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纏滿繃帶的長刀上緩緩散去的火焰,夜曦已經吃驚地說不出話來了;一秒不到的時間,他根本看不清夜冥做了什麼。從長刀落地到青原藏被擊飛,夜曦只知道夜冥抽刀攻擊了,但怎麼抽刀的、怎麼攻擊的卻完全看不到。

Home - 未分類 - 看著纏滿繃帶的長刀上緩緩散去的火焰,夜曦已經吃驚地說不出話來了;一秒不到的時間,他根本看不清夜冥做了什麼。從長刀落地到青原藏被擊飛,夜曦只知道夜冥抽刀攻擊了,但怎麼抽刀的、怎麼攻擊的卻完全看不到。

擂台下的觀眾和夜曦一樣,眼神中充滿了茫然,完全不明白原本勝券在握的青原藏為什麼會突然被轟出擂台。

但夜冥自然不會去解釋這些,重新將刀上松垮的繃帶綁緊,掛至腰間,慢慢地走會了他原來的位置。

「嘩」下一秒,台下炸鍋了,沸騰的歡呼聲鋪天蓋地,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校塔內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到了這個擂台上。

「青原又輸了,第七十九次了,不愧是夜冥,最後關頭華麗的逆襲,我還以為青原今天要贏了呢。」

……

「這個青原藏還是比較強的,實力並沒有比夜冥弱多少,不愧是帝國第一的學院,果然是天才輩出啊。」夜曦搖搖頭,轉身離開人群,準備去尋找戊亥班的學生。

「不用魔力,上來嗎?」淡淡的聲音傳來,擂台周圍剎那就安靜了,夜曦自然也察覺到了氣氛的變換,緩緩轉過頭,台上的夜冥果然正看向自己,而更為重要的是,周圍所有人都看著自己。

「這個人……藍發,難道是夜曦嗎?」

「那個廢物嗎?他怎麼會在這裡,不是死了嗎?「

……

一時間,議論聲四起,令夜曦有些尷尬,看著台上躍躍欲試的夜冥,他又有些無奈,雖然知道夜冥說這句話沒有半點挑釁的意思,但這麼大庭廣眾的邀戰也太讓人搓手不及了。

沒有理會周圍的議論,夜曦朝著夜冥擺擺手,「算了,下次吧,今天還有點事。」聽到拒絕,夜冥也是輕輕點點頭,轉身躍下了擂台。

但夜冥這一走,周圍人的目光更是變本加厲,鄙夷、歧視、嘲諷、不屑、唾棄,能有的眼神在這片人群中全部由了。

環顧周圍一圈,心裡已經產生了是不是該抓幾個人打一頓的想法,不過自己敏感的身份他一直沒有忘記,再三猶豫之下,只能無奈放棄。

「哥哥!」夜曦剛預轉身,一個嬌小的身體便撲入了他的懷中,一股水的味道迎面而來,赫然就是自己的妹妹夜瀅。

輕輕撫摸著妹妹的小腦袋,心裡一陣感動,將周圍人的目光完全拋到了九霄雲外。

「哎,你剛剛不是說要是他出現就教訓他一頓嗎?去呀去呀~」

「噓,沒發現那個小丫頭也在嗎?想死嗎?」

……

周圍議論聲四起,而夜曦又從周圍人的眼神中感受到了羨慕與嫉妒,更有的甚至還向他投來憐憫的眼神。

「真是恥辱了……」

不過夜曦隨後就想開了,越是忍不住的時候就越要忍,看了看懷裡的妹妹,「小瀅,你對學院的情況熟不熟啊?」

夜瀅湛藍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哥哥一定是又迷路了,小瀅帶你去吧~」

聽著妹妹嬌滴滴的聲音,夜曦心頭一陣刺痛,胸口竟然有種支離破碎的感覺,這丫頭絕對是親身的,自己想什麼都逃不過她的眼睛。

故作鎮定地咳嗽了一聲,「我找不到自己的班了……」

「哄」周圍人群再度炸開,雖然夜曦的聲音很小,但卻還是被完全聽到了,換來的更是無休止的調戲。

「哎?這人不只是天陰體質吧?肯定連腦子有問題啊!」

「真不知道家裡出了這一號人夜家到底會怎麼想。」

「怪不得剛剛夜冥要這樣調戲他,活該廢物!」

……

在這一剎那,夜曦感覺自己被孤立了一般,那種無助、絕望、悔恨的心情再度籠罩在了他的心頭,一瞬間,他茫然不知所措。

在不知不覺中,右手掌心已經出現了一顆水球,還在不斷擴大! 「哥哥!你怎麼了?」清鈴般的聲音喚醒了茫然的夜曦,猛然從失神中醒過來,夜曦這才發現自己的左手正在被妹妹不停搖曳著,而自己的右手,已經匯聚出了一個水球。

急忙驅散手中的水球,看著面前可愛的妹妹,暗自慶幸,如果剛剛不是被妹妹叫醒,他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會殺人嗎?夜曦不敢否認,連續數個月的廝殺,每次都是靠著骨子裡的煞氣挺過來的,其實他的內心其實已經變得極其陰暗,真逼急了,說不準就會把人當成魔獸殺了。

拉起妹妹的手,朝著校塔外面走去,「小瀅,先帶我去戊亥班吧,到現在還沒去報道,再不去沒準又會出什麼煩心事。」

「哈哈哈!」夜曦的話剛剛一出口,身後的人群再度轟然爆笑,夜曦沒有再去理會,拉著妹妹繼續向外走,但眼神卻是越來越冷。

「廢物!沒實力還學別人跨兵器,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聽到這句話,夜曦再即將走出校塔之際重新看了眼人群,連背個劍都要有意見,這不至於吧?

從校塔出來后,夜曦再一次向妹妹重申了自己的目的地,而從妹妹口中得知,亥班的人很少來校塔進行實戰訓練,於是兩人就動身想著學院外圍走去,一邊走,夜曦一邊詢問了一下學院的布置,對這個帝國級別的學院,他開始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學院是以校塔為中心,整個學院杯分成三塊,住宿區、校院區、禁地區。

校塔以南整塊都屬於校院區,一共有十棟校樓,這十棟校樓,每一棟代表著一個年級。

由於校樓與校樓的距離比較遠,而南部的校院區本身就像一個花園一樣,所以如果是不認識路的人進入夜龍學院,很容易迷路。

住宿區就是師生所居住的地方,除了導師樓、食堂之外,還有十二棟學生的宿舍樓,分別代表的十二個班級,也就是說,十個年級里同等級的十二個班級都會住在一棟樓里。

不過宿舍樓和校樓就不一樣了,妹妹夜瀅是癸子班,屬於子班,也就是最優秀的班級,她的宿舍是單人間,布置完善、應有盡有,衣食住行服務近乎完美,當然班級等級越差的宿舍也就越差,夜曦很難想象出亥班的宿舍是什麼樣子的。

還有就是說學院就那麼十二棟學生宿舍,也就是說不分男女,這就有點讓夜曦擔心了,自己可愛的妹子萬一被人拐跑了就不好玩了。

禁地區的範圍很小,只有宿舍樓的五分之一,也就是不允許學生私自進入的地方,據說學生到達甲乙年紀后,每年三月都要進入禁地區訓練,持續六個月,其他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和妹妹的聊談中,也不難看出這個學院對等級實力的要求是比較苛刻的,能者多得,不能者,什麼都享受不到,可能就是這個學院的宗旨。

不過也可能就是因為這則宗旨,才讓夜龍學院培養出了這名多得強者,殘酷、激烈的競爭才能讓一個強者變得更強,放棄的人,只會成為別人的台階。

很快,兩兄妹已經到了一棟校樓前,校樓門上刻著一個大大的「戊」字,顯然這裡就是戊年級專用的校樓了。

「哥哥,我們到了!」夜瀅笑著指了指面前的校樓,然後拉起夜曦的手向裡面走去,進門之後就能看到直上二樓的樓梯,夜瀅則直接拉著他在樓梯右轉。

一棟校樓有六層,第一層是戌亥班,第二層是申酉班,第三層是午未班,第四層是辰巳班,第五層是寅卯班,第六層是子丑班;看來這個學院對等級的劃分不是一般的嚴。

兩人在亥班門前停了下來,門上的「亥」字已經破爛不堪了,班門上更是滿滿傷痕;猶豫了片刻,夜曦輕輕地在門上敲了幾下,許久后依舊沒有聽到裡面有什麼動靜。

與妹妹對望一眼,夜曦直接將門打開,在開門的瞬間,班裡喧鬧的聲音瞬間停下,所有的學生全部看向了班門處。

而講台上一個年輕的女子原本還是一臉的憂愁,感覺到班內的變化后也轉頭望向了班門外的夜曦。

「導師,我是新來報道的學生,夜曦。」

簡單的自我介紹,在全班的注視下,夜曦和妹妹走進了教室,瞥了眼整個課堂,和那種大講堂差不多,學生只有二十多人,只是從夜曦這個角度看過去,學生們並不是在學習,而更多的是玩自己的東西、干自己的事情,再看了一眼講台上的導師,一臉的無奈,這樣的班級似乎完全被學校放棄了。

女導師接過夜曦遞上來的入學通知,笑了笑,「歡迎夜曦同學,你的事情我已經從院校方面知道了,我是戊亥班的導師利妮,今後也就是你的導師了,希望你能開開心心在這裡學習生活。」

「恩,希望吧。」夜曦微微笑了笑,看了看凌亂的課堂,心中對上學的興趣又連降數層。

「那夜曦同學你先找個位置坐下吧,還有這位是?」利妮疑惑地看向夜曦身後的夜瀅,兩兄妹長得如此相像,她的心中肯定也得出了答案。

「利妮導師!這是我妹妹夜瀅,我現在還是先去宿舍安頓下吧,剛好妹妹在,能幫我領路。」

利妮聽了也只能笑笑,「也好,舟車勞頓是該休息一下,那你先回去吧,宿舍的話你就隨便住吧,反正也沒什麼人住那裡。」

聽了利妮的話,夜曦一臉的疑惑,但還是點點頭,轉身拉起夜瀅就離開了教室,當門關上的剎那,教室內再度炸開了,完全將門關上,夜曦無奈地嘆了口氣,這個導師從某些方面來講真的不像個導師,更像一個賠笑的,但畢竟亥班的學生爛歸爛,還都是有背景的。

「哥哥,你不開心嗎?」看到夜曦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夜瀅牽著他的手小聲問道。

「沒有。」夜曦搖搖頭,轉而露出笑容,「只是感覺這裡太無聊了。」

似懂非懂地眨巴著眼睛,夜瀅並沒有說什麼,靜靜地看著沉默的夜曦。「走,帶哥哥去『亥班』的宿舍樓吧。」

亥班的教室內,看著講台下面大片熱鬧的氛圍,利妮已經傷透了腦筋,突然,她想到了什麼,「夜曦?他也姓夜?夜龍帝國姓夜的似乎就只有這麼一家吧?」

……

兩兄妹走在校園之中,四周的景色雖然宜人,但卻絲毫吸引不了夜曦的目光,腦子裡依舊回想著校塔里和教室里的一幕幕,心裡突然對這個戊亥班充滿了厭惡。

自己放棄了生存下去的理由,自然得不到別人的尊重。「沒勁!」自言自語地輕碎了一口,又陷入到了沉思中。

看到哥哥不開心,夜瀅也一直沉默在一旁,繼續向前領路,不敢去打擾他。

不知道又行進了多久,夜瀅在一棟樓前停下了腳步,一個破舊的「亥」字高高掛在大門上,整幢樓給人一種「鬼屋」的既視感,不愧是全學校最破的宿舍樓。

聽說你在銀河等我 宿舍樓一共有四樓,走道上的確打掃地乾乾淨淨,但是這也未免太乾淨了,就像很久沒有人住過一樣。

來到二樓,隨便打開了一個房間的門,灰塵在這一剎那鋪天蓋地席捲而來,堵得夜曦喘不過氣來。

「咳咳咳!」兩人在門前撲騰了半天才將周圍的灰塵驅散。「哥哥,這裡好臟啊!」看清了房間裡面的樣子,夜瀅頓時驚呼出來,立刻躲得遠遠的。

房間還算大,一共六張單人床,但房間內掛滿了蛛網和塵埃,看來已經很久沒人來住過了;現在夜曦總算是明白為什麼利妮導師會說隨便選房間,反正也沒什麼人在宿舍。

「算了,小瀅,你躲到三樓去,我把房間收拾下。」扭頭對妹妹說道,不過妹妹似乎早就在三樓了,張望著小腦袋朝著哥哥擺著手。

「砰」重重地關上門,又揚起一片塵埃,將房間完全密封起來,單手平舉,一顆水球慢慢在他的身前匯聚,待到水球匯聚到半人多高的時候,夜曦五指微微一握,「嘭」水球應聲爆裂開來,一瞬間,整個房間完全被水填滿。

靜靜地站在水中,看著周圍不斷攪拌的水流和頭頂一片漆黑的污水,夜曦無奈搖頭,這房間得有多臟啊,猛地將房門打開,黑色的污水瞬間傾瀉而出,湧向了外面。

看著空無一物的房間,總算乾淨了,不過什麼都沒有了,連張床也沒有了……

「哥哥,可以請學校的工人幫忙布置房間,小瀅的房間就是請工人來布置的。」

「是嗎?那真的幫大忙了。」看著面前只有八歲的小丫頭,夜曦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相信她,也許是夜瀅對自己心裡所想的事情了如指掌吧。

這次夜曦出門的時候並沒有帶什麼行李,甚至連錢也沒帶,不過這件事既然交給了妹妹,妹妹就一定有辦法的。

想到這些夜曦不禁有些羞恥,自己是不是太沒用了,到頭來還要依靠比自己小五歲的妹妹……

但這些似乎都是次要的,到學院來無非就是混日子,但夜曦哪有這個時間混;不過照著亥班目前的情況來看,學院已經把這個班級放棄了,既然放棄了,自己擁有的自由時間就會非常多,所以就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修鍊,而宿舍就是不二選的地方,沒人住,也安靜,離食堂也近,不會餓肚子。

所以,只要能把宿舍搞定就行了,用什麼方法,管他呢。

「小瀅,哥哥的宿舍就麻煩你啦,肚子又點餓了,我們去吃飯吧~」

看到哥哥臉上重現的笑容,小丫頭自然也非常開心,連連點頭,拍著小胸脯說道:

「其實只要有學生搬進來后,學院里的工人就會來布置房間,只要和他們說一下下就行啦~」

…… 夜曦乾笑了笑,就當這個可愛的妹妹賣了個萌吧。

摸著肚子,腹中一陣飢餓,看了下時間,已經臨近正午了,從早上在酒館內吃了點食物之後就一直沒有吃東西,忙碌了一上午,是應該去找點東西吃了。

牽起妹妹的手走出了房間,此時的過道走廊都因為剛剛夜曦製造出來的動靜變得一片雜亂,「額……小瀅,如果等下校工來了,就順便把宿舍樓也打掃下吧~」

「嗯!知道啦!」

學院的食堂就是在十三棟住宿樓的中心位置,所以和亥班的寢室並不算遠,幾分鐘的路程。遠遠開去,層層相疊的樓層,宛如水晶宮一般的建築,華麗而美觀,更有一股說不出的宏偉,實在有些想不通,為毛食堂的外觀都比他的宿舍要高檔次;略微吃驚地在食堂外矗立了一會兒,肚子的抗議聲一度將夜曦喚醒,「走!一定要吃個飽,畢竟是免費的午餐!」

食堂內,一樓擺滿了一桌桌菜肴,應有盡有,這裡的食物全是免費切完全由教師學員自己選擇的,一般教師學員在一樓打了菜后就直接上樓用餐,二樓擺滿了一張張空飯桌,就是讓師生進餐的;而三樓、四樓就是一個個包間了,五樓似乎是一個大包房,專門用作於學員的大型聚會。

雖然學院里並沒有硬性要求哪些人能進包間、哪些人不能,不過能者多得的思想似乎深深地烙印在了每個學員的腦海里,縱然包間內空空如也,也沒有一個學員敢進去,這些包間似乎都已經被固定了主人一樣,沒有主人的允許,就沒人會進去。

夜曦的確是餓了,在一樓胡亂地打了些東西之後,就直接來到了二樓窗邊的桌子前吃起來,也可能還沒有到開飯的時間,食堂內除了夜曦和夜瀅之外,只有寥寥幾個學生。

「小冥哥哥!這邊這邊!」夜曦正在埋頭填著肚子,就聽到妹妹朝著一樓呼喊起來。夜曦同樣撇頭望向大門處,夜冥也正看向這邊,四目對視片刻,夜曦就自顧自地繼續吃起來。

數分鐘后,夜冥也來到了桌子旁,將自己手中的餐盤放下,默默地吃起來;餐桌上的氛圍很是沉默,如果不是夜瀅在吃東西時不時發出「吧唧、吧唧」的聲音,三人之間的氣氛就只能用詭異來形容了。

飽飯之後,夜曦懶懶地往椅背上一靠,摸著膨脹的肚子,滿足地打了個嗝,「小冥,問你一下,學院附近有沒有什麼湖泊,湖泊的周圍最好可以安靜些,我的情況你應該理解的吧。」

從湖底出來之後,夜曦就明白自己能在水下呼吸已經不是自己一個人的秘密,不過慶幸的是知道這個秘密的人都是身邊可靠的人,所以也不至於徹底暴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