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英傑一愣。

Home - 未分類 - 龍英傑一愣。

他和閻娘說的話本來帶着調侃的意思。對陣一個武氣士九階的人,他根本不需要藉助什麼武器和劍訣來提升實力。

沒想到閻娘居然給他拿來了一把寶劍,這不是等於讓自己的對手更加強悍起來嗎?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傻乎乎彷彿缺心眼的實誠對手!

“如此多謝姑娘了!”龍英傑頗有好感地看了閻娘一眼,閻孃的目光也恰好望向他,龍英傑心中不由莫名一動,便有了手下留情的想法。

包廂內的閻浪苦笑道:“這丫頭已經比龍英傑差了不止一點,現在還做大,但願不要輸的太慘了!”

“姑娘,請你先出手吧。”龍英傑掂了掂手裏的寶劍,隨手舞出一個劍花,紫衣飄動,看向閻娘,心裏卻說,“這把劍輕了不止一點點。”

面對一個強手,閻娘哪敢客氣,嘴裏說了聲:“公子小心!”綠衣飄動,手中長劍一記“一波三折”擊了出去。

這記“一波三折”是一招三式,一式更比一式威猛,一種撕裂金鐵的聲音伴隨着青鋒劍呼嘯而至。

龍英傑搖搖頭:這一招閻娘雖然練得爐火純青,也擊出了氣勢和精髓,可惜只是幻階下品武技,與自己神階上品的劍技相比差了太多。

龍英傑輕描淡寫地化解了閻孃的攻擊。

閻娘見自己得意的一招竟然攻擊無效,不由微愣,手腕一抖,一記“長風破浪”更加兇猛的刺出。

龍英傑並不接招,身體輕飄飄跳出了閻娘劍勢的攻擊範圍。

閻娘愕然:自己已經使出了九成力量,若是一般對手早就狼狽不堪了,他竟然還如此灑脫!銀牙一咬,一招“流水無情”全力攻擊向龍英傑。

龍英傑微微點頭:這一招“流水無情”與自己雷神劍的第一式“雷神怒”倒頗有些相似,只是神韻和攻擊力量仍然差的太多。

龍英傑長劍磕向閻孃的青鋒劍,氣勢兇猛的青鋒劍劍鋒一蕩,居然偏離了攻擊方向。

閻娘有些氣惱:“你怎麼只知道躲閃?龍英傑,進攻呀!”

龍英傑輕聲道:“姑娘,我怕一出手戰鬥就結束了。我還想和姑娘多在臺上呆一會兒呢!”

龍英傑的話本是信口說出,閻娘卻從裏邊聽出了蔑視和輕薄。她桃花粉面更加紅豔,嬌叱一聲,一記“大江東去”氣勢磅礴地刺出,嘴裏喝道:“還不攻擊!”

這一式是幻階上品武技,比龍英傑家族裏最高的幻階中品武技還要高出一品,可見閻氏家族底蘊之深厚!

包廂內站在閻浪旁邊的大長老閻駿驚訝地道:“小姐竟然被逼得使出家傳絕招了!”

閻浪苦笑:“這個丫頭也不知道藏一手,衆目睽睽之下把我們的家底全部曝光了!關鍵是雖然用出了這一招,但面對一個龍英傑這個天才中的天才還是毫無意義!”

旁邊包廂內的蒙達城城主苗萬里和江氏家主江濤俱是一愣,臉上霎時變的凝重起來,低聲道:“閻氏家族的一個小丫頭居然就使出了幻階上品武技,難道他們家族之內還有更高武技?”

見到閻娘用出幻階上品武技,龍英傑眼睛一亮:“這纔有點意思!”寶劍一揮擋住了閻孃的攻勢,順手一招雷神劍中的“雷神怒”反攻向閻娘。

他自練成雷神劍還沒有用過,他要試一試這一劍的威力!

第一次使用雷神劍武技,龍英傑心中無底,怕失手傷了閻娘,這一劍便只用了五成的力量,並且攻擊的是閻娘腳下的地面。

猶是如此,“雷神怒”劍式一旦使出,寶劍彷彿帶着滔天怒意,那撕金裂帛的劍鳴聲驚心動魄,龍英傑手中的寶階上品劍竟然不堪承受浩蕩劍氣瞬間炸碎!那劍雖然碎了,劍氣卻依舊攻勢不弱,尖嘯着擊向閻娘身前的地面。

只聽“嗞——砰”的一聲,劍氣落處,青石地面瞬時劃出一道深深的溝壑,劍氣盡頭的青石則化爲齏粉,閻娘受到劍氣外圍波及,身上的綠色衣衫幾處破碎,露出雪玉一般的肌膚。

閻娘花容失色,驚叫一聲連連暴退,身後武魂乍然顯現護體,竟然是一隻淡淡的火鳳凰!

“什麼?竟然是神階劍訣!這小子到底是什麼背景?”豪華包廂內的蒙達城城主和幾個家主、長老同時站了起來,眼睛緊緊盯着一襲紫衣的龍英傑,目光中透着深深地震撼!

“還好,這一劍龍英傑並未使出全力,並且攻擊的是地面,不然的話這丫頭哪還有性命!”閻浪在震驚之後慶幸道。

閻娘兀自**不已,看着破損的地面半天無語。她曾經自詡爲天才,這才發現在真正的天才面前自己是多麼的無力!這差距可不僅僅是一點點!

她深深凝望龍英傑一眼,銀牙一咬紅脣,躍下高臺飄然離去。

感到深深震驚的還有站在臺上的龍英傑本人。

他竟然有些懷疑剛纔的一劍是不是自己擊出的!明明只使出了五成的力量,怎麼還會有這麼逆天的攻擊性?這若全力擊出,說不定連武氣強者也會受傷!

“小子,這就是神階武技與夢、幻等低階武技的差別。這一擊若是我老人家發出,那漂亮的小丫頭哪怕沾到一絲劍氣也會瞬間灰飛煙滅,毛都找不到一根!”

“再說了,修煉武氣之人手中萬物皆是武器,哪怕是一個樹葉也能傷人,一把寶劍怎麼會不堪劍氣而爆裂呢?寶劍爆裂,看似驚世駭俗,實則是你還不能駕馭武器。差的還遠呢,好好修煉吧!”

丹田處的顏紅珠微眯着眼睛,話語雖然聽上去慵懶無力,卻給沾沾自喜的龍英傑潑了一大盆冷水。

龍英傑聞言臉色微紅,心內慚愧不已。

競技臺下的江海涯見到這一幕苦笑一聲,產生了一種無力的感覺:“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他嘆息道。

和這樣的妖孽他還怎麼比?人家才十六歲啊,到自己這個年齡將會怎樣恐怖?自信心不受打擊纔怪呢!

不用說,這一場龍英傑勝。

接下來是江海涯和樓二的比賽。

江海涯強打起精神跳上競技臺。

輸人不輸陣,雖然與龍英傑競爭無望,但自己怎麼也得贏下這一場。要不然以後在蒙達城還怎麼有臉混!再說了,這若是讓一個外地來的人贏了,這對蒙達城年輕武修們打擊也忒大了!

“江海涯,在蒙達城你算個佼佼者,但絕對不是最好的天才。別以爲你只能望龍英傑之項背,你連沒有露面的城主府公子苗烏也同樣難以戰勝!當然,你也贏不了我樓二。”

戴着面具的樓二看着江海涯低聲說。

“你到底是誰?”江海涯內心震驚,臉上卻不露聲色。

***************************************

親們,新人新作苦逼啊!點擊量低得無語。看在老狐仙執着認真的份上,給點票票、鮮花之類的鼓鼓勁吧!作者本來想取個小狐仙的筆名的,知道那樣會吸引人,可修改不了了。弱弱地說一句:老狐仙比小狐仙……嘿嘿!拒絕黃色,文明聊天! “一個沒有壞心的人而已。”樓二道,“江家在蒙達城第一家族的位置岌岌可危,不但閻氏家族有後來居上之勢,連羅氏家族也頗不服氣,更何況羅門三雄個個心狠手辣,你以後要小心了!”

“既然老兄好心提醒,爲什麼不讓我看到尊容?”江海涯道。

“該讓你看的時候自然會讓你看。這場比試之後你也知道差距了,還是回家考慮一下怎麼提升實力吧!”樓二冷冷的聲音從面具後邊傳來,帶着一種難掩的霸氣。

“好,與老兄比過之後我就回家反思!不過,今天你得先贏了我再說!”江海涯道。

“嗯,那你就進攻吧。試一試,看我倆到底有多大的差距!”樓二淡淡的聲音說。

“好!”江海涯大吼一聲,“千軍萬馬——!”雙拳突然連環擊出,一拳比一拳凌厲迅猛,帶着呼呼拳風。

“遮天蔽日——!”江海涯的拳快,樓二的拳速更快,雙拳舞出一道屏障。

江海涯的拳頭像打在一堵牆上,咚咚作響,卻徒勞無功。

“紫蠍甩尾!”江海涯身體輕轉,腿帶動着腳全力向後撩起。這一腳常常用作偷襲,若踢在對方襠部不死則傷。江海涯見與對方差距實在太大,不得已使出狠招。

一腳撩起後卻無聲無息。江海涯暗叫不好,轉頭一看,樓二果然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側。

江海涯的腳還沒有收回,樓二一拳猛擊在江海涯的肩頭,江海涯竟然被一拳擊飛。

樓二並沒有乘勝追擊。

江海涯從地上狼狽地爬起,身體一抖,身後出現了淡淡的武魂,卻是一隻兇猛的黑鯊。

武氣修爲突破武氣王者之後,丹田內的武氣丹成熟破裂成長爲元嬰,逐漸凝鍊出實質武魂,這個時候的武魂纔會慢慢具有攻擊性。

武氣強者以下的武魂只是一個濃淡不一的虛影,顯現後只能用來提升元力從而提高戰鬥力。所以,真正的強者並不顯現武魂,因爲在對手面前顯現武魂就意味着已經處於下風。

樓二看到江海涯武魂顯現,輕輕搖了搖頭:“哦,你是水生武魂。可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些都沒有用!”

沒有用也要掙扎,不能就這麼敗了。江海涯灌注元力,再次飛起一腳踢向樓二。

樓二不慌不忙,居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江海涯的腳,然後輕輕一帶,江海涯向前踉蹌了幾步“撲通”栽倒在地。

“認輸吧。”樓二看着倒在地上的江海涯說。

臺下的龍英傑盯着臺上的樓二暗想:“這個人的功夫居然不在我之下。他到底是誰?爲什麼要隱藏在一家酒樓甘當店小二?”

包廂內的江濤臉色忽陰忽晴,有些失神:龍英傑和樓二這兩個妖孽是從哪裏冒出來?這對蒙達城年輕一輩打擊實在太大了!

江海涯在二十歲之前能夠突破到武氣士九階已經相當優秀了,可在這個樓二手中竟然毫無還手之力,這說明樓二至少也是武氣師一階!

尤其是那個龍英傑,才十六歲啊,幾百年來也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天才出現,如果再歷練幾年那還了得!必須要結交一下這兩個青年,他們背後的家族勢力一定相當恐怖!

和江濤抱同樣心態的還有閻浪和苗萬里。

苗萬里想得更遠:如果能夠將這兩個青年人收爲己用,他倆一定會成爲自己成就大業的左膀右臂!

羅氏家主羅震天早走了,如果他在,不知又會做何感想。

江海涯從地上爬起來,擦去嘴角的血跡,拳頭攥的格格作響。自從修煉武氣以來他還從來沒有輸的這麼慘過!

他咆哮一聲,忽然騰空躍起,再次向樓二攻去:“雷霆萬鈞!”

這是江海涯的看家本事,他現在只有孤注一擲了。

樓二嘴角微微上挑:“倒還有些血性!”猛然後退一步,身體也跟着凌空而起,卻比江海涯飛躍的還要高。他用上七成力氣,一腳踢向江海涯。

江海涯悶哼一聲跌落出去,在空中翻轉了幾圈後摔在臺上。他掙扎想再要爬起,嘴裏卻噴出一口鮮血復又倒地。

樓二獲勝!

場內許多人見到這個結果如喪考妣。他們不是心疼江海涯吐血,而是心疼自己的元石。之前很多人看好江海涯,下了很重的賭注。可是,江海涯卻輸了,現在想吐血的是他們!

場內喧囂了一會兒,賭場的掌控者開始借中途休息的時間鼓動大家最後下注。競技場內上萬人的情緒又被調動了起來。

接下來是兩個妖孽級的天才比試。

樓二和龍英傑都突破到了武氣師,場上表現都很亮眼,不知道那把法階寶器將花落誰家?

如果不是武修高手,還真難單憑場上二人的表現斷定誰輸誰贏。就連龍英傑也覺得沒有十成的把握。

“美女姐姐老師,你覺得我倆誰會贏?”龍英傑問顏紅珠。

顏紅珠鼻子哼了一聲:“武修對戰比的是武氣修爲、武技功法,還比的是士氣,尤其是修爲相當者,士氣更是重要。你若先在心裏打怵怯場,那就必輸無疑!”

龍英傑其實沒有怯陣的意思,只不過隨口一問,想探尋顏紅珠的看法,卻被顏紅珠嗆了一頓,臉色一紅不再說話。

不過,他想想顏紅珠說的話卻極有道理。不用說兩個武氣修爲相當的人,就是修爲有些差距,只要士氣足、不莽撞,在比賽中動動腦子,越級挑戰成功也不是不可能。

唉,看來漂亮女人並不都是愚蠢的。尤其是自己丹田內的這個女人,還是極爲聰慧,甚至是……老奸巨猾!

裁判開始招呼兩個人上場,宣佈最後一場比賽開始。

場下不由傳出一通興奮的尖叫。畢竟這是年輕人中高手的較量,大家都很期待。

龍英傑看了樓二一眼,擺出一副戰鬥姿勢。

哪知,樓二衝龍英傑狡黠地擠了擠眼睛,輕聲笑道:“龍兄弟,我可是個買賣人,已經押注賭你贏。我的賭注是五萬塊下品元石,一比十的賠率,你若贏了,我會得到五十萬塊下品元石,扣除本錢和賭場提成,我淨賺四十多萬元石,那把劍可才值二十萬塊元石。另外,第二名還有一萬塊元石的獎勵,就憑這些你說這一場我敢贏嗎?”

樓二突然轉身向裁判大聲喊道:“樓二自知技不如人,打下去不傷即殘,這一場我認輸了!”

轟的一聲競技場內亂了套。這還沒比呢,樓二卻認輸了,這場內可有不少人看好他,下注賭樓二贏呢,他這麼不戰而敗不是坑人嗎!

立刻,憤怒的尖叫聲和責罵聲瀰漫了整個競技場,有人甚至暴怒的把鞋子扔向競技臺。

但是,大部分人在片刻的驚愕後開始歡呼,因爲最後時刻很多人投注龍英傑勝。

突如其來的勝利讓龍英傑有些錯愕和無奈。畢竟這是一場不分伯仲的比賽,他覺得樓二認輸絕對不是那麼簡單,似乎還隱藏着什麼陰謀。

煉蠱 龍英傑看向樓二,面罩下看不清樓二的表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