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在這鬼域之中,除了某些大型的地下拍賣場之中偶爾會出現聖階下品或中品的丹藥之外,其餘地方,根本不可能見到。

Home - 未分類 - 即便是在這鬼域之中,除了某些大型的地下拍賣場之中偶爾會出現聖階下品或中品的丹藥之外,其餘地方,根本不可能見到。

而聖階煉藥師最多的地方,莫過於冥城之中了。

因為在冥城,可是冥王的居住之地,在那之中的強者,實力最低的,都是達到了帝階初期。

就連看守冥城的士兵,最低也是需要天劫巔峰的實力。

想一想外界足以覆滅一個國家的天劫強者,在這裡只是擔當一個普通的侍衛,估計要是傳到其他大陸,絕對會引起一些人喪失對修鍊的信心。

而在冥城之內,聖階煉藥師也是有著十幾位,其中,更是有著一位帝階的煉藥師。至於煉器師,神級煉器師更是多達二十餘位。至於更強的玄境煉器師,冥城之中也是有著一位。

將丹藥倒在了手上,夢天便是微笑著看著那兩隻小眼睛直放光的幽冥天行獸,卻是嘿嘿一笑。

「小傢伙,想不想吃啊?」

「嗷嗚嗷嗚……嗷嗚……」

估計那意思是再說:我要吃,快給我,好香……真是太佩服我的翻譯能力了!

「那,既然你想吃的話,幫哥哥一個小忙,哥哥便給你吃,怎麼樣?」

「嗷嗚嗷嗚……」

丫的,少廢話,趕快給我。別說一個了,就算是是個也沒問題。估計也就是這麼一個意思了,大體上是這樣的。偶有不對,也只是小部分偏差而已。

看著不斷掙扎著的幽冥天行獸,後者那貪吃的樣子,估計夢天再不給它,這小傢伙就要咬夢天的手了。

「諾,先給一顆……」

夢天手掌一翻,一顆清靈丹便是飛進了幽冥天行獸的嘴中。

「咯吱……咯吱……」

小傢伙嘴巴動了兩下,便是咯吱咯吱的將那枚清靈丹給咽下了肚子,水汪汪的大眼睛又是貪婪的看向了剩下的兩枚。

「好了,幫我把這些東西收起來,我就給你吃……」

夢天伸手指了指地上堆積的如小山般的丹藥,便是對著幽冥天行獸說道。

這些丹藥之上,夢天都是設置了靈魂封印,這小傢伙想要偷吃,是根本沒有可能的了。

「嗷嗚……」

小傢伙大嘴一張,渾身黑白光芒一閃而過,便是將那些丹藥吞進了肚子里。

夢天滿意的點了點頭,本來擁擠的沒有一絲空間的地面,現在已是變得極為空曠。地面上的那些盛滿了各種丹藥的玉瓶,已經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

「乖……」

夢天手掌一翻,又是一枚丹藥扔了出去,幽冥天行獸再次張嘴將那枚清靈丹給接住,然後咯吱咯吱的又是嚼了兩下,便是將它們吞了下去。

「下一個任務呢,就是動用你的力量,幫我找一找哪裡的生死之氣最濃郁,好不好?」

其實,這一點夢天也是能夠自己做到的,但是這樣做起來,未免有些麻煩,而且既損耗時間又消耗靈魂力,可以說是極為費力的。而要是讓幽冥天行獸來感應的話,這個小傢伙絕對能夠依靠這飄蕩於空氣中的亡靈來判斷那裡的生死之氣最為濃郁。

婚後被大佬慣壞了 「嗷嗚嗷嗚……嗷嗚……」

小傢伙點了點頭,低聲叫了兩聲,便是閉眼感受了起來。

夢天能夠感受得到,此刻的幽冥天行獸的身體之上,正有著一種奇特的波動在緩緩的散發而出,與周圍空氣中的亡靈們溝通著。

而在這般持續了幾分鐘后,小傢伙終於是睜開了大眼睛,然後目光中頓時流露出了一絲貪婪之色,然後緊緊的盯著夢天手上的最後一枚清靈丹。

無奈之下,夢天只好伸手丟給了它。

「咯吱……咯吱……」

又是嚼動了兩下,幽冥天行獸方才可愛的tian了tian鼻子。

「嗷嗚……」

然後幽冥天行獸便是伸出小爪子,指了指西北方向,嘴裡還在不斷的叫著。

那意思似乎是在說:西北方向生死之氣能量波動最強,咱們去那裡看看吧。我真是太佩服我的翻譯能力了。

夢天看著西北方向,在哪裡,有著密布的參天古木,給人一種濃郁的壓抑之感。不過,在那裡,夢天的確是隱隱感到了一股強大的隱晦的波動。

要不是這小傢伙提醒,夢天還真得傻不拉唧的去其他的地方看看呢。

雖然那裡能量波動極強,但是夢天也不會太在意哪裡,因為其他的地方的能量波動,的確是比那裡強。只不過,那股隱晦的能量波動很難發現罷了。

「在西北方么……」

夢天看著西北方向,然後點了點頭,伸手一揮,火鼎之內的兩枚天魔丹便是閃掠了出來。

這兩枚天魔丹,一枚是給抱月玉頂熊的,畢竟讓人家當自己的坐騎,要是沒有好處的話,他遲早會跑掉。所以夢天得先用但要將他拴起來,現在的抱月玉頂熊,已經是具備了靈智。可以說他的靈智,絕對不亞於一個正常人的範圍。

而剩下的一枚,夢天則是要給翠竹三段蟒的。畢竟,在這裡自己本方的實力越強,則是越安全。

翠竹六段蟒是自己帶來的,經過了自己為其提升實力,它對於自己的衷心,絕對是有保障的,所以夢天也不用擔心它會搞什麼窩裡反。因為,翠竹六段蟒一旦忠誠於一人,便絕不會背叛他,除非主人死了,它們才會離去。

收拾好了一切,夢天便是直接來到了山洞之外。

在這山谷之內已經呆了八天多了,夢天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一塊乾淨的地方,所以在他出來的時候,直接嚇的正在吃著一隻野豬的翠竹六段蟒一條跳,還以為是哪裡冒出來的野人呢。

夢天直接是跳進了小河之內,並沒有理會翠竹六段莽的反應。此刻的夢天,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癢的。起先還沒有感覺,但是在煉完丹之後,夢天便是感覺出來了。

痛痛快快的洗完之後,夢天便是跳上了河,頓時感到渾身輕飄飄的,就猶如吃了九轉大還丹一般,別提多舒服了。

「呼……」

夢天深吸口氣,然後拍了拍地上的翠竹六段蟒。

「走……我們去幽山的西北部看看。」

「嘶嘶……」

翠竹六段蟒猩紅的蛇信吞吐了兩下,便是扭動著身體轉過身,而夢天則是直接坐了上去。

頓時,翠竹六段蟒便是化為一道綠色的影子,迅速消失在了山谷之內。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九天之上,烏雲翻滾個不停,無邊的黑暗之中,彷彿潛伏着千萬只猛獸,他們綠色的眼睛在咆哮中閃爍,比森林深處的鬼火更恐怖,沉重的天幕被一點點掀動,似乎等待一聲號令,便傾巢出動。

縹緲宗的上方,原本激戰作一團的修仙者,此刻盡皆停下了身形,呆呆的望着變幻莫測的天空,臉上露出驚恐不安的表情,甚至一直面帶虛僞的笑容,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玉紫陽,此刻的眼神中也是佈滿了驚懼之色。

“九天金雷,媽的,誰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破了。”玉紫陽心中悲憤交加,眼看縹緲宗即將落敗,而菩提玉佩垂首可得的時候,誰曾想到竟然會產生如此變故,可是此刻他已經沒有太多的心思去憤恨了,空中的金雷相互糾纏,雷劫很快便會降臨,若是再不逃離此地,那絕對必死無疑。

凡是可以參與此間戰鬥的修仙者,幾乎全部是通靈期以上的高手,甚至還有爲數不多的問鼎期修士,一旦他們被天空的雷劫默認爲渡劫者的行列,威力絕對會提升數百倍不止,想象威力提升之後的九天金雷,那簡直就是毀天滅地般的恐怖。

“大家快逃離此地。”玉紫陽面容變得猙獰,他朝着御靈宗的長老厲喝一聲,身形一閃,率先化作一道紫芒,朝着山門的方向飛遁,而御靈宗的衆長老也是如同鳥獸一般四散逃跑。

“該死,竟然會碰到這種事情。”小極宮宮主慕容寒煙望着天空中即將成型的天劫,也是一頓繡足,朝着遠方的天際飛遁,金剛門的趙浩澤更是掉頭便跑,原本紛擾不堪的縹緲宗,如今竟然瞬間變得荒蕪人煙,僅僅留下了目瞪口呆的玄真子等人。

玄真子臉色陰沉的望着翻滾不停的天際,又轉身望向懸崖之上的玄明子,只見他盤膝坐在巨大的山石之上,體內的元力動盪不安,顯然剛纔的那番激戰,使得他突破了最後的屏障,在生死攸關之際達到了問鼎的境界。

玄明子深吐了一口濁氣,緩緩睜開眼睛,他仰頭望着幾乎被金雷撕裂的天際,長嘆了一聲,低頭苦笑不已。自己追逐問鼎期已經長達百年之久,沒想到卻在這個時候突破,而且還是在宗門之內,若是任由金雷肆意的落下,那縹緲宗千年的基業就會毀於一旦。

玄明子以手拄地,緩緩站起身來,他望着懸浮在半空之中,那幾位與自己相處了近千年的老兄弟,又環視了一眼自己摯愛的宗門,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決然之色。

只聽撲通一聲,玄明子朝着主峯的方向跪了下來,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

“師父,玄明這一生罪孽深重,今日就一死以謝師門。”

玄明子雙眼含淚,他望着玄真子等人,微笑着點了點頭,再也不多言,轉身抱起身後動彈不得的曦晨,縱身躍上龍泉劍。

玄明子的身影如同箭矢一般朝着遠方的天際射去,而天空中徘徊不停的劫雲也是隨着他的離開而漸漸地離去,縹緲宗的上空又恢復了往日的晴朗。

“師兄!”玄霖子淚眼朦朧,朝着玄明子的背影悽慘的喊了一聲,欲御劍追趕上去,卻被玄真子伸出手臂,將其攔於身後。

“師妹,你就讓他去吧,這是玄明自己的選擇,這也是保護曦晨,保護宗門的唯一辦法。”玄真子飽經滄桑的臉龐瞬間變得蒼白,他將泣不成聲的玄霖子摟在懷中,輕輕地拍着他的肩膀。而玄陽子等人也是熱淚盈眶的轉過頭去,不忍再看一眼。

玉紫陽等人急速的飛遁,憑藉他們的遁速,很快便逃開了劫雲的感知,可是還未等他們來的及鬆一口氣,身後的劫雲卻又再次尾隨而來,甚至翻騰的更加厲害。他們都是面露疑惑之色,如今已經離開縹緲宗近百里,可是爲何這劫雲卻始彷彿亦步亦趨一樣。

“該死,大家快四散逃走。”玉紫陽突然看到遠方急速追趕而來的玄明子,他位於劫雲的正下方,而劫雲正是隨着他的身形朝着自己這方急速蔓延而來。

玉紫陽的眼睛中閃過一絲驚恐之色,朝着身旁的衆御靈宗長老高呼一聲後,便急速向着遠方飛遁,那羣玉羅蜂此刻也是匍匐在他的腳下,使他的遁速瞬間加快數倍不止。

“想逃跑,晚了。”玄明子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體內的元力陡然外泄,天空中的劫雲似乎感知到了玄明子的存在,瞬間劇烈顫抖個不停。而御靈宗以及其他兩個門派的修仙者盡皆被籠罩在劫雲之下。

轟隆隆轟隆隆,剎那間天地搖晃,雷在炸響,長長的餘音象受傷的老虎,在背後喘息,令人不寒而慄,電閃雷鳴,猶如一道劍光撕開混沌,指向瑟瑟發抖的靈魂。

一道道金雷從九天之上咆哮着落下,毫無目標的朝着那羣修仙者襲去,很多境界稍微低一些的修仙者,皆被金雷瞬間劈成焦炭,即便修爲到了玉紫陽這種境界,也甚是狼狽不堪,雷劫如今已經達到了一個駭人的地步,恐怕即便是奪天境界的前輩在此,也得落荒而逃,這等的天威,已是完全不可抗拒的。

玄明子將全身所有的元力盡皆集中在背部,憑藉血肉之軀硬抗金雷的洗禮,他始終低着身子,將懷中的曦晨死死的護在身下,使其不被金雷所傷及。

本命法寶受到重創之後,曦晨此刻已經動彈不得了,甚至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他始終留着熱淚,看着金雷一道接一道的劈在師父的身上。這一刻,他的心彷彿都在泣血一樣。

這一波雷劫整整持續了一柱香的時間,原本第一波金雷威力不應該如此逆天,可是此次被強行拉近渡劫者行列的人何其之衆,金雷的威力也數倍的提升。

玉紫陽看着身旁只剩下三四個御靈宗的長老,險些落下淚來,這次他足足帶來將近二十名宗門長老,每個人都有通靈以上的境界,沒想到如今一波天劫過去,只剩下這聊聊數人。即便是現在回去,恐怕也會被宗門內那些閉關的老怪物責罰。

玉紫陽憤恨的望着劫雲正中鮮血淋漓的玄明子,欲想出手結果這個壞了自己大事之人,可是對空中劫雲的膽怯之心還是佔了上風,他一揮破爛不堪的衣袖,帶着那幾名驚魂不定的御靈宗長老,朝着西方急速的遁去。

慕容寒煙與趙浩澤也是一臉的陰沉,他們雖然憑藉問鼎期的修爲,並未受到太重的傷勢,可是他們手下的那些人可就不同了,比御靈宗好不到哪裏去,如今身懷菩提玉佩之人就在不遠處,可是他們卻絲毫沒有勇氣再留在這裏。

第一波雷劫就是如此的恐怖,那第二波雷劫豈不是更加的逆天,慕容寒煙和趙浩澤可沒有信心阻擋下來,還是儘快離去這是非之地的好。

玄明子作爲此次的渡劫者,自然是金雷的重點襲擊目標,雖然只經歷了一波的金雷洗禮,可是如今他已經深受重傷,背部的衣衫全部化作焦炭,雙腿之上血肉模糊,不停地滴着鮮血。

玄明子望了一眼懷中的曦晨,見他沒有受到波及,不由的鬆了一口氣,他強行運轉體內的元力,驅動腳下的龍泉劍,朝着前方距離縹緲宗不遠處的普陀山飛去,那裏有一個他知道的上古隱祕之處。

如今曦晨已經成了衆矢之的,不僅身懷菩提玉佩,而且還是全屬性的天資,其他修仙門派絕不會放任他就這樣活下去的,雖然此次三派損傷慘重,不得已離去,可是玄明子心裏清楚,他們還會有捲土重來的那一天,畢竟這些宗門盡皆在修仙界傳承了上千之久,那些深藏的底蘊可絕對非同小可,雙方如今既然已經徹底撕破了臉皮,就沒有再緩和的餘地,恐怕縹緲宗也難以繼續成爲曦晨的保護傘,甚至還會受到牽累。

縹緲宗乃是玄明子生活了近千年的地方,也是他唯一的家,他不想因爲一己之私置整個宗門於不顧,更不想當縹緲宗的千古罪人,因此,他只有選擇帶着曦晨離開,將他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玄明子眼前的視線一陣模糊,被流淌下來的鮮血遮擋住了雙眼,順着臉頰滑落了下來,滴在曦晨的臉龐之上。

曦晨呆呆的望着面前這個慈祥的面容,已經忘記了流淚,他多想再次喚他一聲師父,可是卻怎麼也張不開口。

一座座聳立的山脈從腳下迅速的失去,而劫雲也是越加的陰沉,金雷穿梭在雲翳之中,幻化成各種各樣的形狀,發出刺耳的聒噪聲,彷彿要將那片天空撕裂一般。

數百里的距離,對於玄明子而言只是盞茶的時間,他化作一道青芒,來到一座甚是高大的山峯之前駐足。

玄明子收起龍泉劍,身形如墜石頭一樣跌落在崖底,在即將落地之時憑空懸浮。他伸出手去,在儲物袋中拿出一張杏黃色的符篆,一口青色的丹火噴在其上。

玄明子的雙眼兀的張開,而符篆則是化作飛灰融入到了空氣中,八柄杏黃旗憑空出現在崖底的八個角落,嗖的一聲飛進玄明子的衣袖之中,而面前的景色也在此刻漸漸地開始變得模糊。

原本佈滿青苔的山石,如今卻是一片的狼藉,一個巨大的傳送陣出現在了懸崖底部,閃爍着璀璨的光芒。 (好了,欠了七章,一月我會全部補回來的,這一萬多字的三章,就先奉上)一道綠色的影子,瞬間劃過樹叢,不帶走一片樹葉。

然而,就在夢天坐在翠竹六段蟒背上愜意安詳之時,翠竹六段蟒身子卻是猛地一停,夢天身體一晃,幸好反應快,不然他的身體剛才就得由於慣性而飛出去了。

「怎麼了?」

夢天還沒發火,便是感受到了地面的顫動,然後緩緩抬起了頭來。

「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