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此次密竅受傷也不是沒有好處,因為它將修鍊寂滅換體**的先天密竅清晰的指了出來,令古休無需自己摸索修鍊方式——要知道,寂滅換體**實在太高級,開篇即是真意境功法,根本沒有先天境修鍊方式。

Home - 未分類 - 當然,此次密竅受傷也不是沒有好處,因為它將修鍊寂滅換體**的先天密竅清晰的指了出來,令古休無需自己摸索修鍊方式——要知道,寂滅換體**實在太高級,開篇即是真意境功法,根本沒有先天境修鍊方式。

「還是先修鍊純陽功,看看能不能打開先天密竅吧。」

古休默默催動起純陽刀氣中的基礎功法——純陽功,瞬時,左右手背上兩個先天密竅,鼓盪震動起來,發出微微灼熱感。

這就是凝聚純陽刀氣的先天密竅,亦稱純陽密竅,體內總共有八個,而手背上的兩個純陽密竅,亦稱作門關竅,一旦打開就意味著晉陞到先天境。

一般來說,打開先天密竅,需要武者先將修為提升到罡氣境特級,令體內罡氣充盈,然後以氣養神,待神魂壯大到足夠強,就會自然而然的打開先天密竅,除此之外,任何方式都不適用。

但對於古休來說,這條道路顯然走不通,好在,他還有別的手段。

半步熾意猛然爆發,衝擊純陽密竅。

嗡嗡嗡……

左右手背的兩個門關竅微微顫抖,鼓脹灼熱。

真意沖竅!

這是遠比普通修鍊方式更加強大的修鍊方法,也只有古休這個怪胎,才能如此自如的使用出來。

一天時間轉眼而過。

練功房中,古休閉目而坐,雙手平舉,手背上的兩個門關竅已經高高鼓起,散發著熾熱的溫度,似乎火山岩漿將要爆發。

蓬!

驀地,兩個門關竅一震,兩股灼熱的光線自竅穴中噴出,如兩道赤日直升向上,整個練功室都被這股熾亮的光芒照亮。

先天純陽之氣!

兩道純陽之氣在半空中一轉,如游魚般嗖的鑽入古休手背的密竅中。

古休長吐一口氣,體內湧起一陣深深的疲憊,為了凝聚這兩股先天真氣,他不止將體內罡氣消耗殆盡,還將能量寶戒中存儲的能量,消耗了一小半,可謂消耗巨大。

不過,有了這兩股先天純陽之氣,古休心中底氣也大大增加,現在就算石子安再次來襲,他也能夠擋住對方兩下攻擊。最後在到達約定好的時間的時候,心跳文學社的諸位再一次互相聯繫了一番,結果自然是好的,眾人都有時間一起去埼玉縣一起去看那天下第一祭。

由於人數有點多,眾人一起雇傭了一輛大巴車,由於眾人都是那私立豐之崎學園的學子,這個租車錢自然是不過小意思而已。畢竟與那平均收入相比,在私立豐之崎學園的

《吾等財神勢下》第二百一十八章言葉並不認為一個短短的假期未見,竟然會讓這兩個人的關係忽然變好,稱呼忽然變的親近,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在她不知道的這個假期之間,二人必有所勾搭。

但言葉也並沒有感覺什麼不妥,對於二人的關係變好,她有的只有由衷的高興。這樣一來三人都將會成為更好的朋友。

一車子的人在經過了這一

《吾等財神勢下》第二百一十九章 在享受晚餐過後。眾人一致決定原本定好的戶外節目一律取消。今晚還是老老實實的泡個溫泉就睡覺好了。

在晚餐過後的一個小時,眾人一起向著溫泉出發。

男子一堂,宮水三葉終究還是沒有喲吼著霧島絢都給她跑腿,畢竟原本就只有他們兩個男生,若是被她支開。最後霧島絢都也只有一個人泡溫泉的結果。

那樣子未免也太孤單了些,而且還會讓霧島絢都誤會自己討厭他、

不過所幸,男生泡的溫泉只有兩人,而且這裡的溫泉還各種各樣,什麼牛奶呀或者是黑泥珍珠之流。

因此宮水三葉選擇了一個離著霧島絢都近但並不是同一個溫泉的地方待著。

不得不說兩個人承包了男性溫泉是一件極其爽炸天的事情,至少二人都可以在溫泉里游泳了。

不過兩個大男人泡溫泉也沒有什麼話說,再則二人本就一直住在一個地方,自然而然的是沒有多少家裡長家裡短的可以閑聊。畢竟對方知道的事情,自己也大都都明白。

在則此時的宮水三葉雖然說沒有和霧島洵都泡在一個溫泉里,但是總的來說還是極其羞澀的。

自然而然的不會主動提出話題拋磚引玉和對方聊天,而霧島絢都作為灰原誠的貼身保鏢擋子彈的第一人選,也時刻警戒著自己的身份,注意著四方,因此他也沒有什麼精力和灰原誠聊天。

就這樣二人的溫泉就這樣在那悄無聲息之間渡過。

而女性一方,則是顯的熱鬧非凡。

由於整個溫泉都已經被她們承包起來,自然二人的就不在注意什麼淑女形象,畢竟在場的傢伙么,都是自己人。也不會在事後在哪裡長舌頭。

整個溫泉里就她們六人,如此寬闊的空間,簡直就像是電視裡面所演繹的王公貴族一般的生活。

在清洗完了身體之後,各有特色的妙人們終於踏進夢寐以求的溫泉之中。

這是她們第一次坦誠相見。更是讓她們發現了不少對方的秘密。

就比如說,言葉比她們想象之中的還大還白還軟。而看上去小小蘿莉的清浦剎那竟是頗有資質,甚至比那小木曽雪萊還大上幾分,這是在場的人都沒有想到的。

而小木曽雪萊也因此成為了墊底的存在。

這自然也是沒有讓眾人感覺的到的,因為平時她們都覺得小木曽雪萊是一個挺有料的,而且更沒有讓人想到的是,小木曽雪萊居然是一個隱藏的大美人。此時耳朵小木曽雪萊,卸掉了那土氣的黑框大眼鏡,更是沒有了糟糕的服裝搭配阻礙她隱藏起來的可愛嬌嫩的容顏。

不過即使如此,她依舊還是最小的啊!一時之間小木曽雪萊變是有些懷疑起人生起來。怎麼這樣!太過分了!平時大家外面都有衣服擋著的,也看不出一個所以然,但是現在在這樣的坦誠相見之下,卻是突出了差距。

可是,她們還是國中生啊!就算女孩子本就比男人更早發育。但是這個程度的話,果然還是你們太奇怪了吧!

這些人是吃奶牛飼料長大的么?

太可惡了!

她看著在場眾人的胸襟,不免感覺有些自行慚愧。畢竟連那小小蘿莉清浦剎那都比她了。

在說了,在場可是有六個人啊,她卻是最小的,豈不是正是說明她遠遠小於常人么?

好氣哦!

帶著一絲怒氣,小木曽雪萊襲擊了清浦剎那。之所以選擇清浦剎那,而不是桂言葉和那排行第二的霞之丘詩羽,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清浦剎那的那一對小兔子令她感覺過分可愛,難以自拔,唉嘿嘿…………

被突然襲擊的清浦剎那,不禁一絲嬌喘出聲,若是有男性聽到必定會一夜好夢。遐想滿頭飛。

不過清浦剎那也不甘示弱的做出反擊。小木曽雪萊所不知道的是,名門出門的清浦剎那不僅僅是一個圍棋高手,更不僅僅是一個童顏**小蘿莉。她還有一手聖品按摩技巧。只是一伸手,便是卸掉了小木曽雪萊的全部力氣。

並且成功的反殺開始肆意蹂躪著小木曽雪萊。難得的,一向看上去安靜自然,做事處事不驚不起波瀾的高冷小蘿莉,此時卻是難得的露出開心的笑顏起來。哪怕那是帶著陰險的笑意,嘿嘿嘿……

不得不說小木曽雪萊挑錯了對手。一下子就被人給成功反殺了。被控制的死死的,並且在清浦剎那的欲仙欲死的按摩手法之下。小木曽雪萊連忙求饒,但是清浦剎那卻是一點都不肯放過這個機會,並給小木曽雪萊加大力度按摩了起來。

事實上,青浦剎那並不是藉此報復更不是在霸凌小木曽雪萊,事實上她是因為在給小木曽雪萊按摩的時候,意外發現小木曽雪萊的肌肉有些僵硬,看來這個假期她是吃了不少苦呢。想來她現在也是很累的吧,或者直到此時都是在強撐著的也不一定。

所以清浦剎那才想著乘著這個機會給小木曽好好按摩一番讓其疲憊不堪的身體得到一點休息的時間。

但是也算是為了照顧一下小木曽雪萊的心裡,在加上清浦剎那本就話不多,所以她也懶的解釋什麼、。

但是小木曽雪萊可不知道這是她的好朋友清浦剎那善意的表現,她現在只感覺自己要升天極樂世界了。雖然是感覺很舒服超級舒服是沒錯的,但是就是因為太舒服了,所以她才要忍不住了。不時的發出一聲聲令人雙耳粉嫩的好聽嬌媚的舒吟聲。

這著實讓小木曽雪萊感覺到不好意思,只好一下子向其她看戲的壞傢伙們求助。但是在座的各位可是見識到了青浦大魔王的恐怖實力,哪個敢招惹。壞了大魔王的好事。因此對於小木曽雪萊的求助,雖然表示很同情。但是她們也只能愛莫能住了。

雖然說這些人也不知道是因為溫泉泡久了感覺臉紅還是因為憋笑憋到臉紅就是了。

而在一邊的人看著這兩個人開始行動起來了之後,她們也開始互相提防起來。

尤其是第一第二的桂言葉和霞之丘詩羽更是不經意之間的互相靠近在了一起,她們知道危險即將來臨。

因為霧島董香和那西園寺世界那帶著陰險笑意的眼神已經向著她們的私密處飄了過來。

尤其是西園寺世界,她在這裡數與倒數第三的狀態,而且比之清浦剎那可是沒有大多少。不如說,按照身體比例來說的話,清浦剎那遠勝與她。

既然如此,那麼她就要不客氣了,biu的一聲,就到達了桂言葉的身前,並來了一個戰術前仰,欺身而上,

此人居然使用了武技!

相當卑鄙的女人!

桂言葉雖然說也是一方小高手,卻也是就此失防。淪落為了西園寺世界的玩物。

被西園寺世界襲擊得逞的桂言葉,居然沒有反抗,反而哭喪著臉對著西園寺世界說道:

「輕點,我怕疼。」

事實上,桂言葉對於西園寺世界動了她的乳酪她並不是十分介意,也沒有感受到什麼不快。因為她自己就經常動自己的乳酪玩,要不然怎麼可能變的這麼大呢?

這都是她母親教給她的方法。

她甚至還在想,是不是待會兒把這個教給西園寺世界來著,畢竟她也看到了她的胸懷。

嗤嗤,何其狹窄。

為了不讓世界以後為了這樣的小事情感到自卑,桂言葉決定把這傳女不傳男的絕世無雙技,教給世界。

因為她感覺的出來,對方是真的很在意這個的,否者就不會在這溫泉里用了武技、

西園寺世界自然而然不知道桂言葉心裡在想些什麼。否者,她一定跪地求饒,請求言葉的原諒,而後拜她為師。

一邊的霞之丘詩羽,見自己的盟友陷於危機,本想著出手支援,但是奈何她的敵人卻是在場的六人之中的最強者,根本就分身無數。

眾人又是一起在這裡打打鬧鬧,可以說極其不尊重泡溫泉的禮儀。但是怎麼說呢。畢竟整個地方都是她們的,自然是隨她們耍咯。

可惜的是,這樣驚艷香麗的場面卻是只有這群各有風華絕色的美人們看見而已了。

在隔壁的宮水三葉聽到女孩們的嬉戲玩耍的聲音,不由得有些心癢,倒不是說宮水三葉因為用了灰原誠的身體就被其體內的男性青春荷爾蒙所影響自己的性別,而且這才區區幾天,她也不會就這樣就轉變成了一隻白百何。

她只是單純的想知道對面的在玩耍,她也想跟她們一起玩啊。

而且她也挺想知道那幾個女人的裡面是不是就和外表一樣美麗無瑕。

可惜的是,這裡有著霧島絢都在這裡,否者,說不得她宮水三葉也來當一回採花大盜。

至於那偷窺狂這種卑劣的手段,她卻是一點都不稀罕的,在則說了如果她真的想要看見對面的情況,也是輕而易舉的。

作為巫女沒有幾個透視的陰陽術那還了得。

就算沒有,她也可以散出自己體內龐大的靈力,雖說這樣看的不是很清查,但是七八成的狀態還是輕輕鬆鬆的。

宮水三葉泡了半個小時,就已經起身離開、

對於溫泉她並不是很留念,也說不上有多喜歡,畢竟她就是泡著這個長大的。而且她泡的可比這裡的花樣多的多了。

有時候常常泡著各種天材地寶,有些時候乾脆直接引動地火煮一煮自己。

所以,溫泉而已,對於宮水三葉已經沒有了多大的吸引力。因此感覺差不多了,宮水三葉就率先走了出去,至於霧島洵都,宮水三葉卻是讓其在泡一會兒。

霧島洵都聞言,也不問為什麼,在說了他的確有些留念這泡溫泉的感覺,因此也就沒有和灰原誠一起離開。

而且他一點都不怕他少爺會出什麼事情,畢竟少爺曾經說過就算是太陽在他的眼前爆炸他也死不了。

對於灰原誠的話,霧島洵都向來都是極其信服且相信的。

所以說他早就知道自己這個貼身保鏢有名無實,只是跟著吃白飯的小跑腿而已。

不過對於種種跑腿。霧島洵都卻是沒有一絲感到不滿,不得不說這的確是一個吃苦耐勞的男孩子。而灰原誠也借著這樣的方式,給了一些霧島絢都專業跑腿費。嗯結果後來已經是霧島絢都十個的老婆本了。

來到了溫泉外,宮水三葉卻是碰到了沒有想到的人,那人正是小木曽雪萊,此時的小木曽雪萊沒有戴上裝土用的眼鏡,穿著的是主體是粉白色背景,配上幾朵櫻花,很是素雅的和服,但是配上小木曽雪萊的柔婉,倒是讓人眼前一亮。是一個淑女型的漂亮小姐姐呢。

宮水三葉這樣想。而且之前她都沒有怎麼注意到,眼前的女孩子居然這麼漂亮。而且一下子就從一般般的小美眉升級到漂亮過頭的小姐姐。

若不是眼前女人的氣息正是那小木曽雪萊,說不得宮水三葉就覺得這個人是外人了。

不過這下子,自然而然的是讓宮水三葉覺得有點奇怪,還以為背後隱藏了什麼驚天大陰謀,結果卻是不過如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