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你這是要?」

Home - 未分類 - 「主子,你這是要?」

「你先等著我,我去去就回。」

張發財只好等待,看著陳青消失在通道盡頭。陳青則是快速跑回小傳送陣出現在外界的儲藏室里,接著就要召喚出惡鬼群發動襲擊,好讓神靈出來。可惡鬼群出來后,他又改變了主意。萬一自己進去了,神靈滅了惡鬼群又回去,自己可怎麼出來哦!

惡鬼群決不能全都被滅,想了想之後,陳青讓它們隱藏進了地底深處,約好了三個月後在發動攻擊,接著就出現在上面的房間里。

房間里被惡鬼完美融合的狼女還在盡忠職守,見到陳青出來很是高興,陳青卻遞給她一座縮小后的分身塔。

「你拿著分身塔到外面去,找個隱秘的地方放下。再通知通天,讓它放出一批死亡陰影出來,數量別太少了。」

吩咐完畢陳青就又跑回了儲藏室,再次傳送到陵墓之內。還在裡面等待的張發財就看到陳青一臉嘚瑟的跑了回來,兩眼冒光的打開石門,看著那個神靈。

那神靈很久都沒動靜,正當張發財產生懷疑的時候,一個狼妖匆忙的跑進大廳中,向那神靈稟告了些什麼,那紋絲不動的神靈立刻起身向外跑去。看到這一幕,陳青狠狠的一攥拳,立刻放出八字銘文。

金黃色的八字銘文攀附在陣法光幕上,在陳青期待的眼神中撐開了一個洞。

「你等著我!」

陳青下達了命令就鑽進了大廳,急速收回八字銘文沖向另外一邊的光幕,八字銘文的光芒再次浮現,又是一道門打開,陳青立刻消失在裡面。

「老天!」

張發財除了感嘆還是感嘆,接著也是狠狠的一攥拳,自己這個新主子貌似實力不錯,如果能洗劫了主墓室,絕對少不了自己的好處。

進入主墓室的陳青來不及興奮,就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死亡陰影,它們面目猙獰,流著口水狀看著陳青,下一刻就撲了上來。

陳青根本就一點都不在乎,任由它們衝進體內,體內的滅魂之力運轉,不等死亡陰影衝進識海就被消滅了。

有好處不能獨享,陳青立刻放出了滅魂刀和奪魄劍,一刀一劍同樣能夠剋制這些旁人很難殺死的東西,不等後來的死亡陰影靠近,一刀一劍就衝到了通道盡頭的華麗大門前,卻沒能穿透,被擋了回來。

看著眼前的大門,阻止了有點不甘心的一刀一劍,陳青感受到了強烈的神威,慢慢伸手摸向了大門。

「靠!」

手一摸到大門陳青就罵出聲,無法抵擋的神力如潮水般湧進了體內,想要將陳青撕個粉碎。若是別人絕對會被撐爆了,可惜陳青識海里有生命樹,生命樹的樹冠散發出熒光,貪婪的吸收著湧進陳青體內的外來神力,後來覺得還不過癮,乾脆的加快了速度。華麗大門上的神力快速的被抽取,慢慢的變得黯淡下來。

陳青不知道當初是誰將神力封印在大門上形成一道阻擋盜墓賊的防線,不過他卻知道生命樹吸取了這澎湃的神力之後,又開始急速的增長,同時根須處的黑洞又開始瘋狂往外噴吐各種物質。由這些物質形成的龐大島嶼也在急速邊長變寬,逐漸向著一座大陸演變。

「咔嚓!」

華麗的大門發出脆響,徹底失去了光芒,變成了一個普通又充滿裂紋的石門,陳青可惜的收回手。神力再多來點,生命樹就能突破兩萬米了,又能進入下一個階段。

這貨貪心不足蛇吞象,生命樹沒成長一萬米是一個階段,需要的能量倍增。這次吸收的神力,可比狂神當初灌進陳青體內的多的太多,白撿個大便宜都不知足。

神國里早就翻了天,生命樹和島嶼的瘋狂增長讓裡面所有人都跪拜在地,虔誠的讚頌陳青的神威。當增長速度逐漸變慢,一幫管理者更是趕緊組織人開墾建造新增的土地,還要將裡面蘊含的財富挖掘出來,還要讓更多人遷徙到神國之中。

略微失望之後,當查看了神國后陳青就變得滿心歡喜,這可比偷取浮空島簡單快捷多了,如今自己這神國,輕鬆的生活上億人絕無問題。只要過些日子將信仰之力轉變成神力,進入神仆境界輕而易舉。

伸手一推石門,那沒了神力的石門立刻化成一堆灰燼,讓陳青意外的是,門后一個宮裝侍女竟然出現,見到陳青后緩緩施禮。

「奴家拜見大人,請問大人有何貴幹?」

這宮裝侍女散發著鬼氣,絕對不是有生命的人,更讓陳青想不通的事,妖神陵墓,怎麼會出現一個看起來實力強橫的人類女鬼!問的話也夠白痴,到這裡當然是盜墓,難道觀光旅遊啊!

「大人,裡面是我主沉眠之地,您還是不要去打擾的好,想要什麼可以跟奴家說,奴家自會給您拿來。」

女鬼的聲音倒是很好聽,原來是死去妖神的奴僕,可陳青沒理她,看看石門后大廳里全都是各色晶體組成的寶山,他兩眼放光。

「咯咯,大人看來是尋寶的,裡面的寶山就送給大人了。」

女鬼的掩嘴嬌笑,陳青則是露出個玩味的笑容,大步前走兩步,伸手就去攙扶。這女鬼還有點害羞的伸出手,臉上露出春光。可惜兩隻手一碰觸,這女鬼立刻變了臉,一股陰寒之力直衝陳青體內,極美的臉孔也變得猙獰恐怖,可下一刻就尖叫出聲。

「你為何沒事?」

那股能量確實陰毒,可對陳青來說,他就靠這種陰毒的能量為生,能有事才怪了,根本不吭聲,手上傳來一股強大無比的吸力,這堪比神將的女鬼就憋屈的被他吸進了體內,只是稍微掙扎了下就被滅魂之力徹底分解成靈魂力。

陳青沒將分解的靈魂力用於自身,而是一股腦的也送給了生命樹,讓生命樹又是猛的一竄,進入到兩萬米的高度,神國內一座龐大的大陸也正式形成。識海上空還幻化出一個生命樹無比龐大的虛影,那些浮空島嶼全部開始圍繞虛影旋轉,下一階段竟然是要開始建造星海的核心。看到這一幕,讓陳青越發的興奮,離著成神又近了一步。 邁步走到財寶山前,彎腰撿起一塊晶體,竟然是地晶之心,其他的也是沒經過處理的礦物原石,看得陳青更是欣喜,所料不差的話,這些都是發財樹的產物,對那神物更是期待。

忙碌一番將財寶山收起,又是一道石門出現,不過卻看起來樣子古樸,上面沒有神力,而且被陣法禁制覆蓋。

略微失望的放出八字銘文撐開陣法禁制,推開石門走進,又是長長的通道,不過卻沒了死亡陰影,取而代之的全都是是實力強橫的鬼魂。這些鬼魂身軀凝實,一個個獸頭人身,生前都是妖神的禁衛軍。一看就知道實力還在大部分惡鬼之上,見到陳青之後,話都不多說,沿著通道湧來。

「嘩啦……」

隨著鎖鏈的晃動聲響起,鎖神鏈從陳青背後噴發而出,穿過一個個鬼魂的身軀,直衝向寬敞的通道盡頭。

被鎖神鏈穿過的鬼魂發出哀嚎,想要掙扎卻無法掙脫,被一個個吸收進鎖神鏈化成靈魂能量進入陳青識海,又被貪婪的生命樹吸收,可惜效果卻比神力差遠了。

有就比沒有好,陳青倒也開始知足常樂,溜達溜達的沿著通道又來到一座石門前,沒等他伸手,石門竟然自動打開了。

這次是個更加寬敞的大廳,並且燈火通明,紅色的長毛地毯一路延伸,盡頭是個高台,高台上是個寶座,寶座上一個身穿盔甲,獸頭人身的身軀面無表情的坐在那裡毫無動靜,陳青竟然看不出那是什麼種類的獸頭。寶座旁邊還放著一個花盆,花盆裡一棵碧綠色的小樹散發著勃然生機,小樹上還掛滿了晶體果實。

發財樹!

看到那小樹,陳青的雙眼立刻發光,腳步卻遲疑的沒敢邁步走進。陵墓里既然有鬼魂存在,那就代表著幽冥神使沒有光顧過這裡,難免這神靈屍體和靈魂也有異變。

「人類,既然都到了,你還在怕什麼?」

低沉滄桑的話語突然傳來,那屍體竟然也睜開了眼睛,淡淡的神威散發,蔑視的看著陳青。陳青的心裡一咯噔,就算神靈的靈魂他也有一拼之力,怕的就是神屍變殭屍,魁拔的恐怖可還是歷歷在目。

「恕晚輩失禮,打擾前輩長眠了!」

陳青有禮貌的鞠躬施禮,那神屍似乎很久沒說話了,竟然有興趣跟陳青聊聊。

「長眠?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在長眠嗎?」

話音一落,這傢伙身上竟然又散發出來勃勃生機,乾枯的臉龐立刻紅潤,就連毛髮也變得順滑,一臉譏諷的看著陳青。

「額……」

陳青沒話說了,心裡卻在破口大罵,既然還活著,沒事吃飽撐的住在陵墓里幹嗎!

「外面如今的時局如何了?神族還在奴役萬眾生靈嗎?妖族又是被誰統治?」

一連三個問題,陳青苦笑一聲,只好如實回答,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還是老實些好。

「如今上界被幽冥,天空,大地三系神族統治。下屆的萬眾生靈雖然爭端不斷,可勉強也能算安居樂業,神族並不插手過多。而且魁拔現世,也弄得他們焦頭爛額,正在想辦法圍剿。至於妖族我了解不多,只知道是萬妖王在統治。」

「萬妖王?」

這妖神露出鄙夷的表情吐出這三個字,接著又問道,「魁拔是怎麼回事?竟然把神族都搞得焦頭爛額?」

「魁拔是三具人類神靈的屍體拼湊而成,當初這三位神靈就是人類抵抗軍的首領,實力強橫無比。又在幽冥神的死氣中異變了數十萬年,實力更加深不可測,神族也無可奈何。不過神族卻利用這一點,設計伏殺了數萬人類神靈。其他種族的神靈卻躲過一劫。」

「哈,那三個被幽冥神幹掉的傢伙竟然拼湊成怪物了!倒是完成了他們的諾言,死了也要啃下神族一塊肉!」

妖神感慨完畢,又開始沉思,陳青也不敢打擾,逃跑的念頭想都不敢想。

「小傢伙,你先進來。」

許久之後妖神發出邀請,口氣也隨和了很多,陳青不敢違背,咽了口吐沫邁步走進大廳,一直走到高台下站定。剛一站好,這妖神就又傳來詢問。

「如今神族的實力怎麼樣?」

陳青只好再次躬身稟告,「聽說是幽冥,天空,大地三位主神為了爭奪神王之位全都受了傷,所以才沒親自出手對付魁拔。神戰那些戰敗的神族又在暗中聯繫,好像是要發起內戰,奪回上界。」

「這麼隱秘的事情你怎麼會知道?」

妖神的語氣有點不信,陳青淡然一笑,「我抓了個火系神族,她正好去聯繫木系,而且我這次前往妖族地盤,正是到火系神族的地方幫他們一個忙,意外得知您的陵寢,這才打擾了您休息。」

這次妖神信了,冷哼一身發出感慨,「火系神族竟然淪落到在下界生活了,真是可笑!看來我也該動活動了!想不想跟我做個交易?」

話語是詢問,可語氣哪裡容得下拒絕,陳青只好靜等下文。

妖神先沒說話,而是一揮手,發財樹漂浮而起飛向陳青,陳青趕忙接住。

「這棵樹就算是交易物品,你只需把我放出去。」

陳青立刻張大了嘴,他還以為這神靈是為了躲避什麼強大的仇敵才裝死,沒想到是被封印在這裡,撓撓頭問出聲。

「您無法自己離開?」

「廢什麼話,你只要將台下的封印毀壞就好。」

妖神伸手一指陳青腳下,陳青低頭一看,確實有個封印。不過他卻沒有立刻聽話的毀壞,而是端起發財樹自己查看。這確實是真的,散發著神物獨有的波動,可卻還有另外一股波動。

這妖神說是將發財樹送給自己,卻根本就沒解除認主,明顯是糊弄人呢!而且這麼近的距離,他都不能毀壞封印,這不由得不讓人多想啊!

難道只是個紙老虎?

這個念頭一冒起,陳青的嘴角就揚起笑容,沒在管那妖神,手中魂力運起瘋狂的衝進了發財樹中。

「停手,你在幹什麼!」

妖神驚呼出聲,抬手就對陳青發動了攻擊,陳青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可並沒有飛出去多麼遠,甚至連門口都沒到。在地上連滾幾個圈后,死死抱住要掙脫的發財樹,魂力仍是瘋狂的湧進,他已經找到了妖神在發財樹里留下的一絲靈魂。

那絲妖神靈魂對滅魂之力很是懼怕,想要躲避,卻避無可避,很快就被吞噬一空。這發財樹徹底成了無主之物

「噗……」

一口鮮血從妖神口中噴出,他識海中的神國沒了支撐之物開始崩塌,無數信徒死於非命,可他卻無法打開神國入口將他們放出來,用仇恨的眼神死死盯著陳青。

「抱歉!發財樹既然送給我了,我就勉強收下了!」

陳青笑著將發財樹輕易認主,丟進了自己識海,種在了一座浮空島嶼上。生命樹發出不滿的情緒,似乎是在抗議陳青多此一舉。而發財樹也是很不滿,卻是針對生命樹,意思是它比生命樹有用,接著就開始改造腳下土地,肉眼可見的將整個島嶼逐漸的晶體化,竟然要把浮空島全部變成元氣石!

看了一會兒陳青就將神識收回,抬頭看著無可奈何的妖神。這妖神的臉色更差了,又是一口血噴出,修為還在急速降低。

「哈哈哈,真是世事無常,命運無情,沒想到我堂堂一代萬妖王,卻死在一個螻蟻手中!」

凄涼的笑聲從這妖神口裡發出,弄得陳青一愣,那妖神用手一擦嘴角血跡,又開了口。

「拜託你個事情,這一代的萬妖王已經徹底投靠了神族,當初他在神族的幫助下弒父奪位,最終良心發現將我封印。如果你有機會見到他,麻煩你轉告一聲,身為父親,我原諒他了。可身為一族之長,我永世不能原諒他投靠神族,我寧可妖族毀滅,也要讓妖族屹立在萬眾生靈之上!」

無盡恨意的話語在大廳里回蕩,弄得陳青也唏噓不已,這也是位在無盡大陸叱詫風雲的人物,當初很可能也是參加了神戰,想要為妖族謀得一席之地,可惜卻被親兒子給出賣了,成了一個悲劇人物。被封印了數十萬年,如今還落得個這麼凄慘的下場。

陳青不忍心看著一位絕世強者就這樣憋屈的死去,緩緩的開了口,「你若是獻出靈魂印記效忠於我,我就將發財樹還你?」

妖神露出個鄙視的表情,接著閉上眼睛一句話也不說,陳青無奈的嘆口氣,大步走上台階來到他的近前,要結束他的生命。一個神靈體內的神力和靈魂,絕對會讓生命樹再次暴長。

剛一走到妖神近前,那妖神就突然張開了眼睛,眼中露出凶光一把抓住陳青手腕,他的神力雖被封印,可靈魂卻沿著手腕要衝進陳青識海。

「哎……沒用的……」

陳青根本就沒躲,也沒掙扎,只是幽幽的嘆息一聲,這妖神明顯是想要放棄身軀奪舍

,這是陳青最不怕的!可妖神不管不顧,這是他最後的機會,放棄了身軀,一路衝進了陳青的識海,當看到那金色如實體的靈魂和蠢蠢欲動的生命樹,立刻就愣住了。

「歡迎來到我的識海,在看一眼這最後的景色吧。」

陳青的話語傳來,生命樹和發財樹已經開始爭搶妖神身軀里的神力,這發財樹所需要的養分就是神力,可妖神靈魂卻沒它的份了,也消化不了那玩意。生命樹傳來龐大的吸力,妖神靈魂連反抗都做不到,立刻被吸了過去。

「不甘心啊……」

這是妖神留在世間最後的話語,一身神力和靈魂全都為陳青的神國擴建做出了貢獻,正在唏噓不已的陳青又接到了發財樹發來的信息,它竟然還想要妖神的屍體,可以從強者屍身上提取成長的養分。這弄得陳青苦笑不已,妖神連最後一點價值也被榨乾凈了!

將妖神的屍體扔進了識海后,陳青沒再理會神國的變化,而是靜靜地看著懸浮在空氣中的一個小黑點,那是妖神隕落後神國的入口。通過這個小黑點,陳青甚至可以看到一個星海在快速崩塌毀滅化成虛無,億萬生靈哀嚎著死去,自己卻無能為力,而這一切也正是他親手造成的。 直到小黑點也消失,神國徹底化成虛無,陳青這才收回目光,親眼見證一個星海毀滅,給他的震撼實在太大了,上次一遇到的星海毀滅還參與其中,這一次用俯視的角度觀看,感觸大為不同。一代萬妖王就這麼死在無人的角落裡,更是讓他心中感覺一切都不真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