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虎王已經到了頂樓的包房裡。樓上也有現場直播的畫面,看著下面的吵鬧聲,虎王不由皺起了眉頭。

Home - 未分類 - 此時,虎王已經到了頂樓的包房裡。樓上也有現場直播的畫面,看著下面的吵鬧聲,虎王不由皺起了眉頭。

這一把他是利用葉青的名不經傳,給這些人下了個套,先賺上一大筆。卻沒想到,葉青竟然贏的這麼乾脆,讓觀眾開始懷疑他打假拳。

虎王以前的確安排過打假拳的事情,但是,這一把他真的沒有安排打假拳啊。葉青能打贏瘋子,這是在他預料之中,可贏的太乾脆,就連他也有點接受不了了。

「媽的,這王八蛋,也太強悍了吧!」虎王憤憤地嚷嚷。

「大哥,下面現在都快鬧翻了,接下來怎麼辦?」一小弟急道。

虎王皺眉沉默了一會,道:「換人,換方法,找個實力強的,跟他來一場生死之戰,消除他們的疑惑。這擂台上,只有生死之戰,才沒有人懷疑!」

「生死之戰,就是不死不結束嗎?」小弟看了葉青一眼,低聲道:「以葉青的性格,我怕他不會打死對手的!」

虎王瞪了他一眼,道:「那就換個該死的,這還用我教嗎?」

那小弟立馬點頭,匆忙出去安排這事了。

地下室,那些觀眾都已經衝到鐵網旁邊,嚷嚷著要退錢什麼的。裁判員在上面各方安撫,但沒人理會他,眾人已經認定葉青是打假拳了。

終於,虎王的小弟大步走了出來,在幾個漢子的保護下進了鐵網。他從裁判員手裡接過麥克風,大聲道:「各位,靜一靜,請靜一靜!」

「靜你媽個腿,打假拳還好意思狡辯!」一個男子大聲怒罵。

「退錢,什麼都別說,退錢!」又一男子大聲嚷嚷。

「大家不要著急,大家不要著急,我這就是來給大家一個答覆的。」虎王的小弟連喊了好幾聲,眾人終於靜了下來,齊齊看著他,等待虎王的答覆。

「大家懷疑他打假拳,這心情我能理解。其實,連虎王大哥也懷疑這裡面有問題。這個葉青是第一次來這裡打拳的,以前我們也不知道他的實力如何。但是,我們的信譽一直在這裡,我們真的沒有打過假拳。大家別激動,聽我說!」他抬高嗓子,道:「虎王為了消除大家的疑慮,同時為了證明我們這場子的公正性。虎王大哥決定,下一場來一場生死之戰!」

「生死之戰?」全場一愣。

「對,就是必死一個的決戰,絕對無法作假的比賽!」虎王的小弟朗聲道:「這是拿性命做賭注,肯定沒人敢打假拳,大家覺得如何?」

眾人一番議論,終於有人帶頭表示贊同,這認同便逐漸在眾人當中傳開。畢竟,這樣的生死之戰,是真的無法作假。

「你要生死之戰也行,但是,找來的對手不能比瘋子弱多少,否則那怎麼能夠證明呢?」一個男子大聲喊道。

虎王的小弟大笑道:「那是當然,我們已經決定好了,下一個出場的是獄頭!」

「獄頭!?」

「那不是去年半年賽的冠軍嗎?」

「我的天,就是那個外號殺人犯的獄頭?」

「什麼叫外號,那傢伙就是一個殺人犯!」

下面觀眾又開始哄鬧起來,這個獄頭,可比瘋子更要重量級一些了。

… 葉青則皺起眉頭,沉聲道:「我只是負責打三十場,能贏就行,不會殺人!」

「葉先生,我知道你這個人很有原則。但是,這是遊戲規則,你必須遵守!」虎王的小弟看了葉青一眼,淡笑接道:「而且,這個獄頭,其實就是一個該死的人。相信我,一會等你聽完我們裁判員對他的簡介,你就會恨不得親手殺了他的!」

葉青冷冷看了他一眼,沉聲道:「告訴虎王,每場結束,我都要看到那三個人完整無缺的樣子!」

「沒問題,我會去跟大哥商量的!」虎王的小弟笑了笑,道:「葉先生,三十場,希望你好好打。等你全勝,你們就能一起離開了,我提前預祝你馬到功成啊!」

葉青沒理他,靜靜站在自己那一角。

終於,在眾人的呼聲當中,獄頭囂張地出場了。

獄頭身高一米八左右,在這些拳手當中並不算突出。但是,他的模樣長得卻非常的兇殘。雙臂全是紋身,腦袋颳得鋥亮。雙目當中散發著嗜血的光芒,粗壯的胳膊,肌肉累累,看上去就格外的恐怖,光是這扮相就比瘋子要狂得多。最滲人的是,他脖子上還掛著一個小小的骷髏頭,很是精緻,竟然和真的骷髏差不多。

「現在上場的就是我們的人氣選手,獄~~~頭!」裁判員拖著長腔,彷彿是在介紹賭神賭聖似的。隨著他的聲音,現場也發出一陣陣的興奮的叫聲,這獄頭還真的是一個人氣選手呢。

裁判員在台上也嗨了起來,大聲道:「去年下半年的冠軍選手,他雖然不是我們見到實力最強的選手,但卻是最瘋狂最殘忍的選手。去年下半年,他一共參加了二十三場比賽,有七個選手被他活活打死,十一個選手被他打殘。所以,他獲得了一個瘋狂的外號,殺!人!犯!噢!!!」

現場跟著歡呼,獄頭也走上了擂台,囂張地舉起雙手,很享受地聽著眾人的歡呼。

裁判員接道:「其實,獄頭很早之前就有了這個外號。就像他這個獄頭的名字一樣,二十一歲的時候他殺了鄰居一家八口人,連七個月大的小孩子他都沒放過。據說,他胸口這個骷髏頭,就是那個孩子的頭骨。多麼殘忍,多麼瘋狂,多麼血腥啊!」

葉青皺起眉頭,難怪他看獄頭脖子上掛的那個骷髏頭很像真的,沒想到竟然就是真的。而且,還是他殺死的一個小孩子的頭骨做成的。這個獄頭,還真是喪盡天良。看來虎王的小弟說的沒錯,聽完裁判員的話,葉青對這個獄頭已經起了殺心!

獄頭倒是對這些評價很滿意,得意洋洋地看著眾人。而下面的觀眾更是興奮不已,對他們而言,獄頭殺了誰,殺了什麼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來這場比賽將會很血腥。正如虎王所說的,人類就是這樣,不管是上流社會的人物,還是下九流的混混,都是一樣的充滿獸性,一樣的嗜血!

裁判員走到獄頭身邊,道:「其實呢,很多朋友都不明白,你為什麼會有獄頭這個稱呼?這個問題我以前問過獄頭,其實,獄頭不僅坐過牢,而且還判的是死刑。不過,獄頭不是一般人,監獄怎麼能困得住這樣的潛龍呢?他在監獄里殺死十七個人,可以說是監獄里的最強頭目,所以,逃獄之後,他就起了獄頭這個外號,出現在了我們的擂台上!」

「獄頭!獄頭!獄頭!」

下面觀眾齊聲歡呼,其實大部分人都知道獄頭的經歷。但是,他的經歷每次被說起,都能讓這些人興奮不已。

葉青看著下面的觀眾,不由嘆了口氣。這些人聽著一個殺人犯的殘忍故事,不僅沒有絲毫痛恨,反而對他如此推崇。這個社會,竟然已經淪落到這個地步了嗎?這些所謂的有錢人,這些所謂上流社會的人物,難道已經沒有了最基本的是非觀了嗎?

「獄頭,打死他!」突然,一個觀眾大聲嚷嚷起來。

「是,打死他!」

「打死他!」

所有人都在大喊,他們剛才因為葉青而輸掉了很多錢,現在對葉青是痛恨至極。現在獄頭來了,眾人好像見到了希望,恨不得獄頭立刻殺了葉青,彷彿是在為他們報仇一般。

樓上,虎王冷笑看著下面的畫面,道:「這些所謂的成功人士,哼,真是可笑!」

「老大,這一把的賠率怎麼定?」旁邊小弟問道。

虎王道:「給葉青一賠十,給獄頭一賠一點二。」

「啊?」小弟一愣,道:「葉青剛贏過一場,還敢給他一賠十嗎?要是有個一千萬買他贏,那咱們都有可能崩盤啊。」

「哼,一千萬?誰捨得出這麼多!」虎王冷笑,道:「我早把這幫所謂的成功人士看透了,這一場,買他贏的絕不會超過一百萬!」

小弟看了虎王一眼,他對虎王的話有些不信,但還是匆忙過去把賠率交代下去。

五分鐘后,投注結束,看到統計出來的投注結果,小弟頓時愣住了。正如虎王所說的,這次只有八十萬買葉青贏的,根本不超過一百萬。而買獄頭贏的超過兩千萬,可見不少人都保守了一些,沒有像之前那樣下大注了。可是,他們還是對葉青不信任!

地下室,觀眾席喧囂連連,那個胖子剛才贏了一千萬,現在比任何人都要興奮。他站在椅子上,大聲喊道:「葉青,我又買了五十萬你贏,別讓我失望啊!」

「靠,佔一次便宜,還想來第二次啊?」旁邊一人瞥了胖子一眼,道:「這一把,你這五十萬可真要打水漂了!」

「我就很看好他!」胖子不以為然地道:「打水漂又怎麼樣?剛才他給我賺了一千萬,我就算砸五十萬進去也不心疼!」

「靠!」周邊眾人朝胖子豎起了中指。

億萬獨寵:少主的私藏新娘 「再說了,誰說葉青一定會輸!」胖子看著擂台上的葉青,面上帶著幾分興奮,道:「一旦他贏了,那我不又賺了?」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周圍幾人不約而同地道。

「嘿嘿……」胖子撓了撓頭,面上卻還帶著興奮。

擂台上,葉青和獄頭對立,裁判員象徵性地握住兩人的拳頭,本來準備讓兩人握個手。誰知道,獄頭突然伸手抓住葉青的胳膊,用力往自己懷裡一拉,同時用自己鋥亮的光頭,狠狠地便朝葉青頭上撞去。

這就是地下拳賽,沒有任何規矩可言。當然,這種行為是被人不齒的。可是,對於這些觀眾而言,獄頭這做法只會讓人更加興奮而已。

眼見獄頭出手,眾人皆是興奮地大叫起來,胖子則大喊道:「我靠,偷襲啊!」

「這叫戰術!」一個男子回道。

說話間,葉青便快被獄頭的腦袋撞上了。看獄頭那鋥亮碩大的腦袋,他敢這麼撞上來,肯定是頭骨堅硬。若是硬撞上,肯定是得受傷的。

也便在這個時候,葉青突然抬起左腳,踩在獄頭的右腿上。右腳同時點地,借著這個力道,葉青整個身體躍起空中,一個空翻便從獄頭頭頂翻了過去。人在空中的時候,右手也直接掙開了獄頭的手,雙臂環保獄頭的脖子。

落地的瞬間,葉青口中發出一聲低沉的怒吼,雙臂抱住獄頭的脖子,猛地往前甩去。獄頭一百八十多斤的身軀,竟然被他摔過肩膀,扔出去三米多遠。

這一瞬間,全場皆驚。眾人眼睜睜看著葉青差點被獄頭的腦袋撞上,而便在那個時候,葉青空翻越過獄頭,同時抱住他的脖子,一個過肩摔把他扔了出去。這一切,便是在一秒鐘之內發生,快得讓人根本反應不過來。

而事實上,眾人更想不到的是,葉青竟然能做出這麼逆天的動作。這種情況,唯有在武俠電影裡面才能看到啊。還有,葉青體重肯定不超過一百四,而獄頭一百八的體重,竟然被他扔出去三米,這怎麼可能?

樓上,虎王完整地看了整個過程,連他也驚呆了。剛才跟葉青交手,他就知道葉青的身手肯定不簡單。只是,他沒想到,葉青竟然強悍到如此地步!

「高手!果然是高手!」虎王咬緊牙關,雙目中的煞氣更重,雙手十指交錯,扭得骨節嘎嘣作響。

虎王沉聲對旁邊小弟吩咐道:「再派一批人守住地下擂台,今晚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這裡!」

在樓上另一個豪華包間里,楊世濤和他身邊那個男子也正坐在這裡。他很早就來了這裡,看到如此情況,他嘴角冷笑更多。

「虎王這個人做事謹慎,向來不會留下任何後患。姓葉的表現出來的實力越強,虎王就越不可能放過他!」楊世濤冷笑道:「看樣子,不用等火蝴蝶過來,他也死定了!」

「其實咱們完全不用去招惹火蝴蝶的。」旁邊那男子道:「姓葉的實力再強,他也只是一個人。在深川市,虎王想對付他,就是易如反掌。埋下火蝴蝶這邊的仇怨,始終是個隱患!」

楊世濤搖了搖頭,道:「我要讓他死,就必須做到萬無一失!」

… 現場寂靜了將近半分鐘,連裁判員的眼睛都瞪圓了,沒有人說話,沒有人尖叫,現場靜得掉下一根針都能聽到。

「好!」突然,一個吼叫的聲音震撼全場,那個胖子首先站了起來,激動地鼓掌歡呼大喊。

這一下,全場終於爆發了,所有人都在尖叫,所有人都在大吼,所有人都在發出不可思議的呼聲。誰能想到,這個看似瘦弱,名不經傳,在獄頭面前顯得弱不禁風的葉青,竟然有如此強大的爆發力。

「葉青!葉青!葉青!」

有人-大喊,緊接著所有人都激動地喊叫了起來。

這種地下拳壇的觀眾是最容易變心的,對強者的追捧,是他們永不改變的追求。獄頭強,他們就會追捧獄頭。而現在葉青強勢,他們就會追捧葉青,他們已經渾然忘了剛才是怎麼貶低葉青的了。

這一下摔得挺狠,獄頭掙扎了好幾下方才爬起來,但腳步還在踉蹌。

「打他!打他!」

「殺了他!殺了他!」

「扭斷他的脖子,把他的腸子挖出來!」

人們在大喊,在為葉青加油,恨不得葉青立刻出手。

不過,葉青沒有出手,一直等到獄頭站直了身體,這才轉頭看向旁邊的裁判員,道:「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啊?」裁判員瞪大了眼睛,道:「早就可以開始了,你剛才上去直接打死他都沒人說什麼,是他犯規先出手的!」

「想殺我,不可能!」獄頭一聲大吼,張開雙臂瘋狂朝葉青奔了過來,準備將葉青抱起來。

葉青沒有閃避的意思,只是慢慢曲下身體。便在這獄頭距他還有兩米的時候,突然往前跨出一步,呈馬步蹲立。同時,右臂抬起,右肘猛地衝出,正擊在獄頭的胸口。

只一下,獄頭整個人立馬倒飛回去,好似被卡車撞到似的,一直撞在鐵網上方才停下。胸口凹進去一塊,肋骨被葉青這一下擊斷,直接****了心臟,吐了幾口鮮血,終於還是撐不住,倒在了地上,沒了呼吸!

樓上一個包間里,一個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猛然站起身,死死盯著屏幕,沉聲道:「八極拳!八極拳!八極拳!」

「八極拳?」旁邊一矮個皺起眉頭,看向屏幕里的葉青,沉聲道:「你沒看錯?」

「沒看錯,正是李家八極拳!」中年男子咬牙切齒,沉聲道:「威猛雄渾,剛烈霸道。晃膀撞天倒,跺腳震九州。當年北拳南傳,就以八極拳為首,號稱北方拳術之尊,威力恐怖!」

矮個奇道:「不會吧?北方拳不是以形意、八卦和通背三種拳法最為出名嗎?八極拳的名聲好像不太大啊!」

「你懂什麼?」中年男子瞥了他一眼,沉聲道:「二十年前,北方拳只尊八極。只不過,二十年前南北拳一場決戰,出身八極門的北拳王落敗,才導致八極拳落魄至今。」

「這麼說來,八極拳也不是多厲害嘛!」矮個不以為然,道:「在我們南方拳法面前,什麼八極什麼形意什麼八卦,都沒用。」

中年男子沒有理他,只沉聲道:「而那一戰,也導致南拳王銷聲匿跡二十年,至今無人見過他!」

「啊?」矮個愣了一下,道:「為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