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有我在,不會讓你和你妹妹受到任何委屈。」

Home - 未分類 - 「放心,有我在,不會讓你和你妹妹受到任何委屈。」

林炎用陰冷的目光看了眼葉陽所在的方向,道:「這個小子,死定了。」

「恩?」遠處的葉陽,突然感應到一道陰冷目光望來,扭頭一看,就發現是逐鹿學院區域里,坐在柳菲柳鶯身旁的林炎遞來的目光。

他感受到了林炎身上的殺意,不過他並沒有放在眼裡,此人雖然是六次蛻凡,但並不能對他造成多少威脅。

唰唰唰。

一連三個身影,出現在了葉陽身旁,是司徒沖三人,三人竟然同時結束了戰鬥。

不用三人說話,一看三人的欣喜表情,葉陽就知道三人肯定獲得了勝利,與自己一樣取得了三連勝。

進行了三場比賽,上萬的參賽者已經只剩下一千餘人了,戰鬥無比激烈,誕生了很多黑馬。

葉陽四人,就是眾多黑馬其中之四。

四人擁有四次蛻凡的修為,在乾天學院里造成了不小的轟動,很多學生難以相信,比他們入學還晚的學生,竟然僅僅數個月修為就變得比他們還強。

不僅乾天學院的學生震驚,就連一些長老也產生了轟動。

「可惡,這個寧飛翔,短短數個月,修為竟然達到了四次蛻凡,他到底怎麼做到的?」

柳菲看了眼遠處三連勝的寧飛翔,終於注意到了寧飛翔的真實修為,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幾個月前他才二次蛻凡,廢物一個,現在居然和我同境界,什麼時候他寧飛翔能有這種修鍊速度了?」

柳菲的臉色很不好看,本來與寧飛翔的賭鬥她並不放在眼裡,但是現在寧飛翔突破到和她相同的境界,就不能夠再小覷了,這實在讓她難以忍受,不想看見在她眼裡的廢物,竟然能夠崛起。

「姐姐,寧飛翔這個廢物一直處於二次蛻凡,是和姐姐你進行了賭鬥后,才在短短數月的時間裡修為暴增的。」

柳鶯看了眼遠處坐在寧飛翔身旁的葉陽,咬了咬牙道:「一定是這個葉陽,一定因為他的關係,寧飛翔才能突破得如此快。」

「哼,他以為讓寧飛翔擁有和我一樣的修為,就能擊敗我了?」

柳菲冷冷笑了起來:「我的修為,是一步步修鍊而來的,寧飛翔那個廢物一下修為暴增,十有**服用了什麼能夠快速提升修為的丹藥,這種丹藥一般都有極大的副作用,就算修為突破,根基並不穩固,也不是我的對手,何況我有諸多手段,對付他難道還會出現什麼意外?」

柳菲認為寧飛翔的根基並不穩固,但她卻不知道寧飛翔的根基穩固的再穩固不過了,並沒有任何後遺症。

殿下不好惹 唰唰唰。

又有大面積的學生憑空消失,被傳送進了小型戰場。

葉陽的令牌收到指引,也進入了小型戰場,開始了第四場戰鬥。

他這次的對手,是靈武學院的高手,一名趾高氣揚的女子,擁有五次蛻凡的修為。

這名女子一出現,就用一口劍指著葉陽,冷冷道:「你叫葉陽?我知道你前三場的比賽,戰勝對手只用了一招,但是你遇見我,註定只有落敗的下場,我不想出手,你自己認輸吧。」

轟!葉陽並沒有說話,而是以行動回答。

他身軀一震,磅礴的元力在身前凝聚,竟然形成了一頭白虎虛影,這頭白虎虛影渾身煞氣,殺神附體,萬獸之王的兇相完全顯現。

這是伏虎三式的第二式,伏虎出遊。

葉陽手一揮,凝練而出的白虎噠噠噠踐踏地面,所過之處的大地都龜裂了,對面靈武學院的女子見狀神色一驚,知道小瞧了葉陽,不過她並沒有放在眼裡,而是冷笑了一聲:「給你認輸的機會,你偏偏不珍惜,以為連勝了幾場就能所向披靡?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咻!這名女子手持一口長劍,綻放出一道劍光,整個人似乎都化為了一柄利劍,竟然硬生生把葉陽那頭白虎從中間劈成了兩半。

「人劍合一的境界?」

葉陽眉毛一揚,淡漠的搖搖頭:「你的本事的確不錯,殺進前五十都有可能,可惜你遇見了我,連一千名也進不了。」

嗡的一聲雷音,從他手裡的水波劍上爆發,閃電似的劍氣一個猛擊,劈在了女子手裡的那柄長劍上,頓時劈得對方手臂發麻,一個不穩劍都掉在了地上。

這名女子臉色一變,隔空一吸,想把掉落在地的靈劍重新拾起,但葉陽乘勝追擊,不給她任何機會,就一劍刺在她的胸口,將她放在胸口的令牌擊了個粉碎。

「我敗了?」

這名靈武學院的核心學生,看著自己胸口的令牌就這樣被葉陽的劍擊碎,處於了獃滯之中,連葉陽已經離開了這個小型戰場也沒有看見,陷入了落敗的不可置信中。

「發生了什麼?靈武學院的鐘燕竟然敗了,還敗得這麼快,她遇見了什麼對手?」

「我看見了,她的對手好像是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一個叫葉陽的人。」

「精英學生怎麼會擁有這種實力?連鍾燕那個核心學生也能擊敗?」

「他手裡有一口極品靈劍,讓他的劍氣變得十分凌厲,完全把鍾燕的劍術壓制了,沒有發揮的機會。」

「原來如此,原來是憑藉一口極品靈劍才有這種實力,他一個精英學生,怎麼會有這種寶物?」

就在葉陽擊敗那名靈武學院的核心學生后,引起了極大的轟動,葉陽這個名字也算是徹底進入了眾人的視線里。

「依仗一件極品靈器算什麼本事?遇到高手完全沒有作用時,看他能怎麼辦?還不是只有落敗的下場。」

很多人對葉陽十分不屑,十分眼紅,嫉妒葉陽擁有一口極品靈劍。

甚至有些人打起了鬼主意,想要搶奪葉陽的水波劍,但並沒有人敢動手,因為這裡是乾天學院,在這種大庭廣眾之下********,完全是找死行為。

在一陣陣議論聲中,葉陽開始了第五場戰鬥。

他這次的對手,遇見了一個熟人,竟然是奪天黨成員袁毅。

「葉陽,竟然是你。」

看見葉陽是自己的對手,袁毅的臉色十分難看,他知道上場比賽葉陽把靈武學院五次蛻凡的核心學生都擊敗了,對他造成了不小的打擊。

他本來以為自己努力修鍊,就能找葉陽報仇,但是眼下看來,機會渺茫。

「葉陽,你之所以如此強大,不過是靠的一口極品靈劍而已。」袁毅突然大吼道:「有本事,有本事你別用那件極品靈器,與我來個公平的對決?」

「如你所願。」葉陽一臉淡漠,沒有過多的話語,兩指合併,抬手就是一劈。

咻!摩擦虛空的雷音響起,大雷音劍術在手裡爆發,一道三米長的蔚藍劍氣出現,當空來到了袁毅面前,狠狠劈下。

「人劍合一?」袁毅臉色一變,看見劍氣如此之快,連忙運轉功法,發出大吼:「螺旋功,給我破!」

砰!袁毅整個人化為了螺旋,狠狠彈射而出,想要將葉陽的劍氣撞散,但是葉陽的劍氣劈在他的身上,立即讓他遭到了重擊,把他全身的護身元力也劈碎了,在背後留下一道猙獰血痕,倒飛了出去。

咔擦。葉陽隨手一揮,又是一道劍氣,這道劍氣一個撲擊,在袁毅那難看的神色中,擊碎了他胸口的令牌。

「可惡,這小子怎麼變得這麼強?」

看著葉陽擊碎自己的令牌就頭也不回離開的背影,袁毅神色充滿了不甘,清楚的認識到自己就算再怎麼努力,也沒有任何可能是葉陽的對手。

勝利了第五場比賽后,葉陽緊接著又獲得了第六場比賽的勝利。

當他回到座位的那一刻,寧飛翔也開始了第六場比賽。

葉陽通過光幕上的對決信息發現,寧飛翔此次的對手,竟然是柳菲,兩人居然遇見了!

「哈哈哈,寧飛翔那個廢物被姐姐遇見了,看他會不會跪地求饒。」

逐鹿學院的區域里,坐在座位上的柳鶯看了眼葉陽的方向,滿臉冷笑道:「等寧飛翔這個廢物真的變成廢物后,下一個就是你葉陽的死期!」

柳鶯對自己的姐姐柳菲很有信心,但她卻不知道,此刻她的姐姐,已經敗在了寧飛翔的手裡。

一個小型戰場里,寧飛翔淡然而立,而他的對手柳菲,則是癱倒在地上,滿臉的不可置信:「我…我竟然敗在了你手裡?」

「柳菲,是不是難以相信,會敗在我這個廢物手裡?」

寧飛翔淡淡道:「我也沒有想到,會有擊敗你的一天,我們的賭鬥你已經輸了,不知道在我把你休掉之前,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休我?你敢休我?」柳菲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用冰冷的目光看著寧飛翔:「我勸你最好不要這麼做,不要逞一時的痛快,而造成終身的痛苦。」

「你要說的話就是威脅我?」寧飛翔搖了搖頭,「既然如此,我倆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嘩啦一聲,一塊布被他撕下,咬破手指,唰唰唰寫了起來。

「你…你真的敢休我?」看見寧飛翔真的在寫休書,柳菲俏臉變得有些蒼白,突然臉上出現了無盡的柔和:「寧飛翔,你不要休掉我好不好?你不是喜歡我嗎?難道一點情面也不顧?我身為女子,你把我休了,讓我以後怎麼見人?」

「你帶著別人出現在我寧家的時候,可想過我以後怎麼見人?可想過我寧家怎麼面對世人?」

寧飛翔滿臉淡漠,手一揮,一封帶血的休書從他手裡飛了出去,飛到了那臉色蒼白的柳菲面前:「柳菲,從今天起,你將和我寧飛翔沒有任何關係,你,被我休了。」 唰。

寧飛翔憑空出現在了座位上,葉陽三人一看見他那滿臉爽快的模樣,就知道剛才和柳菲的戰鬥,勝利了。

而逐鹿學院方向的柳鶯與林炎兩人,神色則是變得異常難看,看著那臉色蒼白的柳菲,做夢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會輸。

比賽有輸有贏,乃兵家常事,但是此次的輸贏關乎到名聲問題,柳菲這次輸了,在萬眾矚目之下被人休掉,可謂是奇恥大辱。

「不可能,姐姐,寧飛翔那個廢物,怎麼可能會贏?」

柳鶯看著落敗的柳菲,俏臉上充斥著憤懣的神色:「那個廢物贏了也就贏了,還當眾休了你,把事情做到這種程度,一定要讓他後悔,還有那個葉陽,也要讓他體會什麼是痛苦。」

相比柳鶯與柳菲,更加憤怒的是林炎,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未婚妻竟然被人休了,休掉她的還是他連正眼都懶得看的廢物,可謂是間接打了他一個耳光。

「寧飛翔,竟然敢休掉菲兒,很好,我就看你能小人得志到什麼時候。」

林炎看了眼遠處的寧飛翔,眼裡浮現出了森然殺機。

這裡的殺機,自然是被葉陽感應到了,不過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就算對方殺機再強烈,也不敢就在這裡動手,蒙受了再大的恥辱,也只有等以後才能找機會報仇。

當然,如果對方能夠在大會上和他碰見,到時候也是對方報仇的機會,不過具體能不能報仇雪恨,就不得而知了。

在寧飛翔獲得比賽的勝利后,葉陽又開始了第七場比賽。

他這一次的對手,居然和他一樣,也是乾天學院的學生。

是一個女學生。

這個女學生叫做雪琴,是核心學生,擁有五次蛻凡的修為,憑藉一把雷光魔杖戰鬥到現在,幾乎是所向披靡,在擂台上呈現出了無敵的姿態。

「哈,是雪琴和葉陽這兩個人碰見了,兩人都是乾天學院的學生,一個精英學生,一個是核心學生,不知道孰強孰弱?」

眾人看見光幕上的對決信息,臉上都出現了期待的神色。

本來精英學生對上核心學生,應該沒有任何獲勝的可能,要被完全碾壓。

但戰鬥到現在,他們都知道葉陽的厲害,雖然只是四次蛻凡的精英學生,但手裡擁有一口極品靈劍,配合劍術已經能媲美普通的核心學生了。

就在眾人期待的時候,一個獨立空間,小型戰場里,手持雷光魔杖的雪琴,用一種漠然的目光盯著遠處的葉陽,道:「葉陽師弟,從你進入學院不久后,我就注意到了你,你的確是個人物,可惜遇見了我,你的連勝成績到此為止了。」

雪琴是一個精靈般的少女,身材高挑,脖頸雪白,手裡握著一把閃爍雷光的魔杖,與她那一身雷屬性元力相輔相生,整個人站在那裡,就給人一種雷神降臨的霸道感覺。

啪!雪琴話音一落,手持雷光魔杖,當空一擊,整個人化身成為了電母,發出來了雷霆一擊,虛空蔓延出暴怒的閃電,朝葉陽當空劈來。

「來得好!雪琴師姐,就看看到底是你的雷光魔杖厲害,還是我的這口水波劍厲害!」

葉陽一聲大喝,迎風踏出,水波劍遙遙一指,發出來的大雷音劍氣,與射來的閃電來了個當空一撞,在半空炸成了一朵花,雷狐向四周蔓延。

「雷光屏障!」

雪琴冷喝一聲,隨著她手裡雷光魔杖的晃動,一道巨大的雷光屏障,出現了。

這雷光屏障能有五丈大,兩丈寬,完完全全把葉陽鎖定了,如投石機似的彈射而來,眨眼間就降臨到了葉陽身前。

如果被這道雷光屏障擊中,雖然不會造成太大傷害,但是全身都會被侵入體內的雷霆所麻痹,到時候身體在陷入僵硬的短短時間,就會被敵人抓住機會,一舉擊潰。

就算是核心學生面對這達到音速的雷光屏障,也不能輕易躲開,但是葉陽這個精英學生,卻是能從容避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