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梓萱拍拍胸脯,喘了口氣說道:「還好還好,要不是墨夜寒我們兩可能都被那些噁心的大叔給困在那裡了。」

Home - 未分類 - 尚梓萱拍拍胸脯,喘了口氣說道:「還好還好,要不是墨夜寒我們兩可能都被那些噁心的大叔給困在那裡了。」

狐嫣兒擔憂的看著門裡面有限的一些空間,始終不見墨夜寒出來,「墨夜寒會不會出什麼事了啊?」

「說不準,畢竟就算墨夜寒再厲害,他們那麼多人,而且都有砍刀,可能走著進去躺著出來了。不過你也不要為他擔心了,我可沒忘當初他是怎麼讓你哭成那個樣子。」尚梓萱沒心沒肺的說道。

「可是,如果他是因為我而死掉,我會良心不安的。」

「死掉就死掉了唄!反正又不是你殺的,死掉了更好,就禍害不了其他的無知少女了啊!」尚梓萱依舊給狐嫣兒洗著腦。

走到拐角處的墨夜寒聽了不禁嘴角微抽,看來那件事給她還有她朋友落下的印象很深厚啊……都巴不得他死掉了……

狐嫣兒撇頭看到墨夜寒出來了,趕緊跑過去問道:「你有哪裡受傷了么?」

「那些人類還傷不了我,放心吧……」墨夜寒舒展開眉頭說道,看來這個狐狸還是有點良心的。

「就算是傷了,也輪不到嫣兒你來關心啊!人家雲思顏肯定會無微不至的照顧他的。」尚梓萱白著眼沒好氣的說道。

狐嫣兒暗了暗眸子,自嘲著,也是,人家是有女朋友的。她差點就給忘了呢!還為了他救自己而感動了。閃爍著眼眸微微笑著,「既然你沒事的話,那我們就先走了,剛剛的事謝謝你。」

墨夜寒只好看著狐嫣兒的身影漸行漸遠,卻說不出一句挽留的話。

!! “啊——啊——”關宇眉發揮了女人嗓音的極致,那叫聲攝入人的靈魂一般,驚恐尖銳,開始還是急促的緊,等那獵狗將她的身子拖入黑洞的時候,就只剩下一聲聲短促的嗆氣聲。

關宇眉雙腳胡亂踢着幅度之大,末了當她再沒聲音發出的時候,李斯就看見那即將沒入黑暗裏的雙腳在無意識的顫抖着。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李斯一個猛撲抓住關宇眉的腳,然後用力向外拽,程向東扭頭看了一眼,大喊着:“救小眉,快救她!”

好在程向東此時用護身符暫時制住了屍體,如果他再來搗亂的話李斯和關宇眉肯定就會被一起拖入黑洞。

李斯咬緊牙抓住她的雙腿向外拉,一邊囑咐程向東:“那玩意交給你了,千萬別叫他過來。”

“知、知道!”程向東汗如雨下雙腿發顫,他舉着雙手抓着護身符對着那屍體,那屍體纔不敢向前。

李斯大喊一聲彷彿用了所有力氣,終於將關宇眉從黑洞裏拖了出來。此時的關宇眉全身僵硬繃直,渾身抽搐不已,她嘴巴大張頭向後仰,好半天才有一口短氣從喉嚨裏嗆出來。

這是驚嚇過度所致,她的修長白嫩的雙腿無意識的抽搐着,人已經接近昏迷狀態。

“小眉,小眉!”李斯抱起她的上半身大呼,她卻一點回應也沒有,“小眉你醒醒,沒事了,沒事了。”

不管李斯怎麼說她就是驚嚇到那一口氣卡在喉嚨裏緩不過來,眼看關宇眉的呼吸越來越弱,起伏的胸/部也漸漸趨於平靜,李斯急忙將她放平,手腳麻利的解開她上衣的扣子。

這丫頭的胸真大,李斯找準位置開始做心臟復甦。程向東看得着急卻也知道此刻不是吃醋的時候,他的任務就是阻止腐屍靠近,只有這樣關宇眉纔有活過來的可能。

李斯一下一下按壓她無比柔軟的胸/部,她的身子隨着她的動作微微顫動,按壓幾下,李斯又爬過去向她嘴裏吹氣。

李斯心急如焚,生怕關宇眉就這麼被嚇死了,她不能死,她一定不能死啊,可是按壓了五分鐘她還是一點呼吸都沒有。

李斯不甘心,他加大力道的按壓,他相信她一定能活過來,大力的給她做着人工呼吸,足足十幾分鍾之後關宇眉終於咳嗽一聲,人這纔算緩過氣來。

就這麼一瞬間,她僵硬的身體像是崩塌的城堡一般,瞬間塌軟下來,嬌/弱的身子變得柔軟不堪,全身沒有一點力氣了。

關宇眉哭了,崩潰一般哭着,李斯急忙抱起她安慰着,關宇眉卻哭的越來越兇,李斯安慰着:“沒事了沒事了,不要怕,不要怕。”

人雖然是醒了可是她全身無力根本走不了,眼前這情景李斯也沒有力氣再與腐屍搏鬥,他四處看了一眼發現幾步之外有個廁所。

李斯說:“向東,我們退到廁所裏躲避一會兒。”

“好!”程向東舉着護身符一步步向李斯這邊退過來,李斯抱起虛弱的關宇眉,幾人進入了廁所。

將門關好,程向東把那護身符貼在了門的裏面,忌憚護身符的威力腐屍總算沒有追進來,他們三個總算有了一個喘息的機會。

程向東急忙奔了過來:“小眉你怎麼樣,沒事吧?”

關宇眉搖了搖頭,她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我想喝水。”關宇眉氣若游絲。

也難怪她虛弱成這樣,先是被林娜附身,然後暈倒,然後如此驚嚇一頓,差點嚇死,不虛弱纔怪。

程向東幾步來到洗手檯前打開水龍頭,一股股鐵紅色的水流了出來,才流了一點便再也沒有了。

“這種地方哪裏有水呢,長久不用水龍頭都生鏽了。”李斯說。

“那可怎麼辦?”程向東看了關宇眉一眼,說:“你看她嘴脣白成那樣,沒有水怎麼行?你想想辦法呀。”

李斯觀察了一下環境,廁所裏有個很小的窗戶,很可惜也被木條封死了,透過縫隙可以看見外面是黑的,應該已經到了晚上。

這座廢棄大樓在整個醫院的後面,距離主樓有一段距離,加之隔着花園很少有人來,所以即使他們大叫也不會有人發現他們。

“你聽!”李斯忽然說。

程向東側耳細聽,真的從外面傳來沙沙沙的聲音,他大喜過望:“外面好像在下雨。”

“有辦法了!”李斯轉身走到水龍頭旁,用力扯斷那根鐵管,然後對着小窗戶上的木條又使勁撬着。

費了好大勁才撬斷兩根木條,李斯將手伸了出去,細雨溼潤的打在他的手上,李斯心裏一陣激動。

這是生命的希望,是自由的希望啊,他用手接了雨水,又折回來送到關宇眉嘴邊。

就這麼來來回回了好幾趟,關宇眉才喝了點水,李斯又用雨水拍打在她的臉上叫她清醒一些。

程向東端詳着小窗戶,罵道:“這麼小的窗戶,即使我們把木條都敲開也鑽不出去啊。”

“別急,既然這個時候下起了雨就說明老天不絕我,咱們一定能出去。現在要緊的是我們都補充點水,然後坐下來休息,將事情的來龍去脈整理清楚。”

安頓好關宇眉,李斯和程向東也喝了些雨水,然後就地坐下小憩了一會兒,這段時間又是戰鬥又是見鬼,體力耗費巨大,不休息不行,加上腦中那根弦兒繃得太緊,李斯已經累到吐血了,所以剛一坐下他便睡着了。

李斯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人頂替了他的名額進了市區大醫院,而他自己被分配到一個到處是鬼的縣醫院,所有人好像都知道真相,所有人都看着他微笑,那笑容裏藏了好多東西李斯看不懂,最後他是被那些熟悉人臉上的陌生笑容給嚇醒的。

李斯睜開眼的時候,正好透過小窗看見外面明晃晃的月亮。

李斯正盯着月亮發呆,熟睡中的關宇眉手舞足蹈的大喊着:“不要、不要,放開我,放開我。”她邊喊邊哭,把程向東都吵醒了。

“小眉醒醒,小眉快醒醒。”李斯和程小東一起叫她,搖着她,可就是叫不醒,關宇眉哭的更加急切,大口的喘息着。

李斯一把抱過她的肩頭叫她躺在自己懷裏,然後慢慢撫摸着她的頭,小聲在她耳邊說話,關宇眉漸漸平靜下來,緊張的身體逐漸放鬆。

等她再次安靜下來以後,李斯才輕拍她的臉叫她:“小眉?”

關宇眉慢慢睜開眼睛,她的頭躺在李斯臂彎裏,神情迷離,她眨了眨眼輕聲道:“我怕……”

與此同時她的手按住了李斯的手,這種情況下李斯就是她的精神依靠,關宇眉真的被嚇壞了。

“乖,不怕,有我在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別怕。”李斯無比溫柔的摸着她發白的臉頰,程向東忍不住別過臉去,他有些受不了關宇眉看李斯的眼神。

程向東輕咳了一聲:“我們現在是不是該研究下案情,而不是在這裏兒女情長?”

“這是哪裏,我們爲什麼會在這裏?”關宇眉努力坐起來,李斯叫她靠住牆壁,她的身子纔不至於倒下。

可憐的關宇眉到現在還渾渾噩噩,她自從進來以後就沒怎麼清醒過,先是暈倒,好容易清醒了一會兒又被嚇昏,真是叫人心疼。

“這裏是醫院廢棄大樓,我們被人扔進來的,看樣子是有人想置我們於死地,小眉你好好想想,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在花園裏爲什麼要親程向東?”

щшш▪Tтkд n▪℃ O

關宇眉眨了眨眼,滿臉迷茫:“我……我親他?” 一直到很晚,狐嫣兒才回到了南宮亦痕的家,一打開門就看到了南宮亦痕那張怨恨的臉,愣了一下。換了鞋子道:「怎麼了么?」

「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我去尚梓萱家接你,可是管家說你們早上就出去了。」南宮亦痕繼續用一種抱怨的語氣說著。

「額……我以為你不會去接我的。難道你沒吃晚飯?所以才這麼生氣?」

「恩,沒吃,因為等你……所以你要陪我一起吃。」南宮亦痕拉住狐嫣兒的手腕,將她按坐在餐椅上,然後很快的從廚房裡端出一道道美味可口的菜。

狐嫣兒雖然很想吃,但是她剛剛真的吃飽了,現在都撐著的。小心翼翼的說著,「其實……我吃過了,並且吃的很飽,所以呢……我現在已經裝不下了。」

「那你看著我吃。」誰知南宮亦痕這句話才是真的將她雷到了,訕訕的打開餐椅,坐了下來。

南宮亦痕端出飯扒了一口,說道:「明天就要回學校了,你把東西整理一下。」

「哦,明天什麼時候?」狐嫣兒忽然有種不想回學校的衝動了,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沒辦法……

「下午,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我開車比較方便。」

狐嫣兒急忙說道:「當然和你一起去啊!你不知道,從這裡到學校要我一張毛伯伯呢!還不給找錢。」看來第一次乘坐的士的經驗還時時刻刻的記在狐嫣兒心裡。

南宮亦痕眼眸彎彎,快速的吃完最後一口,然後整理著碗筷說:「你可以進去了。」

狐嫣兒咧嘴,撐著桌面站起來,走進房間,關上門,躺在床上連衣服都沒換就直接昏昏沉沉的睡過去了。

睜開眼時就已經是新的一天,要回學校的日子。

狐嫣兒聞了聞身上稍稍的汗臭味,有些受不了,走進浴室里隨隨便便的沖了一下。心口一股抽痛,這是為什麼呢?原因是她昨天和梓萱一起去買的那麼多名牌衣服都丟在昨天的娛樂場所了,那可要很多錢的呢!為了填補心中的痛苦,狐嫣兒叫上了南宮亦痕陪她一起去將昨天的衣服都血拚回來。

來到昨天的同一家店,狐嫣兒對導購員說道:「姐姐,你還記得我吧!就是昨天來這裡買過衣服的。」

狐嫣兒的外貌本來就是人群中最突出的一個,導購員自然是認得她的,「當然記得,有什麼要為您服務的么?」

記得就好,「幫我把昨天挑過的衣服,再給我通通包起來。」

「好的。」顧客的要求,導購員也沒有問那麼多原因,很爽快的就應下來了。

狐嫣兒在等候的過程中,無聊的四處看看,眼睛被一條紫色的蕾、絲裙給吸引住了眼球,另一位導購員看狐嫣兒好像很喜歡這件衣服,於是很積極的說道:「小姐,這件衣服是昨天下午到的新款,從版型和質料上來說都是最好的。」

狐嫣兒就喜歡最好的,於是笑眯眯的說道:「給我包起來吧!」

「給我包起來!」

又一道聲音插了進來,狐嫣兒一看,無聲的哀嘆著,真是冤家路窄,買個衣服都能碰到雲思顏。

雲思顏身後跟著一個保鏢,手上給雲思顏提著大大小小的購物袋,一看就知道她也是購物狂。雲思顏對狐嫣兒微微一笑,然後道:「這件衣服是我先看上的,所以不好意思,請你看過吧!」

【感謝1423881186讀者的打賞,么么噠~~】

!! 轉過頭,雲思顏對導購員說道:「這件裙子請幫我包起來。」

狐嫣兒最忍受不了別人跟她搶東西了,於是制止住導購員,道:「這件裙子是我先看上的!給我包起來!」

「我看上的,給我包起來!」雲思顏的話又強硬的對導購員說。

「我看上的!」

「是我先看上的!」

「是我!」

「……」

兩個人好像來勁了一樣,你一句我一句的掙了起來,導購員左右為難,不知道到底該聽誰的,弱弱的說了一句,「其實裡面還有存貨的。」

「我就要這件!」

「我就要這件!」

兩人十分配合默契的,同聲看著導購員說。

「我出兩倍的價錢!」雲思顏財大氣粗的高傲的說著。

比錢是么?狐嫣兒冷笑著,「我出三倍的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