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他們在外,處處都是險境,而且范小膽馬上也要晉級為後天武魂境界了,沒有一件順手的兵器,怎麼可以?

Home - 未分類 - 如今,他們在外,處處都是險境,而且范小膽馬上也要晉級為後天武魂境界了,沒有一件順手的兵器,怎麼可以?

「先收拾了眼下的倆傢伙,再考慮給小膽找兵器的事情吧。」古晨望了一眼樹叢后綠光,提著木劍奔了上去。

古晨靠近后才發現,這倆狼有一頭身上還有些微傷,傷痕看上去很像是木劍划的,猜測這可能就是最早發現的那傢伙,被打中找了幫手來。

現在看來這倆傢伙等級都相當於後天武魂三級境界,都在古晨境界之上。古晨之所以能傷到它,可能跟木劍有關,跟它小看古晨有關。

嗷嗚——

隨著叫聲,兩頭狼突然發力,瘋了一般奔古晨就來了。

古晨掄起手中的木劍,奮力砍去,狼也不敢冒然進攻,躲避開去,又從側面開始襲擊古晨。

兩頭狼一左一右,讓古晨左右受敵,而且這狼本身就十分矯捷,更不要說有著修為的狼了。

古晨暫時也只能靠著木劍將他真氣勉強發揮出來,與之戰個平手。但古晨深知,隨著時間推移,他肯定會落敗。

另一邊范小膽也並不好過,拿著普通的木棍對付一頭兇惡的狼,也夠他受的了。幸而這狼也只是相當於後天武靈七級境界,比范小膽低著兩個等級。不過,由於野獸矯捷,在修為低級階段,同等境界下,人還是處於下風,因此,現在的范小膽跟那頭狼打個平手。

正在雙方打鬥激烈時刻,一團黑影突然出現,直奔餓狼襲擊而去。古晨用眼一看,正是先前跟他們打鬥的黑熊。

真是想不到,黑熊天天來找他們打鬥,也不傷害他們,現在又來幫忙,看來這黑熊也不是一般的黑熊。

古晨頓時信心大增,將體內真氣提升到極限,全部灌輸在手中神奇的木劍之上,對著撲向他的一頭狼狠狠劈了下去。

… 噗——

古晨劈的正是那個受傷的狼,那狼反應慢,直接被木劍披在胯上,後半截身子一歪癱軟在地,疼得那狼嗷嗷直叫。

古晨可不想再給它任何反擊的機會,手腕一翻,就將這頭狼劈為了兩半,鮮血飛濺。

抬頭就看見另一頭被黑熊纏住的狼瘋了一般,拚命撲向黑熊。古晨快步上前,舉起木劍就砍,嚇得那狼驟然轉身躲過,可尾巴還是被砍去一段,那狼再不遲疑,一溜風沒入叢林深處不見了。

范小膽那邊的狼聽見狼的慘叫,大概也沒有了信心,又看見另一頭也跑了。那狼更無半點戰意,轉身就要走,范小膽掄起巨大的木棒,一下砸在惡狼的頭上,那狼又往前掙扎了幾步,搖搖晃晃倒地不起。

「明天的飯又有了。」范小膽第一次與野獸對戰,完勝。高興的對著古晨喊道,「這傢伙的肉肯定香,一定要好好享受享受。」

范小膽還沒有得意起來,黑熊奔過來,舉起巨大的熊掌就拍了過來。

「哎呀,天天來找我們比試,你贏了好不好。別鬧了。」范小膽見黑熊襲來,一邊躲,一邊喊道。

黑熊哪裡管這些,接二連三攻擊范小膽,把范小膽徹底激怒了。

范小膽這幾天也精進不少,剛剛又服下兩個丹藥,精力正充沛呢。舞動手中的木棒開始與黑熊戰鬥起來。

這一次跟剛還不一樣,剛才范小膽是為了殺敵,現在見黑熊幫助他們殺敵,再加上連日來發現黑熊對他們並沒有惡意,所以,范小膽出招就多少有些收斂起來。

哪知這麼一來,黑熊卻還是毫不留情,啪啪啪幾掌拍來,嚇得范小膽左躲右閃,心中氣急,怒喝道:「好不懂事的黑熊,我招招讓著你,你眼睛瞎了嗎?」

范小膽手中的棍子開始快速上下翻飛,倒也暫時緩解了黑熊凌厲的攻勢。

但沒有幾個回合,范小膽就吃消不住了。黑熊又是一掌襲來,范小膽用木棍去擋,力度和速度稍稍慢了點,被黑熊正打在范小膽的胸口處。

啪——

范小膽整個人朝後跌去,蹬蹬蹬一連幾步才站住身形,他突然發現,這黑熊的掌看似厲害,打在身上並沒有感覺到受多大的傷。

遠處古晨剛也被嚇了一大跳,但見范小膽沒事,才放心下來。

黑熊回身過來,跳起,又奔古晨而來。

范小膽就感覺體內耗盡的真氣開始不斷充盈起來,他有些吃驚,而且感覺到真氣開始衝擊那道他已經衝擊了無數次的關卡。

「莫非,我要晉級突破了?」范小膽慌忙坐下,開始引動、引導真氣,他可不想浪費這寶貴的機會。

另一側,古晨最後還是不敵黑熊,倒地不起。黑熊跟平常一樣,又自己不見了。

古晨反覆想著發生的一切,覺得這個黑熊好像有什麼故事,但具體是什麼,他卻一點想不出來。

突然,古晨就覺得周圍的空氣朝著范小膽所在的方向涌去,古晨大喜,抬眼看去,就看見范小膽周圍有著一層淡淡的白霧,儘管很稀薄,但肉眼可視。

「小膽終於也突破達到後天武魂境界了。這下好了,對敵的時候我們又多了一份勝算。」古晨想著。

正高興,兩人同時聽見遠處傳來巨大的轟隆隆聲,好像半個四怪島在震動。

島上是不是發生什麼大事了?古晨和范小膽第一時間站起身張望,卻什麼都沒有看見。

「小膽,走,看看怎麼回事。」古晨喊上范小膽一起朝著聲音的來處快速奔去。島上若真發生什麼變故,說不定是他們逃走的大好機會呢。

就在他們前腳剛剛離開,身後遠處十幾雙綠色眼睛的傢伙慢慢不聲不響地尾隨了上去。

此刻正是夜間,二人趁著夜色狂奔一刻鐘,眼前一片低洼處正中央出現一座凸起的小山,聲音好像就是在那山上傳出的。

「奇怪啊,我記得我們來的時候,路過這裡,那山的地方是一處低洼,都是一片草地,根本就沒有什麼山,怎麼突然出現一座小山?」范小膽嘀咕著。

古晨也同樣充滿了疑惑。前幾天他們逃跑的時候正好路過這裡,那時候這低洼地里到處都是樹木、草叢,根本就沒有這麼凸起的山丘。

「是有點奇怪。」古晨回了一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遠處的小山丘。

「我們爬上樹看看。」古晨說完,率先爬上了巨大的古樹。

范小膽也跟著爬上去,由於二人所在的位置略高,再加上爬到高大的樹上,就將整個小山丘看得清清楚楚了。

忽然,兩個人就看見從小山丘的四周幾乎是同一時間各爬上一個人,再仔細看,四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四怪島的四怪。

「四怪島果然充滿了各種奇怪。」范小膽道,「他們這是要幹什麼?」

古晨也說不清,隨便答應了一句,繼續觀察四怪的動靜。

兩個人就看見四怪互相打了一番手勢,然後,各自退後幾步按照一個位置坐下,舉手,朝著月亮的方向似乎在念咒作法。

很快,自月亮之上發出一道清冷的白色光芒,直線一般直接射向了四怪所在的位置。

四怪同時舞動雙手,將月亮投來的白色光芒運化成一個巨大的白色長方體,遠處看去,就好像一塊厚約一尺的長方體冰塊懸浮在四怪的頭頂之上。

「好神奇的法術,他們在幹什麼?」古晨思索著,「汲取月亮之力在練功嗎?」

「太不可思議了,要不是我親眼看見,我都不敢相信真有人可以從月亮上直接汲取力量修鍊。」范小膽好像也看出了他們在修鍊。

緊接著,兩個人就看見那巨大的冰塊開始緩緩下沉,貌似一直沉到了地底下。到底是離得遠,無論他們這麼看都看不清冰塊到底是被四怪吸收了還是怎麼的了。總之一句話,巨大的冰塊,不見了。

這個疑問還不等搞清楚,接下來,真正震驚萬分的一幕,差點將樹上的倆人直接驚嚇到地上去!

… 隨著冰塊的消失不見,四怪慢慢站起身,好像在望著他們中央某一個東西,久久沒有動靜。

巨大的轟隆聲再次響起,兩人使勁揉了揉眼,但還是不敢相信他們所看見的:那個本來就沒有的小山丘正在緩緩下沉,緩緩沒入地下。

一直到小山丘徹底不見,四怪所在的位置正好與地平線重合,幾個怪人似乎在爭吵著什麼離開了。

「剛剛看見的是真的嗎?」范小膽再次揉了揉眼,「三少爺,你說他們是不是在煉製一件法寶,我們要不要去看看,要是我們得到了該多好。」

古晨也有著同樣的看法,如果他們真是在煉製一件法寶,拿到自己手裡,就不必怕這四怪了。

「走,看看去。」古晨想著要是真想得到那法寶,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先去看看那小山丘到底是怎麼回事。

兩個人剛想要下樹,一低頭,就看見樹下聚集了十幾頭狼,一個個蹲在那裡,好像已經等待他們很久了。

范小膽一見,有些不高興:「這狼還記仇,早知道那時候咱們就不該讓它跑了。」

古晨做事對待敵人向來乾淨利落,以防後患。但這次因為是一頭狼,古晨以為走了就是走了,哪裡想到這狼如今跟人一樣了,打不過吃虧了,不罷休,還找同夥前來報復。這樣的話,看來對待野獸今後也不能再留任何活口了。

因為惦記著奇怪的小山丘,想弄清楚裡面的秘密,因此二人從樹上跳下,一出手就是狠招。

范小膽將學來的金佛掌借著真氣發揮到最佳水平,正好檢測一下晉級之後到底有多大的變化。

古晨也沒有心思跟這些野獸耗下去,催動真氣,拿著木劍就砍了上去。

噼里啪啦一陣大戰,十幾頭狼紛紛死於當場。兩個人都感覺到了晉級進步帶來的好處,正要奔小山丘方向而去,就聽見嗷嗚一聲震耳欲聾的叫聲。隨之,就看見一頭黑毛狼一步步朝他們而來。

這頭黑毛狼,渾身毛髮漆黑,要不是范小膽和古晨仔細看,在這夜色中,根本就看不見這傢伙。

黑漆漆一頭牛犢大小的狼,張口吼叫一聲,附近的樹葉都嘩嘩作響。

醫婚成癮,高冷老公太深情 「小膽,這次我們遇見真正的對手了。」古晨不敢怠慢,提醒范小膽一句,二人開始與黑毛狼對峙,一時間誰也不敢先出手了。

黑毛狼眼中精光四射,看樣子實力也在後天武魂級別,不容小看。前爪在地上按了幾下,突然竄起,撲了上來。

范小膽和古晨一前一後夾擊黑毛狼,雖然占不了絕對上風,但一時間也不會落敗。

「這樣下去可不行,得想辦法。」古晨打著打著,對著范小膽使了個眼色。

二人從小一起練就的默契優勢再次顯現出來。

范小膽被黑毛狼一爪打來,范小膽用胳臂一擋,腳下好像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整個人突然倒地滾了幾下,再無動靜。

黑毛狼好像一下子解除了一大威脅,轉頭全力撲向古晨。

打來打去,不知什麼時候,黑毛狼就開始在范小膽左右跳來跳去。范小膽眼見黑毛狼又一次跳到他跟前,右手緊緊握住古晨趁亂丟給他的禿頭刀,對準黑毛狼的后腹部,自下而上,朝天就猛刺了進去。

嗷,嗚嗚——

黑毛狼疼得叫聲都變了,來了個大喘氣,古晨哪裡還肯再給它機會,躍起身,木劍正砍在黑毛狼的脖頸,可憐一頭後天武魂境界的黑毛狼就這樣被砍下了頭顱。

「看來我們還得繼續加快修鍊,萬一遇見更強大的,我們就危險了。」范小膽說道。

「這傢伙修為不低,小膽,你用禿頭刀挖出它的金丹,補充一下能量,說不定你會再次晉級呢。」古晨說道。

「三少爺,還是你用吧,我剛剛已經晉級了,以後多了我再用。」范小膽一邊說,一邊開始解剖黑毛狼。

「我用不著,告訴你個秘密,我做夢都在修鍊,這東西對我真沒有多大的用途,還是你用吧,以後晉級可能一級比一級艱難。」古晨經過幾次跟范小膽生死與共,徹底交心跟他溝通起來。

「什麼?你做夢都在修鍊?」

「對呀,要不你覺得我短短几個月怎麼可能一路晉級到後天武魂二級了呢?」古晨道,「你想想,你自己從小到大晉級到後天武魂用了多少年?」

「對呀,我一直覺得你修鍊晉級很快,原來別人睡覺的時候,你也在修鍊啊。」范小膽真為古晨高興,然後,嘿嘿一笑,「三少爺,那個,你能教教我夢中修鍊嗎,我也想修鍊快點,好保護你。要不,以後關鍵時刻,不但我無法保護你,反而你還得保護我。」

「所以說,我也怕這樣,你先把這黑毛狼的金丹用了,你可不能讓我保護。」古晨並沒有拆穿范小膽的小聰明,就著話題說道,「至於夢中修鍊,不是我不教你,實在是有些地方我還沒有徹底搞明白,等有時間我慢慢跟你講講到底是怎麼回事。」

范小膽服下金丹,將精元吸納為自己所用,感覺剛剛的疲憊全部一掃而光。

「走吧,去查看一下四怪到底在搞什麼。」古晨帶著范小膽朝低洼地而去。

一切跟原來一樣,根本看不出下邊還隱藏著一座小山丘。兩人在低洼地來迴轉悠半天,一點發現也沒有。

若不是兩個人都實實在在看見,還都以為自己花眼了呢。

突然,古晨就看見小山丘緩緩升起,四怪盤膝作法,引月亮之光……

這不是一次兩次,好像很多次了。古晨眼前不斷出現重複的畫面,四怪到底在幹什麼呢?

忽然,古晨就發現,在這些不斷重複的場景中,有幾次到最後,都有一個黑影出現在小山丘的邊緣林中,看著有幾分的熟悉,再仔細想,他突然想起來了,那黑影正是與他們打鬥的黑熊。

黑熊來這裡又不露面,到底是為什麼呢?

難道黑熊也知道這裡的秘密?也在伺機等著搶奪四怪的寶貝?

… 古晨開始有了點思路,搖動了一下頭,眼前一切消失。他對身邊的范小膽道:「小膽,我找到線索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