雪天賦那麼好,學徒九級完成C級任務也在情理之中的。即便如此女子還是很欣慰的摸了摸小雪的腦袋。

“喔喔,對了對了!我還有一張初級魔法師證明呢,”小雪一拍額頭,像是想到什麼似一聲驚呼,說着連忙拿出一張紅色的卡牌,在女子面前晃了晃。

“這……”女子又不淡定了“…哪來的?女子說着,臉色立刻嚴肅了起來,如果不是知道小雪這孩子心地善良,自己甚至會以爲她偷得了。但,即便不是偷的,那借一個證明來炫耀也是不好的。

小雪妹妹一看老師這麼嚴肅,頓時嚇了一跳,還以爲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呢,立刻低下頭,也不敢手舞足蹈了,弱弱得到:“是魔法師工會給的,我們完成任務獎勵的。”

“任務?C1級任務會獎勵這個?這最起碼也是C9級別的任務才能獎勵的東西你知道不知道?等等……“女子正發火準備好好教育一下小學呢,突然想到……頓了一下接着道:難道…你們完成的是C9級?”

女子說完,自己都有點不信了,心道自己說什麼呢。哪曾想小雪妹妹卻是說道“對喔,我們完成的C9+級別的任務。這個卡片,小隊裏面每個人都有了啦。”小雪妹妹見老師不生氣了,頓時撒起嬌來。

“嘶…”女子倒吸口涼氣,照小雪這麼說的話,她們的小隊是五人,每個人都有的話,那就是完成了五個C9級別任務,用時…七天?學徒級…?那,說不準這一屆的聖光系…想到這兒,女子欣喜的說道:“小雪,之後的一個月,我對你進行特殊培訓,你吃得了苦嗎?”

小雪聽聞,心中一喜道:“謝謝老師,沒有問題!”一點都沒有猶豫,小雪覺得如果可以變強的話,辛苦一點根本沒什麼,只要能跟上瘋哥哥的腳步就好。想來,瘋哥哥也會很努力吧?

而與此同時,火舞、冰兒、程詩詩、紫晶、等一系列學院最富有天資的學院,也都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老師,進行爲時一個月的特訓。抱着各自的心思,在強者路上,堅定的邁出了第一步。 第四十八章 魔武大會

時如白駒,間似流水。一個月匆匆而過,鳳凰學院的中的學院,也都感受到了一種緊張感,學院老師雖說守口如瓶,但老一屆的學院卻是議論紛紛,學員中的新學員們也慢慢都知道了情況——魔武大會,要來了。

“小舞姐姐,一個月都沒見到瘋哥哥了,不知道瘋哥哥有沒有變得更強啊。”小雪妹妹有些開心的對火舞說道,頗有些幽怨的味道。

火舞咯咯笑:“哦?哦…小雪妹妹思春了啊,不過,天知道那個變態是不是變強了。”

火舞的調笑,讓小雪妹妹羞紅了臉,很快兩個女孩子打鬧了起來。冰兒和程詩詩也是互相看了一眼,卻又互相給了對方一個白眼。不過眼眸中,對某人的好奇還是掩蓋不住的。

少女們都輕鬆愉快的吵鬧着,嬉笑着。但苦逼的某人卻是剛剛結束了苦逼的生活,不知道月柔在哪給風柳弄來只烤雞,風柳正狼吞虎嚥的消滅着。不管是雞肉或者雞骨頭,一點渣渣都沒剩下。

“咯咯,這隻雞是有雞屁股的哦。”月柔輕笑着開口了,風柳卻不以爲意的瞥了月柔一眼,把最後的一點雞肉塞進嘴裏,狠狠的錘了幾下胸膛,這才氣順。

“咦…竟然連那種東西都吃啊。”月柔嫌棄的瞥了風柳一眼,轉而又正色道:“魔武大會,要開始了!”

“魔武大會?什麼玩意兒?”風柳終於開口,不解的問道。

“顧名思義,就是武者與魔法師的比武大會,這一屆是在我們鳳凰魔法學院舉辦,到時候所有學院的魔法師,武者甚至一些僱傭兵組織,都會有人過來參加,當然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全部都是跟你差不多的年紀,但都是初級魔法師或者初級武者的存在。這一屆就是專門的初級的比武,所以又名天才戰。”月柔耐心的給風柳解釋了一下,又毫不在意的道:“你也會去玩玩吧?”

“唔”風柳身影一聲道:“老師的意思呢?”

“呵呵,這不像你會說的話啊?”月柔奇怪的看了風柳一眼,倒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淡淡的道:“恩,出去看看吧,初級魔法師,你也已經是了,去玩玩也沒什麼,別太欺負人就好了。至於參不參加還是你自己決定好了。這個拿着,下次想來會的時候站在廣場上捏碎就可以了!”

月柔說完,一個淡青色的於是飛入風柳手中。風柳還像多問些什麼,但月柔已經一揮手,風柳便被一團清風拖着飛了出去,只好無奈的笑笑了。

“喔喔,空中飛人耶…”廣場上,小雪妹妹看到風柳驚叫了起來。冰兒幾人尋聲望去,也是嘖嘖稱奇。

“咚”的一聲,風柳臉朝下的趴在青石板上,半天這才爬了起來,再次嘀咕一句早晚找老妖婆報仇之後,無奈的看向周圍。“額…小雪、冰兒、你們怎麼也在“不看還好,一看頓時尷尬的鬧了個紅臉,沒想到還有熟人。

“嘖嘖,沒想到還能看到一次空中飛人表演。”說話的不是幾位少女,風柳轉頭尋聲望去,紫晶正拍着手,嘖嘖驚奇。

“唔,你想死了?”風柳淡淡的問道。

“你…”紫晶大怒,甩手一團電芒就想甩在風柳臉上,但轉念一想自己好像打不過他,雖然自己這一個月進步挺大的,但隨知道這變態進沒進步?紫晶可不想拿自己給他做實驗,只好悻悻的哼了一聲,不再搭理風柳

別說她不搭理風柳,風柳也懶得搭理她,雖說她還算不難看吧,但是脾氣是在不咋地。風柳壞壞的想着。 總裁的一世戀人 其實,紫晶哪是一個不難看可以形容,長得標誌的仙女似得,只是風柳不願跟她產生太多瓜葛罷了。

“啊?是瘋哥哥,瘋哥哥怎麼樣,有沒有摔到哪裏,我給你治療一下!”小雪妹妹一看是風柳,頓時沒有了看空中飛人的心情,擔心的問道。

“唔,呵呵!沒什麼,你們怎麼在這裏?”風柳活動下身體,確定沒有什麼疼痛之後淡淡的問道。

“不是說什麼,外面的天才都會過來的嗎,我們在這裏等着看看有沒有帥…美女來着,準備給瘋哥哥物色物色。”小雪妹妹說謊不用打草稿,隨口就來。

“唔?是嗎?”風柳奇怪的看了小雪妹妹一眼接着道:“那就不用那麼麻煩了,我看小雪妹妹你就不錯。”

“是…是.嗎?”小雪妹妹嬌羞的捂着臉,心頭小鹿咚咚的路過。

“呵呵“冰兒淡淡的笑了笑,心知某混蛋又調戲小妹妹了,但也不介意,只是輕笑了下問道:“風,你回來了。天才戰你會參加嗎?”冰兒雖說問的似平常,但眼睛中滿滿的都是欣喜與渴望。欣喜他在這個時候回來,也渴望他能參加天才戰橫掃四方。畢竟每個女孩兒心裏都有一個英雄夢。

“唔,你們參加的話,我就參加好了。”風柳淡淡的笑了笑,毫不在意:“反正欺負人也沒什麼意思,到是你們要加油取得一個好名次纔好。”

“恩!”冰兒點點頭,心裏滿是歡喜。詩詩揚了揚頭,毫不示弱道:“哼,說的好像你比我們厲害多少似得,大言不慚!本小姐肯定會橫掃四方,到最後把你踩在腳下的!”

火舞也是點點頭,笑道:“全都烤熟好了。”小雪妹妹當然也不肯放過這次機會,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一個月,頓時信心滿滿:“我是輔助聖光系,但我也有強大的攻擊能力,瘋哥哥我會加油的!”

“額”風柳不禁扶額,心道你加油就加油,跟我有什麼關係。

“喂,有人來了。好像還有個帥哥呢!”不知道哪個花癡女一聲大喊,衆人紛紛看去。幾位少年,衣着光鮮,風度翩翩而來,頓時不少花癡尖叫聲不斷,希望那領頭的少年看自己一眼。

“呵呵,看上去氣勢不錯呢。”小雪妹妹一看便意興闌珊“可惜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幾位少女也是看了一眼便懶得再關注了,很顯然也不是她們喜歡的類型。

風柳更是不會關注了,一看這派頭就知道,又是一位跑龍套的角色,肯定厲害不到那裏去。相比之下,風柳更關注的是有沒有高手。

那翩翩少年,掃視一圈,見女孩子們紛紛爲自己尖叫,頓時心裏達爽。淡淡的笑着,對那些女子微微點頭示意,頓時那少女滿滿的都是幸福感,只是那少年也只是看一眼她們而已,但看到風柳身邊站着的幾位少女時,卻是眼睛一亮。

“幾位美女你們好,在下端木,很高興能夠認識幾位美女。”少年彬彬有禮的說着,彎腰伸出了手掌。

“瘋哥哥,幾位姐姐,你們認識他嗎?”小雪妹妹不解的看了看風柳幾人,見幾人紛紛搖頭,小雪妹妹這才接着道“喔,原來是個白癡啊。”

“小雪妹妹,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怎麼可以當面說人白癡呢?要說也是背後說。”火舞出面教導小雪雪妹妹。冰兒和詩詩也紛紛附和。

“這…”那少男年幾位美女壓根沒在意他,旁若無人的聊着天,而且還說自己是白癡。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少男當場就怒了,臉色也陰沉了起來:“幾位,我是端木家的,光與水之雙系魔法師。這麼不給面子,不太好吧?”那少年陰陽怪氣的說道。

“呵呵,不好介意,她們還小不懂事!”風柳淡淡的笑着,伸出手與端木握在一起道:“端木是吧?美女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那端木像是被踩了小尾巴,連忙抽出自己的手,後退兩步與風柳拉開距離。嘴角不自覺的抽搐了兩下,腦海中那兩個字不停的反覆着美女…美女….美女…越想端木越是生氣:“哼,你小子故意找死?呵呵,你也是來參加天才戰的?”

“唔,對啊!”風柳似沒感覺到端木的情緒道:“到時候場中遇到,我會給予美女你足夠的照顧,不讓你輸的太難看的。”

“噗嗤!”小雪妹妹率先忍不住笑了出來,幾位少女也是忍無可忍,跟着笑了起來。即便是那端木身後的人,也忍俊不禁。

“呵呵!”端木怒極反笑:“小子,我記住了你了,擂臺上見!”端木留下句狠話,轉身帶着自己的人就走了,在一羣少女的嗤笑中,臉色越來越黑,更是下定了要在擂臺上弄死風柳的決心。

“瘋哥哥,你太給力了。那個什麼端木的,肺都要氣炸了吧。哈啊哈…“小雪妹妹說完,無良的笑了起來。幾位少女也是紛紛附和,就連別處的女子都有很多對風柳側目,但風柳也不認識,而且冰兒幾人就在身邊,只好放棄了前去打招呼的心思。

衆人鬧了一會兒,冰兒忽然正色道:“風,我父親要見你!”

“唔,你父親?見我?”風柳不解,看冰兒確定的點點頭,這才道:“那好吧,什麼時候?”

“瘋哥哥,我父親也是這個意思…”小雪話音未落,火舞也嚷嚷道:“我爺爺也讓我給你說這個。”

風柳愣了愣,冰兒的父親,要見自己還可以理解。畢竟已經見過面,而且自己和冰兒好像還存在什麼誤會,但是小雪、火舞家裏人也要見自己…風柳想着,看向程詩詩,程詩詩點點,顯然她也是要說這個。

風柳雖說不解,但還是點點頭道:“你們家裏麪人都要見我了,那你們什麼時候跟我回家見見我家老頭子?”風柳說完,曖昧的看着幾位少女。少女紛紛低下頭,羞紅了臉。風柳卻是接着說道:“不如,你們商量個時間,然後讓家裏人出來一起見一見好了。不然,還挺麻煩的。”

幾位少女,想了想點點頭,覺得風柳說的話有道理。

之後又說了會兒,少女幾人就紛紛離開學院,趕回自己家裏,和各自的長輩商量去了。風柳一個人也無所事事,在學院轉悠了會兒,就回去宿舍冥想了。至於來參加天才戰的人,風柳也沒什麼興趣。 第四十九章 天才戰

晚上,幾位少女先後回到宿舍,由小雪動手做飯,幾人美美的吃了一餐,之後便睡覺了。不,是之後便各自睡覺了。

而風柳回到房間卻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睡的,盤坐在牀上冥想了起來,不約而同的,幾位少女也是各自冥想了起來。實力強大才是最根本的,不但風柳明白,幾位少女很清楚。

第二天也是一如既往,風柳早早醒來,練了會兒易經煉骨術,等小學過來敲門之後,才推門走了出去,出門便聞到食物的香味,連忙跑了過去吃了遲來,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吃過早餐,風柳便陪着少女幾人出門了,今天就是天才戰的第一天了,據說天才戰會持續好幾天的,小雪磨叨之下風柳也不得不跟着去看看了,本來這麼麻煩的事情,風柳就退縮不想參加了的。

“喔喔,好多人!”小雪一道廣場就拍手的喊道,幾位少女也不禁莞爾,風柳也是無奈的笑了笑,這丫頭不知道爲什麼會這麼喜歡湊熱鬧。

風柳隨着幾位少女報了名,也隨之朝參賽人員的地方走去。隨便看向了廣場,廣場中心不知何時已經搭建了一個巨大的擂臺。想來比賽就在這裏舉行了。風柳聳聳肩,什麼也沒說。

“嘿,幾位美女也參賽嗎?”一男子迎着走來,彬彬有禮的問道。這男子看上去二十歲左右,一身白衣,背後揹着長劍。看上去像是個魔法師,但又揹着長劍似乎是武者。

“哦?呵呵,魔武?”不知爲何,冰兒冷冰冰的開口了。

“恩,”男子毫不隱藏的點點頭道:“聖光系魔法師,同樣,也是個武者!來自聖殿,名聖子。幾位好,很高興認識你們!”男子一直都彬彬有禮,眼光也並未在少女幾人掃來掃去,這倒讓幾位少女心裏不是很排斥。

“聖殿的?沒想到那裏的人也來參加這種比武!”小雪妹妹有點驚訝的問道。

“呵呵,我只是來磨礪自己的!聖殿只有我自己來了。”男子笑了笑說道,但眼角一瞥間,臉色露出異樣:“不好意思幾位,失陪了,我去接待下好朋友!”

男子說完,歉意的笑了笑,邁步走開了。風柳倒是有些奇怪,剛剛說自己一個人來的,轉眼又要接待好朋友,真是奇怪。

白衣男子快步來到幾位黑衣人前開口道:“呦,沒想到暗黑殿堂的人也來湊熱鬧啊,嘖嘖!”白衣男子不無諷刺的說着,錚的拔出長劍指着那黑衣領頭少年:“嘿,擂臺上,小心哦!”

那黑衣少年卻不以爲意,對眼前的長劍視而不見,陰陽怪氣的道:“光明聖堂的雜碎都來了,我怎麼就不能來呢。至於擂臺上,你還是照顧好自己吧,生命是很可貴的哦。現在就不要給自己找不自在了,嘿嘿!”黑衣少年說完,邁步就離開了。身後跟着的幾名黑衣少年,也是嘎嘎的怪笑着,跟了上去。

而那白衣男子卻毫不在意,對此好像已經習以爲常了似得。

“呦,幾位美女!不如以後跟我吧,不會虧待你們的呦…”那黑衣男子走到風柳身邊時,目光淫邪的掃視着幾位少女,邪邪的笑着說道。

“呵…哪來的白癡!”風柳聳聳肩,無奈的看向以爲少女。少女也紛紛搖頭,看白癡似得眼神嫌棄的看着那黑衣男,小雪妹妹更是疑惑的問道:“白癡也可以參加比賽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