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神仙就是新潮啊!郭亮被他打敗了!

Home - 未分類 - 唉!神仙就是新潮啊!郭亮被他打敗了!

………………………………17k正版,盜版可恥………………………………

天龍出了郭亮住的旅店,看看四下無人,一轉身,接着人就不見了。半晌,他就出現在另一個環境下,一位黑衣人面前。

“老爺,又見到小姐了,事情又被她阻止了!”天龍有些鬱悶的低頭報告道。

黑衣人冷冷道:“嗯,知道了,這件事先放一放吧,看看他們那邊是什麼動靜在說!反正,那小子身邊還有我們的人在!”

“是,明白!”天龍道。

“小姐現在怎麼樣?”黑衣人又問道。

天龍回道:“看着很好,她很護着那個小子,已經阻止我兩次了。”

“嗯,她還是很任性!”黑衣人沉聲道。

“老爺,之前看到鄭飛了,他好像還和小姐動手了!”天龍又道。

“嗯,小姐沒有事吧?”黑衣人問。

天龍搖頭道:“沒事,鄭飛也沒有傷害小姐的意思,否則,小姐不是他的對手。”

“嗯,有時間看到小姐,就叫她回來吧,外面很危險的!”

“是,老爺!” 第155章 撞破‘好事’

玉市郊區一家已經廢棄的橡膠工廠外,停着數量黑色轎車。工廠裏,則站着十來個人,好像在交談些什麼。

“龍哥,這次的貨這麼少啊!”一個頭發染着許些白色的男人跟一個身披黑色風衣的中年男子說道。

風衣男子從身邊的人手裏接過一隻雪茄,放到嘴邊,身邊的人趕緊打火給點上。他吸了一口,緩緩吐出,看着面前的男人說道:“這次就這些了,現在不好弄,要不是你要,這些都沒有!”

“那就謝謝龍哥了。”那白頭髮男子說道。

“驗貨吧。”風衣男子又說。

白頭髮男子一笑,道:“龍哥,信不過誰我也不能信不過你啊!並且你今天親自到場,我都過意不去啊!”說着衝身後的人一揮手,一個人就遞上來一隻皮箱,他接過來,送到了風衣男子面前。

風衣男子身邊的人走上去,接過了皮箱。然後打開看了看,又合上,回頭對風衣男子點了點頭。

噹啷啷~~!

突然間,空曠的工廠裏傳來一聲聲響,聲音加上回音,聲響在工廠裏傳了好久。

頓時,整個工廠裏的人全都戒備起來,還有幾個竟然掏出了手槍。

工廠靠門口的一個角落,郭亮正不知所措的發呆呢。他旁邊站着玉市土地神,此刻正幸災樂禍的說道:“哎!告訴你小心一點,你看看,弄出聲響了,被人家發現了吧?我看看,哎呀,人家可有槍呢,你小子慘了!慘了!我先隱身躲躲!!”說完,那土地神竟然就消失了。

郭亮這個鬱悶,本來是好不容易求了玉市土地神,又領他去看電影啥的,他才答應帶自己來找被天龍關起來的六子和二狗,可是剛到工廠,才進門,郭亮就看到工廠裏站着一羣人,還沒等多想,就不小心弄出了聲音。

現在郭亮鬼牌也不在身上,而是在冷若冰手裏,並且她又不知道跑哪裏去了,想進鬼牌躲躲是不可能了。看着那些人手裏的槍,又看看當時的狀況,郭亮也猜到了,自己肯定是撞破了人家的好事了。看他們一個個的模樣,在加上他們手裏的那傢伙,就知道不是啥好人,在這裏肯定是進行啥交易,被自己撞上了。可是,自己是來救人的啊,六子和二狗還沒看到,卻出了這個事情。

奶奶的,是不是玉市土地神忽悠自己呢,六子和二狗到底在不在這裏!當郭亮想質問土地神的時候,卻發現他已經隱身,不知道跑哪裏去了!

“龍哥,難道是警察?”白頭髮男子皺眉小聲問風衣男子。

風衣男子搖搖頭,答道:“不會,我的車停在門口,他們認識,看到是不會在進來的。”

“那會是誰?”白頭髮男子說完給了身後的人一個眼色,接着那個人就握着手槍朝郭亮藏身的地方慢慢走了過去。

他們看不到郭亮,郭亮是在一堆橡膠廢棄物後面的,但郭亮可以在縫隙裏看到他們。他看一個人拿着手槍過來了,頓時嚇了一身冷汗。長這麼大,頭一次看到別人拿真的手槍啊。這要是給自己一槍,郭亮不知道用‘石膚’可不可以擋住子彈的衝擊。

………………………………17k正版,盜版可恥………………………………

六子和二狗被天龍抓走,是暈着的,當兩人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身處在一間破爛滿地,空氣中充滿刺鼻的橡膠氣味的屋子裏。並且,兩人被背靠背的綁着,嘴裏也塞着東西,不能說話,反正是極其難受。尤其是二狗,那胖胖的身材,那樣被綁着,很不舒服。

兩人難受不說,時間一長,還又渴又餓的,就都受不了了。就在這時,兩人聽到屋子外面有車的聲音,接着聽到大門開的聲音,之後是很多人的腳步聲,還有說話聲。這兩人才知道,現在他們是身處在房子的二樓的,那些人現在都是在樓下的。

聽到來人了,六子和二狗很是高興,但是他們喊不出來,又動不了,就都在想着怎麼樣做能讓樓下的人聽到,而發現他們,並救下他們。

兩人看到了樓梯,可是,離他們的地方很遠。兩人現在是坐在地上,背靠着背的,想移動也很不容易,何況還有一個是巨胖的身材。兩人試着用屁股一點一點的挪,可是,弄了好一會兒,地方沒移動多少,到把二狗累的直喘粗氣,豆大的汗珠順着腦門子往下流。

“嗚嗚嗚嗚~!”二狗嗚了一句,意思是我不行了,累死了!

六子也嗚了一句:“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意思是說,趁現在有人,累也得挪,挪到樓梯那,哪怕是滾下去,只要被人看到了,受點傷沒什麼!要不,他們走了,就沒有人救咱們了!

二狗也知道事情輕重,只好點頭,同意繼續用屁股挪。於是,兩人呼哧帶喘的又弄了好一陣,有了六子給二狗打氣,這次二狗很賣力,挪了很遠的一段距離,要照這個速度,在有一次,就能到樓梯那了。

兩人休息了一下,就又繼續了,地上破破爛爛的啥都有,也都阻擋兩人往前挪動。雖然這樣,兩人竟然也很快的就挪到了樓梯口那,二狗都感覺到他的褲子已經磨破了,此刻是內褲在挨地呢。要是剛纔沒挪到,現在繼續挪的話,就該磨屁股了。

兩人不敢耽擱,累也得忍着,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下樓,讓他們看到自己,否則,他們走了,剛纔那段費了好大勁就白挪了。

樓梯就不好挪了,六子想了想,就往樓梯那用後背頂二狗,意思是要他先順下去,他身體質量大,他一下去,他後背的六子就跟着下去了。這要是六子先下去,二狗在背後壓着,根本不行。

於是,二狗好不容易順過身子,被綁着的雙腿慢慢的往樓梯臺階蹭,蹭下一節臺階,屁股就跟着下一個臺階,震的二狗屁股生疼。不但二狗屁股疼,六子也是一樣,其實六子更難受,他被二狗帶着,臺階的邊緣幾乎是划着他的屁股下來的,一鉻一鉻的,難受的很。但是,這點苦他都能人,只要能有人看到,救下他倆,這點苦吃的就值。

下了樓梯一小半的時候,二狗腳下一個沒擋住,兩人直接滑到了樓梯下面。這下,兩人的屁股可是磨壞了,尤其是二狗,他剛纔褲子已經磨露了,這又被樓梯蹭了這麼多下,屁股可是遭了罪了!

這麼大的動靜,樓下當然能聽到,頓時,樓下的人就都朝通往二樓的樓梯看去,看到兩個人正被背靠背五花大綁的綁着,從樓梯上面掉下來。風衣男子衝身邊一個人一揮手,那人就握着手槍走了過去。

“什麼人?”那人走過去,看着六子和二狗問道。

二狗看到了人,頓時熱淚盈眶,抻着脖子就朝那個人一頓嗚嗚。那人伸出手,把他嘴裏的東西拿了出來。二狗瞬間感覺嘴小了好多,呼吸了幾口空氣,趕緊對面前的人道:“謝謝,謝謝,你趕緊幫俺把身上的繩子……”二狗說到這話頓時就停住了,張着大嘴愣愣的看着面前人手裏的手槍。

不是吧?剛出虎口,又入狼窩?! 第156章 胡謅的本事

郭亮正不知道怎麼好呢,突然就聽到面前傳來響聲,接着大家就都朝聲音處看去,包括那個拿槍要來郭亮這裏的人。郭亮也好奇的順着聲音看去,這一看,頓時心裏驚呼,六子!二狗!

看來玉市土地神並沒有騙自己,六子和二狗確實被天龍關在這裏,但是,不是一樓,而是在二樓。

那個站在六子和二狗面前的人,看二狗盯着自己手裏的槍直髮呆,冷聲又問:“喂!問你們幹什麼的?”

二狗回過神,趕緊回答道:“我們是被人抓來的,求求你放了我們吧!”

“被人抓來的?被誰?”那人接着問。

“不認識那個王八蛋,從沒見過!”二狗一想起天龍,心裏還有氣,就罵着道。

那個人聽完沒有放開二狗,而是退回了風衣男子旁邊,小聲道:“龍哥,是兩個給人綁着的人,不知道是誰做的。”

風衣男子點點頭,朝六子和二狗看了一眼,沉聲道:“既然是別人做的,不要管。”

“是!”那人一聽,就也不回六子和二狗那了,直接退了下去。

六子和二狗當然聽的到風衣男子的話,但是兩人也不敢多說什麼,畢竟人家手裏有槍啊!那可不是鬧着玩的!

郭亮看這個好時機,別人都在注意六子和二狗,趕緊悄悄的離開了剛纔自己在的地方,換了另一個地方藏好。這樣,他們就算不救六子和二狗,等他們一離開,自己就可以出去救人了。

這時,他們才記起剛纔郭亮在的地方有聲響,就又繼續的派人過去看。郭亮都已經離開那裏了,當然啥也看不到了,他們就都以爲剛纔郭亮不小心弄出來的聲音就是六子和二狗弄出來的呢,就不繼續搜了,這倒是便宜郭亮了。

“龍哥,那裏啥也沒有。”剛纔過去檢查的人回來報告說。

“嗯。”風衣男子點了點頭,接着看着白頭髮男子說,“好,今天的交易就算完成了,這裏不宜久留,綁他倆的人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回來,被別人看到不好,我們撤!”

“龍哥!”這時,白頭髮男子卻低聲叫住了風衣男子。

“怎麼?”風衣男子問。

白頭髮男子轉頭看了看不遠處的六子和二狗,小聲道:“他倆可是看到咱們交易了,我不想被外人看到,我怕走漏風聲,龍哥,你知道,現在風聲很緊!容易出事!”

“你想怎麼樣?”風衣男子問道。

“龍哥,你先出去,這裏交給我們,善後的事情我們做!”白頭髮男子陰沉一笑,說道。

“嗯,好吧。”風衣男子點點頭,就帶人出了工廠。

六子和二狗當然聽的到白頭髮男子的說話,一聽善後,肯定不是啥好事。兩人可真沒想到,這好不容易從二樓蹭下來,反倒又碰到這樣的事情。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乖乖在二樓呆着呢。

就是藏着的郭亮都着急壞了,這可怎麼辦,他們有槍,而自己不但是孤單一人,鬼牌現在還不在身上,想救人也十分困難啊!

但是,不救看着六子和二狗有危險也不行啊!就是明知道有危險也得上啊!

白頭髮男子拎着手槍漸漸走到了六子和二狗身邊,冷眼看了他倆幾眼,接着道:“你們兩個就算倒黴了,反正不知道被誰綁在這,弄不好也會死,我就提前送你們上路吧!”說完,他提起了手槍,對準了二狗。

二狗嘴裏沒有東西塞着了,他一看那黑洞洞的槍口,趕緊求道:“老大老大,你放過我們吧,我們保證啥也不說出去!”

“死人的保證是最安全的,也是最可信的!”白頭髮男子沉聲說道。

“我,我比死人還安全,還可信!我嘴特別嚴,真的!”二狗趕緊接着道。

“我誰也不信,只信自己!”白頭髮男子說完,就打算扣動扳機。

孫二狗一看反正也是死,頓時換了一副嘴裏,由着自己的脾氣,開口大罵道:“你瑪麗隔壁的!有種你就開槍!我他嗎就是做鬼都得纏死你!你奶奶的老子纏你到下輩子!開槍吧!”

“喝!”白頭髮男子一看,反倒是停下了動作,瞧着二狗一臉笑意的說道,“小子,開始沒看出來,你還挺有種啊!怎麼?不怕了?”說着晃了晃手裏的手槍,又道,“我這可是真傢伙,是不是以爲這是玩具啊?”

“少他嗎廢話,要動手就JB快點!”二狗繼續哼罵道。

白頭髮男子邪邪一笑,用槍口蹭着下巴,接着道:“有意思!”說完他又把六子嘴裏塞着的東西拿了下來,看着六子問道,“你呢?你想死嗎?”

六子冷眼瞪着白頭髮男子,不說話。

“喝!你倆小子很有種嘛!”白頭髮男子倒是有些欣賞六子和二狗了,“你倆有沒有想法加入我們?同意跟着我,我馬上放開你們!”

“呸!少他嗎廢話,誰悉的跟你!”二狗冷哼道。

“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白頭髮男子說完冷着臉,槍口又對準了二狗的腦袋。

孫二狗咬牙閉上了眼睛,等待子彈貫穿自己腦袋。其實,二狗是被氣壯的膽,他心裏有氣,膽子就大了。這要是剛纔他求白頭髮男子的時候,白頭髮男子就提出要他加入他們,二狗肯定樂不得的同意。別管以後真的能不能加入,先保住小命要緊啊。

“小子,那我就等着你的鬼魂纏着我!”白頭髮男子說完,就要扣動扳機。

“住手!!”郭亮看不好,趕緊硬着頭皮站了出來。不能看着二狗出事,自己無動於衷。

白頭髮男子被郭亮的聲音嚇了一跳,倒不是郭亮的聲音有多大,而是他沒想到工廠裏還有別人。回頭看了看郭亮,竟然也是個孩子的模樣,不由皺眉問道:“你是什麼人?在這裏幹什麼?”問話的時候,他心裏就已經決定了,這個小子也留不得。因爲他現在纔出來,說不定已經來多久了呢,弄不好剛纔的交易全都看到了。

郭亮沒有回答,而是說道:“我就是綁他們的人,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放了他們吧,我還得靠他們弄點錢花呢!”郭亮信口胡謅的本事,越來越厲害了。

“你?!”白頭髮男子不相信的問道,“他倆是你做的?你今年多大?”

“怎麼?不像?不要以貌取人,更不要以年齡取人!”郭亮攤攤手,說道。

“小子,別他嗎的騙我,老子不是好耍的!”

“我騙你有意思嗎?我缺錢了,綁兩個人,弄些錢不行嗎?”郭亮越說越來勁,最後都感覺自己真的是綁六子和二狗的人了。

“你怎麼做到的?就自己?”白頭髮男子還是不太相信郭亮,就又問道。

“我當然有幫手,他們在別的地方聯繫他倆的家屬要錢,我在這看着他倆。”郭亮道。

旁邊的六子和二狗一看郭亮出來了,心中的石頭都是落了地,可聽了郭亮的話,兩人可是佩服死郭亮的腦袋了,不去寫小說都屈才了。

“你這麼說,倒是我們佔了你的地方了?”

“不敢,這裏本來也不是我的地方,大家都可以用!但是,咱們各自用各自的,誰也犯不着誰,你就也別在意他倆聽到你們的交易了。”郭亮繼續道。

“不行,你我可以不做掉,但是,他倆不行!你要是收了錢,會放了他倆吧?他倆回去之後,肯定會報警,到時候,把我們的事情說出去,就不好辦了!”白頭髮男子有顧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