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達點了點頭,不過又好像想起了什麼地說道:“你和顧曉樂剛剛看到的殭屍,和我們在影視作品裏看到的有什麼不同嗎?”

Home - 未分類 - 愛麗達點了點頭,不過又好像想起了什麼地說道:“你和顧曉樂剛剛看到的殭屍,和我們在影視作品裏看到的有什麼不同嗎?”

寧蕾仔細地回憶了一下才迴應道:“說不好,反正奇奇怪怪的,臉上一點也不瘦還有點浮腫,不過我們倒是很肯定這些傢伙就是我們之前在海盜營地裏看到的那些失蹤的海盜屍體!”

“那就怪了,我記得按照以前影視作品裏的殭屍設定,應該都是一些人被感染了什麼奇奇怪怪的病毒後成爲殭屍的,然後這些人又開始咬其他人,造成殭屍病毒的大面積流行和傳播。

可是現在我們來這座荒島上也算有一段時間了,也沒有看到過任何帶有殭屍病毒的人或是動物存在啊?怎麼就突然出現而來這些傢伙呢?”

愛麗達的這個疑問別說是寧蕾,就連躲在睡袋裏裝睡的顧曉樂也根本沒有答案。

沉默了一會兒,愛麗達突然望着對面一起一伏的睡袋說道:“別裝睡覺了,我的曉樂阿注談談你的高見吧?”、

“什麼?這傢伙一直沒有在睡覺嗎?”一聽這話,寧蕾直接又跳了起來:“不會吧?我還以爲顧曉樂他早就睡着了呢!”

顧曉樂心說:我可不能被人家給識破了啊?不然多尷尬啊,再說如果繼續裝睡沒準一會兒還有什麼福利看呢?所以這裝睡必須進行到底!

哪知道愛麗達直接指着他的睡袋說道:

“是啊,我的傻妹子你有見過哪個人會睡着了,還能根據旁邊人對話的內容調整呼吸幅度的?

就剛剛我和你說要幫你們兩個在這裏成就好事兒的時候,這小子的睡袋起伏一下子就劇烈了起來,你說他不是裝睡是什麼?”

寧蕾一聽這話,有點傻眼了,結結巴巴地問道:

“那,那,愛麗達姐姐你知道他,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裝睡的嗎?”

愛麗達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不過你要是想知道的話也有很簡單啊!直接把這小子弄起來就完了!”

說着話,也不管顧曉樂是真睡還是假睡直接把手伸進他的睡袋裏找到耳朵用力一擰……

“我的祖奶奶啊,我醒了醒了……”顧曉樂這睡實在是裝不下去了,爲了避免耳朵遭罪連忙一骨碌從睡袋裏爬出來連連求饒地說道。

“醒了?醒了,那就是最好了!正好我們小蕾妹子有個問題想問你,那就是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裝睡的?”

顧曉樂差點就脫口而出說老子壓根就沒睡着,但是看了一眼旁邊滿臉紅暈的寧蕾,覺得自己這麼說豈不是讓女神尷尬了,於是硬着頭皮扯謊說道:

“哦,就是你和林家姐妹三個人剛剛來的時候被林嬌那個小丫頭片子的大嗓門子給整醒了!”

“是嗎?”愛麗達一邊問一邊瞟了旁邊的寧蕾一眼:“你敢發誓嗎 ?”

“發誓?”顧曉樂心說愛麗達這娘們也太惡毒了吧,裝睡這點小事兒也發誓了?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只能硬撐着說道:“好!我發誓,我顧曉樂要是不是在你們來的時候才被弄醒的,我就,我就,我就……”

寧蕾和愛麗達都瞪大了眼睛等着聽這位營地領袖會發出什麼誓言出來…… “我,我,我發誓,我要是剛剛扯謊了,那就罰我,罰我,罰我一輩子娶不到媳婦!”

大概是覺得自己這個誓言太惡毒了,顧曉樂又連忙說道:

“就算能娶到也只能娶寧大小姐這種壞脾氣的嬌小姐!”

“噗嗤!”寧蕾和愛麗達都被顧曉樂這搞笑的發誓給逗笑了。

“把你美得還要拿娶寧蕾妹子這種大美女當發誓了?這種誓言的話,我估計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男人都願意發!”

愛麗達的話讓寧蕾愣了一下,馬上問道:“愛麗達姐姐,怎麼才百分之九十啊?那百分之十的男人呢?”

愛麗達苦笑地搖了搖頭說道:“根據科學家的數據統計,男性中有同性傾向的大概佔百分之十……”

“愛麗達姐姐,你可別逗了!”

頓時兩個女孩子又開始打鬧了起來……

好不容易纔讓氣氛平靜了下來,愛麗達馬上一臉嚴肅地說道:

“曉樂阿注,我之前問你的那句可不是在開玩笑!你覺得這島上突然出現的海盜殭屍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顧曉樂剛剛一直聚精會神地盯着兩個大美女在自己面前連打再鬧,因爲她們現在衣着都比較少,所以這麼一鬧難免會這裏露出一點,那裏鼓出一塊,所以把顧曉樂看得哈喇子都快流出來……

現在愛麗達突然來了個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讓顧曉樂有點應接不暇,好半天才猶豫地說道:

“這事兒確實很蹊蹺,現在我也沒有什麼頭緒,甚至我都不確定那些傢伙是不是真的殭屍啊?”

“這你還不確定啊?那可都是前幾天被你們埋在沙灘深坑裏的那些死人啊,現在就在我們面前這麼搖搖晃晃的,你還說他們不是殭屍?”寧蕾一臉不信地問道。

“在我們面前晃的屍體就一定是殭屍啦?我不同意這個說法!”顧曉樂搖了搖頭,否定寧蕾的假設。

“那好,我反過來問你,你覺得這些死掉的海盜不是殭屍,那應該是什麼呢?”愛麗達琢磨了一下,又提出了新的問題。

顧曉樂把身體往睡袋上一靠,看着黑漆漆的山下好一會兒才緩緩地說道:

“現在我還沒有答案,不過也許明天我們下山,去看看那些被我爆掉了腦袋的海盜屍體,也許就會有答案……”

接着三個人又聊了一會兒,不過一陣陣睏意襲來,這回顧曉樂是真的累了。

於是就和最開始的安排一樣,顧曉樂鑽回睡袋裏睡覺,寧蕾和愛麗達繼續守着這堆篝火監視着山下的情況……

次日早上,昨天那堆不斷被加入新的木材的路障早已燃燒殆盡,守了大半夜的寧蕾和愛麗達也支持不住地靠在一旁山石睡着了……

還是睡在山洞裏的林家姐妹跑了過來,把他顧曉樂叫醒了。

顧曉樂揉了揉朦鬆的睡眼,看了看手腕上的運動手錶,現在已經是早上六點多鐘了,天光早已大亮,映入眼簾的居然是林嬌那個丫頭片子一張抓耳撓腮的臉龐……

“小嬌妹妹,你這是幹嗎?”雖然知道林嬌平時就不怎麼顧忌自己的形象的,但是這回也未免太有點不修邊幅了,看着自己居然在那裏齜牙咧嘴彷彿是被那隻小猴子黃金附體了似的……

“曉樂哥哥,我雖然知道你這幾天很累,也不想這麼早就把你叫醒!可是沒法子,我實在憋不住了!”

林嬌的話讓顧曉樂先是一愣,不過馬上就反應過來了,是啊,一早上正是她們上廁所方便的時間,爲了避免有異味,她們一般都是隨着山坡走到山腳下的草叢裏方便的。

可是因爲昨天晚上的事兒,這小丫頭肯定是不敢單獨下山方便了,難怪會這麼早把自己喚醒呢!

“好吧,誰讓你曉樂哥哥是營地的隊長,這點事兒我還是負起責任的!”顧曉樂麻利地從睡袋裏鑽出來,隨手點了點後來又填充了彈藥的彈夾。

還有整整兩個彈夾,整整60發子彈,有了這麼多彈藥顧曉樂的心裏也有了底,再加上現在是大白天,他背好自己的大砍刀領着林家姐妹兩個就順着山坡向下走去……

可是沒走幾步,林嬌林蕊就發出一聲驚呼,這一聲直接把還靠在山石旁邊睡覺的愛麗達和寧蕾給驚醒了。

兩個人一激靈地站了起來,看了好半天才發現是虛驚一場,不過愛麗達一眼就注意到顧曉樂正領着林家姐妹在山坡上指指點點查看着什麼,連忙也走了過去。

“你們發現什麼了?”愛麗達走過去問道。

“愛麗達姐姐,曉樂哥哥他說有了重大發現了!”林嬌這時候似乎也不那麼尿急了,小手一指不遠處蹲在一具海盜屍體前的顧曉樂。

“重大發現?”愛麗達疑惑地走了過去,發現顧曉樂正蹲在那具海盜屍體的腦袋旁邊,聚精會神地盯着那被爆了一地花白相間的腦漿子……

“這東西有什麼好研究的?你不是見過死人嗎?”跟在愛麗達後面的寧蕾忍住自己想要吐的衝動,捂着鼻子問道。

“不,你們看,這些腦漿和我們普通人的不一樣!”顧曉樂一邊說着一邊隨手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棍,在一灘腦漿中間來回扒拉着什麼……

“哎呀,噁心死了!一大早上你玩什麼不好,非得玩這些死人的腦漿!”站在最後面的林蕊實在忍受不住這股血腥的場面,捂着嘴跑開了。

很快,她老妹林嬌也受不了離開了……

最後只有愛麗達和努力忍住不吐的寧蕾還站在顧曉樂的身後,看着他一點點把那些紅白相間的腦髓液剝離開……

“你們看,這是什麼……”顧曉樂用手中的小木棍一指腦漿中一條拇指粗細的粉紅色肉蟲子問道。

“這,這應該是一隻什麼蝴蝶蛾子之類的幼蟲吧?不過這種傢伙是怎麼混到腦漿子裏的……”寧蕾盯了好一會兒回答道。

“不對,蝴蝶蛾子之類的幼蟲基本都是通體有毛的,這個傢伙通體光滑,而且從腹足的分佈來看也不像是那種蟲子!”

顧曉樂自小在山裏長大,再加上一直對動植物都有很濃厚的興趣,所以對這些東西還是比較瞭解的。

愛麗達皺着眉頭說道:“就算不知道這是什麼蟲子,也沒什麼好稀奇的吧?這荒島上人跡罕至,你昨天把這個海盜殭屍爆頭以後,也許是血腥味把這小東西吸引過來的啊?”

哪知道顧曉樂還是搖了搖頭,用手裏的木棍在那隻蟲子下面一撬,那條粉粉白白的大肉蟲子直接被翻了身,整個腹部露了出來……

寧蕾和愛麗達隨即往上一看,頓時有些目瞪口呆了…… 只見那條大蟲子的腹部上除了長滿了密密麻麻的類似於吸盤似的觸手,而且它的肚子裏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不停地來回動着,更奇怪的是它的口器居然是由一堆密密麻麻的又細又長的尖刺組成的。

“媽呀,這大蟲子長相是也怪異了吧?”寧蕾被這個駭人的生物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愛麗達也十分奇怪,按說這個荒島中央區域有很多巨大的昆蟲和爬蟲出現就已經夠驚人的了,但是眼前這條蟲子的出現更是讓她吃驚,因爲她清晰地看到那隻蟲子密密麻麻的針一樣的口器居然是連在那個海盜大腦的腦幹上的……

“難道這種蟲子是靠吸食人的腦髓液爲生的嗎?”愛麗達隨即問道。

“我看不僅僅是吸食腦髓液那麼簡單!”顧曉樂一邊說着一邊把那根小木棍用自己手裏的ZIPPO打火機點燃,然後又用帶着小火苗的木棍伸向那隻粉嘟嘟的肉蟲子。

那隻蟲子開始還是一動不動好像是死了,但是隨着木棍上火焰的接近,那傢伙突然活動了起來,並且迅速地來了一個翻身,腹部上那無數只吸盤一樣的腹足同時運動,直接向遠處跑去……

“不好!不能讓它跑了!”顧曉樂手疾眼快,隨手拔出插在腰帶上的戰術匕首直接飛了出去,“唰”地一下,匕首準確地把那隻肉乎乎的蟲子釘在了草地上……

但是那傢伙似乎生命力極爲頑強,儘管身體被牢牢釘住,但卻依然不斷蠕動着身體拼命掙扎,並且似乎還發出一陣陣低頻的嘶嘶嘶的蟲鳴……

這股蟲鳴聲讓顧曉樂寧蕾他們三個人聽得簡直又些頭痛欲裂的感覺!

顧曉樂幾乎站立不穩,愛麗達也只能依靠扶着旁邊的山石勉強站住,而寧蕾早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好在這種蟲鳴聲似乎對那隻蟲子的消耗也很大,那傢伙嘶吼了大概10秒鐘,終於漸漸不支地把聲音放小了……

顧曉樂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他一個健步衝上去,拿着手裏的還在燃燒的木棍,直接頂到了那條肉蟲子的頭部上!

那蟲子本來還在掙扎,但是被火苗這麼一烤居然馬上就停止了掙扎,而後鬆鬆垮垮地直接化成了一灘血水!

“這是什麼蟲子,這也太恐怖了吧?”好不容易纔從草地上爬起來的寧蕾,看着那攤血水不能置信地問道。

同樣,愛麗達也是一臉迷茫地看向顧曉樂,按說她自小生長在亞熱帶叢林,要說見到過的各種真實的爬蟲飛蟲,遠比顧曉樂這種紙上談兵的來的多得多。

不過眼前的這隻粉白粉白的大肉蟲子別說是她見過了,就是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的。

可惜顧曉樂同樣也不知道這是什麼蟲子,但是他卻一臉嚴肅看着她們兩個問道:

“你們不覺得這種蟲子出現得很奇怪嗎?”

“奇怪?”寧蕾看了一眼對面的愛麗達,對方眼中也同樣是一臉的迷茫。

“好,我解釋給你們聽!首先這種蟲子剛剛居然是一直用特殊的口器插在海盜屍體的腦幹上的,我還真不知道有什麼寄生蟲喜歡這樣吸食人的腦髓液,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剛剛我們發現它的時候,它一直是出於一種類似於冬眠的狀態,但是當我用木棍上的火苗去接觸它的時候,它卻馬上醒了過來,而且開始瘋狂逃跑!

難道這一切就沒讓你們聯想到什麼嗎?”

顧曉樂的一番話說完,愛麗達還是如墜雲裏霧裏,但是一旁的寧蕾卻是眼睛一亮:

“說明這些蟲子怕火,對嗎?而且不但是它們怕火,昨天晚上我們見到那羣海盜的屍體也同樣怕火?

難道你是說……”

“沒錯!我現在懷疑就是這種能發出低頻噪聲的奇怪蟲子寄生到了這些海盜的屍體大腦裏,控制他們的行動!所以我們纔會看到這些四處遊蕩的所謂殭屍了!”

顧曉樂的這個推測確實很大膽,不過寧蕾和愛麗達仔細地分析了一下,卻又沒發現什麼破綻。

但是新的問題又出現了了,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或者是什麼人把這種蟲子放進海盜的屍體大腦裏的呢?

當然這個問題,眼下顧曉樂也回答不上來,但是至少證明這世界上並沒有所謂的殭屍存在,這些靈異的東西都是可以解釋得通的。

三個人想通了這一節,心裏的負擔頓時小了很多,不過眼下可不是放鬆的時候,別的不說,光是昨天晚上被顧曉樂打爆了腦袋的海盜屍體就有四五具之多……

無論從那個角度考慮,他們都必須先把這些屍體先處理了再說!

看着腦袋上破了一個個大洞的屍體,顧曉樂小心翼翼地把裏面好好翻找了一下,果然在每個腦漿裏都發現了這種粉色的大肉蟲子,所以完全可以證明這些蟲子並不是海盜被爆頭以後出現的,而是之前就已經寄生在他們的大腦中了。

這一回,顧曉樂有經驗多了,他先拿戰術匕首把肉蟲子牢牢地向釘住,不等它們發出低頻噪聲,就直接用火焰懟上去,隨着一聲聲充滿焦糊味道的“刺啦”聲,這四五條大肉蟲子都化爲了一灘灘血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