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波濤立刻帶人回來了,這才說道:“植田兼吉就在防空洞裏,日夜不出來,不會有錯了。”

Home - 未分類 - 黃波濤立刻帶人回來了,這才說道:“植田兼吉就在防空洞裏,日夜不出來,不會有錯了。”

“好。”

這一下,妥當了。

韓立嘴角一笑,計上心來啊。 通天河。

距離通天橋百丈開外,此刻正有一個像是摩天輪一般圓形水杈狀太極圖在瘋狂的快速運轉着。通天河的洪流卻對這巨大的太極圖不能撼動分豪了!

水靈聖島之內瞬間有兩道長虹直奔通天橋。眨眼功夫就輕輕地降落在玄鐵鑄就而成的兩道沖天橋柱之下,目光瞬間朝河中那架巨大的摩天輪。

而此刻最先抵達此處正是慕容瑩瑩與紅蝶兩女!就在兩女剛剛落下不久,緊隨其後一路跟來的是幾名藍裝長老,也紛紛落下。

不過水靈聖族幾名長老一抵達通天河處,就發現了通天河裏面的異像,不過眼前的一幕卻令幾名藍衣長老面面相窺。

紅蝶看着對方几名長老露出沉思.疑惑的模樣,像是根本不知道眼前的一幕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似的,不像是在做假。

一時雙方竟然出現了短暫的安靜,一會兒看看洪流之中搖搖欲墜的太極輪盤,一會兒又看了看身邊的人。 神醫嫡妃:邪王寵上癮 但是沒有一人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衆人不知道眼前的猶如摩天輪一般的水輪,每一次滾動都帶出大量的無根之水卻被中央兩個漩渦吸收進去,看着那水靈之氣的濃厚程度,水靈聖族的幾名藍衣長老,相互看了看對方。

像是等待着對方的贊同一起出手奪下那巨大的水輪。

就在幾人相互點頭欲行動之時,水中的水輪像是受到什麼破壞一般,開始自動震散開來。“轟”的一聲巨響,丈許高的水輪轟然倒塌,巨大的水輪不見了,但是太極圖卻是倒影在水中一般…….

形成了兩個巨大的漩渦,攪動着原本巨浪滔天的洪流,逐漸的巨浪沒有了,但是卻形成兩個巨大漩渦不停的吞噬着通天河。令原本巨浪滔天的通天河逐漸趨於平靜起來。

而兩個漩渦隨着無盡的河水的注入,逐漸開始縮小,最後竟然完全消失掉,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望着已經平靜下來的通天河,

然而不到一刻鐘,剛剛消失的漩渦處竟然出現一道紫色光柱沖天而起,直破雲霄水霧,映襯在每一個人的臉上,竟然成爲紫紅色了。

隨着紫色光柱的不斷上升,竟然帶出了一把寒光凜冽的劍尖。接着劍身出現、最後劍柄出現,整把巨劍都被一層淡淡的朦朧之光,甚至能夠隱隱覺得劍身之中似乎有流水之聲……

“咻!”的一聲原本沖天而起的紫色光柱悉數全被巨劍吸收回去,隱匿劍身當中。

而一直漠然的看着這一切的慕容瑩瑩在那把古樸無華的巨劍出現之時,竟然激動的全身開始顫抖起來,眼眶之中開始泛出淚水。

瞬間充滿了眼眶順着睫毛開始往下滴落…….

“是他,真的是他!”慕容瑩瑩激動莫名,語無倫次的指着靜靜懸浮在漩渦之上的幽暗巨劍,哭喊着,搖晃着……

從來沒有人能夠令她如此失態.

從小到大她恬淡的性格,總是給人一種不溫不火的習性,任何事情像是不能經起其太大的情緒波動一般,不管怎麼激動,也不會失態。

而能夠令慕容瑩瑩如此失態的人只有一個。

是他,可以讓她牽腸掛肚,茶不思飯不想;是他,可以令原本恬淡的性格也能夠激動莫名、手足無措的牽動着情緒;是他,將她從九天之上的仙女拉下凡塵,從此在其心中烙下了那道永恆不滅的身影。

而他只有一個名字,那就是李梓安。

慕容瑩瑩忘乎所己的激動卻忽略了身旁的紅蝶的一切。

早在慕容瑩瑩見到那把之時,紅蝶已經看見了李梓安的華夏之君,在那一刻,她有點不敢自信,竟然猶如置身夢中,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掌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其稍稍已發出聲音,就將這猶如夢境的一切給驚醒了。

她能夠想象得到,當時那種情況下,李梓安掉落水中九死一生。就算是她生還的機率幾乎爲零。但是她就是不願意相信李梓安已經不在了。

每當午夜人靜的時候,她會夢中與她心中牽掛的人兒相聚,在夢中沒有他人,只有他與她;沒有慪氣,只有無限的愛意與溫柔;沒有煩惱,只有無邊的快樂與幸福……..

她是多麼的沉醉在夢境之中不願醒來,因爲夢中的一切就是她心中無法乞求的幸福,在幸福當中,她願意永世沉淪,哪怕是無間地獄,只要有他的相伴,那也叫幸福…….

但終究那只是她的夢,夢醒了!人滅了,他不見了,而她依舊在,她只能獨自以淚相伴…….

自從李梓安被紅蝶意外的帶到這源界,他們一路走來,有慪氣、有吵鬧、又煩憂、也有歡樂、困難……但是這些都是他們一起承擔,一起面對。

這種日子,她一生之中都未曾有過,從而使得李梓安的身影漸漸烙在她的心上但是她卻沒有發現,而當李梓安失去的那一刻,她才明白過來,不知什麼時候,那道年輕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悄悄地走進了她的心房……

隨着他的一舉一動而牽動着她塵封已久的心。她一位今生只能常伴青燈了,然而世間之事,就屬緣分最爲其妙,最難讓人掌控。

然就在慕容瑩瑩與紅蝶露出異樣之時,水靈聖族衆人疑惑的看着那把巨劍,正欲要下河去一觀究竟之時,一直躲在在人羣之中的道格拉斯竟然喊道:“是他!竟然是他!完了,完了!”

道格拉斯顯然已經認出了李梓安的佩劍,開始縮攏着步子,準備往後退去。然而此刻帶他一起前來的道格家族的長老道格菲林一把揪住道格拉斯的身子問道:“臭小子,難道你知道些什麼?快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道格拉斯哭喪着臉喊道:“爺爺,你快放開我!那把劍是他的,是她們的同伴的佩劍!”道格拉斯有點不情願的指着慕容瑩瑩與紅蝶兩女。

道格菲林終於明白了孫子口中的‘他’是誰了。有點恨恨的說道:“他有那麼可怕嗎?看看你這道格家族的繼承人,就這麼點出息。給我站好!一切不是還有爺爺在嗎?”

道格拉斯想想,這裏可是水靈聖族,自己的爺爺也在身邊,這樣想着也稍微心安了一點,但是還是下意識的將身子朝其爺爺的身後縮了縮。

見到自己的孫子如此不爭氣,道格菲林不由得老臉一紅,不好意思的看着周圍這些老友。正是丟人現眼啊!氣死他了。

“道格,要不我們下去看看,此刻通天河也逐漸平穩下來了。我們應該能夠面對!”此刻當初那位提到青巖被拉下通天河之後發出一聲驚呼的藍衣長老朝道格菲林問道。

“韓老哥,我們還是等待族長到來,再做定奪吧!”道格拉斯可是知道這位韓溯長老與青巖有點關係,因爲青巖之死他一直耿耿於懷。

道格菲林豈能看不出來,韓溯一直想要找機會找紅蝶的晦氣,但是礙於族長對於慕容瑩瑩這位聖女的客氣,而聖女又與紅蝶親如姐妹,他一直未曾找到機會。

此刻聽聞道格拉斯的話,明白了,當初親手拉下青巖的兇手竟然還活着。他就像鼓動道格菲林下通天河一起對付殺害青巖的兇手,好了卻其心中那塊心病。

然而道格菲林這隻老狐狸並不受他煽動,而此刻一起前來的藍衣長老只有三人,另外一人與他韓溯的關係並不是很好,而且能夠成爲水靈聖族的藍衣長老,個個都是老狐狸。怎麼能夠受他幾句言語受激呢?

所以韓溯只能勉強的笑笑回道:“你說的也對!那我們只能等待族長前來咯,再看看!”

然而就三名水靈聖族的藍衣長老躊躇不定之時,通天河突然一陣“嘩啦”之聲,一道白色身影沖天而起,一手抓住華夏之君,朝上直飛而去…….

一個年輕的面孔出現在衆人的眼中,他雙目含星,猶如冷電;一雙劍眉,英氣逼人;但是柔和、俊朗的面容又給人帶來溫和的陽光一般,暖暖地。

“梓安!”慕容瑩瑩在那道白色身影出現之時,不由自主的喃喃的喊道。

“臭小子!”紅蝶同一時間望着那道白色身影,露出喜極而泣的神情。

雖然兩女的叫法不一樣,但是此刻的心情卻是一樣的激動,同樣的雙目含淚癡癡的望着那道白色的身影,久久不能自語。

李梓安自然能夠聽見慕容瑩瑩與紅蝶的呼喚,第一時間鎖定了兩女的位置,單腳在空中一點,猶如蜻蜓點水一般,瞬間化作一道白色閃電直撲兩女的位子而來。

李梓安一把就將慕容瑩瑩整個人摟如懷中,任由佳人在其懷中低聲的哭泣與無力的捶打着他的胸膛,而他卻是被無邊的幸福充斥着全身,感覺幸福滿滿…….

瞥眼望去,臉上任有淚痕的紅蝶驀然轉身,正準備離去。李梓安伸出右手一把拉住了對方的柔胰,用力一揣將紅蝶也揣入了他的懷抱。

飽滿、豐胰的嬌軀入懷,感受到了佳人顫抖的身軀,李梓安低頭埋進了兩女的雙肩之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兩女身上的味道。

歉意的說道:“對不起!對不起!” 韓立拿出了藏在衣服裏面的定位儀,看了看具體的經緯位置,就也徹底放心了,有了這個,以殲-15的精準打擊能力,肯定是逃不掉的。

至於此時。

他們需要全身而退,便跟着黃波濤去見了所謂的三井大佐。

這位三井大佐是個古董迷,到了中國後就大肆搜刮中國文物,在東北還開了好幾個古董鋪子呢。

這次進入關內,也請纓來了。

但他和其他人不一樣,其他人想的是怎麼打贏這場戰爭,他想的則是怎麼搜刮古董,所在自己的房間裏。

擦拭自己獲得哪些青瓷瓦罐,名人字畫,根本不去理會什麼戰爭的局勢。

此時“嘭!”“嘭!”的黃波濤敲了敲門。

三井大佐便用日語呼喊,“搜嘎,誰啊。”

“三井大佐,是我啊,黃桑,黃波濤。”

黃波濤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

三井大佐瞬間知道了,立刻笑呵呵的打開門道:“黃桑,我等你許久了。”穿着日本和服,根本沒穿日本軍裝。

拿着摺扇,好像是在度假一般。

此時看到韓立等人,一愣,“納尼?!”

“哦,他們都是普通民工,我是怕三井大佐您的東西貴重,我拿不好,就帶人過來幫個忙。”

黃波濤笑呵呵的說着。

三井大佐立刻點頭,“所得斯奈,還是黃桑你想的周到。”但還是惡狠狠的對着韓立他們呼喊,“你們在外面等着,不許亂動。”

“嗨!”

“嗨。”

李三嬉皮笑臉的點頭。

黃波濤隨着這位三井大佐進去了。

這時裏面的情況,他們自然是看不見了,但二人說話聲音很大,還是能夠聽見的,三井大佐說道:“現在我是脫不開身了,這些東西只能交給你了,黃桑,這些東西可比我的命還要珍貴啊,只要把他們送回東北就好,到時,我一定想辦法,在戰敗後,把你帶回日本。”

“三井君你放心,我一定把他們當做我的生命一般去保管,嗯,還是老計劃,你讓你的人在老地方等,我派人送過去。”

黃波濤隨口應着。

事情就也明白了。

原來這個三井大佐在此地搜刮了不少古董,字畫,想帶回東北,然後從東北在帶回日本,但奈何現在戰爭緊急,他脫不開身。

這麼多東西,他也不好隨隨便便的攜帶。

只得找了黃波濤。

黃波濤雖然是日本人的走狗,卻是在秦皇島這個地方,黑白兩道通吃,有的是人脈,可以把東西送走。

一來二去的。

二人就結交在了一起。

但黃波濤卻深知,這個三井就是個奸商,現在日本鬼子戰敗,他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怎麼可能保得住他。

這纔有了黃波濤去山裏求問道彥觀主。

此時自然是說什麼就應什麼,絕無二話了。

三井大佐非常高興,說道:“這次的東西比較多,這幾幅字畫都是好東西啊,有一副乃是唐伯虎的美人圖,若不是馬上就要開戰,我會一直待在身上的,還有這些瓷器,也都是元青花啊,你可一定要好好保管。”

“放心,我會的。”

黃波濤便說,“我讓外面按些人進來了啊,讓他們抱着,比我一個人,安全。”

“嗯,好。”

三井大佐答應了。

黃波濤就打開了門,隨後給韓立使了一個眼色。

韓立等人就明白了,繼續演戲的進去點頭哈腰的一句話都不亂說,在那等待着命令安排,當然,忍不住也左顧右盼了一番。

這裏根本不是什麼宿舍,簡直就是一個古董鋪子了。

頭前掛着就是一副山水畫,旁邊還有兩個青銅器,至於其他的玉佩,擺件,那更是數不勝數,看不過來啊。

韓立暗暗咬牙,這些都是中國國寶啊,大爺的,就這麼背搜刮走了不知多少啊,看着這個三井大佐,自然是咬牙切齒的想殺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