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地,三人穿過了一望無盡的沙漠,也算是徹底擺脫了幽狐傭兵團的追擊。這次,柳戰帶着兩人來到的是一個到處均是沼澤的森林之中。一路上,沒有人說話,見到氣氛有些尷尬,柳戰率先開口道:“這一片森林雖然有些髒、亂,不過只要穿過了這一片森林,那麼距離終點就只剩下一個地點了。”

Home - 未分類 - 漸漸地,三人穿過了一望無盡的沙漠,也算是徹底擺脫了幽狐傭兵團的追擊。這次,柳戰帶着兩人來到的是一個到處均是沼澤的森林之中。一路上,沒有人說話,見到氣氛有些尷尬,柳戰率先開口道:“這一片森林雖然有些髒、亂,不過只要穿過了這一片森林,那麼距離終點就只剩下一個地點了。”

葉辰拖着疲憊的身軀繼續走着,聽到柳戰這樣說,也只是點點頭,道:“那便好,這沼澤沒什麼問題吧?”就當柳戰剛欲說話時,一聲震天的巨吼聲將三人給嚇了一跳。柳戰此刻的神情逐漸凝重起來,道:“葉辰此刻受了傷,雨詩你去幫忙照顧一下葉辰,我想這次我們遇到**煩了。”雨詩氣的直跺腳,道:“還不是你,非帶我們來這種不毛之地,之前若是跟着那些人走不就對了?”葉辰搖了搖頭,道:“我覺得走這裏比走大路富有的挑戰性大多了。”雨詩頓時無語了。

只見柳戰緩緩地潛行到了一處陰暗的叢林旁,只見一頭較爲龐大的巨型魔獸站在那裏,而對面,竟然有一小羣人,再仔細一看他們身上的衣着,柳戰嚇了一跳,道:“幽狐傭兵團?”只聽幽狐傭兵團之中有人笑道:“哈哈,快點,把這頭沼澤太虛獸耗死,取到了他身上的獸晶,這次可以賣一筆大價錢了。”只見好幾名幽狐傭兵團成員衝上去,黑色的匕首準確無誤地紮在了沼澤太虛獸的每一個關節處。

只見沼澤太虛獸痛苦地晃了晃身子,又是大聲吼叫了一番,怎料這是沒有作用的。這時,只見有人道:“誰?!”柳戰大吃一驚,難道自己被發現了,沒辦法,只好易容了。只見一名白髮老者目光深邃地盯着幽狐傭兵團的這些人。先前那名說話的人也是嚇了一跳,道:“高手?”只見那名“老者”淡淡道:“老夫只是路過,有問題嗎?”聲音如同山寺中的古鐘一般,字字鏘鏘有力。

那人忙道:“沒事,請便。”見到那些人放過了自己,柳戰立即離開,等柳戰已經離開了一小段時間後,一個人道:“不對,這種不毛之地怎麼會有人?!”這時,一個赤發的中年男子道:“MD!遇見了一個會玩易容術的,我們被他騙了。”有人道:“會不會是別的傭兵團派嘍囉來打探消息的?”中年男子道:“先殺,我倒要看看是誰那麼大膽子,敢跟我們幽狐傭兵團叫板。”

另一邊,柳戰已經回到了葉辰雨詩的身邊,看到柳戰這番慌忙的樣子,雨詩禁不住“嗤。”一聲笑了出來,道:“柳戰,怎麼了?是不是打不過那魔獸?回來請救兵了?”葉辰也是嬉笑道:“我看差不多,要不要我幫幫你?”柳戰道:“葉辰,不好了,我在那裏,看到了…看到了一小批幽狐傭兵團的人,怎麼辦?”

本來正在嬉笑着的葉辰臉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了,臉上的肌肉略微有些抽搐,道:“他們來了多少人?是衝我來的?”柳戰緩了口氣後接着道:“來了十幾個人,不過並不是衝你來的,而是衝沼澤太虛獸。”“哦?他們要取獸晶?”柳戰點點頭,道:“可以這麼說吧。”葉辰笑了笑道:“那就好了,先帶我過去看一看,我要送給他們一份大禮。”

柳戰無語了,道:“至於麼?就一點小事情,搞得要每次都把他們給殺的人仰馬翻?”葉辰道:“這都是他們逼我的,當初若不是我反擊,他們甚至想殺了我,這種生死仇恨,我爲什麼不報?我恨不得將幽狐傭兵團連根拔起!”柳戰道:“我服了,好吧,先跟我過去看,記住,不要發出太大的動靜。”葉辰點點頭。

僅僅是走了不算太久,只見三人來到了一片茂密的叢林後方,葉辰已經將氣息掩飾到了最巔峯,其餘二人更不用說。只見十幾人朝着沼澤太虛獸不斷地攻擊着,看這沼澤太虛獸的狀態,看來是撐不了太久時間了。只見葉辰腳底突然冒出了短暫的金銀二色,隨後只見葉辰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時,是在幾名嘍囉的面前,只見葉辰的天雲刃準確無誤地劃在了每個人的喉管之上,頓時,鮮紅的血液全部崩在了葉辰的臉上,幾名嘍囉就這麼倒下了。

中年男子歪着頭看着葉辰將自己的手下一個又一個地殺死,自己卻無動於衷,好像自己跟這些人一點關係也沒有似的。最終,中年男子帶來的所有嘍囉因爲反應沒有葉辰強,全部倒在血泊之中。等到葉辰快要來到中年男子身邊時,只聽中年男子緩緩道:“你是葉辰吧。”葉辰一愣,這人的口氣怎麼那麼平淡?就像在說一件跟自己毫無關係的事情一般。

也就是趁葉辰失神的這一剎那,中年男子猛地攥起發出銀色光芒的拳頭,砸在了葉辰的胸口之上!葉辰如同斷線風箏般口中涌出鮮血,倒飛出去,咋落在一棵樹邊。中年男子冷笑道:“一個小孩子還敢跟我玩心計,你還嫩了點。”隨後只見中年男子雙拳之上銀芒大放,最終男子猛地衝了出去,就在其的拳頭即將砸到葉辰的時候,幾道含有靈力的毒鏢射了過去,一陣冷笑傳來:“想傷害我的同伴,你現在還沒那本事。”

只見雨詩與柳戰站在那裏,冷冷地望着中年男子。男子望了望柳戰,道:“臭小子,不要以爲有靈怪學院給你們撐腰你們就可以爲所欲爲了,不然我仍舊可以替那些老傢伙教訓你們!”柳戰沒有廢話,迅速拔出一把黑色的短劍,如同飛劍般硬生生的刺向了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嘿嘿一笑,道:“速度還可以,柔韌性、力量差太多了,找死。”只見其雙拳之上緩緩冒出絲絲銀色的閃電,直接劈向了衝過來的柳戰!

與此同時,雨詩也是跳了起來,手中握着的數枚毒鏢此刻也一併扔了出去!就在柳戰以爲自己會硬接下這一招時,只見幾枚毒鏢射在了閃電之上,將之的威力抵消了。中年男子還沒來得及說話,後方突然傳來了一陣陣恐怖的罡風,只見一個赤金色的球體內部包裹着一枚巨型的深青色手指!男子大吃一驚,因爲這一招,對方完全下了殺招。從未害怕過的自己此刻心中竟然涌起了一層想要退卻的想法。

只聽葉辰虛弱道:“不好意思,我雖然小,但心計不見得玩不過你,好了,你給予了我弄出這個好東西的機會,這也是我送給你們幽狐傭兵團的一份大禮!”只見球體逐漸環繞在男子的四周。突然葉辰的嘴角微微張開:“爆。”

“嘭!”

濃濃的煙霧滾滾,此刻整個森林陷入了一陣轟天的巨響之中,良久,只見男子趴倒在地,早已失去了呼吸,死亡了。葉辰緩緩走過來,道:“哼,跟我作對的後果只有一個子:死。”

此刻,雨詩與柳戰心中均是一凜。 第六十七章:魔獸拜祭

葉辰突然感到眼前一黑,整個人就那麼倒了下去。雨詩看到這一情況後立即將葉辰扶起來,道:“快,帶葉辰找個地方休息調養去,他這一上午可是戰鬥了兩次,昨晚還一次呢。”柳戰點點頭,道:“這裏安全些,先讓他在這裏吧,我去看看情況去。”將葉辰放在一片叢林之上,之後柳戰便是再次走了出去,消失不見。

反觀葉辰意識海當中,有兩團不同色彩的球體,一團色彩爲金色的,另一團是黑色的,也可以說是暗色的。只見金色的球體說話了:“我們就這麼脫離了旋金禁火的精元,他會不會殺了我們啊?”黑色的球體嘿嘿大笑道:“你看他現在虛的樣子,別說殺了我們,不被我們殺,都難呢。”

金色的球體道:“我看還是算了吧,他體內那股狂暴因素此刻處於休眠期,萬一哪天像上次那樣猛地爆發,不光他死,我們也要受牽連。”黑色的球體道:“放心吧,上次那股能量遭到那麼猛烈的打擊了,想必短時間內不會主動出擊了,對了,你有沒有懷疑這小子的身世?”“哦?怎麼了?”黑色的球體不解道。金色的球體道:“我總感覺這小子給人一種難以摸透的感覺,你說他會不會是某位靈神轉世?”黑色球體笑道:“無稽之談,行了,與你交流真是浪費時間,我休息去了。”說後,黑色的球體消失不見。

見到黑色球體消失,金色的球體微微嘆口氣也是離開了。這時,只見葉辰緩緩地睜開了雙眼,嘗試着握了握雙拳,傳來一陣陣清脆的“咔吧。”的聲音,已經斷裂的骨節現在也基本上修復完畢了。雨詩問道:“葉辰,你現在感到怎麼樣了?”葉辰微微一笑,道:“死不了,而且我感到自己的實力好像又精進了。”“什麼?!你是說…”葉辰點點頭道:“對,我達到了靈師五星的水平。”

雨詩笑道:“恭喜你哦,離大靈師的等級又近了一步,看來你很快就能達到大靈師的級別了。”葉辰道:“那你呢?還是一星靈師?”雨詩翻了翻白眼,道:“你以爲別人都在止步不前?那是不可能的,我現在實力也是即將進入三星靈師了,我相信不久之後我就能超過你。”

就在葉辰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柳戰再次慌慌張張地跑來了,道:“不妙了,不妙了,真怪了,今年怎麼趕上那麼多倒黴的事啊?!”看到柳戰這番樣子,葉辰道:“怎麼了?不會是說幽狐傭兵團派人來了吧?”柳戰揮揮手,道:“這倒不是。”“哦。”葉辰點點頭。柳戰道:“不過你也別高興得太早,因爲這次的危險比上次大多了。”

葉辰道:“到底怎麼回事?”柳戰道:“是魔獸拜祭。”“魔獸拜祭?”葉辰不解道。這時,只見一頭龐大的青色巨鷹飛了出來,道:“魔獸拜祭…”柳戰大吃一驚,道:“大地玄鷹?!你想做什麼?”葉辰微微一笑,道:“小鷹,你對魔獸拜祭了解不少?”小鷹點點頭,道:“魔獸拜祭,百年一次,各個大型森林裏面都會舉行,它們會祭祀出一百頭成年魔獸,來召喚出來遠古魔獸。”

葉辰感到後脊有些發涼,單單就這個“遠古”二字已經將葉辰震撼住了。葉辰道:“類似於上次的那個星陣嗎?”小鷹搖搖頭道:“性質差多了,上次星陣是單一的禁法,而且是通過國王來作爲導線,纔可以成功。而這個魔獸拜祭,是歷年以來魔獸始祖們定下來的規矩,當然,召喚出來的也只是遠古魔獸的骨骼殘渣罷了,不過這裏面的好東西真不少。”聽到這裏,葉辰突然有些心動了。

看到葉辰這番表現,小鷹趕忙勸阻道:“葉辰,我勸你最好不要打那個遠古魔獸骨骼的主意,否則你會死的很慘。”雖然話語有些激動,但這的確是事實。葉辰道:“爲什麼?”小鷹漸漸閉上了雙眼,像是在回憶些什麼似的。過了一會兒,只見小鷹緩緩睜開雙眼道:“記得我爺爺曾跟我父親講過,那年的魔獸拜祭來了許多魔獸,各種不同的,然而,就在遠古魔獸骨骼出現的一剎那,便是被一隻如同熊一般的龐大魔獸奪走,據估計,實力可達人類的靈皇。”

聽到靈皇,葉辰心中微微有些激動,這個實力,已經可以在某些位面撐起半邊天了。只聽小鷹接着道:“可也就在那時,三個如同黑影一般的半獸人突然出現,竟然三兩下便制服了那頭魔獸,並將之擊殺。”葉辰渾身一晃,道:“三兩下擊殺一名靈皇,那這麼說,他們的實力甚至可達靈宗了?”說這話時,葉辰的嘴角明顯有些顫抖,靈宗,這個已經接近逆天的等級。可葉辰更加不知的是,他的師傅就是逆天的一位。

小鷹沒有說話,但是已經默認了那三道黑影的恐怖,道:“所以,我勸你,看一看還是可以的,但千萬不要打他的注意,不然,後果你知道的…”就這一會兒,葉辰已經做好了決定,道:“好,我們就去看,不搶,反正搶也搶不過。”隨後回頭望了望另外二人,道:“你們沒有意見吧?”柳戰搖了搖頭,神情卻有些呆滯,看來他也是被先前小鷹所講的那些話驚住了。

葉辰道:“柳戰,帶路。”“怎麼又是我啊?!”柳戰此刻纔算是正式回過神來。葉辰鄙視道:“只有你一個人看到了,不你帶路難不成還是我啊,走吧。”柳戰嘆了口氣後道:“走吧,好事反正從來都沒有輪到過我。”

不算太長時間,柳戰便已將兩人和一隻迷你小鷹帶到了叢林之中,只看到前方只隔了幾裏左右的地方遍地都是魔獸,各種各樣,應有盡有,地下鑽的,陸地跑的,天空飛的,簡直可以開一家動物園了。(玩笑話)。只見最前方的叢林樹幹之上每棵樹綁上了兩隻魔獸,一共用了五十棵樹,那些被綁住的魔獸全都低着頭不語,等待着死亡的來臨。

只見一個白鬍子已經垂到地上的半獸人老者緩緩走來,道:“百年換一次,百獸換一獸,你們都是這百年來犯錯誤最深的魔獸,今日即將獻上生命祭祀,誰還有怨言嗎?”沒有一個魔獸說話,整個場面竟然靜的出奇。白鬍子的老者道:“好,既然你們都沒有要求了,那麼我宣佈,現在就開始祭祀!”

ps【朋友們,邪子不知道發生什麼狀況了,最近點擊低得嚇人,我都不敢看了,真的,在這樣下去,都快要垮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邪子也會盡最大努力多碼一些文字,謝謝大家!】 第六十八章:異變突生

這時,只見從老者身後的幾十只魔獸頭頂猛地冒出了道道硃紅色的能量柱,全部呼嘯着包裹向了那一百隻魔獸,頓時,只見一股股狂暴的烈風包裹起了這些魔獸,沒過多久,只見這些魔獸的頭頂冒出了灰色的代表死亡氣息的煙霧,不過就在這時,發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只見有三隻魔獸並沒有接受祭祀,而是努力掙扎着逃出了硃紅色光柱的包裹,衝了出來。葉辰可以明顯的看出,這三隻魔獸是同種種族的,均是獅頭馬身的怪物。旁邊的小鷹驚訝地發出了一道“咦。”地聲音。葉辰不解,壓低聲音問道:“小鷹,怎麼了?有問題嗎?”只見小鷹道:“怎麼會是他們?”柳戰也是一頭霧水,道:“怎麼了?你認識他們?”

只見小鷹緩緩點了點頭,道:“他們叫師馬獸人,這三個是兄弟三個,實力均是在你們的靈鬥一星左右。”柳戰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靈鬥等級果然不低。葉辰此刻也是略微有些失神,隨即道:“那他們與你是什麼關係?”小鷹道:“沒什麼,以前見過他們欺負弱小的魔獸,今日被殺也算是爲所有被他們殺死的魔獸了卻了個心願吧。”

葉辰緩緩點了點頭,不再說話。這時,只見三道黑影猛地竄了出來,不過卻只是有影而無形。只見其中一個略微壯一些的開口道:“師馬獸人,你們三個想死了是嗎?!明知道祭祀容忍不得一點差錯,卻還是強行逃離誅靈大陣,是不是想要嘗試一下灰飛煙滅的感覺?!”只見一名赤角的師馬獸人冷笑道:“呵呵,把我們祭祀出去,就是爲了圓你們曾經說過的謊麼?真是可笑至極。”

那三道黑影的身影明顯有些晃動。只見其厲聲喝道:“你在說些什麼?!找死!萬獸祭!”只見從黑影的四周猛地爆發出一陣強烈的罡風,道道恐怖的白色骷髏頭虛影冷笑着衝破了赤角師馬獸人,隨後只見這些白色骷髏頭虛影用力地允吸着其的能量最後化爲一抹白色的暴風回到了已經死亡的九十七名魔獸的祭壇內。

隨後只見長老緩緩道:“第九十八位魔獸入祭。”說後還揮了揮枯老如同樹枝一般的雙手,只見之前的赤角師馬獸人的身影竟然出現在祭臺之上,不過卻是在冷笑着,那種眼神令人心底一陣發毛,不過很快,這道身影便是消失不見。只見剩下的兩名師馬獸人互相望了一望,最終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猛地衝了出去,直擊離雙方最近的那道黑影。

不過那三道黑影早就發現了師馬獸人的行動,三道黑影各佔一角,突然雙臂前伸,三道銀芒突然如同銀蛇一般舞動着插入了兩個師馬獸人的胸腔。不一會兒,只見絲絲電光環繞在其的身邊,在不久,先前那名師馬獸人的慘狀在這兩名師馬獸人身上重新上演了一遍,這使得葉辰柳戰等人心底泛起了陣陣噁心。

只聽那如同古鐘一般的聲音再次響起:“第九十九、一百魔獸入祭,開啓祭祀大典。”不一會兒,只見滔天的狂風大作,整片森林頓時如同龍捲風一般,猛烈地呼嘯着,不多久,從天空之上破開了一道雲層,從雲層之中伸出了一條裂縫,最後,只見裂縫上空出現了一道道恐怖的虛影,他們一出現,森林裏所有人與魔獸的呼吸均是有些困難。

只見遠空之上的幾道虛影逐漸成了形,一個是擁有着烈焰雙翅的飛龍,其龐大竟然遠遠超過了小鷹最大狀態的幾十倍!另一隻魔獸是一頭擁有着翡翠般地金角的師狀狂獸。沒多久只見其形態逐漸開始粉化,最終化爲了道道晶瑩的水晶骨骼飛落下來,而目的地,竟然是祭壇之中。

只聽小鷹用着吃驚到嘶啞的聲音介紹道:“剛纔的那條火龍是一條最終進化已經達到人類九星靈帝的恐怖存在,不過很可惜,死在了上古的諸神之戰,而它旁邊的那頭碧角的獅獸,則是一種名爲銩的恐怖怪物,是當時的諸神之戰魔獸代表之一,實力最終進化到八星的靈仙,又可以匹敵靈神的實力…”

聽到這裏,葉辰柳戰等人均是有些口乾舌燥,沒想到傳說中的恐怖存在今日竟然可以見到,真是前世修來的福氣啊。另一邊,只見祭壇之中的銀色光芒已經籠罩了四周,不一會兒,一道銀色強光猛地激射出來,只聽老者道:“聖骨降靈,全體魔獸進行血拜!”只見所有的魔獸包括老者在內,均是割開了自己的腕脈。只見衆多的血液全部如同附了魂似的,全部衝向了祭壇之中。

只見這些血液全部凝聚爲了一團金色的能量,與此時猛地迸發出來的銀色能量交織在了一起,此時,所有的魔獸連大氣也不敢出一下,整個森林頓時冷清了下來,只見這兩股能量互相吸引,又互相排斥中,最終,一道耀眼的光芒散發出來,那種如同諸神之神的高高在上的感覺包裹住了衆人。此時,連葉辰也是覺得心已經跳動到了嗓子眼。

最終,一副晶瑩如同水晶般的骨骼沒有一點疏漏地浮現在了葉辰等所有人的眼中。只見老者緩緩接住了水晶骨骼,道:“此年所有魔獸進入調整期,將這幅骨骼守護三百六十四天整,直至新生命降生爲止,明白了麼?!”所有魔獸均是怒嘯一聲,以表示自己的忠一不二。

葉辰吃驚了,道:“這幅水晶骨經過一年竟然也可以化爲一個新生命,那豈不是要重新出來一個火龍?!”小鷹也是略微有些吃驚,道:“這個,我也不知道啊。”此時只見所有魔獸均是消失不見,一時間,場中竟然只剩下了老者。只見老者微微一笑,道:“遠祖,我們走了。”

就是在此時,整個天空突然被一片血紅所覆蓋,只見一條黑色的蛟龍飛了出來,道:“交出水晶骨,此幅骨骼只應屬於黑蛟家族!”老者冷笑道:“一些不毛之地的家族,還好意思出來丟臉?趕快滾回去!”此道聲音之中竟然含有了一些淡淡的能量,將葉辰幾人震得耳膜一陣疼痛。只聽那頭黑蛟冷笑道:“哼,魔祖,我就讓你再快活幾天,再過幾天,你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

只見那頭黑蛟突然怒嘯一聲,轉過身子,扭動起尾部,離開了這片天空,而隨之而來的血紅色彩也是消失不見。此時老者微微嘆了口氣,道:“你的降生,帶來的究竟是輝煌,還是報復呢?”說後也是離開了這裏,一時間,場中只剩下了葉辰、柳戰、雨詩與小鷹四位。

葉辰有些詫異,道:“就那麼走了?也沒發現我們?”小鷹翻了翻白眼,道:“幸虧沒發現,不然我們的後果比那三隻師馬獸人好不了哪兒去,再說我們四個的能量加一起還不如之前的一隻師馬獸人呢,那麼微弱的能量流動,他們會發現我們?”“也是啊,我們繼續出發吧,最後一個大道過去了之後我們就要到達目的地了!”

ps【墨跡了那麼久,下一章終於要再次進入正題了,第二次測驗,葉辰等人是否能夠通過呢?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鮮花、貴賓啥的不要吝嗇了,一張貴賓對邪子來說很有用,謝謝大家了,拜謝!】 第六十九章:能力考覈

一望無盡的沙漠大道,上面空無一物,但卻可以明顯的看到有三個人正在緩慢的行走着,這些人便是葉辰、柳戰與雨詩三人。只聽柳戰一路感嘆着:“和你們一起行動果然有好處啊,這一路上遇到的奇人怪事還真不少啊。”葉辰苦笑一聲,道:“這或許就是上天的安排吧。”隨後只聽葉辰道:“你不是說路途很近嗎?爲什麼現在都快傍晚了,還沒有一點出口的跡樣?”

“額,這個啊,沒事,再往前走走,走走可能就到了。”此時柳戰明顯有些緊張,不只是因爲先前看了一場大戰造成的,還是因爲他對自己的判斷也是失去了信心。雨詩突然伸出手指在前方指了指,道:“葉辰,柳戰,你們看,前面是不是出口啊?”葉辰循聲朝着前方望去,果然出現了一個不算很大的村莊,沒想到目的地竟然是一個如此簡陋的地方。此時,柳戰也是長長出了一口氣,好在自己的判斷沒有失誤。

柳戰趕忙走在前方,道:“那好,跟我前去找一號教官進行能力考覈吧。”“能力考覈?這是什麼測試?”葉辰不解地問道。柳戰嘿嘿一笑,道:“祕密,到了你就知道了,絕對讓你爽到底,哈哈。”不一會兒,柳戰便是將二人帶到了村頭,只見在村頭已經來了不少名參加考覈的學員了,而且也已經有開始考覈的了,甚至還有通過了這次考覈的學員。

只見柳戰將葉辰與雨詩帶到一位身穿赤色衣服的中年男子面前,恭敬道:“您好,這是副院長交代的兩位參加考覈的葉辰與雨詩,請問他們可以提前開始了嗎?”那男子一聽說是副院長指明的兩人,趕忙道:“把他們叫過來吧。”柳戰點點頭,對葉辰道:“葉辰,你們過來吧,要開始能力考覈了。”葉辰點點頭,帶着雨詩走了過去。

那中年男子認真地瞧了瞧葉辰與雨詩二人,隨後又確認了一遍,道:“你們兩個就是葉辰、雨詩?”葉辰點點頭道:“如假包換,我就是葉辰。”說此話也說明了旁邊的便是雨詩了。中年男子點點頭,道:“柳戰,帶他們到考覈地點去吧,通過了讓他們把通過令交給下一位考官就行了。”柳戰點點頭,對葉辰道:“你們兩人跟我過來吧。”

路上,葉辰無語道:“這還是連環考覈啊?一個接一個的。”柳戰也是有些尷尬,道:“這是我們靈怪學院歷年以來的規矩,誰也改不了的,只有通過了所有考驗的學員,才能正式獲得進入我們學院的機會。”正說着,便來到了目的地,這裏是一個洞口,只聽柳戰道:“你們進去吧,打敗對手,獲得通過令便可出來,不過要小心,有些學員會搶奪你們的通過令,注意防範啊。”

葉辰點點頭,隨後和雨詩頭也不回地進入了洞中。只聽柳戰道:“你們要加油啊,我很期待以後的日子能夠與你們一起度過。”說後便守候在洞口,隨時準備迎接出來的葉辰與雨詩。另一邊,只見葉辰、雨詩二人已經到達了洞中央,前方是一個倒在地上的青年男子,葉辰眉頭稍微一皺,低聲道:“待我觀察一番。”雨詩點點頭。

只見沒多久葉辰的眸子已經越發冷淡起來,總是給人一種恐怖的感覺。沒等太長時間,只聽葉辰趴在雨詩耳邊道:“呵呵,是個裝死的傢伙,看我怎麼揭穿他。”感受着葉辰嘴邊傳來的陣陣熱氣,雨詩突然有些臉紅起來。不過葉辰卻沒發現這一變故。只見葉辰手指輕輕一彈,一縷縷赤金色的火焰已經飄散出來,如同富有生命的火蛇一般,不安地跳動着,隨時準備出擊。

只見葉辰用力一揮,這縷縷火焰立即化爲了一圈火圈,隨後籠罩在那個裝死的青年男子身體周圍,剛開始,這男子並沒有什麼反應。只聽葉辰冷笑道:“你就裝吧,很快,我就會讓你後悔裝死。”只見葉辰雙手平托起,一個小型的赤金色火球立即凝聚出來,並帶有強烈的罡風。吹得葉辰的頭髮四處飄散。

這時,那名青年男子突然跳了起來,一掌向前方的葉辰猛拍去,對準的是葉辰的頭顱。怎奈葉辰是不會給他機會的,只見葉辰等男子即將接觸到自己的時候,也是反手將火球推了出去,結果,火球與男子的手掌直接對在了一起。

“嘭!”“轟!”

兩道劇烈的爆炸聲傳來,只見男子倒退着砸落在了牆邊,從嘴邊開始大口大口吐着鮮血。而反觀葉辰,一動不動,但是明顯可以聽到葉辰手腕處傳來的咔吧聲,原來,葉辰與男子對着一招的時候,虎口已經被其震裂開來,此刻更是直接斷開了。男子的反應卻不慢,立即再次跳起來,對準葉辰的心臟,將手掌彎成一個弧形,用力抓去。

葉辰冷冷道:“死性不改,這次就給你個大的嚐嚐。”只見葉辰剛想用遊身步,而從腳腕也是傳來了猛烈的咔吧聲,葉辰微微一愣,什麼時候竟然連自己的腳腕也給震碎了?!就在男子即將攻擊到葉辰的時候,雨詩也是動了手,拔出一把赤色的匕首,上面凝聚着絲絲赤色的靈氣,只聽雨詩道:“葉辰,你先去後面凝聚手印,我先控制住他一段時間,快!”只見雨詩與那男子已經打鬥了起來,不過可以明顯地看出,雨詩還是稍微吃了一點虧。

葉辰趕快點頭退至一邊,開始凝聚起恐怖的青色指印。漸漸地,只見雨詩甚至已經被男子逼到了牆角處,男子就在即將要一拳砸中雨詩的時候,葉辰突然狂吼一聲,將男子嚇得一愣,竟然停止了攻擊。隨後只見一枚淡青色的中等手指朝着男子飛來,葉辰冷冷道:“第二指已經足夠讓你骨裂了。”

只見那名男子瞳孔立即放大,驚懼地望着飛來的手指,立即雙手合十,一層淡金色的光膜覆蓋在其的身上,只見手指猛地撞擊到了光膜之上,除了一些恐怖的爆炸聲,卻並沒對男子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就在男子想要笑的時候,只見頭頂卻落下了一個巨大的青色手指。只聽葉辰冷冷道:“第二指只是對你的迷惑,既然你可以上當,那麼第四指你已經擋不住了,還不認輸?!”

只見男子微微嘆了一口氣,隨後用手扔出了一枚黑色的通過令,道:“你們通過了。”聲音略微有些嘶啞。葉辰笑了笑離開了山洞。在二人走後不久,男子惡狠狠說道:“臭小子,我不讓你現在這樣對我,等到你真的進入了靈怪學院,我會對你進行報復的,哈哈哈哈!”

另一邊,只見葉辰與雨詩已經來到了洞外,只見柳戰衝過去問道:“怎麼樣?通過沒有?”葉辰嘿嘿一笑,將那枚黑色的令牌交給了其,當柳戰看到令牌時,笑道:“好樣的,我就知道你們可以的,那麼跟我前往倒數第二個考官的那裏吧,接下來你們要面臨的,就會是幻境的折磨了。”

“什麼?!”

ps【從今日開始,直到下週五,一天不少,全部一更】 第七十章:虛擬幻境

不算很久的時間,柳戰已經將葉辰與雨詩帶到了一名正在閉眼清修的銀髮女子面前,並恭恭敬敬地說道:“卡蘭諾導師,這兩位是最新通過的兩位學員,他們分別是葉辰、雨詩。”說着將葉辰與雨詩往前拉了拉。只見葉辰身子微微一弓,道:“葉辰。”雨詩淡淡道:“雨詩。”那名卡蘭諾導師緩緩睜開雙眼,仔細瞧了瞧二人,突然發出了一聲“咦。”的聲音。

柳戰嚇了一跳,忙問道:“卡蘭諾導師,怎麼了?他們有什麼問題嗎?”卡蘭諾導師搖了搖頭,道:“沒什麼,只是這名名爲葉辰的小傢伙給我的感覺很不平凡啊。”葉辰頓時緊張起來,難道這個女人也看出來了自己擁有旋金禁火嗎?那就不好辦了,這種事知道的人越多,自己以後的日子就越難過。

不過好在並不是這樣,卡蘭諾導師淡淡道:“沒什麼,只是感覺這個小傢伙是個可造之材罷了。”聽到這裏,葉辰方長長出了一口氣,既然沒發現,那便是最好的結果。只聽卡蘭諾導師問道:“怎麼?就這兩個小傢伙?沒有別人了?”也就在這時,一個赤發的少年緩緩走了過來,道:“導師您好,我是剛剛通過的巖非,這是我的通過令。”說後將通過令遞給了卡蘭諾導師,之後便站在那裏,緊緊地盯着葉辰、雨詩二人,對二人充滿了敵意。

只見卡蘭諾導師道:“對了,葉辰,你們兩個的通過令帶來了嗎?”葉辰忙將自己的通過令交上去,道:“我們兩個是一起進入的,所以只有這一枚通過令。”看到通過令上面標着一個大大的【S】符號,卡蘭諾導師微微一愣,道:”兩個人打出來的S級?”葉辰點點頭,看到這,卡蘭諾導師滿意地點了點頭,以至於看到巖非遞來的一個人打出來的A級通過令也是滿不在意。

又過了一小會兒,觀察到的確沒有人會過來了,卡蘭諾導師便是道:“這幻境比較危險,你們還要進入嗎?”三人點了點頭,畢竟嘛,來了就是爲了入關並通關的,何來退縮之說?卡蘭諾導師點點頭道:“那好,進入幻境之後,一切就只能靠你們自己了,出來後,我會獲得你們的通關信息,沒達到要求的,還請自行離開,明白了嗎?”三人沒有說什麼,算是默認了。

只見卡蘭諾導師一揮手,一道藍色的光圈出現在三人的面前,卡蘭諾導師道:“進去吧,祝你們好運。”三人頭也不回地進入了幻境之中。進入到幻境的一剎那,葉辰便是感到了四周的空氣變得十分稀薄,以至於自己的呼吸都是有些困難,急忙猛提靈氣,護住經脈,防止出現不必要的危險。

這時,葉辰才發現不對勁,雨詩呢?或許是每個人一個幻境吧,想到這裏,葉辰便開始邁開腳步向前方摸索去。另一邊,在一個人流密集的大道之上,一個女子略微有些詫異地望了望,道:“這幻境與我們所處的地方怎麼那麼相像?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最後,在一處密林之中,一個赤發少年警惕地握住手中的一把金色的弓箭,一步步小心地朝着前方邁去,並沒有說什麼。

畫面再次返回到葉辰所處的幻境,只見葉辰逐漸走入到了一片濃霧之中,身處於這濃霧中的葉辰的嗓子突然有些乾澀,感覺喉嚨有些溼潤,一不小心,“譁”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葉辰急忙用袖子擦去嘴角的血液,低聲說道:“這濃霧看來含有劇毒啊,不過既然只是幻境,恐怕只是一時有些危險罷了,先走一走吧,看看能有什麼特殊的收穫。”葉辰的想法是對的。

不一會兒,只見葉辰逐漸來到了濃霧的外緣,離開了濃霧,前方是一座古樸的小亭子,亭子前方有一個石桌,上方擺着一副棋盤,只見一名鶴髮童顏的老者正在悠閒地自己跟自己下着棋子,邊下還邊嘆氣道:“唉…黑棋過於心急,結果被對方反圍住,一步都不可動彈了啊。”葉辰清步走上前去,仔細望了望棋盤,只見白旗如同水泄不通般的堵住了黑棋,黑棋頓時陷入了死局。

葉辰恭敬地弓了弓身子,道:“老先生,不知我可否與你對弈一局?”老者緩緩擡起頭來,用空洞的目光瞧了瞧葉辰,隨後道:“請。”只見老者一揮手,棋子全部飛起來,各自回到了各自的擺放處,一時間,棋盤空了起來。只聽老者說道:“小夥子,你先走一步吧。”聞言,葉辰首先夾起一枚白字,放在了棋盤的正中央。

老者呵呵一笑,道:“平淡而不足爲奇的開頭,使人感受不到一鳴驚人的感覺,那麼我來教你什麼叫開子驚陣吧。”只見老者緩緩夾起了黑子,放在了死角的一處。葉辰笑了笑,道:“老先生,你這是想把自己逼上死路啊。”只見葉辰重新夾起一枚白字,放在了先前黑子的周圍。兩人就這樣你一子我一子的下了起來。

漸漸地,很長一段時間過去了,只見白字竟然陷入了僵局,而且復活的機率還不怎麼大。這時,只見老者將一枚黑子放在了一處,道:“小夥子,你輸了。”葉辰緩緩站了起來,弓了弓身子道:“願賭服輸。”老者呵呵一笑道:“我又沒與你下什麼賭注,何必要這麼說。”葉辰也是一愣。

只見老者緩緩站起來,雙目緊緊盯住前方,道:“有時候,再完美的開始也比不上中間過程的努力與最終的善後啊。”葉辰有些不解,道:“老先生請明講。”老者笑了,道:“小夥子,你的開始的確很是一鳴驚人,不過這還是需要你過程中的勤奮與努力,再加上最終的善後,你的前途不可限量。”葉辰點點頭,好像已經明白了些什麼。

葉辰恭敬道:“老先生你是說我過於求急了嗎?”“不不不。”老者搖了搖頭,道:“你的速度並不算很快,相反的,我倒要建議你加快進階的速度,不到靈鬥級別不要停止。”葉辰微微有些激動,看來這個幻境是來值了。只見葉辰接着道:“那之後呢?需要努力與勤奮了嗎?”老者呵呵一笑,道:“隨我進入。”

葉辰點點頭,緊跟着老者進入了亭子之中,不過剛剛進入亭子之中,二者卻是一個閃身來到了一個大型的墓穴之中,只聽老者緩緩說道:“成功的結果也終究難逃一死。所以你必須要把握住存活的每一天,好好利用你的每一天,如果仔細發現,你的每一天都是十分地充實,我們先來看這一個人的墓穴。”

只見老者一揮手,在某處一個墓穴上方突然出現了一組組圖像,準確地說是影像。只見一個藍色髮色的男子盤腿坐在一處岩漿之地之上,突然睜開雙眼站了起來,舞動起全身的靈氣,只見所有靈氣如同擁有了靈魂一般環繞住那人,最終,全部涌了出去,頓時一股狂暴的能量侵襲而來。

葉辰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步,只見老者握住其的手腕,道:“不要怕,好戲纔剛剛開始。”

ps【葉辰到底能否突然當前的所有?究竟能否獲得進步?且看下一章,一張貴賓今日再更一章】 第七十一章:玄墓中的啓發

只見那個影像中的人突然轉了個身,整個人面目都變得猙獰起來,不過很快這影像又轉換了,只見一場末日浩劫的影像出現在了葉辰與老者的面前。只見道道七彩的匹練攻擊向了之前的藍髮男子,不過卻只見藍髮男子手中出現了一抹黑色的火焰,看到這裏,影像突然停住了。葉辰微微一愣,問道:“老先生,怎麼了?”

只聽老者緩慢說道:“小夥子,這個火焰,你可曉得是什麼嗎?”葉辰仔細瞧了瞧那抹黑色的火焰,最終還是搖了搖頭,道:“還請老先生明示。”老者說道:“這火焰乃是上古異火——仙火。”葉辰大吃一驚,道:“你是說,凌駕在幻火之上的仙火?”老者緩緩地點了點頭,道:“仙火威力之大,使得所有大陸之人均是留下了一個傳言:沒有達到靈宗以上的實力,切勿接觸仙火,否則只會引火**。”

葉辰渾身一顫,道:“這火焰是?”老者道:“仙火排行第三——黒蓮噬心火。”葉辰點點頭。只見這影像又突然開始播放起來。只見藍髮男子手中的黒蓮噬心火突然跳動起來,最終化爲道道黑色的能量匹練,隨後化爲道道旋風攻擊向了朝着自己攻擊而來的七彩匹練,不過很可惜,黒蓮噬心火的防護只是徒勞罷了。

只見黒蓮噬心火徑直被七彩匹練包裹住,能量被七彩匹練不斷地吞噬着,最終,火焰竟然被生生給吞噬掉了。此時,影像再次凍結。老者緩緩開口道:“後面的結果就不必看了,否則我擔心你會失去對火焰的操控之心。”葉辰大吃一驚,道:“老先生?您,知道我擁有火焰?”老者緩緩點了點頭,道:“我還知道你擁有旋金禁火。”

說到這裏,老者還專門解釋了一下:“當然,只是一些殘餘能量罷了,真正的旋金禁火已經在諸神之戰中絕跡了。”說後,老者還嘆了一口氣,這其中,有惆悵,還有放心。葉辰道:“小子對於旋金禁火的操控明顯不足,還希望老先生能夠指點小子一番。”老者笑了,隨後道:“每一種火焰都有屬於自己的特性,你的旋金禁火特性應該是吞噬其餘的火焰,只要不達到神火,基本上都可以吞噬凝聚。”

葉辰點點頭,道:“是的,小子的旋金禁火就是與幻火赤金爆心火融合在了一起。”老者點點頭道:“不瞞你說,這個墓羣被一些已經離開人世的靈帝以上的強者稱爲玄墓。”葉辰渾身一顫,道:“只有靈帝強者方可以來到這裏嗎?”老者笑了笑道:“那倒不是,由於天長日久,玄墓的祕密已經被大多數人遺忘了,這其中的恐怖能力,也自然是再也沒出現過。”

葉辰心中微微一動,道:“恐怖能力?老先生您是說?”老者搖搖頭道:“我們接着談。之前你看到的黒蓮噬心火的操控,是不是有什麼地方與你的有些相似?“葉辰仔細回想了一下先前那道道黑色匹練化爲狂暴的旋風的過程,之後道:“能量匹練我也可以做出來,不過,這個旋風該怎樣一道一道的凝聚出來呢?”

老者道:“先天之力可以操控萬物,你只有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先天之力,方可以操縱世間萬火。”葉辰略微有些驚詫,道:“先天之力?小子不明白。”老者笑道:“呵呵,你不明白也是正常的,等你的實力達到一定的地步時,比如靈皇,我想你定會有所感悟。”葉辰點點頭。

老者突然雙手用力向上擡去,只見所有的墓羣開始劇烈晃動起來,每個墓羣口裂出了一道硃紅色的裂縫,從其中突然傳來了陣陣驚人的罡風,甚至有幾道恐怖的罡風擊向了葉辰。葉辰瞳孔放大,緊盯着迎擊而來的罡風。這道道罡風如同風鞭一般,毫不停頓地來到了葉辰的面前。老者此時雙手迅速做出了幾個奇怪的手印,隨後將雙手橫放在葉辰身前。

頓時,一道金色的紋路盾牌出現在了葉辰的面前,而那道道恐怖的罡風,也被這紋路盾牌抵擋下來。老者壓低聲音道:“專心看,馬上就要有結果了。”葉辰使勁點了點頭。隨後只見各個墓羣上方均是出現了不同的色彩,而所有的色彩最終都是匯聚在了一起,最後逐漸凝聚爲了一個無色透明的火焰。老者直接騰空飛起,怒喝一聲:“歸!”

只見那股火焰突然衝向了老者,不過最終卻是安靜地躺在老者的雙手之上,靜靜地旋轉着。只見老者單手拖住火焰,騰出另一隻手來,然後橫放在火焰之上,用力一吸,只見這股火焰猛地被拆散開來,化爲了道道與先前的風鞭類似的罡風,旋轉着環繞在老者的四周。

只見老者又是怒喝一聲,這道道罡風開始騰飛在老者的頭頂,老者喝道:“小夥子,你來嘗試着操控一下這火焰。”葉辰嚇了一跳,卻沒說話。老者道:“相信自己,接火!”只見老者將這些火焰扔向了葉辰。想象之中的恐怖壓力並沒有出現,相反地,卻是一股股清涼的沁人心脾的感覺,只見葉辰單手拖住火焰,學着先前老者的樣子,大喝:“散!”

只見這已經融合完整的無色透明火焰突然開始劇烈地顫動起來,不過卻是對葉辰毫無傷害。只見這火焰猛地顫抖着散發爲了道道無色的風刃,也是旋轉着環繞在葉辰四周。只聽老者緩緩道:“將火焰切換爲攻擊性的武器並不是絕對的,你可以試試將固體打散爲氣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