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殺死了老闆,兄弟們我們要爲老闆報仇啊!”王南北話音剛落,領頭的保衛就直接吼了起來。

Home - 未分類 - “是他殺死了老闆,兄弟們我們要爲老闆報仇啊!”王南北話音剛落,領頭的保衛就直接吼了起來。

這一句話好似一滴水濺入了油鍋之中一般,直接開始炸鍋了。喊着爲老闆報仇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就連王南北也沒有想到,事情變化如此之快。

現在擺在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是退回房間找到知白逃走的路,要麼就是直接來一次天翻地覆的大戰。很顯然的是,知白逃走的路他一點也不熟悉,能不能安全脫離還兩說。似乎留在面前的只有一條路,直接打出去。

王南北念頭才從腦海中剛剛閃過,面前的幾人已經不管不顧的舉着砍刀衝了上來。

靠!你們還真要拼命啊!王南北口裏罵着趕緊的退了一步,右腳順勢一腳踢在了門上。

砰!咚!

受到撞擊的門飛快擊中頭前的兩人,然後因爲反彈之力,反過來重重的撞在了牆壁之上。而被門撞中的兩人,向後跌倒出去,面部早已經是鮮血淋漓。

“啊!”保衛看到鮮血淋漓的兩名隊員,同時發出了一陣驚訝聲。不過鮮紅的鮮血卻是如一道催化劑般,瞬間點燃了所有的怒火。

我操!王南北又是低低的罵了一句,看來哪怕是現在把遙控器拿出來,告訴他們酒吧已經被自己佈置了**,估計也很難阻擋住對方的腳步。而唯一剩下的,就是戰!勇往直前,戰!

不再做任何停留的王南北,快速的朝飛奔而來的兩人衝了上去。面對兩人從上而下的攻擊,王南北猛然的停住腳步,身子向左一側,左手探向對方的手腕,右臂屈肘撞向對方的胸膛。

在右肘撞在此人胸膛上之時,左手也恰好抓在其持刀的手腕處大力一擰,失去力道的手掌一鬆,手中的看砍刀再也握不住就要掉落在地。

顯然擊中此人根本不是目的,奪刀纔是王南北的真正目的。於是只見到,王南北的右手迅速後撤一抄,很是輕鬆叫砍刀抄在了手裏。

將砍刀奪過來之後,王南北並沒有就此罷休,而是緊接着反手一劈,然後就是一道白虹閃過。另外一名攻擊王南北的保衛,根本還沒有搞明白怎麼回事,冰冷的刀鋒就從頸間劃過。

噗聲響起,鮮血四濺!與此同時,數不清的血珠子,跟着看到劃出的弧度,如出弦的利箭砸在走廊中當前幾人的身上。

從發起攻擊到解決兩人,王南北只是用了不到十秒的時間,對方都沒有看清楚是怎麼回事,兩人已經倒在了血泊中。不過當王南北一出手後,就沒有再次停手的可能,而是直接越過了兩具屍體,向走廊上的保衛衝了上去。

此時心中一心想着要把妮可救出來的王南北,將自己的攻擊速度發揮到了極致,如狼如羊羣不斷的揮刀劈砍。一時之間只聽到慘叫聲不斷,殘肢斷臂散落在身體四周。

而全身濺滿鮮血的你王南北,如修羅殺神般,不斷收割着一條條的生命。這是一場血腥的屠殺,更是單方面的屠殺。當軍刺的刀鋒擦亮時,腳下的路都會被屍骨鋪滿。

“還有人要戰嗎?”王南北的聲音如從地獄傳來一般,制止衆人的砍刀上一滴滴的鮮血,不斷的滑落而下,嚇得身前的數人不斷的後退。

如果這些人知道身前之人是軍刺的話,纔會真正感受到面對軍刺的可怕。軍刺,就是殺手界一個不可跨越的豐碑,那是一個難以企及的巔峯。

雖然這拳暗夜的保衛,不曾知曉軍刺的威名,但是現在他們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恐懼。那種恐懼是來自於內心深處,甚至能夠讓靈魂都跟隨其一起顫抖。

“哼!”王南北冷哼了一聲,將看到收了回來斜指向下,踏着屍體一步一步的向前移動着。處在前頭的幾名保衛,感受到不斷逼近的冷冷寒意,嚇得渾身一軟跌倒在地。

“啊!不要啊!”跌倒在地的保衛,扔掉了手中的砍刀,倉皇的就要逃離此地。可是狹小的走廊上,還擁擠着最少數十人,怎麼可能逃離這修羅地獄。

王南北每走出一步,那發出的輕微聲響,就像是戰鼓的節奏一般,重重的擊打在衆人的心坎之上,好似靈魂都要被擊碎一般。

“別過來,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殺了她。”不知道何時,暗夜的保衛竟然將妮可押了出來,準備着用妮可威脅王南北。

被保衛架着雙臂的妮可,半垂着頭像是昏迷了一般。王南北定睛看了看這個數久未見的女子,那一頭的亞棕色的頭髮,依舊是那麼柔順。那張熟悉的煞白臉蛋,讓人看了不得不升起一股憐憫之心。

“放開她,我饒你們不死!”王南北冷冷的說道。

“你……你放下刀,要不然我現在就把她殺了。”一名褐發碧眼的男子顫抖着,將砍刀架在了妮可的脖子上,繼續威脅着王南北。

威脅!王南北生平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而且威脅他的人都已經死掉了。所以說敢於威脅他的人,一般都活不長久。因此王南北根本就沒有停下腳步,而是繼續朝前走着。

“站住!你在不站住,我就要動手了。”劫持妮可的男子一臉焦急的喊道,因爲恐懼說話的聲音都變了一個音調。

“站住!”褐發男子開始歇斯底里的驚叫起來,而且因爲身體不斷的抖動,刀口的位置距離妮可的抱脖子幾乎也只有一線之隔。

不得已,王南北只好先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如果你此時放開她,我剛纔說的話仍然有效,饒你不死。”王南北盯着對方,冷冷的說道。

“放掉她可以,但是你必須要先扔掉你手中的刀。”對方再一次的喊道。

看着對方不斷顫抖的手臂,王南北很是皺了皺眉頭。然後將看到舉了起來,口中稍顯柔和的說道:“不要激動,我放下就是。”

將手臂舉到半空後,王南北木然的放掉了手中握着的砍刀。劫持妮可的男子,看到砍刀脫手的那刻,很是明顯的放鬆了下來,而且眼中閃過一道奸計得逞的得意之色。只不過對方的這一絲變化,很是清晰無誤的被王南北捕捉到了。

於是在砍刀將要落地之時,王南北的右腳忽然閃電般踢出,腳尖正好踢在刀把之上。受到大力撞擊的砍刀,如一道離弦之箭飛向褐發男子。與此同時,王南北一腳踢出之後,右腳迅速踏地一頓,左腳就地一蹬直接朝對方飛撲而去。

飛出的砍刀像是長了眼睛一般,準確無誤的釘進了褐發男子露出的額頭之上,一雙眼睛睜的大大的,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趕在褐發男子倒地之前,剛好趕到的王南北很是輕鬆的抱住了將要到底的妮可。就在此刻,妮可忽然掙開了眼睛,眼中精光一閃,一股狠辣之色涌現出來。 誰也沒有想到此刻驚變忽生,王南北懷中的妮可掙開了眼睛,那道寒光令人心生懼意。而且在王南北扶住妮可身體的時候,妮可忽然手腕一番,一把寒氣凌人的匕首直接向王南北的腹部刺去。

這一刺,妮可絕對有一萬分的把握。在她的認知中,絕對是沒有誰能夠逃過這麼近的致命一擊的。於是在他刺出後,他甚至都看到了王南北捂着小腹,不停的在地上打滾,然後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這個世上還有什麼能夠比看到自己親手的計劃成功的呢?這是不可言喻的興奮,相信任何完美的語言都無法形容這種心情。甚至此刻他已經聽到了匕首劃撥肌膚,刺入小腹的美妙樂章。

只是他這種興奮還沒有持續多久,一隻不該出現的手臂出現在了他面前,而且那隻很是強壯有力的大手,正抓在自己的手腕之處,讓他寸釐進退不得。

啊!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會變成這樣?

“妮可”一臉吃驚的擡頭看向王南北,而那張很是惹人討厭的面孔,正對着自己微笑着。“妮可”的心臟猛地狂跳起來,對方是怎麼看穿自己的破綻的?不,匕首就離他的小腹只有不到一分的距離,我一定能殺了他。

想到此處的“妮可”,再一次用力地加大了手上的力量,使勁的朝王南北刺着匕首。感受到對方手上力道的王南北,嘴角輕微的咧了一下,接着右手如鉗子般將對方的手腕一扭。

“啊!”對方發出一聲痛苦的尖叫聲,手中的匕首也應聲而落。顯然假扮妮可之人反應也是非常之快,竟然在手腕吃痛的時候,居然還扭動着身體向王南北踢出了一腳。

稍微有些訝異的王南北,只是非常輕鬆的右腳往前一遞,直接和對方的右腳撞在一起。不過等到王南北觸碰到對方看似勢大力沉的一腳,卻沒有幾分力量後,才知道中了對方的聲東擊西之計。

也確實對方就是利用右腳的攻擊,誤導了王南北的判斷,讓他認爲刺殺之人會和自己狠狠的對上一腳。卻是沒有想到對方誘出王南北的大力一腳,而他卻借用着這股力道,右腳尖點在了王南北腳掌之中反彈回去。也真是因爲這樣,拼着手臂可能斷掉的危險,依然的從王南北受傷逃脫而去。

掙開王南北的束縛之後,假扮妮可的那人沒有絲毫的停留,雙腳再一次的在地上一頓飛撲上陽臺,雙手一勾一蕩跳落在二樓的陽臺上,直接跑路消失不見。

“呃!”看着對方消失的背影,王南北直接愣了一下。這什麼鬼?打不過就直接開溜的?很是無奈的王南北,只好聳了聳肩。

神祕之人刺殺場景,圍攻王南北的暗夜酒吧的保衛人員可以清晰看在眼裏,一個個再次嚇得直往後退。試想一下,如此之近的刺殺都還沒能奏效,這他媽的還是人麼?

“誰給我帶路?”王南北迴過頭來,盯着這羣已經快嚇破膽子的保衛人員。

一羣保衛人員嚇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就是誰也不敢上前。估計是在大家的相互推攘中,一個個頭不算太高的傢伙,被大家推了出來。

“就你了!”王南北伸出手點着這人說道。

那人正想轉身跑回去,聽到王南北的聲音只得站在了那裏,身體嚇得一個勁兒的打顫着。

“誰推你出來的?”王南北走了上去,笑笑的問着這個小個子。

“他!”小個子只是下意識的指了一個人,還沒有看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就聽到一陣慘叫聲再次響起。等他會過神來,只看到剛剛自己指着的同伴,不知怎的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

“啊!”小個子嚇得就要跌坐在地,卻被轉身回來的王南北一把擰住了衣領。

“走!前面帶路吧。”王南北笑道。只是那濺滿鮮血的面孔,那笑起來讓人感覺到後背都在發涼。

有了小個子的帶路之後,王南北幾乎沒有廢什麼力就在地下室找到了昏迷妮可。確認妮可並沒有什麼大礙之後,王南北將妮可直接扛在了肩上,然後大步的向外面走去。

之前還爆滿的酒吧,受到驚嚇的客人早已經跑得一乾二淨。走到酒吧門口時,王南北迴頭看着暗夜組織在倫敦的這個據點,有些無奈的樣子搖了搖頭。當他掏出遙控器準備按下的時候,看到了數米之外的小個子,然後停了下來。

“你爲什麼還不走?”王南北問道、

小個子沒有說話,只是有些膽怯的看了看王南北。

“呵!”王南北輕輕的笑了下,他忽然明白了對方會跟着自己出來了。剛纔那麼多人看着他帶着自己救出了妮可,相信等這件事情之後,就算此時和他沒有絲毫的關係,也肯定會殃及池魚。

“你趕緊走吧!”王南北將手中的遙控器舉了起來,朝對方搖了搖。

“嗯!”小個子點了點頭,然後毫不猶豫的撒開雙腿就開始奔跑。看着對方落荒而逃的樣子,王南北又是莫名的笑了一下。似乎就像從小個子的身上,看到了當初自己面對數倍於自己的敵人圍攻時,和自己逃跑的樣子沒什麼兩樣。

或許這就是說的,殺手就是喜歡隨性而爲,什麼都會由着自己的性子來吧。

甩了甩頭,王南北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然後對着酒吧的方向毫不猶豫的按下了遙控器的按鈕。

轟!轟!轟!

一陣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接二連三的響起,那從酒吧中冒出的騰騰煙火,好似就如世界末日來了一般。

“啊!嗯。這是在那裏?”震耳的爆炸聲,將昏迷中的妮可直接給震醒了。

“你醒了?”王南北心頭一喜,問道。

“是你!”妮可驚訝的身體一立,差點就從背上摔了下來。

“你沒事吧?”王南北趕緊關心道。

“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的!”暫短的疼痛過後,妮可露出一臉甜蜜的笑容,似乎王南北來救她比她受傷這件事,還要重要些。

“走吧!我們還是先回去再說。”王南北側頭看了一下翻滾中的暗夜酒吧,對着妮可說道。

今晚的一場大爆炸直接讓暗夜酒吧陷入了一片廢墟當中,熊熊的火光騰起數丈之高。幸好的是,周邊並沒有密集的居住區,並沒有造成意外的傷亡。不過酒吧的爆炸聲,還是很快的驚動了周邊的居民。不一會兒,數輛消防車疾馳而至。而此時,王南北帶着妮可已經去往藏身旅館的路上。

回到旅館的時候,還沒有人妖的影子,而且打人妖的手機也是暫時無法接通,這讓王南北有些憂慮。伊恩選擇去冒險,當時大家都覺得解救妮可會很有難度。但是沒有想到,妮可就被藏在暗夜酒吧之中。這樣的結果是讓人很欣喜,但是苦於現在無法聯繫上兩人,卻是這句計劃上的最大失誤吧。

雖然如此,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妮可基本是完好無缺的被帶回來了,這對伊恩也算是有個交代了。當然同時也是希望他們倆平安歸來,然後儘快離開英國這個鬼地方。

正在王南北擔心伊恩人妖兩人的時候,一回來就進入洗漱間的妮可,忽然打開房門裹着一件浴巾就走了出來,髮梢上還沾着溼溼的水珠。

“妮可趕緊把一副穿上!”王南北扯過一件外套趕緊給妮可披上,只是妮可直接用雙手將王南北擋了開去。

“十四歲的時候我就想給你了,你說我還小。你看我已經滿了十八歲了,應該不會再小了吧。”妮可說着將裹着自己的浴巾直接扯了開來,任憑浴巾掉落在地。

“妮可!”看到妮可那耀眼的亮白,和那足以誘*惑人犯罪的深淵,王南北趕緊走上將浴巾撿了起來準備再次給妮可披上。

可是令王南北沒有想到的是,妮可趁王南北撿浴巾起身之時,直接上前一步抱住了他的頭部。不巧正巧的是,妮可將王南北的頭部按進了自己的溫香軟玉之中。

那鼻尖傳來的淡淡香味,不斷的刺激着王南北的神經,特別是那兩滴嫣紅更是勾引着他在犯罪。噢!不!王南北低吼了一句,他感覺自己的小腹有團火開始在劇烈燃燒着。如果再不加以控制,估計這火今天是真的無法撲滅了。

“妮可!”王南北再次的低吼了一句,伸出手去就要準備推開她。只是很不巧的是,王南北他那同樣很是令人着迷的對手,剛好抓在了妮可盈盈一握的***上。

“嗯。”妮可鼻尖嚶嚀一聲,如跗骨之蛆直接鑽進了王南北的腦海。也如火星遭遇了**一般,讓房間中的溫度陡然身高几十度一般。

“不!妮可。”王南北低沉的吼道,使勁的想要將這股惡念幹出腦海,只是那清晰般的感受卻讓他不斷的沉迷。

壞壞老公好難纏 “要了我,這一切都爲你等着!你知道嗎,從來還沒有人品嚐過。”妮可呢喃着,將王南北的手掌抓了過來,輕柔的撫在了自己的挺立山峯。

“嗷!”王南北再次發出一聲低吼,他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欲*火,將妮可壓倒在了牀上。

…… 人生有很多事情真的是難以預料的,有些事情也是難以琢磨的。

就像王南北和妮可其實已經數年未見,但是妮可始終還保留着當初的那份純真的愛情。哪怕就是數年未見,見到王南北的那一刻,也是欣喜無比。

雖然說她很小總是反感自己父親伊恩的那些事情,但是她卻清晰的知道,他們所面臨的危險到底是有多麼的恐怖。所以在她遭遇綁架的那刻,他並沒有哭鬧,而是靜靜的等待着,等待着心中的蓋世英雄來把自己救回去。

萬幸的是,她猜中了故事的前頭,也猜對了故事的結局,自己心中的王子冒着生命危險把自己救了出來。那一刻她激動的,激動的是那樣的幸福。

十四歲那年,她被王南北拒絕了。但是今年,她已經成年了,已經不是當年的小女孩,她已經有了自己獨立的判斷能力,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事情。所以她做了自己該做的,於是激情過後她帶着滿足的神情抱着王南北,沉沉的睡了過去。

當清晨的那一縷陽光,透過汽車旅館的狹小窗戶透進來,曬在王南北的臉上時,他掙開了眼睛。感受到臂彎的重量,王南北側頭看了看那張滿是幸福的臉。

英雄難過美人關,他王南北不是英雄,同樣也不過了美人關。

迎着朝陽,王南北伸出手輕輕的理了理妮可嘴角的幾根頭髮。感覺到臉龐有些麻癢的妮可,扭動着身子使勁的往王南北懷裏靠了靠。

妮可那光滑如玉的大腿,很是不湊巧的蹭在了王南北敏感之上,隱隱讓它有了擡頭的跡象。

“唔!”王南北低沉的吼了一聲,然後趕緊的逃了開來。今天還有好多事情,可不能把時間浪費在這裏。更何況妮可也是初經人事,也是需要的愛憐的對不。

“妮可,妮可醒醒!”稍是緩和後,王南北輕輕的搖醒了妮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